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律师赞4.25事件:维护人权、尊严与信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5日讯】在“4.25”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21周年的前夕,曾多次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大陆律师谢燕益和另一位北京著名律师再次赞扬当年法轮功学员为维护信仰及尊严、行使公民权利的正当合法性,对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1999年4月25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上访,要求当局释放此前在天津被当地警察暴力抓捕的45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要求当局允许法轮功的书籍合法出版,并给予法轮功修炼者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

“4.25”上访是法轮功学员在中共迫害升级的情况下,采取的合理合法的反迫害举动。但中共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法轮功,将此合法行为诬陷为“闹事”、“围攻中南海”,以此为借口对法轮功发动了延续至今二十多年的惨无人道的迫害。

谢燕益:4.25事件维护人类人权、尊严和信仰

产生巨大影响的事件

谢燕益律师认为,21年前法轮学员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尊严及公民权利,于4月25到北京上访,按照中国的宪法来看完全合法;当权者因为4.25上访而镇压法轮功,肯定是违法的。

中共打压、迫害法轮功在先,法轮功学员才去反迫害、讲真相。那是涉及到上万人“和平理性地、依法维护人的尊严、维护人的信仰、维护人的权利的运动”。

“我觉得这场反迫害,后来包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这件事情对这个社会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有着深远的意义。”

这个事件其实是“改变了整个中国的历史,一定会改变中国整个的社会、整个的历史和未来,甚至我觉得在世界历史上可能都是一个很重要的事件”。

唤醒人性 回归神性

谢燕益认为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使得“中国社会长久以来的所谓排神、无神论、唯物主义、实用主义,人们被物欲、被拜金主义所绑架、所裹胁、被扭曲的社会从此被归正了”,“就是人们的人性被唤醒,促使人性的觉醒和神性的复归。”

从某种角度来讲,“讲真相”是“一场伟大的启蒙运动”。

因为人们从中知道了信仰的重要、公民权利的重要,知道了人之所以为人的这个生命的尊严的重要、不可予夺的人权的重要。

“对整个社会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提升。人们从来没有像这样对人权、对人的尊严、对生命的尊严、对信仰的权利、对人之所以为人的价值,从来没有这样地重视过,也从来没有提升到今天这样的一个地步。”

谢燕益解释说“讲真相”是一场伟大的“人权启蒙运动、权利与自由尊严的启蒙运动。而这是亘古未有的,在中国整个历史进程中没有发生过的”。

另外一方面,“讲真相”也是神性的复归,“让中国人从此重新回归到了敬天爱人,做一个善良、正直、真诚并且宽容的这样有良心的人。”

“我觉得也产生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作用,甚至作用到每一个个体身上,在不同程度上,可以说是影响到几乎每一个中国人。”

高尚的追求

谢燕益表示,“讲真相和反迫害”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所谓的“社会运动”,更不是一个什么“政治运动”。

“他是超越世俗之上的、他是有高尚追求的,实际上是上求佛法、下度众生的;他有超出世俗的、超出政治上的这么一个意义。”

善的力量

对于法轮功被诬蔑为“搞政治、反党”,谢燕益认为,这种污名化实际上与事实相悖。

在他看来,法轮功学员始终坚持善的力量,也就是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的要求去做,甚至“牺牲自己唤醒他人,拯救苍生”。他们有一种“大的慈悲、大的仁爱”。法轮功学员的每个个体都体现出来这个价值立场、承担的使命。

“我觉得他们始终是坚持坚守站在善的立场上,而且坚信善的力量,善的力量必然能够战胜邪恶的力量,相信正义必胜。”

人类的希望

谢燕益表示他本人非常钦佩法轮功群体。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遭受冤狱,他作为维权律师,代理了很多法轮功的案件,为他们辩护。

“我认为我非常有幸能够给法轮功学员去辩护,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自己的生命也得到了净化和提升。”

“我接触的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可以讲都是真的是非常的诚实、正直、善良,并且有担当、坚忍,非常了不起的。我觉得他们是民族的脊梁、人类的希望,是中华儿女的骄傲。”

北京知名律师:法轮功是个非常难得的团体

中共对法轮功污名化

北京另一位著名律师(基于安全考虑不署名)认为,中共的邪恶本性决定了它对任何一个不听从它的群体或个人一概采取打击的态度。

首先采取的就是开动国家宣传机器对打击的对象污名化、泼脏水,让民众觉得这些人坏、这些人不好、这些人该打击;污名化之后就可以不讲任何法律,什么程序、证据都不管了。

“对法轮功二十多年的打压,非常的残酷,动用全国之力,来进行这个系统性的打压。”而且中共的这种打压、对法轮功的恐惧以及污名化,对民众还是有很大的影响的。

但是,在他看来,随着律师介入法轮功的案件后,民众对法轮功有了更多的了解。律师也越来越多地了解到中共对法轮功的污名化的程度、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我们律师在办这些法轮功的案子时,基本上都会了解到这种惨不忍睹的酷刑。”

非常难得的团体

这位北京律师开始知道法轮功群体是在1996年、1997年,那时候在市里早晚都有很多人炼法轮功。“他们很有秩序,也不像其它群体活动之后,人走了留下一片狼藉,不像那样。”

他说他当时心里就有一个想法,他那时候对法轮功还没有什么了解,但是根据共产党的本性,他觉得将来这个群体很可能会受到打压。

“因为共产党是靠秘密的、幕后的阴谋诡计起家的。它就特别害怕两三个人不在它控制之下的这种活动,哪怕两三个人没说它什么,它觉得在一块是在说它的坏事,它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群体不经过它、没有它控制的情况下就活动。”

他当时觉得法轮功有这么多人,这样的活动,共产党是不可能忍受的。没几年,法轮功就遭受了打压。

这位律师真正了解法轮功学员是从他做律师之后。他说,大概是2007年、2008年左右。那时候李和平、滕彪、黎雄兵等六个律师为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王博案辩护,他从而开始了解法轮功的一些情况。

2008年,他开始参与法轮功案件的辩护,才真正地接触、密切地接触法轮功这些被打压的人、被关押的人,即他的当事人及其他们的家属。在办案过程中,他接触到这个修炼群体。

“我觉的这个群体、这些人确实是非常难得,在中国现在道德败坏、普遍尔虞我诈的这样一个社会氛围中,这些人能够真的像他们说的‘真、善、忍’,特别的诚心,做人能够真正地为别人考虑,我觉得这真是非常难得,他们在中共的打压面前,往往也能够坚持。”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