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璞:至暗瘟疫中的一爍光亮 兩招可斷中共骨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八十年前,1940年5月,歐洲西線開戰。一個月內,法軍和英國遠征軍被納粹德國軍隊完全碾壓,除了在敦刻爾克等待救援的殘軍外,歐洲大陸已經沒有可以有效抵抗德軍的力量。對英國和剛任首相的邱吉爾來說,已經陷入至暗時刻。如果沒有之後10天內從敦刻爾克奇蹟般的撤退,等待歐洲的除了徹底向納粹臣服外,似乎沒有別的選擇。

而今天,對紐約和世界很多地方來說,可以說也是處於至暗時刻了。百年來,紐約從來沒出現過這樣空無人跡的寂靜。人們忐忑不安地待在家中,對未來憂心忡忡。現在紐約州每七人就有一個人被感染,這是大多數人一生都沒做過的噩夢。兩千多年來,也從來沒有在復活節這天,世界最大宗教根本不能在教堂聚會的事情發生。因為人群被居家隔離,野生動物反倒在大街上自由漫步……從三月份以來,全美因病毒感染的死亡人數已經接近六萬,遠遠超過珍珠港和911兩大事件犧牲人數的總和。

普遍認為這已經是一場戰爭之中!表面上看,人類正在和一個看不見的「敵人」病毒在抗爭。目前為止病毒已經充斥世界各個角落,除了南北極冰層以下,所有地方都有它肆虐的痕跡。僅僅在孤懸北大西洋中的冰島,都發現有人同時被幾種變異後的毒株感染。驚恐中人們在探尋,這個瘟疫到底從何而起,我們為何要遭受這樣大的災難?

意大利北部疫情最嚴重的倫巴第大區首位被感染者在1月21號見了一位從中國大陸來的朋友。2月份後他感到身體逐漸不適,去診所接受流感治療。幾天後肺部狀況惡化,無法呼吸。但由於最初沒出現中共病毒(冠狀病毒)感染症狀,醫院沒採取預防措施,結果病毒在醫護人員和其他病人中大面積擴散。一月二十日左右正是武漢封城之時。採取封城這種極端措施,說明武漢當地的傳染程度和規模已達到無法控制的高危級別。但是,在武漢封城的時間點上,中國大陸來客甚至武漢來人可以在世界各地自由旅行。按照正常邏輯推理,嚴重到封城的地步應該對地方國家有足夠的警訊,需要控制人員來往流動了。

在中國大陸,任何疫情有關的信息,到目前為止都受到當局嚴控。所幸的是,科學家的論文當初還有些在國際上發表,從中可以獲知部分真相。中科院院士高福的團隊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論文顯示,去年12月1日已經出現感染者,而且1月11號前已經有227例感染病人。他們估算的傳染率 R0值是2.2;也就是說,平均每個感染者可以給另外兩個以上的人帶來感染。就像著名的「棋盤效應」,棋盤的一個格子裡裝2粒米,第二個格子裝它的一倍4粒米,依次每個格子中的米粒數都加倍的話,整個棋盤上的米粒總數將指數式增加。也就是說,對此病毒不加控制的話,全世界所有人都難逃感染。高福他們的這篇論文在1月29日發表。如果那時世界各國對此警訊加以重視的話,不至於現在釀成如此災難。

大多數國家的公共衛生政策基於世衛組織提供的信息。1月31日宣布中國為大疫區的記者會上,世衛的譚德賽還在說不建議和中國大陸中斷航班往來。這就難怪儘管意大利是歐洲第一個中斷中國航班的,也無法避免感染源對該國的輸入,因為和他們可以自由往來的歐盟其他國家根本沒有採取任何交通控制措施。高福團隊的論文從投稿到發表只用了2天時間,足以說明學術界對此研究結果的重視。世衛組織本來就有為世界提供相關信息的責任,那麽,世衛對類似包含真實警訊的信息全盤漠視的程度讓所有具備正常思維的人都會產生質疑。

中國疫情爆發期間,甚至在官方正式宣布武漢封城之前,世界各地的防疫相關物資就被幾乎買空,源源不斷的輸往中國大陸。到三四月閒歐美病毒大爆發時,人們突然發現幾乎沒有可用的應急資源了。法國被病毒淪陷後向中共囯要求支援口罩等物資,得到的回覆竟然是法國必須使用華為的5G設備作為條件。這與在武力脅迫下的城下之盟有何區別?白宮經濟顧問納瓦羅對整個過程的概括是:現在世界已經陷入一場戰爭;中共用了四個步驟實施毒殺全人類的計劃——一是任意向全世界擴散病毒,二是利用世衛生向全世界隱瞞疫情真相,三是惡意從全世界搜刮囤積醫療物,四是用手上的醫療物資要挾受到病毒威脅的全世界。

目前,全球超過300多萬人被中共病毒感染,造成至少20多萬人的死亡,遠超一場相當規模的戰爭。如果是一場戰爭,它爆發的苗頭顯現之前,難道沒有人示警嗎?如果真的意識到這個病毒的強感染性和強毀滅性,全世界應該在武漢封城之際就暫時斷絕和中國大陸的所有交通往來。然而,美國川普政府在隨即中斷中國航班的做法卻受到不少人的抨擊,更不用說歐洲絕大多數國家根本沒有做防止疫情擴散基本的防範。在已經有科學家指出這是核武級別傳染率病毒的事實之後,世界整體上對此應急反應的如此缺失就是相信了某些頗有影響力的說辭。不妨大家回憶一下,病毒在歐美爆發前市面上是不是有這些說法:這和普通流感差不多;是中國人吃野生蝙蝠導致感染的,不吃沒事。細究的話可以發現,這些說辭都來源於受中囯大陸影響的信息渠道和媒體。到了現在,人們為相信這些說法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世界相信中共的謊言其實由來已久。難怪疫情初期,許多國家對中共所說的深信不疑,對中共在全球範圍內搜刮醫療物資這種行為也毫無戒備。一直以來,中共的理念和行為被一些西方白左以多元化的名義接納包容。在這種心態影響下,難以在災難出現階段做出適當的對應。很難置信為什麼在信息自由流通的社會,一些人對中共的說辭還是那麽信以為真。要知道,它的邪惡已經在人們眼皮底下存在70多年了。在和平時期,就以各種惡劣手段造成8000萬中國人的非正常死亡,其中最令人髮指的就是活摘器官和給兒童用假疫苗和毒奶粉來戕害整個民族的未來,這些就算按照白左宣稱的標準來看也是不可接受的。

可以說目前全世界病毒造成的死亡就是中共殺戮歷史的延續,只不過人們還不知道這個被殺戮者名單上最後會加上多少數字。還有很多老謀深算的人不見得不知道中共的本質,它們依然選擇與中共為伍。華爾街被允許上市的中共公司的市值高達1點3萬億美元,而關係到美國人未來生存的養老基金在中共囯的投資額竟達到1萬億美元以上。這些對中共的輸血,使它得以更變本加厲的奴役中國人民。正如史蒂夫.班農先生評價某位老牌政客所說的:「你們知道每一個為中國自由而戰的中國人,但是你們仍然跪舔中共獨裁殘暴政權,你們與中共一樣手上沾滿鮮血,比魔鬼還壞。」其實和中共勾兌的那些人在這場病毒災難中也沒得好,紐約華爾街就是全世界疫情最嚴重的地方之一。在其他疫情嚴重的國家都可以看到和邪惡共舞的勾結。

現在世界各國都在冥思苦想該怎麼走出這個至暗時刻?我們這裡說的至暗時刻是基於黎明晨暉逐漸到來的信念。然而,如果我們人類不做出正確選擇話,或許這個黑暗會永遠存在下去,中共病毒會把全世界大多數人感染,那才將是末日的來臨。聽說一些國家有感染的政要在譴責中共後有神奇般康復,這是不是冥冥之中上天指出的一條走出黑暗的路?順天意,能躲劫難。

邱吉爾當初在下議院發表最著名的那場「We will fight」(我們將繼續戰鬥)那個演說前,平生第一次走訪了倫敦地鐵。人民對納粹邪惡勢力的不屈服感染了他,使他堅定了自己的使命,點燃了黑暗中的光亮。今天,按照民意調查,僅僅在美國就有九成被調查者認為中共是造成這場瘟疫的禍首,不難預計在這場超限戰中對中共的反擊很快就會到來。

其實,用兩招就可以是中共骨斷筋折。一是快速通過 Josh Hawley法案,剝奪中共的國家豁免權,這樣就合法沒收和凍結中共海外資產使它沒有財力來控制和鎮壓中國人民;二是加快啟用包括星鏈在內的各種技術來拆毀中共的防火牆,使它對中國人民的洗腦徹底失效。中共的邪惡政權本質上其實是虛弱的,因為它是建立在謊言和對整個社會不公平的基礎上。一旦離開整體被洗腦的環境,中國人是會分明是非的。然而,中共的說辭即使在現在在海外還是頗有市場。出於各種各樣的利益驅使,給中共站台的還是大有人在,甚至在這麼慘重的疫情之後還有人為中共宣傳其制度的優越性。在美國某些州甚至有議員收到來自中領館的要求,讓他們在州議會提案讚揚所謂的中共抗疫經驗。這種表面看來不合時宜的做法恰好反映中共在美國方方面面的滲透成度,使其可以為所欲為。難道人們不因該反思,正是過去對中共的接納和縱容造成了這場世界範圍的災禍。

真的到了每個人在這個至暗時刻中做抉擇的時候了。數千年前保留下來的《死海古卷》中有這樣一段記述:在未來的某個時間,會有一場光明之子和黑暗之子的戰爭。這很可能指的就是今天。古卷裡講到,在戰爭的最後,神用大能力銷毀了邪惡,再度賦予人類新的光明。仔細品味的話,重大歷史事件似乎都有天意和神跡存在。當年36萬萬盟軍部隊陷於敦刻爾克絕地後十天內的奇蹟般撤退,以及中途島戰役中那神奇的得以摧毀日本海軍戰力的五分鐘,都是歷史轉折中的神來之筆。是不是現在這場正邪之戰中,我們還會看到神跡再現?如果能做出和邪惡與黑暗切割的抉擇,不再與魔鬼共舞,人類應該會再次看到奇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阿波羅新聞網/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