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劍:利用瘟疫推惡法 奸險中共太逆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正當中共瘟疫掃蕩世界,造成死人無數、經濟崩潰、油價負值、人心惶惶之時,正當全世界面臨停擺危機之時,正當全人類應該團結一致共克時艱之時,中共卻利用瘟疫再度出手,指揮香港當局行惡。

2020年4月18日,在中共的中聯辦釋法後,香港當局立即行動,抓捕了15位民主人士,令香港在瘟疫恐怖之中再添紅色恐怖,幾近人間地獄。中共此為又一次暴露了它的奸險嘴臉,讓世人看到中共突破道德底線的險惡用心,中共的無恥已經到了極點,真是太逆天了。

香港當局這次突然大抓捕,抓捕了包括85歲的《基本法》起草人並且是民主黨主席李柱銘、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工黨副主席李卓人、社民連主席黃浩銘、社民連副主席梁國雄、社民連祕書長吳文遠、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等15名民主派代表性的人物。

中共利用了這次瘟疫。這個時候抓人,因疫情群眾沒辦法上街。以前要抓,他的支持者會組織大夥上街,但現在因為這次中共瘟疫(武漢肺炎)你組織不了。他們就逮這個機會,這是北京的險惡安排。中共的奸險如此極致,並且大膽包天到了利用瘟疫的程度。

中共所為,並非一時之邪念,乃深謀遠慮的奸險之計。早在今年二月當瘟疫在大陸狂暴之時,中共指揮下的香港政府一邊表示要給香港人發放每人10000港元救濟金,一邊通過《鳳凰電視台》的吹鼓手在電視上鼓吹:香港應該再推行《基本法》23條惡法(以下簡稱《23條惡法》)的立法。中共祭出它自己最常用的革命的兩手——一手拉一手打,還借用瘟疫之力。

中共一貫大發國難財,它一直都是「難國自肥」和「賣國自肥」。

2003年,在非典瘟疫肆虐之後,中共利用香港人的恐慌,在香港推出《23條惡法》,引發香港幾十萬人上街抗議。

五、六十年代大陸大飢餓時,為了面子和掩蓋飢餓,中共主動提前歸還蘇聯債務,還一邊拒絕外援,一邊大力援外,糧食大量出口和援外,加劇了百姓飢餓,致使大陸百姓餓死超過6000萬人。中共甚至命令一艘正開往中國的運糧船,轉頭開往阿爾巴尼亞,而阿爾巴尼亞當時並無饑荒。

內戰時,中共用人海戰術,大量犧牲無辜中國人的生命,甚至驅趕地主及子女在是陣地前面消耗國軍的子彈。中共兵圍長春幾個月餓死30萬無辜百姓,是近代比南京大屠殺更狠的另一場大屠殺,中共比日本人更凶殘。

抗戰時,中共種鴉片、賣鴉片毒害中國人,並與日寇勾結,背後打擊國民黨及國軍,致使中華民國幾近亡國。

中共利用國難、加重國難,出賣國家利益而自肥,加劇百姓犧牲,最後盜取了帶血的江山(帶著中國人鮮血)。中共謊言取國,謊言治國。

再看看中共的祖宗——蘇聯,也是利用國難,以出賣國家利益為手段,盜得了江山。列寧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時,藉助敵國(德國)的支助,推翻了新建且立足未穩的俄羅斯共和國民主政權,使得俄國在戰爭中受重創。列寧掌權後,立即向德國投降,並且割地賠款,然後集中力量,使用暴力消滅國內的反對力量和某些不反對的民眾,從而坐穩了江山,半年後德國戰敗投降。普京一直到現在還在說:「我們敗給了戰敗國(指蘇聯向德國投降)」。

共產黨都是一窩子暴力賣國集團。

時至今日,習上台後,一邊高喊和諧社會、執政為民,一邊大肆抓捕律師和良心記者與公民記者、綁架並且重判國內與香港出版商;一邊高喊人類命運共同體,一邊在香港推行惡法,企圖奪走香港人民的言論權和法治權,把自由的香港民眾變成新時代的奴隸。現在中共與習近平又借用瘟疫再打出手,欲推行《23條惡法》與《送中惡法》,並對民主人士秋後算帳,大搞瘟疫恐怖加紅色恐怖。

當年,蔣介石到台灣後,時時刻刻準備著反攻大陸。當大陸大饑荒時,蔣介石的反攻工作也準備完。這時,手下人提醒他該發起反攻大陸了。蔣介石說,大陸人民正在經歷飢餓的苦難,我們這時反攻,會加重人民的苦難。就這樣,蔣介石放棄了反攻大陸的最後機會。寧可希望落空抱憾終身,絕不加重人民的苦難,這是何等的偉大!自稱「偉光正」的中共,給蔣公提鞋都不配。

共產黨那管洪水滔天,只要腰包肥肥。中共一路來都是靠利用災難獲取自己的利益,這次竟然達到了借用瘟疫的地步,在這個特殊時期,才使得它的奸險面目無餘暴露。

人們往往低估了中共的邪惡。中共之惡,是有賊心又有賊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這次更加奸險,竟然達到了借用瘟疫的程度。這是無恥之尤的巔峰之作,這是逆天之舉,突破了人類心裡能容忍的底線,中共敢於與全人類為敵。

中共這個把百姓變成奴隸的黨派,沒有資格談什麼「人類命運共同體」,那只是中共想拉人類給它陪葬、與它同滅亡命運而已。

中共之邪,邪到極點。中共之惡,惡超瘟疫。

但是,黨算不如天算,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到頭終有報。敢於利用瘟疫,中共之惡已經惡到頭,下一步就是報了。

人間一直流傳著一句話:「上帝要誰滅亡,必定讓他先瘋狂!」。中共正應了這句話。中共已經走到了絕路的盡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