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美新版「曼哈頓計劃」推倒中共防火牆?

技術與資金之外還有兩大決定因素;川普新冷戰引而不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3日訊】觀衆朋友大家好,今天是5月12號星期二,我是唐靖遠,歡迎大家繼續關注我們的快評。今天想和大家討論兩個話題,第一個話題,是一個幾乎所有人、只要是會上網的人都關注的話題,就是這兩天連續有消息傳出來,美國政府可能已經在考慮如何拆除中共的網絡防火牆。

這個堪稱勁爆的消息是由最近在大陸突然爆紅的班農提供的,我們就先介紹一下這個消息的大概情況,然後我們再來討論看看這件事情是否有可能成功。

在兩天前,也就是5月10號,班農在自己主持的戰情室節目中採訪了21世紀行動基金的CEO邁克爾·霍洛威茨,並介紹說邁克爾現在的工作就是專注於如何推倒防火牆。隨後這個邁克爾就直截了當的說,專家們的意見已經說的很清楚,從技術上完全可以繞過防火牆,而且不會花很多錢。只是有一點,要完成這件事會需要一個「曼哈頓計劃」一樣的努力。現在呢,邁克爾他們已經聯合了一些大學的信息科技與電腦安全領域的專家和包括國務院等政府部門合作,並且,大家都認為在11月大選之前推倒防火牆的可能性很大。

之後最新的信息是昨天,班農再次在節目中表示,他們馬上就要舉行一個會議,參加的人有思科和博通這樣的美國科技巨頭,也有華爾街的金融人士提供經濟資助。這個會議的中心議題也很簡單,就是如何就推倒防火牆採取行動。為了強調,班農還把行動這個詞重複了3遍,看起來他對中國人熟悉的重要的事情說三遍已經非常熟悉了。

這個消息的大概情況就是這樣,那麼很多朋友肯定最關心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這究竟是嘴上說說,還是要動真格?

下面我就談談自己的一些看法。首先,這個邁克爾·霍洛維茲是一家智囊機構的首席執行官,對中國事務非常熟悉,他在受訪中的談話透露出三個重點信息:

1、美國從技術上繞過防火牆不是問題,問題是現在需要一個二戰時期的「曼哈頓計劃」那樣的機制。

2、他們已經有一批人,包括技術層面的各類專家,以及政府層面多個部門的官員,都已經對推倒防火牆進行了可行性論證和評估,他特意強調說,我們相信,他們也相信,如果這個新版的曼哈頓計劃能夠順利實施,那麼在11月大選前推倒防火牆是有很大把握的。

3、邁克爾提到了一個法案中很隱蔽的一個代號為7050a的條款,這個條款授權總統可以動用至少3個政府部門的,高達30億美元的資金來建立項目去推動互聯網自由。

從這幾點信息我們就可以看到,推倒防火牆在技術上不是問題,甚至資金上也不是問題,而最大的問題是,無論川普還是國務卿蓬佩奧,居然都不知道這個條款的存在,所以邁克爾最後建議班農要確保這個信息傳到總統那裡。

也就是說,這個邁克爾·霍洛維茲透露的信息,可信度是比較高的,因為這些信息已經不是局限在慣常的道義譴責和人權支持等層面表表態,而是已經進入到可操作性的很多重要細節上了。

所以,整個事情看起來,已經有一班人馬對這個設想進行了可行性研究,並提出了從技術到財政各個環節的初步方案,這個是肯定的,但應該還沒有到政府正式採取行動的程度。因爲整個事情的關鍵,實際上不是川普政府能不能推倒防火牆的問題,而是想不想推倒這個防火牆。

這個計劃看起來是很樂觀的,就像專家們的估算,如果順利的話在半年之內就可以搞定。這個計劃當然值得期待,但我覺得實際執行起來還需要有一種謹慎的樂觀。爲什麽這麽説呢,因爲有兩個原因。

首先第一個因素,涉及到美國政府當前對中共的定位,究竟川普政府把中共政權看成一個什麼樣的對手?是一個官方公開定義的戰略競爭對手,還是像當年針對蘇聯或納粹德國那樣的戰略敵人對手。這個不同的定位直接關係到重要的政策制定。

我們都知道,二戰時期的曼哈頓計劃就是美國的原子彈計劃,從1942年8月正式命名啟動,到1947年1月1日正式結束,歷時4年多,前後總計僱傭了超過13萬人,花費了20億美元,折合到2018年差不多相當於230億美元。

這個計劃堪稱是民主制度下的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典範,其保密性和高效性都堪稱成功的典範。但我們需要注意的一點是,這個計劃能夠得到如此萬眾一心的支持並高效完成,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是,美國和納粹德國處於交戰狀態,納粹在所有美國人心目中就是毋庸置疑的頭號敵人。

現在的情況不同。儘管有超過2/3的美國人對中共沒有好感,並且當前美國政府中的主流精英都對中共的本性有比較清醒的認識,但大多數美國人,包括政府高層的很多人,還並不認為美中現在應該走到完全敵對的程度。也就是說,現在是否已經到了必須集中全國精英力量,研發一項可以一劍封喉的致命技術來打擊中共的時候,美國國內是有分歧的。我們只需要看看大批左媒還在每天攻擊川普防疫成績不如中共,華爾街許多資金還在不斷投向中國就可以知道,如果川普啟動這個計劃會遇到什麼樣的阻力。

第二個因素,是中共對此會作何反應。這個問題和一個名詞有關。

早在2014年和2015年,中共在浙江嘉興縣烏鎮連續舉辦了兩次世界互聯網大會,李克強和習近平先後出席了大會,並且都提出了同一個名詞:「國家網絡主權」。但正是因為這個概念,很多國際與會者(尤其是西方國家的)都拒絕簽署所謂的「共識」、「宣言」。

這個所謂的國家網絡主權是一個很迷惑人的概念,按照中共官方的說法,網絡主權指的是國家可管理和控制其網絡,且不受外部干擾。

但實際上這是一個偽命題。首先互聯網的誕生就是基於信息的自由、高效流通和開放,這個基本屬性已經和言論自由等基本人權融合在一起。而中共的所謂網絡主權,恰恰是以剝奪言論自由,監控國民行動,打壓基本人權為核心內容,所以完全是假主權之名,行反人權、反社會之實。

我們之所以這麼說,不是我在這裡扣帽子,而是因為中共自己是《世界人權宣言》的簽署國,這份宣言第十九條非常清楚地表明,所有國家的人民都有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的權利,而且不受國界、國籍、地域和媒介的限制。

所以,中共的國家網絡主權的說法就是個地地道道的偽命題。但它們之所以提出這個名詞,而且非常重視這個名詞,當然是因為網絡信息的開放透明,對中共政權有巨大的殺傷力,甚至可以說是致命的殺傷力。中共需要用這個似是而非的名詞來確保避開這種殺傷力。習近平自己就說網絡安全關係到黨的存亡,說明它們對這其中的利害關係是很清楚的。

剛才繞了一個圈子,就是想說明一個關鍵問題:中共是把網絡封鎖看作賴以保命的依靠,網絡封鎖一旦被破除,中共的崩潰可以說是指日可待。

換言之,任何針對破除網絡防火牆的舉動,中共一定會視為要取其性命的攻擊,它們一定會打著國家主權受到攻擊侵犯的旗號,作出強烈的反應。

這個反應會強烈到什麼程度,我們現在很難評估,而這個也是川普政府需要解決的最關鍵問題。說白了,如果川普政府正式啟動這個新版曼哈頓計劃,就只意味著一件事,他已經下決心摧毀中共並完成了所有準備,不惜冒和中共正式開戰的風險,因為要求川普主動拆除防火牆,和要求當年的盟軍去主動拆除柏林牆是一個性質,基本就等於宣戰。

我相信川普有摧毀中共的願望,這點他多次公開表示過共產主義就是人類社會的災難。但問題是他現在面臨的問題,是他並沒有把握能夠在摧毀中共的同時,可以讓美國不受中共不擇手段的各種報復的傷害。

所以,這是川普政府考慮的出發點,和作為智庫的技術官僚不同的地方。我們看到川普截至目前為止,還依然希望中共能夠如實履行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承諾。這說明儘管美中之間的冷戰氣氛還在加深,各種不同程度的脫鉤還在進行,但至少在一段時間內,起碼在川普大選塵埃落定之前,川普不太可能輕易去冒可能和中共爆發激烈對抗引發國際國內大幅震盪的風險。畢竟,美國現在疫情還沒控制,即便這一波疫情下來後,他首要的任務是儘快恢復經濟,攘外之前必先安內,所以我覺得作為一項戰略性措施,推倒防火牆更可能會放在他的下一個任期去考慮。

剛才說到貿易協議,這正好是我們今天準備討論的第二個話題,我們就接著往下聊。

川普對貿易協議最新的表態,是在昨天的記者會上,當有記者問他說,有媒體放風說中共打算對貿易協議重新談判,川普很乾脆的回答說,他對重新談判一點興趣也沒有。既然雙方達成了協議,他就要看看北京是否會履行這個協議。

這幾天有關中美貿易協議的話題也是備受關注,這源於5天前,也即是5月8號的時候,劉鶴與姆努欽代表雙方進行了通話,討論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落實情況。儘管這次通話屬於協議規定的半年一次的例行溝通,但客觀上緩和了一下美中之間因為疫情追責問題而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

在此之前,川普對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有過多次表述。比如4月30號的時候,他在白宮記者會上說:「與習近平達成的貿易協定,相對於中國(中共)如何應對這個病毒的方式,已經是次要的了。」

5月4號,川普在華府林肯紀念堂接受福克斯專訪時表示,如果中國沒有兌現在貿易協議中的承諾,美方有可能終止貿易協議。

從上面這一系列的信息貫穿起來看,都釋放了什麼樣的信號呢?川普究竟如何看待這個協議與如何對待中共呢?

首先第一個比較肯定的是,截至目前為止,川普還不想放棄這個對自己非常有利的協議,儘管實際上中共已經幾乎不可能兌現這個協議,但他還在糾結之中,最起碼,他不想自己這方去承擔主動破壞協議的責任。

我們說中共幾乎不可能兌現這個協議是因為兩方面原因:1、按照協議,第一年中方要在2017年,也就是中國進口美國商品最高峰年份1300億美元的基礎上,增加至少770億美元的採購,差不多一下增加60%,這只能說是一個理論上的數字。而實際上,從2月15號生效的協議,目前剛過去了第一個季度,中方的採購進度遠遠落後預計的進度。2、即便中共有能力完成第一年的採購,它們其實也並不想兌現,因為病毒對美國經濟的打擊達到了它們之前使用貿易戰手段所淵源不可能達到的程度,它們高興還來不及,可以說正巴不得加深對美國的傷害,好把川普趕下台,當然不想用大單採購來給美國雪中送炭。

川普對此應該是心中有數的,所以他才在5月6號的時候說,如果中方未能兌現其購買承諾,他將終止貿易協議,並且他將在一兩個星期內知道這是否可能。

川普對待貿易協議的態度釋放的第二個信號呢,是疫情引發的病毒來源調查問題和追責索賠問題,已經不可避免衝擊到貿易協議,中共想利用這個所謂的「不可抗力」來做文章,但川普的態度很明確,橋歸橋路歸路,貿易協議必須履行,而追責也不會放鬆,不但不放鬆,其優先程度還排在貿易協議前面。在他看來,疫情的所謂「不可抗力」是個偽命題,這是中共自己造成的。他反覆強調說中共原本在爆發初期,在源頭就可以遏制疫情,但中共犯了可怕錯誤。這意思很清楚,這是中共犯錯的人禍,不是大自然的不可抗力。

第三個信號,在疫情得到徹底的控制之前,在美國經濟得到有效的恢復之前,他還不想和中共走到兵戎相見的地步。當然這個兵戎相見不一定是熱戰,而是追責可能引發的雙方全方位的尖銳對立脫鉤。這種對立可能帶來劇烈的衝擊,他需要時間做好準備。

從這個角度看,兩會是一個重要關口,因為習近平可能也要利用兩會來決定,下一步如何應對協議和索賠問題,包括香港問題。蓬佩奧推遲了向國會提交香港人權狀況評估報告的日期,就是在等這個兩會,看中共會如何動作。

最後,如果我們把上面的信息綜合起來看,就會發現,推倒防火牆雖然不一定在現階段就能夠得到實施,但這個計劃更像是作為一個引而不發的戰略威懾手段來使用。

就是說,美國通過這種方式已經向北京發出了清晰的信號,我有能力摧毀你的政權根基,而且我不是說說而已,而是在動真格。如果你不遵守協議,或者非要在調查、賠償等問題上耍無賴還倒打一耙,那就是你讓我沒有選擇餘地。

所以,如果把疫情看成一個棋局,雙方現在可以說已經布局完成,激烈的中盤攻防還在後面,我們不妨耐心往後看。

今天就到這裡,謝謝大家,我們下次見。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