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预测学第一奇书预测2020年会有大水患和倒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2日讯】很多人都知道推背图,为什么叫推背图呢?

相传李世民想知道大唐能维持多久,下令袁天罡、李淳风二人如实测算。袁李二人因此夜观星象,以易卦推衍,算出千年之后的未来,不觉天色将明。这时袁天罡急忙推李淳风的背让他走,示意天机不可再泄,测算因此终止。

推背图共有六十像,也就是六十篇图文。每一像以干支为序号,分为四个部分:卦象、配图、谶语、颂曰。

它的预言周期涵括唐朝之后到世界终局,是中国古代预测学第一奇书。千百年来研究者甚众,过去发生了的都一一验证。

《推背图》第一像明确了这本书提供的是一个循环性而非线性的预测模型。“谶”诗开宗明义:“日月循环 周而复始”;“颂”诗更进一步解释:“悟得循环真谛在,试于唐后论元机”。

《推背图》的“六十甲子”纪年往往被忽视,而这恰恰是该书的核心。因为六十干支循环,终点又回到起点,所以最后一像说:“终者自终 始者自始”,如一人在前,一人在后,推背前行。

那么,选择适用《推背图》的像,就必须看干支年份。比如2020年是庚子年,选择第37像的谶和颂,来预测今年将发生事件。这一像也应该可以解释历史上的所有庚子年所发生的事件。比如同是37像,过去一般是用来解释辛亥革命,清朝灭亡和民国建立(在此不做赘述)。

《推背图》37像原文:

原文:

第三十七像 庚子 震下巽上 益

谶曰:

汉水茫茫 不统继统

南北不分 和衷和共

颂曰:

水清终有竭 倒戈逢八月

海内竟无王 半凶还半吉

第37像配图含意

因为推背图是一本图谶,就是通过图和谶说明一个问题,这张图从古至今都没有人能理解,都说是一个鬼手捧一个人头,这没有任何意义,和谶联系不上。像图中是一个妖魔厉鬼,夜叉模样的在水中托著或扼著一个人头。那妖魔浑身肌肉,显得力大无穷,人则显得毫无招架之功。但是今年中共病毒一出来,大家就明白了,这个鬼样子肯定不是人类的形象,这个头就是中共病毒的样子,它扼住人类的喉咙无法呼吸。(注:重症武汉肺炎患者临死时,就是溺水而亡的感觉)

此像在水中,所以暗喻了水患

第37像“谶”诗含意

从“谶”诗看出,这副图像画的是汉水,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地方是武汉,本次疫情的爆发地。

像中有水,谶中也有水,汉水茫茫,四字都带水。茫在此可同亡,因水而亡,水被妖魔利用,既有瘟疫,又逢水灾,茫茫一片,无处逃脱。

当然,这汉水也只是一个符号,可能是指任何江河湖海,也可能是指普通的水患,甚至是与水患相关的天灾或瘟疫,或者就是抽象的社会动荡,即平常我们说的“水深火热”。这种社会动荡不安的可能结果是,安定统一的朝代可能要结束,“不统”的意思是分裂,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在这样一个社会政治转型裂变的过程中,社会秩序被打乱,南北不分,阶级混杂,善恶不明,但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恢复到统一安定社会秩序,所以说“和衷与共”。

第37像“颂”诗含意

“颂”诗进一步说明了这样一个社会转型,动荡不安的过渡时期所发生的事件,甚至包括了事件发生的时间。我们看到清水变成浊水、倒戈叛变和天下无主的局面。这样的社会转型正如妇女临产,血腥和阵痛伴随着新的生命来临,也可能有难产丧命的意外凶险,所以说“半凶还半吉”。

网络流传武汉归元寺谶语和谶诗,大致跟《推背图》第三七像符合,这一像给出的“倒戈”时间点是八月,而归元寺谶语“江城瘟疫起,端阳除恶习”给出的时间点是端阳;伴随的谶诗“庚子年间鼠独居,端阳过后饮屠苏。江城瘟疫自然过,华夏齐声恶习除。”给出的具体的时间点是在端阳以后。

总之,《推背图》三十七像所给出的庚子年社会运行模型,根据目前最显性的征兆进行推演,得到今年的实际预测应用这样的:由于中共病毒疫情,民众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导致军人倒戈,统一的国家走向分裂,南北处于无政府状态,但民众的命运掌控在军人手里,可能会走向多党民主转型,也可能滑向军阀割据混战的深渊,所以结局是半凶半吉。

知道了“无妄之灾”,就能领会到,人遭受“天谴”,自然是妖魔横行,如影随形,到处肆虐。庚子逢无妄,遇此灾,人已经是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读到此,我们知道,妖魔把人拖入水中溺死。水就是“危邦,乱邦”。尤其是在无妄之灾盛行的时期,这个水就是“庚子”。庚为金,子为水,金生水,水患至极。

注意:此处强调了水清水才干枯。洪水时泥沙翻滚,如黄龙奔涌;水退去,不再流动了,泥沙沉入水底方清。所以这里强调了水患终究会过去,但是有一个过程。

水中有灾,陆上有战乱。人类祸不单行,犹如遭遇世界大战!这就是庚子年的写照。

阴阳转换,吉凶兼有。无论世界怎样动荡和变化,暴风雨过后,最终还会趋于平衡。

“无妄之灾”,“无妄之福”,“无妄之疾”,“无妄之药”,“无妄之行”。。。天命有正也有变,君子守正,没有妄想,没有妄为。“危邦不入,乱邦不居”,避开灾祸,逢凶化吉。

另外在同样是循环性而非线性的预测模型《黄帝地母经》也提到了:“春夏水淹流”预言了春季与夏季洪水、内涝、水淹灾害等。

2020年《黄帝地母经》全文
诗曰︰

太岁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春夏水淹流,秋冬频饥渴。

高田犹及半,晚稻无可割。

秦淮足流荡,吴楚多劫夺。

桑叶须后贱,蚕娘情不悦。

见蚕不见丝,徒劳用心切。

不同的人对预言会有不同的解读,不过有陆媒报导,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司长田以堂在3月2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称,今年将做好超标准洪水的防御工作,如超过现有工程标准将采取超常规措施。

田以堂称,据预测,今年的气候年景仍然偏差,极端天气事件可能多发,再加上多年不来大水,有可能发生大洪水,或者一个流域或者几个流域同时发生大洪水。

(转自希望之声/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