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校長會晤習近平後 校方取消人權活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6日訊】關於中共對美國大學的滲透,中國維權律師、旅美學者滕彪近日披露,一些美國名校曾取消他關於香港民主抗議的討論,其中哈佛大學曾在其校長會見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之後,直接取消了原本已安排好的人權活動

據美國保守派政治新聞網站 「華盛頓自由燈塔」(The Washington Free Beacon)5月4日報導,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人權中心前研究員滕彪告訴該媒體,哈佛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迫於壓力,曾先後取消了有他參與的關於中國人權問題的討論。

一次事件發生於2015年。當時滕彪曾試圖主持一場關於香港抗議的小組討論。然而那年2月,哈佛法學院(Harvard Law School)副院長威廉•阿爾福德(William P. Alford)卻命令他取消該活動,聲稱因為這會讓該大學感到「尷尬」。

滕彪回憶說:「他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告訴我哈佛校長正要會見中國主席習近平。似乎對於哈佛的領導們來說,當哈佛校長剛剛會晤中國主席後從中國返回時,如果我們在哈佛談中國的人權問題,那是非常令人尷尬的。」

滕彪是一名人權律師,因參與2014年香港抗議活動而遭到當局綁架和折磨,之後他逃離了中國。

阿爾福德向「華盛頓自由燈塔」證實,他的確告訴了滕彪推遲該活動,但聲稱這是他自行決定的,而不是在中共政府的敦促下。但滕彪說,哈佛此後沒再重新安排這一小組討論。

阿爾福德告訴「華盛頓自由燈塔」,他之所以介入此事,是因為他不想危及哈佛的中國業務。

中共多年來一直瞄準西方的高等教育,尋求機會以獲得尖端研究和高質量教育。而反過來,西方大學也將中共視為一個有利可圖的新收入來源,與中國大學合作,兌現來自有爭議的中國公司(如電信巨頭華為)的贈款支票。中共政權與西方這些精英機構的聯繫已經逐漸侵蝕了西方社會自由探究、學術自由及言論自由的原則。滕彪的案例就是這種侵蝕的一個象徵。

「學術自由應該是哈佛或任何大學的一個重要原則,」滕彪說。「當我看到哈佛這種明顯的自我審查時,我感到震驚。中國政府對美國大學日益增長的影響力確實令人擔憂」。

中共在西方精英大學上花費了驚人的資金。根據美國教育部的數據,自2013年以來,中國公司、大學和國民已經向美國大學捐贈了9億多美元。其中哈佛大學已收到的贈款高達9300萬美元,幾乎占所有中方資助的10%。

儘管如此,這些數字仍可能低估了精英學校與中共政權之間的財務依賴程度。今年2月,美國教育部對哈佛大學和耶魯大學展開了調查,理由是擔心這兩所大學可能沒有上報價值數億美元的外國禮物和合同。

哈佛沒有回應「華盛頓自由燈塔」的置評請求。

美國官員認為,一些中方贈款威脅國家安全。一份參議院2019年的報告指出,中國旗艦項目「千人計劃」的新成員正在非法竊取美國所資助的研究。「千人計劃」是一項由中共政權支持的計劃,為研究人員提供資助。這個有爭議的項目也延伸到哈佛,其化學系主任查爾斯•利伯(Charles Lieber)今年1月因向聯邦特工隱瞞他與「千人計劃」的關係而被捕。

滕彪表示,這種關係讓中共得以對西方機構施加不當影響,損害了它們對學術自由的承諾,因為學者會出於對北京的尊重而進行自我審查,「這種自我審查在大學學者和智庫中無處不在」。

滕彪還披露,這並不是哈佛第一次取消他的項目。2015年6月,他試圖在哈佛舉辦一場紀念天安門廣場大屠殺26週年受害者的活動,但該大學在舉辦日的前一天告訴他,房間不可用。

滕彪說,雖然從表面上看是因為音響問題,但他非常懷疑,哈佛肯尼迪學院受到了中國學生組織或領事館的壓力。

滕彪離開哈佛後,其困難繼續存在。2019年,哥倫比亞大學也取消了他主持的一次關於香港抗議的活動,儘管該大學否認取消該活動不是出於政治原因。

另外,美國律師協會(American Bar Association)曾向滕彪提供出書協議,請他撰寫人權律師經歷,但在2016年取消了這份協議,因為這本書可能會讓中共感到不安。

(記者李佳欣編譯報導/責任編輯:東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