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金正恩現身了?央視三連罵蓬佩奧有何算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2日訊】【熱點互動金正恩現身了?央視三連罵蓬佩奧有何算計

久未現身的金正恩終於現身了,據朝鮮媒體報導,他到了一家化肥廠參加剪彩儀式。金正恩真的沒事了嗎?另一方面,央視近日連續3天針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開罵,並用上了「人類公敵」,「突破做人底線」等文革式語言。這背後又是什麼算計?

嘉賓: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
政論家:陳破空

#熱點互動 每週三集 歡迎訂閱視頻 => bit.ly/rdhdSUB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5月1日星期五。那麼久未現身的金正恩終於現身了,朝鮮的媒體最新報導說他到了一家化肥廠參加剪綵儀式,金正恩真的沒事了嗎?另外一方面,央視接連幾天對於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開罵,這背後又是什麼樣的算計。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討論一下這些最新的熱點事件。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主持人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觀眾朋友也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來發表一下您的看法。破空先生我想先請您來解讀一下,我們看到說其實就在做節目之前,我們剛剛看到朝中社發布一組照片,就是金正恩去一個化肥廠剪綵,所以所有的人都驚呼說,原來金正恩還活得好好的。因為昨天還有脫北者說金正恩說他很確信金正恩在上週已經死亡。所以真可以說是死去活來,您怎麼看這個最新的消息,您覺得金正恩真的沒事了嗎?那過去20天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陳破空:他這個現身有很多種可能性,因為在早些天的分析中,我就講到金正恩的情況有多種可能性,其中一種可能性就是感染了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那麼在圓山一帶隔離,那麼隔離的時候,我當時也舉了英國首相的例子。我說感染了,英國首相進入重症病房,後來搶救過來了,我說也不排除金正恩可能搶救過來。當然另一種可能性,因為他心臟病加在一起動手術的話,加上新型冠狀病毒的襲擊,那就有可能回天乏術,也有可能。

那麼現在朝中社出了這個新聞,第一種可能說,我們就算是最保守的估計,說他是有新型冠狀病毒,有這個武漢肺炎,所以緩過勁來了,所以出來活動,但是不是在平壤,是在他隔離的地方。但第二個我認為很大的可能性,可能是假新聞。因為這個新聞剛出來的時候,沒有他這個照片,沒有他的一系列正拍,只有他的老照片,讓人覺得只有文字,沒有照片,不足為證。結果按北朝鮮的時間,又過了至少半天或者一天,才推出了一組照片。

這組照片按照現在科技手段,也可以PS,就讓人上面專門弄那個2020年5月1號韓文。那麼這個朝鮮文5月1號為什麼弄在那裡,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非要弄個2020年5月1號作為一個大紅標題,這很奇怪,而大紅標題不是別的。再一個可能性就是說金正恩根本就沒有出現,或者說出現了一個替身。或者說這件事沒發生,把很久以前的事嫁接到這裡。因為聯想到就在這個事發生之前,有一個報導說金正恩對這些黨員幹部發指示,但黨員幹部覺得很奇怪,跟他的指示不一樣。

以前他每一兩個星期要發指示,但發指示他有口授,有筆授,都會很具體畫圈括弧。說這次發指示很籠統,很全面,很抽象,而且都是跟以前的指示重複,沒有什麼具體的指示。有人認為可能是被代筆或者被操弄,比如說他已經人事不省,或者是處於植物人狀態。金宇正或者其他人代筆矯詔,操縱了這個所謂親筆簽名,所有這些撲朔迷離的事情加在一起,所以到現在還不能夠判定他就是死去活來了。

主持人:好的。唐靖遠先生您怎麼看?因為其實這個發表了以後,我看到網上說,半島的媒體們說這個照片無法核實。也有新聞報導說川普總統好像被問到,金正恩這個最新的出現,他說他不願意評論。您怎麼看這個事情?

唐靖遠:我是這麼看的,首先我比較同意剛才陳先生的一個判斷,其實他這個照片出現的本身,是有一些蹊蹺在裡面的。因為照片以現在的這種技術來做一個PS,做一些修飾,甚至包括他使用替身這種情況,在這種共產集權制度的國家,可以說是一種標配了,所以說這個是一點不奇怪的。那麼半島電視台就是剛才你提到說,他們提出質疑說,我們現在其實無法判定這個照片的真實度究竟如何。

我覺得這種可能性的確是存在的,因為在我看來,金正恩的狀態,他毫無疑問我覺得是可以肯定,他在這段時間,就是他隱身了20天的時間,他肯定是出了大問題,是遇到大麻煩的。因為首先第一個我的根據是什麼呢?就是有兩點比較看重的,第一個在路透社,路透社是在25號的時候發出這個報導,因為我覺得路透社他們是引述了三個不同的來源,它是比較嚴謹的媒體,所以他的來源是很確定的,是中共這邊有率領醫療專家團,去緊急增援平壤,進去朝鮮。

主持人:好像說週四。

唐靖遠:支援朝鮮,說的是週四,他們週四現在是在23號,就是倒推回去這個時間是在23號。那麼所以你說在23號的時候還在使用中國的專家緊急的去支援,你現在才剛剛一個星期後,然後馬上就活靈活現的生龍活虎的跳出來了。

主持人:完全恢復,看上去。

唐靖遠:看上去,對,就是沒有任何的一些不舒服的這種感覺,那麼我覺得這種反差感覺有點太強烈。另外我覺得還有一點是可以值得注意的,就是有一個比較異常的現象,在23號的時候,我們都知道美國有派出了他那個B-1B槍騎兵那個遠程轟炸機,這個轟炸機它是戰略轟炸機,他直接飛到了朝鮮半島,而且飛過了非常敏感,就是朝韓空中那個軍事識別區,從這個上空略過的。那麼這個B-1B轟炸機對朝鮮來說,他其實有一個非常特殊的特點。

過去這個B-1B轟炸機他也多次飛凌過朝鮮半島,每一次接近每一次B-1B轟炸機在朝鮮半島出現,那麼朝鮮就一定會提出強烈的抗議,或者說是發射一個什麼火箭,或者是一個什麼樣的方式,他一定要做出一個反應。但是唯獨這一次是比較反常的,就是這一次他們朝鮮官方沒有任何反應。所以我覺得從這些跡象看起來,其實還是有很多的不能夠圓滿的來解釋的。所以對金正恩的健康狀態,包括你剛才提到川普總統他拒絕評論。

主持人:對,而且之前他在表態的時候,前一次他說金正恩情況的時候,他說他不好說,但是他是希望他安康。

唐靖遠:不光是他,其實在24號的時候,俄羅斯的共產黨的總書記,雖然不是執政黨,但是還是有共產黨,叫做久加諾夫的。久加諾夫在24號也是公開給金正恩發了一封電文,這個電文也是很有味道,就是祝他身體健康。所以從這些跡象看起來,我覺得金正恩在這20天裡面,他的身體肯定是出了大問題。所以對於他現在真實的情況,我覺得可能還需要進一步的觀察。

主持人:對,一下子恢復的這麼好。而且還有一個事情,破空先生也問一下您,我們知道中朝邊境最近的局勢,確實是有緊張的,有軍車的調動,網上有很多視頻,那麼據說在丹東附近,我們新聞也採訪了丹東這邊居民,就是說好像是不能進也不能出。所以中朝邊境這個緊張、異動,可以說是確實是有的。那麼這個外界也在關注說,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軍隊的異動,您覺得這個說明了什麼問題?是跟朝鮮局勢有關?還是說有的人說這個可能跟朝鮮境內疫情的有可能失控有關。

陳破空:這個中朝邊境中國軍隊的異動,這是一個真實的情況,首先有幾個證據。一個就是在瀋陽丹東這一代取消了很多一般的列車,那麼取消了一般的列車,就是為了為軍用列車讓道,為軍車讓道。再一個就是出現了30萬大軍的調動,那麼具體番號是78集團軍,是北部戰區的。那麼事實上在金正日,就金正恩的父親在病重或者死亡前後,也出現了30萬大軍開往中朝邊境的情況。甚至於以前說有核試爆的時候,也曾經傳過30萬大軍開往中朝邊境。所以這是中共的一個慣常動作。

這個慣常動作都是在朝鮮境內有事情的時候才會出現,那麼另外跟當地的民眾反應的更激烈的就是說,可能雙方還發生了衝突,那我在其他地方也報導過。這個衝突有多大多小不得而知,但是中共跟北朝鮮在歷史上都有多多少少的衝突,比如追殺,朝方追殺中共的特工。還有朝方扣押中國的漁民,還有其他一些擦槍走火的事件都時有發生,但是由於這是兩個共產黨的國家,都是以保密著稱,家醜不外揚,都是按下不表,所以外界不得而知,都是很多年之後才知道這件衝突的事情。

所以中朝邊境是肯定有事,那麼大軍也被大家看見了,東北民眾也看見了大軍隆隆的開過,有坦克,有軍車,有裝甲車,有運兵車,甚至有導彈,有這些視頻和相片為證。所以這個說明中朝邊境出現了異動,中共調動了軍隊,而朝鮮內部一定發生了事情。這個事情就是跟金正恩本人的生死不明有關,生死成謎有關。不管他是什麼原因,是心臟病倒下了,還是因為本來以為他是世襲的權力,有世襲的心臟病,加上中國瘟疫的襲擊,然後倒下了,總之他有問題,或者被隔離了。

有了這個問題之後,所以中朝邊境出現異象,因為中朝邊境出現異象,還有多重目的,一箭三雕。一個目的是說表面上在防什麼朝鮮發生內亂,什麼難民,其實難民不太可能往中國跑,更可能往韓國跑。那麼第二種可能就是說朝鮮內部發生政權更遞,中共想發揮他的作用。再一個就是其實還有一點,就是如果朝鮮發生了嚴重的疫情,疫情失控,再加上他的最高領導人因為染毒身亡的話,有可能遷怒於中共。

遷怒於中共不排除他身邊的死忠者,甚至能掌握核按鈕的死忠者拉響核試爆,這都不排除這種可能性。所以中共以防萬一,有可能就要向中朝邊境大量的增兵,去恐嚇朝鮮。意思就是說你有導彈,我有更強的導彈,你有核武器,我有更強的核武器,或者先把軍力開到那裡再說。所有這些所有的可能都出現,這都跟朝鮮內部金正恩本身的狀況有關係。

主持人:好的,那所以朝鮮的局勢還是值得高度關注。那我們朝鮮就是金正恩的這個生死我們先談到這裡。下面我們來談談另外一件,這一天大家也在高度關注的事情,先請唐靖遠先生來評論一下。我們看到說這些天央視可以說是連著三天,有人說四天,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拉開這種文革大罵的這種架勢。那用的詞都是很驚悚的,什麼人類公敵啊,突破做人底線啊等等。這個讓人覺得可以說不是一個外交層面的事情了。

但是為什麼,究竟為什麼央視會這麼做?他的目的是什麼?他難道是想通過這種方式把蓬佩奧罵下台嗎?

唐靖遠:我覺得它這個裡面其實他真正的目的,他有多重目的,首先第一個最重要的一方面,就是我們看到實質上中共的外宣部門在近期,在4月底27、28號左右到現在為止,這幾天時間其實是發動了新一波信息戰。因為央視還製作了視頻,包括尤其最初做的就是對蓬佩奧的三連罵,連續三天在央視五篇文章。他這一系列動作有一個重點,就是我們發現他跟上一次第一波的信息戰的重點是有所不同的。

上次第一波信息戰,他最主要是要甩鍋,對吧。全力的在說病毒來源是來自於美國,甚至於來自於美軍怎麼怎麼的。他是打著這個重點。但這一次他的整個重點就完全變了,他變成了重點打擊說是美國政府防疫不力,包括他製作的那個視頻都是反覆的在強調說,中國已經是如何的發出警告。

主持人:美國置之不理。

唐靖遠:你們是如何置之不理,或者是如何怠慢大意,是你們自己的責任等等。所以你就可以看到明顯的,他這一波的信息戰這個重心,他重點他其實發生了轉移,這個是第一個。第二個目的就是我覺得他其實是有指桑罵槐的目的在裡面,他雖然罵的是蓬佩奧,但是你會發現一個很有趣的,他的最主要的攻擊蓬佩奧的這些內容,都跟防疫是有關係的,就美國的防疫政策怎麼怎麼的。但是我們又知道其實美國的防疫政策,最起碼直接的主導者是彭斯,是副總統。

主持人:彭斯之上就是川普。

唐靖遠:最終的領導者是川普,其實蓬佩奧本人並沒有直接的參與到防疫的很多的事務中去,蓬佩奧只是針對疫情,尤其是針對中共隱瞞疫情和病毒的來源,包括追責這些問題,最近有一些公開的發表講話。其實不光是他一個人,好多人,包括川普本人也不斷的在發表這方面的很強硬的這種講話。所以我覺得其實他是有一種指桑罵槐的味道在裡面,表面上罵的是蓬佩奧,其實他罵的是川普政府。

也就是說他是延續剛才我們所說的這個重點,他在開始對川普政府的防疫政策進行攻擊,其實是在打擊川普,消減川普政府的防疫之間的成績,在這個防疫這件事情上的成績。也是在開始干擾川普的大選的這樣一個輿論的干預的行動,我覺得是這麼看,這個是第二方面。第三方面我覺得他還有一重含意,就是把矛盾的焦點轉移到向外,因為我們知道現在國內,雖然第一波高峰暫時的回落了,但是其實在經濟問題所帶來的失業的問題,經濟的大幅度的斷崖式的下降,這個帶來的這種壓力是非常的大。

所以我覺得他們在有意的把這個矛盾焦點移向海外,同時也起到一個作用,就是防止,你看他這種集中火力的攻擊蓬佩奧,其實也有一點防止在歐洲國家出現這種多米諾骨牌效應。

主持人:就是他是想通過集中攻擊一個人,讓別人心生畏懼,不敢再去指責,就是說批評他,是這個意思嗎?

唐靖遠:對,他現在集中攻擊蓬佩奧,他其實毫無疑問有一個明顯的潛台詞,就是你蓬佩奧,你看扣了很多帽子對吧,什麼千古罪人什麼什麼,人類攻擊之類的,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中美關係徹底搞砸了,徹底撕破臉了,那你蓬佩奧就是首當其衝的罪人。那麼其實這個發出的這種警告意味、威脅意味,毫無疑問就是很清楚的了。如果說歐洲國家他也要像蓬佩奧那樣的跟進,要來說我們要索賠,或者說是我們要追究責任,要調查等等。

那麼他很可能也要會面臨著像蓬佩奧一樣的,同樣的受到這樣一個攻擊。那麼其實我覺得它是有隱含著這麼一層意思在裡面。還有一個最後補充一點,對於蓬佩奧他有一點特殊性,因為蓬佩奧是國務卿,馬上就是跟香港問題有關係,因為按照香港已經通過人權法案在今年的時候,就在這段時間前後,由美國國務院今天應該要提交一份評估報告給國會,去進行審議。那麼香港還能不能保住這個自由港的地位,這個是非常關鍵的,就是這份報告。

所以他這種攻擊,我覺得他其實是有一點打預防針的這個意思在裡面。萬一如果說這份報告要是通過了,香港地位要是保不住了,那麼所有的這些個責任,他就馬上可以全部轉嫁到蓬佩奧的頭上,你看這就是一個反華份子對我們做出的破壞啊等等什麼之類的,我是這麼看。

主持人:所以更多的是給國內打預防針,就是主導國內輿論。那破空先生也請您談一談,因為其實現在確實有人認為說,央視的這個舉動背後是有算計的,他是想通過分化美國國內的輿論,來影響美國政府,甚至政府的這種對中共的追責等等。所以您怎麼看央視這一系列舉動,背後到底是出於什麼樣的目的?您覺得他能不能達到他的目的呢?

陳破空:央視新聞聯播罵蓬佩奧,應該是五連罵了,應該是五天連續罵,只是有一次沒有點名。那麼顯然他要通過這種罵來影響美國政治,可以說非常的微小,可能性很小,為什麼?它是中文,不是英文,在中國國內播,而不是在國際上播。他當然主要是給中國人民做宣傳用,就跟毛澤東時代,當時跟蘇聯撕破臉皮,搞了個九評蘇共,在中國人面前寫得蘇聯什麼都不是,中共什麼都對。結果在國際上,中共不僅在國際上當時是孤立的,在共產主義陣營都孤立。

他只有一個小兄弟叫阿爾巴尼亞,其他社會主義國家,包括北韓、東歐八國還有古巴、越南,都是跟著蘇聯走。所以當時代毛澤東主要是在國內造勢。同樣今天中共也是在國內造勢,但是剛才唐先生講到指桑罵槐,我倒是體會到另一個指桑罵槐。事實上你要讀這五天的連罵,只要換一個主語,我看了一下這些他罵的這些文章,所有國際罪評。我說天啊,這哪裡是在罵蓬佩奧,這明明是在罵習近平嘛。

你只要把主語換一下,把蓬佩奧的名字換了習近平,再把裡面用的國名換一下,美國用成中國,中國用成美國,就完全成立。裡面說的什麼,又是把欺騙、撒謊、偷竊那一套用到外交上,這不就戰狼外交嗎?不就是盜竊知識產權嗎?又說是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什麼上任以來把外交搞成這樣,什麼斷崖式的把中國的聲望拉到歷史最低點,這不就現在的情況嗎?不是美國,是中國現在的聲望是歷史最低點。

改革開放以來至少最低點,還有裡面說是一切為了自己的私利,這恰恰就是在中國體制內外各界對習近平的批評,官迷、權力迷、權隱大,為了個人的私利,按照任志強講的話,就是脫光了衣服還想當皇帝的小丑,誰不讓他當皇帝,他就要滅亡誰,所以都是為了私利。所以這裡面每一句話拿出來,罵的都是習近平,所以我非常懷疑,這個是另一種高級黑。這個高級黑到了黑而無色,厚而無形這個地步,厚黑學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

我就說有一天,可能王滬寧會為自己爭辯,如果習近平真倒台,他爭辯,他說你們就不懂春秋筆法,你們就不懂什麼叫捧殺,有沒有水平啊你們這些人。你們就讀不出來這文章嗎?罵蓬佩奧把那個主語換一下,你不會嗎?還有我們頭版頭條,每天罵習近平罵頭版頭條,你不能把那個名字換成金正恩嗎?你理解了北朝鮮的政治,就理解了我們的政治。你理解了我們怎麼罵蓬佩奧,你就知道我王滬寧怎麼苦心經營罵習近平。

所以最後王滬寧還會成為一個反習先鋒,倒習的功臣,所以這個有可能就是度過一關。所以這五連評是非常奇怪的,我覺得大家都應該去讀一讀,都應該把其中的主語、賓語、謂語換一下,謂語不用換,主語、賓語換一下,這個讀起來是非常的順口。就等於說我罵蓬佩奧,實際上是我罵習近平。你可以說央視巧罵習近平,或者說是新聞聯播痛罵習近平。但是用了其他方法。

主持人:但是美國方面不一定能體會到其中的意思,所以您覺得央視這幾連罵難道不擔心美國方面反彈嗎?

陳破空:不,我倒不是說它真正指向習近平,我說有這種可能或者是意思,但是由於它的邏輯性和它這種黑白顛倒、指鹿為馬,完全是顛倒乾坤這麼一個罵法,實際上罵來罵去是罵它們自己。我記得有一個美國通訊委員會卡爾改了中國外交官的作業,耿爽的推文一樣,一改就成了耿爽他們自己說自己。同樣道理,這裡面稍微把主語、賓語一換,實際上這些新聞連播、央視全部罵的是中共自己罵的習近平自己,這就說明中國那邊受到了多大的愚弄。

在國際上全都知道中共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全世界各國都在向它追債、索賠,或者要求免債,但是中國國內還覺得好像是中國在理,美國不在理,還以為是美國在向中國甩鍋,裡面特別提到這個甩鍋,說蓬佩奧向中國甩鍋,說這個鍋是甩不過太平洋的,其實全世界都知道是中共在甩鍋。中共甩鍋前後是五部曲,第一步甩鍋是甩給動物,然後是甩給人類亂吃東西,第三步是中央政府甩給地方政府,第四步是要中國甩給美國,趙立堅說的話,美軍把甚麼帶到中國,後來又收回,證明它是甩鍋,最後它們第五次甩鍋,趙立堅修改人數,確診病例、死亡人數說是醫務人員遲報、漏報、瞞報,而不是政府。

醫務人員見到記者一句話都不敢說,在湖北省17萬醫務人員,記者想從他們牙齒掏一個詞都掏不出來,還說是醫務人員在隱報、漏報、瞞報?這完全是甩鍋。中共就是一個甩鍋大戰,所以我就很高度懷疑它這個罵,把所有中共犯下的事情全給罵了,把習近平犯的事情全罵了,甚至把欺騙、撒謊、偷竊…全世界公認的中共行為都罵出來了,我就真是回頭不得不懷疑王滬寧主管新聞系統、央視新聞連播,是不是有真的非常高深的高級黑、厚黑學?或者是春秋筆法?或者他所謂的捧殺?有一天他可能才能解密吧。

主持人:好的。唐靖遠先生,我覺得不管它們的算計是甚麼,但是在美國輿論或者是美國政界我想不一定能起到作用,甚至起到相反的作用。至少我們看到川普總統這些天對中共的批評越來越嚴厲,他前一天記者會上專門提到說對中共處理疫情的方法是不能接受的,對比之下貿易協議已經成為次要。所以外界解讀他這個話,說是不是意味著第二階段的貿易協議不可能發生了,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也懸了,不知道您怎麼看他這樣的表述?

唐靖遠:首先,川普說這句話的原話大意,說相比我和習近平達成的貿易協議來說,北京對如何對待病毒的方式相比起這個而言,貿易協議是次要的。我們就看他說這個原話重點提的就是他對待病毒的方式,那我們看看北京是怎麼對待這個病毒的?毫無疑問是他提到兩個重要方面,第一個就是北京故意隱瞞了疫情,是吧?正是由於這種惡意的隱瞞才導致了這種最後的大爆發。

還有一點,就是我覺得他不只一次,川普有提到過,他有懷疑中共有惡意擴散病毒這種企圖,因為他反覆提到中共在23號武漢封城以後,停飛了所有武漢飛往國內的航班,但是沒有停飛武漢飛往國際的航班,這個是非常重要的一個信息。所以我們就可以看到川普在這裡至少是點到了中共要涉及到兩方面的責任,一個是惡意隱瞞的責任,一個是,是不是有惡意擴散的責任,這是一個方面。

另一方面就是他提到對貿易協議來說已經是次要的,這毫無疑問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號,就是我們都知道貿易協議不管是第一階段還是第二階段,它有一個非常關鍵的都是跟關稅有關係的,是吧?尤其是第一階段談判的核心關鍵字就是關稅。雙方打貿易戰打的最主要的就是關稅。所以,如果從這個角度看你可以發現,關稅很有可能是美國正在考慮的,就是下一步要對中共實施追責和懲罰的重要的選項。

主持人:川普其實已經公開說了,他說可以用徵收關稅來作為索賠的方式。

唐靖遠:對,那麼這就帶來一個必然的問題,如果說他要把關稅作為索賠的一個重要的選項,毫無疑問就相當於重啟貿易戰,那麼談判第一階段達成的協議和後面計畫中的第二階段談判,其實我覺得極大可能已經要擱淺了。他這相當於是一個重新開戰的姿態,因為剛才我們說了,關稅本身就是談判的核心,如果說關稅本身作為一個索賠的手段,在這種情況下相當於美國對待,我覺得川普總統至少體現出他的想法,他已經不打算再繼續要和中共談判了。這就是一個非常強硬的信號,就是一旦他不打算和習近平繼續進行談判,那麼就唯一只有一個選項,就是他會一直把貿易戰可能會全面開戰,會達到這樣。

不僅僅是貿易戰,可能會擴展到金融戰或者是貨幣戰,包括其他的在科技啊等等各方面。我們看見這次川普他不是還提到一個很重要的信息嗎?他說我對習近平北京這次應對疫情的方式讓他發生了極大的改變,他對習近平的看法發生極大的改變,這個我覺得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號。甚麼極大的改變?他以前不斷的…就是儘管貿易戰打的再激烈,他都在反覆的在說我跟習近平私人之間是朋友,是吧?他始終把這句話掛在嘴上的。

但是他現在這麼說,其實我覺得他隱含了一個重要的信號,就是很有可能美國的整體,就是美國政府,它們已經在把中共定位發生改變了。以前對中共的定位是競爭對手這樣一個定位,那麼,經過這一次以後,一旦他已經決定不跟你談判,我要一直跟你打下去,這個定位我覺得很有可能已經變成enemy,就是成為敵人這樣一個定位。所以我覺得這是他這番講話透露出來一個信息。

主持人:是。破空先生,您怎麼看川普昨天的講話?而且除了他說貿易協議已經成為次要的之外,他還說我們在調查病毒的起源,調查結果會極大的影響我對中國的看法,其實就是他對中共的看法。總的來說,您怎麼看中美關係現在所處的層面呢?

陳破空:事實上川普總統這番表述是暗示了一件事情,這個現實就是經過了這場大瘟疫以後,貿易協定已經沒有意義了。首先,我們知道包括日本和美國政府都主張全面撤出美國在中國的企業和投資,日本是專門拿出20億美金幫助日本企業撤出中國,而美國甚至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說付全部的成本讓美國企業撤出。而且中共在控制醫療物資,搜刮醫療物資,美國現在和歐洲錯誤的把醫療生產線80%放在中國,現在也感覺到大為吃虧,在這樣情況下都在講醫療自主、生產線移出來。

這樣的情況下,雙邊的貿易還有意義嗎?因為走向的是脫鉤,脫鉤的話,比如說現在川普說的是增加關稅有言外之意,那就是說如果通過貿易協議讓美國得到了好處那已經是小的了,現在要一個大瘟疫的賠償,中共必須賠償的是大頭。再一個,那貿易協議放在一邊,如果是美國加徵關稅50%到100%會出現兩個效果,一個,中共如果繼續跟美國做生意的話要付出沉重的代價,相當於向美國交納某種賠償。如果中共不做生意了,那行,你就撤走吧,進入美國的商品就會被東南亞國家越南、印度的所取代,那麼實際上美中貿易就退潮了。

兩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貿易,這個貿易迅速的萎縮退下去就是脫鉤的表現,從投資的脫鉤到企業的脫鉤一直到貿易的脫鉤,恰恰就可以實現全面的脫鉤。再加上就說扣押中共企業或者中共在美國的投資作為抵償,所有這些手段加起來,所謂貿易協議已經都微不足道了,用貿易戰已經不足以形容當前的局面了。也就是說大瘟疫發生之後,整個世界發生了改變,中國跟整個世界的關係都發生了改變,基本上美國、歐洲、澳大利亞所有的國家都改變了跟中國的關係。

包括英國所說的:這不可能就這麼過去了,中、英關係要重新定義、重來。歐洲很多都是這樣的態度,歐盟,所謂重來就是原先還半敵半友或者是朋友,現在叫政治地位敵人,而貿易做不做?中共實際上當局犯的不只三個錯而是十幾個錯。就是除了犯前面的隱瞞、造假和拖延之外,最重要的是又犯了兜售假的商品、控制醫療物資、搜刮醫療物資。這就給全世界一個警鐘,一個深刻的教訓,絕對不能把生產線放在中國。

如果說貿易戰還沒有促使美中脫鈎,和美國,中國和世界脫鈎,那只是一個大趨勢。現在的大瘟疫中共製造和傳播的大祕密,實實在在的讓這種脫鈎得以實現。把它的真正的推手,真正的創造者就是中共本身。

主持人:是,這種脫鈎現在外界都把它叫做全球去中國化。但實際上我想從政治和意識型態層面,其實全球現在是去中共化。所以談到這個也請唐靖遠先生談一下,剛才我們提到這個病毒的源頭的問題。昨天那就是說,除了其實是有兩個有關病毒源頭這樣的一個新的消息。一個是美國的這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它發了個聲明。它說那個他們同意科學家現在的判斷,就是這個病毒不是人工的是自然形成的。但是呢他們還在調查這個病毒是不是因為實驗室,它說武漢實驗室的一個事故造成的。

那麼後來就有記者就問川普總統就說,你怎麼看這個病毒是不是源於武漢實驗室,你是不是有信心就是你是不是相信是這樣的一回事。川普總統他說:「他相信」。他非常明確地說他相信。後來記者就說:「那你有什麼證據」?川普總統說:「我不能告訴你」。所以您怎麼看川普總統這樣一個表態,您覺得他有可能看到什麼樣的證據呢?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就是關於這個情報部門的這個說法。我覺得它和川普總統的這個說法其實並不矛盾的,因為這個情報部門它的這個說法,重點是在說明就說這個病毒,他們現在基本可以確定它不是人造的,就是沒有人工加工的這樣的一個痕跡。但是對於這個病毒真正的來源,就是說它究竟是來源於自然界,還是說是從實驗室洩漏的,它說還在需要繼續進行調查。那麼川普在這一點就說的比較明確,對吧?他說我就有看見這個證據。所以它就是來自於這個實驗室的,所以他只不過是我覺得,川普他強調的重點和這個情報部門這一點是有所差異,二者之間並不矛盾。

主持人:我插一句,我好像在哪裡看到說,其實情報部門的調查是有進展的。所以它不是說它什麼證據都沒有,它就說我要開始調查,或者說調查一段時間還是什麼都沒有。如果說已經有進展,我想川普總統是可能會看到那些進展。

唐靖遠:對,而且就像我們接著剛才的話說,川普他看到的這些證據是哪來的呢?其實應該大家都知道,其實可能就是情報部門提供的。因為你不可能光是看了一些新聞報導,你就來做出這樣一個結論。

主持人:對。

唐靖遠:所以他所看到這些證據,他就是情報部門本身提供給他的。只不過情報部門自己在表述的時候,它做了一些保留。那麼川普他所說的他這裡提的,他看到證據,我覺得有一點是值得注意的。就是這個我們看到前兩天班農在刻意的,就是他在他的這個節目之中,明確地說是已經有一個就是從武漢P4驗室外逃出來的,就是這個P4實驗室的一個人員。他們沒有具體說他是誰,詳細情況他沒有披露。但是他說他已經安全的,而且是全家好像是都脫離了中國,所以現在在歐洲在尋求庇護。那麼一旦他把相關的安全等等的相關問題解決以後,他就會站出來公開的爆料。

所以那麼我覺得至少從這個角度上看,就是川普他說他能夠看到的。他為什麼能這麼很肯定的認定這個病毒是來源於實驗室,那麼我覺得可能跟這個就是班農所透露的這個訊息可能是有關係的。還有一點那就是說,我們都知道現在這個病毒的序列早就已經公布了對吧。所以就是對這個病毒的來源究竟是人工的,還是說是這個不是人工的。其實大家看到的證據都是一樣的,所以其實在學術界對這個病毒來源的這個爭議,它的爭議並不是說大家看到的證據不同,你看到的是那種證據,我就得出這個結果,他看到這種,那得出的結論不一樣,不是的,就是說雙方對立的雙方他的結論是對立的。但是他們使用的是證據都一樣的,我們說白了用一句很簡單的話來這個歸納。

就是說這個病毒因為它太完美了,正是因為這個病毒太完美了。所以懷疑的人就會認為,天然的演化不太可能會演化的如此的完美如此的精巧。所以這個裡面很可能就有人工設計的成分。那麼反對的一方,它的依據也是這樣,它也是說因為這個病毒正因為它太完美了,所以他不可能是人工能夠做得出來的。

主持人:對,人造不出來。

唐靖遠:人造不出來的,它只可能是自然界的就是更加神奇的一種力量。大自然很多時候是鬼斧神工的這種力量,它來把它給造成的。所以那麼這個就帶來一個問題,我們就看到就是說,情報部門它們非常肯定的這種語氣,否定了這個病毒是人造的。我就覺得它就說明一個什麼,它們所看到的這個證據,它就肯定不會是這個病毒基因序列這個方面的證據。

主持人:當然。

唐靖遠:剛才我們已經說了病毒這個基因序列方面證據早就是公開的,所有的專家全部都能看得到。它唯一的可能就只能是來自於基因序列之外的證據。那很有可能在我看來,它就是涉及到零號病人。就是說我們都知道這個病毒,它如果說不是人造的,那麼它必然從這個醫學的角度上講,它必然經過一個過程。要麼它在人體之內,要麼它在這個某個動物,就是中間宿主的這個體內發生了重組。

主持人:發生了變異。

唐靖遠:對,發生了變異,然後就變出這麼一個非常精巧,幾乎是完美的這麼一個病毒出來。那麼這個的信息就是非常關鍵的,如果說不管是美國還是其他哪個國家。你只要掌握到了這個零號病人,或者是中間宿主這種動物的確切的這種信息。因為這個中間宿主這個動物也很有可能是,就是它你不能排除它是這個實驗室的動物嘛,對吧?因為它在實驗室的動物身上,它也可能發生這種重組的。所以你只要掌握這樣的信息,你就可以確定的說,這個病毒它就是來源於實驗室。雖然不是人造的,但是它也是你實驗室裡完成重組,然後以某種方式給洩漏出來了。

主持人:帶出去的。讓我想起了之前華盛頓郵報有報導,說美國情報機關說這個零號病人是實驗室的一個實習生,而且她傳染給了男朋友什麼什麼。當時我們在節目中有探討說,這麼細節的信息這個外界好像從來不知道。所以有可能真的情報部門掌握了很多信息是我們外界不知道的。好的,破空先生也談您談談,您怎麼看就是川普總統對於病毒是不是源於武漢實驗室這麼一個表態呢?

陳破空:關於這件事情和情報部門的表態,我有另外一種理解。因為最近我看到三個現象。首先是歐盟,歐盟本來要發表一個報告,揭露中共在海外虛假宣傳,但是中共給歐盟施壓,那麼就施壓使得歐盟暫時沒有發表這份報告,那麼中共施壓是因為歐盟現在缺醫療物資,而醫療物資主要掌握在中共手上。中共肯定是拿醫療物資來施壓歐盟,那歐盟考慮到歐洲的疫情暫時是非常嚴重,需要醫療物資所以暫時放下了這份報告。

第二個是澳大利亞的總理莫理森,今天講話跟前兩天他們的高調有點不同。前二天不管是他,還是外長,還是衛生大臣講的話都是要調查來源。中共說經濟訛詐,要經濟對付澳大利亞。那今天莫理森說不一定來自於武漢實驗室,那麼有可能中共給澳大利亞施壓了極限施壓,叫澳大利亞要收住,否則要斷絕醫療物資的供應等等。也許澳大利亞也是出於疫情的考慮要暫緩一下。

再回到美國情報總監辦公室說的話,這個辦公室它傾向醫學界的共識,醫學家儘管有共識,但是有一個分歧。就是有很多的醫生包括諾貝爾獎得主,還有以色列、印度的這些專家都認為是人造病毒。那麼當這個法國的醫學獎得主說出是人造病毒的時候,遭到其他那些科學家的攻擊說他沒有根據。但是我注意到其他科學家也沒有根據。如果說這個諾貝爾獎得主沒有根據說這是人造病毒,那麼對方也不能證明它不是人造病毒。因為對方並沒有去過武漢病毒實驗室,也沒有去過武漢考查,華南海鮮市場被清洗一空,他也找不到任何證據。

要雙方都找不到證據就成了一個懸案。我在懷疑中共和美國政府內部有一個溝通,就是說中共現在看到全世界在索賠、追責,中共覺得要退而求其次。它可能中共考慮的是,只要不說是人工病毒,不要說是生化武器就行。因為人工病毒、生化武器涉及到反人類罪,那要弄上國際戰犯法庭。那中共領導人會成為頭號戰犯。那最重要的是避開不說這個,那你別的都可以,別的好商量。就討價還價來談判,哪怕是馬拉松式談判,賠多少。

因為這次賠償不僅僅是說你是不是人工病毒,或者是生化武器。賠償說你有隱瞞,你有造假,你有操縱世界衛生組織,給國際社會造成拖延,害了整個世界。如果你不拖延、不隱瞞的話,95%的人可以倖免於傷亡,但是你禍害了全世界180多國家。中共想把這個底線守住,底線就是死活不承認。人工病毒不承認,生化武器,在這以外該談什麼去談。由於這樣我才發現有這樣三個現象的變化。那麼至於川普說到了武漢病毒實驗室,不僅有他情報部門的這些工作,他指導的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和國家安全局,還有這個國防情報局去調查。

情報總監辦公室只是其中一個單位說了這個話今天,但是另外三個單位還沒有出聲。所以還不能夠下完全的結論,那麼武漢病毒實驗室有問題,川普是表達的非常清楚。而且他說看到了證據,做為一個國家的總統,他說這個話的時候他要對來源保密。那麼沒有到最後攤牌的時候,他不會輕易提出來。這些東西提出來,你要跟你的後續動作跟上才行。你如果你提出了十打十的證據,你沒有具體的賠償方案,你沒有具體的追債方式,或者是國際法庭的訴訟你文件都沒有準備好的話。你貿然提出來不妥的,所以他既可能從情報系統得到,也可能從中國的叛逃者那裡得到。

有人說這個叛逃者就是石正麗本人,但有待考證。但是所有的問題加在一起,至少武漢實驗室出了問題,這一點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就類似問題中心和源頭。

主持人:說到這個索賠,我想很快的問一下唐靖遠先生。 對於美國來說,似乎他們對於這個索賠的方式可能是比較多的,至少我們看得到關稅還有各方面都有提到。但現在據說就是有人統計了一下,說有八個國家的不同的官方和民間機構都提出了索賠,那麼索賠金額相當大。有人說是這個是七百萬億,當然是美元換算成人民幣之後七百萬億。但是對於其他國家來說,如果中共拒不回應的話,您覺得他們會有什麼樣的辦法呢?那這樣的索賠國際索賠,它更多是有象徵意義嗎,還是說它也有可能真的被執行嗎?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在現階段的這個索賠,它主要的還是處在造勢的階段,就是輿論造勢。因為它有二個原因,畢竟世界各國包括美國本身在內,瘟疫其實還沒有就是控制下來。雖然這個峰值,高峰已經過了,但是都還處在這個平台期,或者是緩慢的下降期。那麼各國政府它的重心現在還顧不過來,精力不在這上面。

第二個,還有一個關鍵的原因就是剛才提到的產業鏈的問題。因為現在可以說大多數的國家他在這個醫療物資上面,他不得不去依賴於中共來提供的。雖然中國現在的醫療物資的質量很惡劣,頻頻的出現被退貨,這樣的事情。

主持人:剛剛英國還150台呼吸機醫療界說甚至可能害人家,致死。

唐靖遠:但它恰恰就反應出一個客觀的、一個無賴的現實。就是因為世界各國它們很多國家自己就沒有這個生產鏈,但是又急著要用怎麼辦?沒辦法只能依賴中共。所以這種依賴可能會導致它們至少在現階段,尤其是以政府這種層面它不太可能直接的來參與這個索賠。

那麼你剛才提到了這個索賠的這個途徑的問題。我們知道有很多的國家,其實美國為什麼有這種底氣,是因為美國有這種所謂的美元霸權。就是說他有這種金融主導權,這個話語權在手裡。那麼美國他可以有很多的選項在經濟上來對中共進行制裁。那麼如果說一些小國家,就這種光腳的不怕這個穿鞋的。就是它本來就欠中共很多貸款的,比如說是非洲,或者是東南亞。

主持人:尼日利亞。

唐靖遠:尼日利亞就是一個典型,它直接的就提出來說,那我們的欠債、我們貸的款我們就不還了,那麼這種它有它的一套辦法。有可能來挽回一些經濟上的損失,恰恰就是處於中間的這些國家。尤其是美國傳統幾個盟友,歐洲的這些國家,那麼它們可能會涉及到一個問題就是。它們被迫的只能和你要想索賠,你就必須得和美國聯手。你要麼就和美國聯手,要麼就自認倒楣,他們處於這樣的一個境地。所以呢我覺得這個索賠如果它再不發展下去,很可能會形成一種重整整個世界的秩序。那麼會讓這些國家它為了要想索賠,挽回損失,你必須得和美國聯手。它客觀真的會形成一個聯盟這樣一個形式。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那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非常感謝二位的精采點評,我們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們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