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時空 一位美國華人教授的神奇經歷(組圖/視頻)

李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1日訊】1985年,中國北京。北京國防科工委的一間會議室內, 一群高級知識分子,正在聚精會神地觀看一部內部錄像片。錄像片記錄的是國防科工委、北京大學、海軍總院和中國科學院等機構聯合對一位張姓氣功師所進行的測試和研究。

謝田,當時就坐在這間會議室裡,他那時是北京大學研究生院地球化學及宇宙化學專業的碩士研究生。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期,中國流行氣功熱,北京聚集了很多有名的氣功大師。謝田的導師張淑媛教授經常帶著他到北京中關村、國防科工委參加很多關於特異功能的研究活動,比如耳朵認字、氣功致動(搬運功)等。

謝田記得,國防科工委的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張震寰將軍,是這些活動的主要負責之一。當時,張震寰與中國科學院院士錢學森等人,都積極鼓勵研究開發人體的特異功能。北大、清華的教師、研究生、大學生,都有許多人參加。

謝田(前排左一)和北大同學在一起。(本人提供)

謝田他們當時觀看的錄像片,是用高速攝影機攝製的。一位張姓氣功師坐在一個房間裡,他的四周是科研人員,也就是說被測試者沒有任何作弊的可能。研究人員拿了一個棕色的小藥瓶,裡面有十幾片編了號的藥片,瓶蓋用封漆封住,漆封上有研究人員的簽字,以防瓶蓋被私下打開。氣功師接過藥瓶,放在雙手間輕輕搖晃。過一會兒,就見瓶中的藥片開始一片、一片地開始往下掉,掉到面前的桌子上。

35年過去了,謝田至今還清清楚楚的記得其中的幾個瞬間:藥片一片片穿越瓶壁、從瓶中穿身而出;在一幅高速攝影機定格的靜止畫面中,一個藥片正在穿越瓶壁,藥片一半在瓶裡,一半在瓶外。「我非常震驚!」過後科研人員查看藥瓶,發現藥瓶、瓶蓋、封漆、都是完好無損的。

「非常神奇!這些都超出了現代科學的認識範疇,當時那裡有中國最頂尖的許多科學家,但所有的人都給不出任何解釋。」謝田所看到的,就是氣功師所具有的意念搬運功能。 這位被測試的張姓氣功師說,他也不知道怎麼能做到這一點,只是他在意念中想這麼做,就做到了。

至於耳朵識字,這樣的特異功能當時就更普遍了。謝田介紹說,參與這項實驗的,包括清華附小、北大附小的幾百名小學生。北大和清華的教授們研究發現,幾歲以下的小學生們,幾乎一半都被「開發」出了這個功能。

現代科學和另外空間的碰撞

謝田說:「對我來說,非常震驚。因為這馬上就涉及到另外空間的問題。因為只有接受另外空間的概念,才能對這種特異致動的現象予以解釋。」

「我們人生活在三維空間,那是否還存在四維空間、五維空間、六維空間?如果有這些高維度的空間,是什麼樣的生命生活在這些空間裡?他們跟我們一樣嗎?他們是不是中國古人所說的神仙啊?」

謝田表示,這些實驗給他帶來巨大的衝擊,自己從小到大所接受的無神論教育,也就不攻自破了。

謝田(右一)在北大求學期間。(謝田本人提供)

謝田在北大的大學專業,是岩礦地球化學,碩士研究生的專業,是地球化學和宇宙化學,這要涉及研究天體、宇宙的起源。他發現學的越多,疑問也越多。

比如,地球有四十多億年的歷史,它是怎麼生成的?謝田覺得,所謂的大爆炸學說,很蒼白,難以解釋宇宙的起源、太陽系的起源和地球的起源。

月球是怎麼產生的?當時科學界有幾種解釋,比如:被地球甩出的、捕獲學說等等……但這些說法,也同樣也難以真正的解釋,甚至有的逐漸被科學家放棄。

謝田表示,很多事情,科學無法解釋,令人自然地從其它的途徑,來反觀這些超常的現象,比如「中國的天人合一的學說」。

1986年,謝田到美國印第安納州的普度大學(Purdue University)攻讀分析化學博士。他到美國的行囊中甚至還夾帶了一本氣功雜誌,也就是說,他帶著那些環繞在心頭的疑問來到了美國。

尋覓十年 峰迴路轉

謝田一開始在美國印第安納州求學,六四天安門屠殺過後,幾萬名中國留學生留在美國,他於1991年到田納西州的一家化學公司工作,1995年到了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攻讀MBA和商科博士。

「在美國期間,我一直沒有停止尋找。在印第安納州、田納西州、喬治亞州,(幾乎)所有能找到的教堂、寺廟、教會、信仰團體,我都去了。」

謝田找到各個教堂的牧師、長老,問他們:你為什麼認為神是真實存在的?為什麼信教的人就可以回到天堂去呢?為什麼有地獄?為什麼有神?為什麼存在這麼多的苦難?耶穌基督再次回來……

但是,「那些人的回答都不能讓我滿意」。

1997年,轉機出現。

謝田當時正在喬治亞州立大學讀工商管理碩士(MBA)。他的小孩送給一位華人家裡的老人照看。一天,主人夫婦送給他一本《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書籍)。

一讀之後,謝田覺得茅塞頓開。「我發現,到美國後10年的苦苦追尋,原來答案就在這裡!」

「在我看來,天體、宇宙、人類的起源以及特異功能現象的存在,(原本)沒有任何書籍,是能夠說清楚的。」

但是,「從宏觀的天體、宇宙結構,往下微觀到原子、分子,《轉法輪》這本書解釋了科學所不能解釋的。」「滾滾紅塵之中,居然有這麼一部高德大法,把從古到今,中國和世界各地所有的宗教、信仰、奧祕、傳奇都串起來了,都講清楚了!」

「一般來說,書籍都要引用別人的研究,在別人的基礎上,再得出自己的結論。但是《轉法輪》這本書,沒有引用任何人的研究,可以說是橫空出世!」

讀完《轉法輪》,謝田相信,自己將要進入法輪功的修煉了。「(這本書)能讓你回到原來的本源,修煉到更高的境界。」

正在攻讀MBA的謝田,心裡似乎還有一件事。「讀MBA的目標,就是要培養自己的競爭力,就是要往上爬,成為公司的經理人、CEO或總裁等公司高管,要出人頭地。但這似乎與修煉中要放棄人的執著心,有些「衝突」。所以 ,(煉法輪功的事情)就先放了一下。」現在回想起來,謝田覺得這是自己當時的一個偏見,因為讀MBA和修煉法輪功之間,其實並沒有任何衝突。

1999年7月20日,中共全面鎮壓法輪功,媒體的造謠污衊,鋪天蓋地。但,這卻促成了謝田下決心馬上修煉。「我感到一種緊迫感,覺得自己再也不能等了。」

親身體驗超常現象

正式開始修煉法輪功的謝田,不久就逐漸親身體驗到一些超常的現象。他萬萬沒有想到,他幾十年前在中國目睹、研究的特異功能現象,許多竟然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一次在靜坐(法輪功第五套功法)中,謝田看見眼前出現一個一英寸大小的、綠色的圓盤在旋轉。後來圓盤不見了,出現了一隻眼睛,「他看著我,我看著他。」謝田想起,這是法輪功師父在法中講到的天目。

謝田家當時在亞特蘭大的房子,有一個小小的院子,院子的後方有一排樹,院子裡有一塊木欄圍起的沙地,是給小孩子玩沙子用的。

「一次打坐(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的時候,發現自己在離地幾十米高的地方飛,感覺沒有了身體的束縛,非常輕鬆,可以俯視下面的地面。飛啊飛啊,後來就停在一棟房子的上方,懸停在那裡了。我仔細看了看,下面是美國很普遍的那種郊區的小區,一棟棟的房子和草地、車道。那個時候,還沒有谷歌的衛星地圖。我仔細一看,這不是自己家的房子嘛,因為我認出來院子裡的那塊沙地!」

還有一次,謝田體驗去了另外的時空,體驗了宿命通的功能,就是可以預先知道一些尚未發生的事情。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夏天。有一天早上謝田醒來,還躺在床上呢,尚未起身,他突然在眼前看到一個活生生的景象——藍天白雲之下,他在自家的草坪上割草,割著割著,然後出現了一個圓盤狀的東西,把這個東西翻轉過來,圓盤和割斷的青草、電線等絞在一起。電線的塑料皮被切開了,露出裡面的金屬線,似乎有漏電的危險。」 有趣的是,好像是要特意的提醒他,這個景象就像過電影一樣,一模一樣的又重複了一次。」

那天上午,謝田本來就計劃要給自家的草坪割草,因為草已經很高了,再不割,鄰居都會抱怨的。所以,謝田自己想著,今天肯定要割,但似乎又有些小小的危險,他就提醒自己,小心點就好。

謝田起身到了樓下,長柄的、自走式割草機就放在車庫裡,它有一個很大的圓盤,裡面有旋轉的割刀,機器還有四個小輪子。但是,這些和夢中所看到的圓東西的直徑都不一樣。

不到半小時,草坪的草都割完了。一切順利,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這時,謝田已經把早上看到的那一幕 ,完全給忘了。

接著,他拿著修理邊角的工具「割邊機」(Trimmer ,Weed Eater)去修整草坪的那些幾角旮旯、大割草機處理不到的地方。

房子的後院,有三個中央空調的散熱機。當修草修到到空調和房子之間的草坪處時,謝田突然感覺到手中的Trimmer被什麼東西給絞住了,「割邊機」是汽油驅動的,有一個小小的發動機,發動機帶動一個旋轉頭,帶動幾根硬塑料的條,這些硬塑料條在高速旋轉下,就在切割青草。旋轉頭由一個半圓盤狀的蓋子遮蓋著,快速的旋轉頭「咔嚓」一下被卡住了,謝田把旋轉頭拿起來、翻過來,看到一團攪在一起的青草、塑料條、和剝落了塑料皮的電線。

「那一刻,我徹底的震驚了!這分明就是自己兩三小時前所看到的那一幕。『割邊機』的機頭,轉動頭的半圓盤,直徑大概是一尺左右,它把電線絞住了。整個過程跟早上『夢境』中看到的一模一樣,簡直就是翻版,是一模一樣的再現!」

「那天,晴空萬里,藍天白雲,但我一個人靜靜的站在那裡,卻感覺非常震撼,猶如晴天霹靂一般!」謝田若有所悟,原來自己早上起床前看到的那一幕,是提前進入了另外的時空,是宿命通功能的一個小小的體現。

一些超常的現象,法輪功學員各人感受不同,因人而異。有人身體敏感,也有人身體不敏感而感受不到,但是絕大多數人,都能感受到身體的快速改善。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原則,包括五套功法動作,能快速提升人的道德修養,並將煉功者的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中國的國家體育總局曾於1998年5月對法輪功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7.9%。

向更多人傳遞法輪功的美好和真相

在謝田看來,中共1999年7月鎮壓法輪功後,在電視等媒體上所拋出「1400例」「天安門自焚案」,不堪一擊,因為他很明顯能看出其中的破綻。比如,法輪功不允許殺生,那法輪功學員怎麼會去自焚呢? 法輪功書裡面,沒有講不讓人吃藥,煉功人因為身體好了,所以不用再吃藥,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身心受益的謝田,也很快開始向周圍的人,分享自己的感受和講述法輪功的真相。

2003年,謝田拿到了市場學專業的工商管理博士學位,他先在賓州費城的爵碩大學(Drexel University)商學院任教,現在在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任教。

從2015年開始,連續五年的春季或秋季,他都在南卡羅萊納大學設立專門的介紹法輪功的課程。有時是在學校的成人繼續教育學院,針對校外人士、教授、和學生,有時是專門給大學生開設。

其中的兩次,是有學分的正式課程,專門給大學裡最優秀的榮譽班的學生們,開設的學分課程,用一個學期的時間,系統的學習法輪功的法理和打坐煉功。

榮譽課的最後,他還要求學生交一篇論文,或者說是心得體會,講述自己學習、修煉法輪功的體會和感受,以及法輪功怎麼樣影響了他們未來的生活。

那些學生的反映令謝田驚喜。

謝田介紹說,學生都知道了法輪功是一部佛家修煉的大法,知道了法輪功的內涵,了解中共為什麼打壓法輪功和鎮壓法輪功的真相。

在學法煉功之後,有的學生說,打坐(法輪功第五套功法)讓他更平靜;有的說,我做事情更加專注了;有的說,我更能容忍別人;有的說,我從未想過如何做一個好人,現在我知道什麼是一個好人了。

談到未來,謝田說,他期待著更多的學生跟隨他一起走進學習法輪功的課堂,了解法輪功的美好和真相。

謝田教授在大學裡教授法輪功課程。(新唐人)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