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預測學第一奇書預測2020年會有大水患和倒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2日訊】很多人都知道推背圖,為什麼叫推背圖呢?

相傳李世民想知道大唐能維持多久,下令袁天罡、李淳風二人如實測算。袁李二人因此夜觀星象,以易卦推衍,算出千年之後的未來,不覺天色將明。這時袁天罡急忙推李淳風的背讓他走,示意天機不可再泄,測算因此終止。

推背圖共有六十像,也就是六十篇圖文。每一像以干支為序號,分為四個部分:卦象、配圖、讖語、頌曰。

它的預言周期涵括唐朝之後到世界終局,是中國古代預測學第一奇書。千百年來研究者甚眾,過去發生了的都一一驗證。

《推背圖》第一像明確了這本書提供的是一個循環性而非線性的預測模型。「讖」詩開宗明義:「日月循環 周而復始」;「頌」詩更進一步解釋:「悟得循環真諦在,試於唐後論元機」。

《推背圖》的「六十甲子」紀年往往被忽視,而這恰恰是該書的核心。因為六十干支循環,終點又回到起點,所以最後一像說:「終者自終 始者自始」,如一人在前,一人在後,推背前行。

那麼,選擇適用《推背圖》的像,就必須看干支年份。比如2020年是庚子年,選擇第37像的讖和頌,來預測今年將發生事件。這一像也應該可以解釋歷史上的所有庚子年所發生的事件。比如同是37像,過去一般是用來解釋辛亥革命,清朝滅亡和民國建立(在此不做贅述)。

《推背圖》37像原文:

原文:

第三十七像 庚子 震下巽上 益

讖曰:

漢水茫茫 不統繼統

南北不分 和衷和共

頌曰:

水清終有竭 倒戈逢八月

海內竟無王 半凶還半吉

第37像配圖含意

因為推背圖是一本圖讖,就是通過圖和讖說明一個問題,這張圖從古至今都沒有人能理解,都說是一個鬼手捧一個人頭,這沒有任何意義,和讖聯繫不上。像圖中是一個妖魔厲鬼,夜叉模樣的在水中托著或扼著一個人頭。那妖魔渾身肌肉,顯得力大無窮,人則顯得毫無招架之功。但是今年中共病毒一出來,大家就明白了,這個鬼樣子肯定不是人類的形象,這個頭就是中共病毒的樣子,它扼住人類的喉嚨無法呼吸。(註:重症武漢肺炎患者臨死時,就是溺水而亡的感覺)

此像在水中,所以暗喻了水患

第37像「讖」詩含意

從「讖」詩看出,這副圖像畫的是漢水,最容易讓人聯想到的地方是武漢,本次疫情的爆發地。

像中有水,讖中也有水,漢水茫茫,四字都帶水。茫在此可同亡,因水而亡,水被妖魔利用,既有瘟疫,又逢水災,茫茫一片,無處逃脫。

當然,這漢水也只是一個符號,可能是指任何江河湖海,也可能是指普通的水患,甚至是與水患相關的天災或瘟疫,或者就是抽象的社會動盪,即平常我們說的「水深火熱」。這種社會動盪不安的可能結果是,安定統一的朝代可能要結束,「不統」的意思是分裂,所謂「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在這樣一個社會政治轉型裂變的過程中,社會秩序被打亂,南北不分,階級混雜,善惡不明,但似乎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恢復到統一安定社會秩序,所以說「和衷與共」。

第37像「頌」詩含意

「頌」詩進一步說明了這樣一個社會轉型,動盪不安的過渡時期所發生的事件,甚至包括了事件發生的時間。我們看到清水變成濁水、倒戈叛變和天下無主的局面。這樣的社會轉型正如婦女臨產,血腥和陣痛伴隨著新的生命來臨,也可能有難產喪命的意外凶險,所以說「半凶還半吉」。

網絡流傳武漢歸元寺讖語和讖詩,大致跟《推背圖》第三七像符合,這一像給出的「倒戈」時間點是八月,而歸元寺讖語「江城瘟疫起,端陽除惡習」給出的時間點是端陽;伴隨的讖詩「庚子年間鼠獨居,端陽過後飲屠蘇。江城瘟疫自然過,華夏齊聲惡習除。」給出的具體的時間點是在端陽以後。

總之,《推背圖》三十七像所給出的庚子年社會運行模型,根據目前最顯性的徵兆進行推演,得到今年的實際預測應用這樣的:由於中共病毒疫情,民眾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導致軍人倒戈,統一的國家走向分裂,南北處於無政府狀態,但民眾的命運掌控在軍人手裡,可能會走向多黨民主轉型,也可能滑向軍閥割據混戰的深淵,所以結局是半凶半吉。

知道了「無妄之災」,就能領會到,人遭受「天譴」,自然是妖魔橫行,如影隨形,到處肆虐。庚子逢無妄,遇此災,人已經是在「水深」火熱之中了!

讀到此,我們知道,妖魔把人拖入水中溺死。水就是「危邦,亂邦」。尤其是在無妄之災盛行的時期,這個水就是「庚子」。庚為金,子為水,金生水,水患至極。

注意:此處強調了水清水才幹枯。洪水時泥沙翻滾,如黃龍奔涌;水退去,不再流動了,泥沙沉入水底方清。所以這裡強調了水患終究會過去,但是有一個過程。

水中有災,陸上有戰亂。人類禍不單行,猶如遭遇世界大戰!這就是庚子年的寫照。

陰陽轉換,吉凶兼有。無論世界怎樣動盪和變化,暴風雨過後,最終還會趨於平衡。

「無妄之災」,「無妄之福」,「無妄之疾」,「無妄之藥」,「無妄之行」。。。天命有正也有變,君子守正,沒有妄想,沒有妄為。「危邦不入,亂邦不居」,避開災禍,逢凶化吉。

另外在同樣是循環性而非線性的預測模型《黃帝地母經》也提到了:「春夏水淹流」預言了春季與夏季洪水、內澇、水淹災害等。

2020年《黃帝地母經》全文
詩曰︰

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春夏水淹流,秋冬頻饑渴。

高田猶及半,晚稻無可割。

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

桑葉須後賤,蠶娘情不悅。

見蠶不見絲,徒勞用心切。

不同的人對預言會有不同的解讀,不過有陸媒報導,水利部水旱災害防禦司司長田以堂在3月26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回應稱,今年將做好超標準洪水的防禦工作,如超過現有工程標準將採取超常規措施。

田以堂稱,據預測,今年的氣候年景仍然偏差,極端天氣事件可能多發,再加上多年不來大水,有可能發生大洪水,或者一個流域或者幾個流域同時發生大洪水。

(轉自希望之聲/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