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中共元老被軟禁?

「鄧樸方」戰「習遠平」 兩封信的對質 作者: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5日訊】《有冇搞錯》。5月4日。

最近兩天,網絡上流傳出兩封信。一封是鄧小平長子鄧樸方的,一封是習近平弟弟、習仲勛的小兒子習遠平的。

咱們先介紹一下這兩個人。鄧樸方是鄧小平的長子,文革的時候,他是北京大學學生,因為鄧小平被打倒,他也被批鬥,要求揭發他父親的修正主義罪行,把他關在一個樓裡。後來爬窗想逃出去,失手摔到樓下,受重傷。當時中國很混亂,鄧小平又已經倒台了,所以一直沒有醫治,最後成了終身殘疾。

鄧小平掌權之後,鄧樸方創建了殘疾人聯合會,當主席。他還辦了一個康華公司,當時在中國影響非常大,很多人不滿,認為是官倒公司,就是官方藉助權力做生意的公司。後來八九民運期間,這個問題成為學生批評最多的一件事情。

九十年代,康華公司取消了。鄧樸方繼續擔任殘聯主席,後來他進了政協,2008年還擔任了政協副主席,成了黨和國家領導人了,當然是沒有真正實際權力的領導人。

習遠平,是習近平的弟弟。1955年出生,文化大革命期間,習仲勛早就被打倒了,習遠平隨母親下放到河南,在那裡上中學,後來回北京,在機械廠當工人。1977年,22歲時,考入解放軍洛陽外國語學院,畢業後曾在軍隊工作幾年,再到政府機構工作。後來他到香港住,還有澳大利亞的綠卡。

習遠平現任國際節能環保協會會長,這是一個聲稱是「致力維護節能與環保建設」的全球性組織,總部位於北京。習遠平比較低調,平時很少露面。

好了,咱們看看這兩封信。首先說明,兩封信,沒有辦法證實真偽。我只是以個人經驗判斷,信是真的可能性很高,純粹是個人判斷。

首先看鄧樸方這封信,信是寫給人大政協兩會代表的,信裡面首先說已經退休,不問政事,但有些話想說。主要提出了15個問題。這15個問題,可以說都是針對中共最高層的嚴厲的質問,我們來看一下。

鄧樸方的信
1. 作為兩會代表,是保護國家和人民的利益重要,還是保護某個專權者的權位重要?

2. 憲法明確規定,兩會代表有權監督和糾正中央政府的各種錯誤決定,可前幾年,中央推出了「妄議罪」,今年又推出了「不知敬畏罪」。在這種情況下,大家認為兩會代表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3. 當權者要定於一尊。請問代表們,我國的一尊究竟是皇家世襲的皇帝?還是民選的總統?還是黨內公投產生的總書記?既然都不是,哪他又是誰的一尊呢?

4. 面對中央屢次出現重大錯誤,黨員提意見是「妄議中央」,民眾提意見叫「煽顛」。請問代表們,我們的國家又究竟是誰的國家?

5. 武漢肺炎已蔓延到全世界,中央是否拖延了防控時間?又是否向公眾隱瞞了疫情真相?我們該不該給全世界人民有個交待?誰又該對這次疫情失控負主要責任?

6. 中美關係持續緊張惡化,中央主要領導人又該承擔什麼責任?

7. 香港動盪已持續近一年了,究竟是誰破壞了香港一國兩制的大好局面?中央主要領導人對此又該承擔什麼責任?

8. 「一帶一路」無理性投入,不經過全國人大批准,不顧國計民生,中央主要領導人僅憑個人好惡對外四處大撒幣,這是一種什麼行為?如今項目要流產了,這個責任該由誰來承擔?

9. 不經過全國人大批准,也不經過專家論證,中央主要領導僅憑幾個人的建議就拍腦袋決定投資上萬億建一個雄安新區,這是一種什麼行為?如今項目流產了,這個責任該由誰來承擔?

10. 台灣與大陸為何會漸行漸遠?中央對此又該承擔什麼責任?

11. 大批外企撤離中國,大量民企倒閉,大量工人失業,這與中央的錯誤決策有沒有關係?如果有,這個責任該由誰來承擔?

12. 現任領導藉助手中權力為自己修憲取消任期制,這是一種什麼行為?如果誰有權就可以為自己立法,國家憲法又有何用?

13. 中央已作出決定,準備重拾早已被世界所淘汰的計劃經濟模式,這究竟是為了穩固個人政權?還是出於對國家和人民利益考慮?

14. 近幾年來,中國的國際形象一落千丈,國家信用蕩然無存,這個責任應該由誰來承擔?

14個問題,政治、經濟、外交、香港、台灣、武漢肺炎疫情,體制和結構,可以說全都點到了,面面俱全,基本上沒什麼遺漏。不但有質疑,有批評,還有警告。

鄧樸方信中的說話,大部分是大白話,不用太多解釋。但其中有一點,值得研究分析中國的人非常留意。這就是最後一點。

15. 為了阻止老同志提出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的集體動議,中央居然動用軍警把一批老同志和現任黨政軍大員都加以「特殊保護」,名為「特殊保護」,實際上是限止通訊、限止行動自由、限止客人到訪,這是一種什麼行為?又是誰給了他這種權力?

這是鄧樸方信的最後一點,我認為是披露了兩件非常重要的情況。

第一,黨內有老同志,提出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的集體動議。

在中共歷史上,一旦召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或者中央擴大會議,就基本上是一個黨內政變。上一次的政治局擴大會議,是89年,鄧小平召開的,那個會議推翻了趙紫陽。再往前,就是1980年,也是鄧小平,推翻了華國鋒。再前,就是毛澤東了。

文革中,毛開過中央擴大會議,因為文革中大部分中央委員都被打倒了,所以要開會,就只能擴大了。

文革之前,中共也開過擴大會議,包括政治局擴大會議,前委擴大會議(就是軍事指揮部的擴大會議)等等,通常這種會會發生權力變更。比如毛澤東本人,就是中共長征時,在遵義開中央和軍委擴大會議,被確定為三人小組成員,負責軍事指揮,成為了中共最高領導之一。

所謂擴大會議,政治局22個人,我再擴大到所有前政治局成員參加,江澤民時代,加上胡錦濤時代,可能有近百人,這個會可以形成一個決議,推翻現任領導人的意見,甚至推翻現任領導人本人。

所謂鄧樸方這個信,其實是呼應了前一段時間,也有太子黨背景的陽光集團主席陳平轉發的那個,要求召開擴大會議的信。

第二點,是中央動用軍警,對這些有資格開擴大會議的老同志,和一些現任黨政軍大員,都採取限制通訊、行動自由,限制客人到訪,其實就是採取某種程度的軟禁。

也就是說,北京對局勢已經接近失控了,不但對國內老百姓採取完全控制嚴厲打擊,對黨內也已經實行了軍管了。也就是說,在黨外,或許大家感覺上中國局勢正在接近文革,有點恐怖,但在黨內,實際上嚴厲打擊嚴厲控制已經展開,而且根本不管你什麼立場態度。當然,可能會反對現當局的,應該會受到更緊密的軟禁。

我們以前提到過專制體制最大的體質性特點,就是最大危險,永遠來自於內部,尤其是那些可能獲得最高權力的圈子,在政權出現危機的時候,是最危險的一群人。

和這封號稱是來自鄧樸方的信比起來,習遠平的那個信,其實談不上是什麼信,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回覆朋友的手機短信,一個Message。我們也看一下這個內容。

習遠平的信
我不想為哥哥辯解,只想讓你們理解管理這麼大一個國家多麼不容易。他夙夜在公日夜操勞,沒有任何私心私利,包括最受詬病的更改國家主席任期制,都不是為了個人考慮,只是為了國家的長治久安。

以前搞九龍治水,結果政令不出中南海,現在他吸取教訓,集中領導多了一些,又有什麼不對?

哥哥曾經私下說過,當中共的最高領導人,必須先大左才能再大右,因為大左才能在黨內立足,立足了才能啟動徹底的政治改革,早期的胡與趙都是不懂這個道理才半途而廢的。他在複雜的黨內鬥爭中上任,每一步路都不能走錯,否則必萬劫不復。

有些惹起公議的事情,並不是他的旨意,完全是下面有人高級黑故意讓他難堪,目前對政法口幾個人的處理,正是對這些雜碎的大清算,這還只是開場好戲還在後頭。

我一直跟朋友們講,我們是習仲勛的兒子,是中共最大的開明派之一的後代,我們不會辜負父親的教誨。哥哥的歷史定位,不光靠以前他所做的,更要靠以後他將要做的,風物長宜放眼量。

這次疫情重創了經濟,但會是政改啟動的機會,以後新聞輿論開放,市縣普選,司法半獨立,都會陸續展開。目前他最頭疼的事並不是國內,而是西方群起圍攻中國。武漢病毒所洩露病毒的事情,不但製造了公共衛生危機,也製造了充滿風險的外交環境。無論如何,他會駕馭好中國這艘大船,當好這個舵手,對此我深信不疑。

哇,這封信,也透露了很多內容啊。

第一個透露的,是風物長宜放眼量,這是毛澤東的詩,意思是眼光放長遠一些,習近平以後做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因為他要先左傾,抓牢中共的權力,然後才啟動徹底的政治改革,因為習近平是中國最大開明派習仲勛的兒子。

這是真的嗎?欲擒故縱,欲右先左?在政治上,這行得通嗎?我非常懷疑,因為這種體制這種東西,說是最高掌權人負責,實際上最後是體制本身控制當權者。

中國專制體制尤其如此,最早是皇帝控制體制,後期根本是體制控制皇帝。不管你多麼英明神武,多麼勤儉刻苦,體制爛掉的時候,誰也無力回天。歷史上發生過很多次了。所以我不相信習近平能用中共本身左的政治力量,去實行一個向右傾的政治體制的民主化和自由化改革。所謂南轅北轍,此之謂也。

第二點比第一點,可能更加真實。就是他要對那些高級黑的人進行處理,特別提到對政法口(就是政法系統)的處理,是對這些雜碎的大清算,還提到這只是開場,好戲還在後頭。

這個和現在孫力軍傅政華的落馬和卸職,還有傳聞,公安部二十多人被抓,如果是真的,估計官職都不小,以及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被抓,等等,大概都是信裡面說的開場,好戲是什麼呢?我們大家等著看,反正我是已經搬好了板凳了。

兩封信,感覺上,是鄧樸方發出公開信,有人問習遠平,然後習遠平一氣呵成回了一個Message,就成了他的信。這麼看,是不是比較合情合理啊。

不管是真是假,習家兄弟的想法,可能是真的,也許是真情流露,但專制體制中的政治這個東西,玩到這個份上,最不可靠的可能就是那些保證,以前被人迫害,現在照樣可能去迫害別人,媳婦熬成婆,可能比婆婆更厲害。習近平要做什麼,可能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如果要去共,現在不做,以後恐怕再也不會有機會了。

但北京的權力鬥爭是真實的,未來會反映在中國政治、經濟各個方面。香港的事情,一定會有所變化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