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世界法輪大法日 南加名校長表達感恩(多圖)

姜琳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6日訊】她——是來自台灣的名門望族後代,卻為母則剛,獨自在異國他鄉為孩子們撐起一片天;她——是別人眼中叱吒風雲的女強人,卻因一個心願,坦然放棄自己一手打下的江山。

時隔多年,當培名學院(Premier Academy)的前校長周美麗回顧起自己當時驚人的決定時,她堅定而感恩地說了一句:「無悔,因為我現在是在為自己而活。」

正在閲讀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的周美麗。(姜琳達/大紀元)

一如其名,周美麗有著讓人羨慕的身世背景。她來自台灣的大家族,是北宋五子之一、宋朝儒家理學思想開山鼻祖周敦頤的後代。身為家中最小的孩子,她自小也是備受8個哥哥姐姐的眷顧。然而12歲那年母親的猝然離世,讓她深受打擊。

「我的母親,我沒有辦法留住她。到時候她就離開這個世界,那是不是哪天我也要離開這個世界,我去哪裡呢?我就一直有個很大的疑問在心中:人為什麼來在這個世上?又為什麼要走?這是無解的。我的內心很孤單。我看了很多書,甚至找了很多佛學的書,都沒有找到答案。」

但較真的周美麗沒有就此放棄,既然台灣找不到,她就萌生了到世界各地尋找的念頭。因此在完成學業後,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她就到了一間航空公司應聘。

1981年,風華正茂的周美麗由於英文流利、身體條件好,從五六百名競爭者中脫穎而出,被選為韓國航空公司幾乎是「百裡挑一」的空姐。

被選為韓國航空公司空姐的周美麗。(姜琳達/大紀元)

自此,從台灣、韓國、日本、泰國,再到瑞士、德國、摩洛哥、法國、荷蘭、意大利、羅馬,在4年的時間裡,她幾乎跑遍了世界各地,卻仍找不到能讓自己心安的答案。

風華正茂的周美麗曾被選為韓國航空空姐,飛遍全球,圖片拍攝於巴黎賽納河畔。(周美麗提供)
周美麗於泰國曼谷王宮前拍照留念。(周美麗提供)
做空姐期間,周美麗遊遍世界,圖為她在意大利佛羅倫斯。(周美麗提供)
周美麗在瑞士日內瓦。(周美麗提供)
周美麗在德國慕尼黑。(周美麗提供)

「一次在飛機上,有個韓國和尚突然走過來問我,『你知道你從哪裡來嗎?』當下我竟脫口而出的是:『我不知道我從哪裡來,但我很想回去我來的地方。』和尚聽後笑笑地就走了。」就這樣一段看似突兀的對話,讓周美麗記憶深刻,也讓她心中的疑惑變得越來越大。

婚變後獨自扛下生活重擔

1984年,周美麗與當時在外交部工作的先生移民美國,落腳洛杉磯,並在8年的時間裡,生下兩兒、兩女。

可相夫教子的幸福婚姻,並沒有落在周美麗的身上。相反就在她的小女兒出生不久,她的先生就突然說要到中國大陸發展,自此失聯半年時間。回來後不久就離開了,又是了無音訊的一年,一天她先生回來了,但帶回來的竟是一份離婚協議書,周美麗說:「我當時就簽字了,沒有一點品質的婚姻,就離了吧。」而那時,她最大的兒子才9歲,小女兒只有2歲。

面對婚姻突變的苦,周美麗並沒有被拖垮,她毅然扛下獨自扶養4個孩子的重擔,於同年(1995年)開始創辦課後輔導學校。

回憶起創業時「公私兩忙」的那段歷程,周美麗說真的是分秒必爭。「那時的日子真的叫一個艱苦。如果換個人,別說兩個月,兩個禮拜就好,都會逃之夭夭。」

「因為我必須操辦4個孩子的一切,例如在美國,孩子上學,都有一個First Day Package,很厚的,我每次碰到,4個孩子的我就要寫4份,從晚上一直寫到天亮。」

這還不算什麼,由於那時學校剛剛起步,距離家又有近一個小時的車程,要來回奔波,周美麗說,「一進到辦公室,老師、家長、學生都會蜂擁而來。」那時候一週工作六整天,「剩下的一天我除了打掃家裡,就是要去採購。所以我從來不覺得採購是很好玩、很享受的事情,這麼多年來,我看到什麼抓起來就走。」

可這些苦,要強的周美麗並沒有跟台灣的家人訴說。「慢慢的我已經不覺得辛苦了,就是忙。我一定要把孩子帶好,讓他們接受好的教育。那是我的責任。」

在日復一日的緊綳和忙碌中,她已經漸漸忘卻了正常的生活是什麼樣,好像只是為了責任而活。「我也會自己給自己抱怨,我怎麼就沒有自己的時間呢?只是偶然間,我還會回想起自己從小的疑惑時,會更加迷茫,人為什麼來在世上?」

名利雙收 卻難掩心中的失落

雖然心中有遺憾,但日子還是一天天的過,就在周美麗的用心經營下,她的補習學校規模逐步擴大,從一所學校發展到三所。成就了許多進入哈佛、麻省理工、普林斯頓、耶魯、斯坦福等名校的學子。

她說:「連續許多年,我們95%的學生被UC系統大學錄取。」「還有幾乎你所有知道的,在美國Top 20的大學,每年都有好幾位學生進去。」

由於學生太多,她請了七個助理,幾十位名校畢業的老師,那時候一提起「培名學院」,在南加家長圈中相當知名,極具口碑。可名利雙收的成功,並沒有讓周美麗因此感到快樂,長期勞累工作也讓她身體不堪負荷。

「在美國的生活,我沒有時間照顧自己,都沒有機會坐月子。我的身體因為太忙碌,不能說垮掉,可是只要我一超時工作,我的腰就很難受,就一定要逼我停下來,躺下來休息2、3個小時才可以恢復,但總是這樣反複。但我又不得不這樣拼,因為這是我的責任。」

不惑之年終於找到答案

直到2004年暑假,周美麗自1998年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二哥,親自從台灣飛到美國,只為了讓妹妹能好好閲讀法輪大法主要著作《轉法輪》一書。

「我二哥是家中唯一會與我探討人生深奧問題的。他1998年起就託我二姐給我送來了《轉法輪》,當時覺得很好,可沒有時間,我只是簡單翻看。這次我聽他的建議,真的認真地讀了一遍《轉法輪》。」

雖然當時暑假學校學生非常多,忙得腳都不著地了,但晚上回家,她仍堅持拜讀《轉法輪》。沒想到認真讀完一遍後,她感到豁然開朗,幾十年困惑自己的答案,都在《轉法輪》中得到了解答。

「生活是非常苦的,但學了法,有時吃點苦我也不再是以前那種默默忍受的委屈心態。我明白了人都有業力,如果吃了苦,消了業力,智慧就長上來了。我覺得我正走在這個路上啊。」

周美麗說,「師父有很多經書,內容非常深奧,看後好像一直在更新自己,容量也在擴大,智慧也在提升。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有的時候還會躲在被窩裡偷偷笑。」她說,自己漂浮了幾十年的心終究安定了下來。

心態的轉變 體驗大自在

自從修煉後,周美麗通過學法煉功,發現一直困擾自己的腰疼問題不見了,身體恢復了健康。而在工作中,她也以「真、善、忍」的原則為人處世。她說:「我不會用分數來壓制孩子的成長,也不會因為你(家長)給我多少學費,我就給你孩子多少付出,不是這樣的,我會盡全力付出。除了分數,還要教導孩子怎麼做人。」

每到中國的傳統節日以及美國的國慶、聖誕節、感恩節等節日時,她還會親自將學校整個環境都布置、裝飾得很漂亮,教孩子們認識傳統文化和歷史。

也正因為周美麗用足夠的善心和耐心,讓很多孩子都願意與她說出心裡話,聽她的建議。例如一位學生曾與她抱怨自己的AP 老師待她不公,不分青紅皂白給她0分,關係鬧得很僵。

「修煉後,我不是一味地站在學生的角度,幫著學生去指責老師的無理。完全替學生和老師著想。我就勸她好好跟老師說明原因,跟老師道歉。她聽了我的話。」她說,結果後來「老師發現這個孩子怎麼有這麼高的素質,給她寫了一份非常好的推薦信,申請私立大學都需要推薦信。最後這個學生考進了麻省理工學院。」

還有一位學生,原本在學校裡不是特別的出色,「願意聽我的建議,修了很多AP課程,最後進了哈佛。」作為教育者,讓周美麗最欣慰的是,每當節假日時,都有大批考入各個大學的學生開心地回來探望她。

「我把師父教的『真、善、忍』,教給學生們,家長也贊同。我們很重視學生的謙遜、忍讓,所以在我的學校,也沒有太大的衝突或矛盾,打架的孩子沒有。」

又或者因為學校越來越出名,學生越來越多,也會有人眼紅妒嫉她。但每當聽到什麼突如其來的挖苦,她說自己心裡都很平淡,微笑對人,也不會去計較,事情就過去了。

修煉後心態轉變 工作輕鬆

一人分飾多個角色,周美麗成為學生們敬仰的知心「朋友」、家長信任佩服的校長、兒女心中開明了不起的母親。而修煉後心態轉變的她,也可以沒有牽掛地駕馭忙碌工作,不被別的東西所擊敗。她感到以往的一切苦都像是過往煙雲,釋懷後,整個人都輕鬆了,真的是大自在的感覺。

回憶起當初事業、家庭兩頭忙的那段時間,周美麗說,她仍十分注重教導自己的孩子明白什麼是對與錯,善與惡,毫不含糊。

她說:「4個孩子的學習也都非常好,這點倒是讓我很安慰,沒有讓我操心。我也沒有苛求他們一定要上什麼名校,按照自己的興趣。他們也覺得媽媽很民主。」

辛勤的付出總是有回報,她的大兒子獲UC Irvine全額獎學金,攻下雙學位,現已成家立業,有著很好的工作;二女兒設計學院畢業後,曾在迪士尼、Sanrio工作多年,也有了美滿的家庭。小兒子和小女兒也都已大學畢業,有了很好的工作。

2009年,周美麗決定將一手經營起來的三所學校賣掉。「當自己的半生都在為別人、為責任而活時,在看到孩子們都陸續大學畢業了後,我就想,應該是時候放手了,去做我想做的事情。我的孩子也很尊重我的想法,他們也覺得媽媽辛苦了這麼多年了,也會問我還要繼續工作嗎?對我來說,人生要往哪裡去是最重要的。」

分享修煉的美好

周美麗說,自己之前的人生就是每天重複著、圍著工作轉,從沒有為自己活過,如果一直那樣下去,才會留下遺憾。2013年,她將三所學校全都轉讓出去後,就開始過起了退休生活。不過她的退休生活並不是遊山玩水、栽花種草,而是走上好萊塢街頭、到機場去講真相。

周美麗好萊塢講真相。(本人提供)

法輪功自1992年在中國傳出後,短短七年裡修煉者達上億人,「真、善、忍」根植於人們心中。然而1999年,中共江澤民集團出於嫉妒,對法輪功發動了滅絕人性的迫害。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抓、被酷刑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

「師父和大法蒙冤,在中國發生的自焚偽案,對信仰『真、善、忍』的人的打壓,我一定要講清楚。」「 其實中國人都被中共一言堂的謊言誤導得很厲害,黑白顛倒,善惡不分,這樣很危險的。」周美麗說,「我就覺得迫害真的斷了人修煉的路了,是很可悲的。」

所以,講真相過程中即便有時候受了冷眼對待,她依然堅持。「就像我師父說的,每個人都是非常珍貴的。有可能現在對我們有所誤解,但我還是想把美好告訴他們。」「因為我在大法中非常受益,人都有這種同理心,當你發現美好的事物,都想分享給親朋好友。我也希望別人有這個機會來了解法輪大法,能夠找到回家的路,這是最重要的。」

周美麗好萊塢講真相。(本人提供)

表達對師父的無限感恩

每年的5月13日,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都會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各國政要也都會發來賀詞、感謝信、褒獎令或決議案,與法輪功學員共同慶祝。

周美麗說:「今年的世界法輪大法日,也是師父69歲華誕。在這個感恩的日子,真的非常感謝師父一路的帶領,一路的熔煉。得法不容易,修煉也不容易,因為有師父的守護、呵護,一路走來雖然磕磕絆絆,但我心裡充滿了感恩,無限的感恩。」

她說自己現在每天都活在感激中,「就是覺得自己很幸運,雖然在人生中吃了一點小苦,但是我覺得終於找到了我人生要找的答案,真的不容易。我記得我得法的時候,我都46歲了,所以很珍惜」。◇#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