大陸律師讚4.25事件:維護人權、尊嚴與信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5日訊】在「4.25」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21週年的前夕,曾多次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大陸律師謝燕益和另一位北京著名律師再次讚揚當年法輪功學員為維護信仰及尊嚴、行使公民權利的正當合法性,對社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1999年4月25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上訪,要求當局釋放此前在天津被當地警察暴力抓捕的45名法輪功學員,同時要求當局允許法輪功的書籍合法出版,並給予法輪功修煉者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

「4.25」上訪是法輪功學員在中共迫害升級的情況下,採取的合理合法的反迫害舉動。但中共江澤民集團為迫害法輪功,將此合法行為誣陷為「鬧事」、「圍攻中南海」,以此為藉口對法輪功發動了延續至今二十多年的慘無人道的迫害。

謝燕益:4.25事件維護人類人權、尊嚴和信仰

產生巨大影響的事件

謝燕益律師認為,21年前法輪學員為了維護自己的信仰、尊嚴及公民權利,於4月25到北京上訪,按照中國的憲法來看完全合法;當權者因為4.25上訪而鎮壓法輪功,肯定是違法的。

中共打壓、迫害法輪功在先,法輪功學員才去反迫害、講真相。那是涉及到上萬人「和平理性地、依法維護人的尊嚴、維護人的信仰、維護人的權利的運動」。

「我覺得這場反迫害,後來包括(法輪功學員)講真相這件事情對這個社會是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有著深遠的意義。」

這個事件其實是「改變了整個中國的歷史,一定會改變中國整個的社會、整個的歷史和未來,甚至我覺得在世界歷史上可能都是一個很重要的事件」。

喚醒人性 回歸神性

謝燕益認為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使得「中國社會長久以來的所謂排神、無神論、唯物主義、實用主義,人們被物慾、被拜金主義所綁架、所裹脅、被扭曲的社會從此被歸正了」,「就是人們的人性被喚醒,促使人性的覺醒和神性的復歸。」

從某種角度來講,「講真相」是「一場偉大的啟蒙運動」。

因為人們從中知道了信仰的重要、公民權利的重要,知道了人之所以為人的這個生命的尊嚴的重要、不可予奪的人權的重要。

「對整個社會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進步、提升。人們從來沒有像這樣對人權、對人的尊嚴、對生命的尊嚴、對信仰的權利、對人之所以為人的價值,從來沒有這樣地重視過,也從來沒有提升到今天這樣的一個地步。」

謝燕益解釋說「講真相」是一場偉大的「人權啟蒙運動、權利與自由尊嚴的啟蒙運動。而這是亙古未有的,在中國整個歷史進程中沒有發生過的」。

另外一方面,「講真相」也是神性的復歸,「讓中國人從此重新回歸到了敬天愛人,做一個善良、正直、真誠並且寬容的這樣有良心的人。」

「我覺得也產生了一個前所未有的作用,甚至作用到每一個個體身上,在不同程度上,可以說是影響到幾乎每一個中國人。」

高尚的追求

謝燕益表示,「講真相和反迫害」不同於以往的任何一次所謂的「社會運動」,更不是一個什麼「政治運動」。

「他是超越世俗之上的、他是有高尚追求的,實際上是上求佛法、下度眾生的;他有超出世俗的、超出政治上的這麼一個意義。」

善的力量

對於法輪功被誣衊為「搞政治、反黨」,謝燕益認為,這種污名化實際上與事實相悖。

在他看來,法輪功學員始終堅持善的力量,也就是按照法輪功的「真、善、忍」的要求去做,甚至「犧牲自己喚醒他人,拯救蒼生」。他們有一種「大的慈悲、大的仁愛」。法輪功學員的每個個體都體現出來這個價值立場、承擔的使命。

「我覺得他們始終是堅持堅守站在善的立場上,而且堅信善的力量,善的力量必然能夠戰勝邪惡的力量,相信正義必勝。」

人類的希望

謝燕益表示他本人非常欽佩法輪功群體。很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遭受冤獄,他作為維權律師,代理了很多法輪功的案件,為他們辯護。

「我認為我非常有幸能夠給法輪功學員去辯護,在這個過程當中,我自己的生命也得到了淨化和提升。」

「我接觸的每一個法輪功學員,可以講都是真的是非常的誠實、正直、善良,並且有擔當、堅忍,非常了不起的。我覺得他們是民族的脊梁、人類的希望,是中華兒女的驕傲。」

北京知名律師:法輪功是個非常難得的團體

中共對法輪功污名化

北京另一位著名律師(基於安全考慮不署名)認為,中共的邪惡本性決定了它對任何一個不聽從它的群體或個人一概採取打擊的態度。

首先採取的就是開動國家宣傳機器對打擊的對象污名化、潑髒水,讓民眾覺得這些人壞、這些人不好、這些人該打擊;污名化之後就可以不講任何法律,什麼程序、證據都不管了。

「對法輪功二十多年的打壓,非常的殘酷,動用全國之力,來進行這個系統性的打壓。」而且中共的這種打壓、對法輪功的恐懼以及污名化,對民眾還是有很大的影響的。

但是,在他看來,隨著律師介入法輪功的案件後,民眾對法輪功有了更多的了解。律師也越來越多地了解到中共對法輪功的污名化的程度、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酷刑。「我們律師在辦這些法輪功的案子時,基本上都會了解到這種慘不忍睹的酷刑。」

非常難得的團體

這位北京律師開始知道法輪功群體是在1996年、1997年,那時候在市裡早晚都有很多人煉法輪功。「他們很有秩序,也不像其它群體活動之後,人走了留下一片狼藉,不像那樣。」

他說他當時心裡就有一個想法,他那時候對法輪功還沒有什麼了解,但是根據共產黨的本性,他覺得將來這個群體很可能會受到打壓。

「因為共產黨是靠祕密的、幕後的陰謀詭計起家的。它就特別害怕兩三個人不在它控制之下的這種活動,哪怕兩三個人沒說它什麼,它覺得在一塊是在說它的壞事,它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群體不經過它、沒有它控制的情況下就活動。」

他當時覺得法輪功有這麼多人,這樣的活動,共產黨是不可能忍受的。沒幾年,法輪功就遭受了打壓。

這位律師真正了解法輪功學員是從他做律師之後。他說,大概是2007年、2008年左右。那時候李和平、滕彪、黎雄兵等六個律師為石家莊法輪功學員王博案辯護,他從而開始了解法輪功的一些情況。

2008年,他開始參與法輪功案件的辯護,才真正地接觸、密切地接觸法輪功這些被打壓的人、被關押的人,即他的當事人及其他們的家屬。在辦案過程中,他接觸到這個修煉群體。

「我覺的這個群體、這些人確實是非常難得,在中國現在道德敗壞、普遍爾虞我詐的這樣一個社會氛圍中,這些人能夠真的像他們說的『真、善、忍』,特別的誠心,做人能夠真正地為別人考慮,我覺得這真是非常難得,他們在中共的打壓面前,往往也能夠堅持。」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