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吳明德:習掃除江派 李小加離職自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3日訊】上週香港證交所發出聲明指,現任總裁李小加將於2021年10月合約屆滿後離職,不再續約。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教授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當習近平剪除江派在「石油幫」、「鐵路幫」、軍、警、公安等系統的黨羽,換上習派人馬後,隸屬江派的李小加「知道怎麼樣看風使舵,掌權人一變,所以懂得讓開。」

李小加曾在渤海石油做鑽井工人,擔任過記者,後來至美國讀書,之後又轉業進入投資銀行,曾任摩根大通投行的中國區主席,2009年進入香港聯交所,翌年接任行政總裁。

2007年港股直通車(又名港股自由行或內地資金自由行)宣告失敗,2008年爆發金融風暴,「為什麼這個人在2009年接任這個這麼重要的職位?看一看這個人的出身。」吳明德說,北京出生的李小加,「徹頭徹尾是內地大陸的心,徹頭徹尾的『紅心』」,這讓他取得共產黨的信任。

「他能夠做到這個位置,最主要不是說他有能力,比他有能力的人很多,最主要的是他有這種關係和能不能獲得信任,是誰信他呢?是共產黨當時握權的人信他。」

那麼誰是當時的中共掌權者?吳明德指當時掌握中國大陸資訊、能源、鐵路等體系重要資源的江派人馬。他說,習近平2012年上位後,利用第一個任期派任王岐山以「貪腐」為名,清除「石油幫」、「鐵路幫」裡江系人馬。

「他(習)自己在第一任期內專注力去整肅軍隊,到16年、17年就把軍隊接下來……然後他再用多一兩年的時間收編了武警和公安。」吳明德說,近期公安、武警系統大地震,如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落馬,中共司法部長傅政華卸任司法部黨組副書記,即是習的清洗行動。

「那李小加就不要阻礙有關的人士,他自己出來行走江湖那麼多年,應該知道怎麼樣看風使舵,風向吹哪邊。」吳明德說識相、認清局勢的李小加自動退位離職。

「在中國是講關係,他的關係能做到,也就是他的能力能做到,那他就可以稱職。但是,不等於他會繼續做下去。因為當你在中國做事要講關係時,這個關係會變的,掌權人會變。到掌權人一變,別人有別人的關係網,所以你懂得讓開。」深諳中共官僚運作的吳明德說。

「如果你不走,或者你自己不走開,把這個權還給別人的派系,結果會怎樣,我們不需要再說了。」不退讓職位,後果不言而喻。

吳明德也預料,屬金融人才的李小加不會參選香港特首。

以下為訪談內容整理:

李小加徹頭徹尾「紅心」 靠江派信任上位

梁珍: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突然被宣布辭職,做到明年10月就不再續約,這是什麼信號呢?

吳明德:那就是不要阻礙有關的人士。他自己出來行走江湖那麼多年,應該知道怎麼樣看風使舵,風向吹哪邊。我和他的前任周文耀先生認識了30年,當年周文耀先生離職前,是在剛剛97回歸的時期,繼續延續英國的制度,每樣事情都有規有矩。

到了2009年,請了李小加,他有特別的任務。為什麼這個人在這個時候接任這個這麼重要的職位?看一看這個人的出身(背景),這個人徹頭徹尾是內地大陸的心,徹頭徹尾的「紅心」,他接受內地的教育培育成長。當然他也做了很多別的事情,在渤海石油做基層的工作,也有做記者,也到美國讀書,後來又轉做投行,去聯交所前他曾經擔任摩根大通投行的中國區主席。當然他是一個聰明人,辦事能力強也很能幹。2003年SARS後,然後50萬人上街,然後就踏入自由行,開始好一點,然後就遇到雷曼事件的金融風暴,開始找他來幹什麼呢?港股直通車在2007年底失敗了。當時我參與銀行的建立,比如穩定一些基礎的服務,制度、機件、設計等基建設施。直通車下來做準備,但是最後這件事情叫停了,然後就發生金融風暴(2008年),然後從最低位再發展上來。

梁珍:溫家寶用4萬億救市,怎知打水漂?

吳明德:當時他(李小加)在摩根大通工作,連同其它投行Goldman Sachs,美國銀行 Citi Bank,還有一些大的投行,帶領我們國家隊出去全世界見識。最出名的就是將美國銀行上市、工行(工商銀行)上市,內地的中國銀行上市。在這個過程中,想想他打通了多少控制著中國的資源,或者這些銀行金融系統的管理梯隊、監管梯隊(打關係的)。

這個人通過摩根大通或者他以前還沒出國留學的時候,小學、中學已經有很多內地的關係。和他競爭的是誰呢?後來大家都知道的張振遠。他(李小加)能夠進去,能夠做到這個位置,最主要不是說他有能力,比他有能力的人很多,最主要的是他有這種關係和能不能獲得信任,能不能信得過,是誰信他呢?是共產黨當時握權的人信他,就可以從這裡看出來了,如果在09年、10年、11年、12年,仍然是胡錦濤、溫家寶,但那段時間出來的4萬億,哪些人可以分到最大份的4萬億呢?哪些人那時候在中共國裡可以控制著所有這些重要資源呢?包括資訊、能源、鐵路這些……

記者:江澤民派系。

習近平軍政大換血 李小加離職讓位自保

吳明德:從這裡可以看出來了,是這些人信他,那這些人什麼時候才能沉下去呢?就是當「習大大」開始做的時候,他用第一個任期將「石油幫」、「鐵路幫」全部打下去,找王岐山檢討他們所有的貪腐問題,他自己在第一任期內專注力去搞軍隊,到16年、17年就把軍隊接下來,接著就搞了大遊行,即軍事大巡遊,那就代表他已經把軍隊全部掌控了,然後他再用多一兩年的時間收編了武警和公安,這樣才看到,看到武警和公安最近做了些什麼呀!

記者:即大換血了。

吳明德:這就說明在當年都逃掉的人現在抓回來了,那當年為什麼可以讓你逃掉呢?因為當年不是時候,他還是沒有全面掌控軍隊,再用多兩年面掌控了武警,今天才動你,今天動公安的孫力軍派系,他們叫中共的「毒瘤」,這個毒瘤那就是他上一任掌控權力的派系留下來的。

記者:也就是鎮壓法輪功的派系。

吳明德:再想一步,如果孫力軍忍到今天,傅政華忍到今天,給他的角色沒有那麼重要是不是就可以忍的時間長一點呢?如果再忍的時間長一點就可以看得到了,你的出身是在哪個人支持你的,如果你不走或者你是自己不會走開,把這個權還給別人的派系,你結果會怎樣我們不需要再說了。

記者:這些大家都「你懂的」自己去揣摸。有一篇「巴士的報」說了李小加會下台跟港交所貪腐有關,你覺得?

吳明德:港交所的貪腐只是管理的責任,他不需要承擔貪腐的那些人的政治責任,這不需要掛官而去,或者他也有可能是幫忙抓的那一個呢?或者他是「吹哨人」呢?你是不知道的,問題是他是不是有一起參與,我們肯定不會去揣測,也不需要,因為遲一點你就知道的了。

記者:他會不會出來參加特首選舉呢?

吳明德:絕對不可能,為什麼?因為他是一個金融人才,而且這個金融人才還分得很清楚,如果擺他去做證券,這個聯交所,而他的歷史任務就是去做好滬港通、深港通,北水南調,然後南水又可以將世界各地的水,進來(香港)之後去買上面(大陸)的東西,還沒有讓內地完全開放的時候就是這樣做的,這個就要靠他的人脈關係了,就是他以前和哪些監督委員會,那些監管人物有關係,他就容易做。所以,擺他在聯交所這個位最合適了。

如果試試把他和陳德霖(前任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亦曾經出任香港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對調看。金融系統裡面,一個是銀行,一個就是股票市場,即我們叫做資本市場。他監管資本市場最重要的一部分,因為香港沒有債券,不成熟,但是在金融市場裡面的一部分就是,我們叫做資本市場,就是IPO,或者股票集資。那把他擺在這裡就對了,是人才,合適用。因為他要將香港作為中間角色,將外面的錢吸來香港做成資金,然後透過深港通、滬港通,和內地互通有無,所以它要互聯互通。

如果這個人本身不認識內地的監管人員,別人用一天,你用10年也做不到,是不是?因為這裡是金融中心,那另外一邊就是要看住那些銀行,那些銀行他們就找陳德霖看著。而陳德霖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他在金管局成立過程中,一直是骨幹,所以他一路建立了世界各地的那些。而香港作為金融中心,就一定要銀行穩定。那找這個人呢,不會偷吃的,也不需要搞這麼多關係的人去看著這個最嚴重的位置就對了。你試一下調過來,一調轉我們就很麻煩。

梁珍:突然換了金發局的人上去掌管金管局,未來香港錢袋子的安全會如何?

吳明德:這個我們一直都在提醒人們,作為有心的香港人,懂得這些東西要幫忙看住。就是在未有任何行動之前,我們可以估計他去鋪橋搭路,如何如何去做,我們能看到的話,我們就要守著。但是,當別人要按開關時,當然是比你要快的,但我們盡我們一己之責。有些人物,比如陳德霖和李小加,十幾年任期中他們做到自己的工作,應該嘉許他,在專業範疇裡嘉許他。這個世界永遠是這樣的,你做了這麼重要的位置,沒背景做不到,沒能力做不到,那你的背景是用來做什麼呢?就是,在中國是講關係,他的關係能做到,也就是他的能力能做到,那他就可以稱職。但是,不等於他會繼續做下去。因為當你在中國做事要講關係時,這個關係會變的,掌權人會變。到掌權人一變,別人有別人的關係網,所以你懂得讓開。

梁珍:去年李小加就開始提前套現了很多股票,他是否已經意興闌珊?

吳明德:不是。這是他正常的退休活動的安排。任何一個人都不會知道股票真正的上落,你可以猜到那個大浪或者氣勢,但是在一夜之間可以變的。比如說,沒人可以猜到這疫情可以如此影響世界經濟,這是超級大黑天鵝。對我們來說,如果用這個作為例子,就會看到,為什麼美國可以從今年的1月,川普還在講簽中美貿易協議時,還在講他是全世界50年來經濟最好的美國總統,但是,2個月後掉下去了,是全世界90年來最差的經濟。有沒有可能?就是因為這樣的超大黑天鵝。

回應剛才問起李小加的問題,這是他正常的投資行為,他要做好自己的風險管理,因為這樣他以後可以不需要求人。自己這麼辛苦,這麼努力,也將自己的能力貢獻給香港資本市場,他適當地去收成,這不需要去揣測他有何意圖,只不過是一個正常的投資決定。

川普競選改打民族牌 促追查疫情真相

梁珍:你上一次講到,美國可能要排斥中國的中概股上市。未來港交所的高層換了以後,中企來香港上市的條件,會更緊或是更寬鬆?未來的走勢會怎樣?

吳明德:我們能做到的事很少,因為這是香港牌,沒商量。就是說,未來川普選美國總統,只有6個月時間,他已經定了策略,既然經濟從50年最好跌到90年最差,那他現在不用經濟,就說整體的民族了。

我們美國人為什麼會這麼差?為什麼會在3個月內從最好的50年跌到最差的90年呢?90年來最差的環境呢?就是我們受到疫情的影響,只要提早3個星期知道,全世界染疫死亡的人、確診的人會減少95%。如果提早2個星期知道,就少了89%。如果提早1個星期知道,都可以少85%。他將這個作為核心,告訴所有的美國人,由美國人民的反應,告訴他,這政府應該怎麼做,因為這是一個公民社會。美國人民的反應:噢,原來是這樣。

究竟這源頭在哪裡?噢,源頭我們要找,我們在一個公民社會,要有根有據,不過,我想找這源頭卻找不到,因為它(中共)不給。那政府你想辦法吧。噢,好啊,那我先斷絕它的代理人,世界衛生組織,我不給它錢,它就會來和我談了。那不給多少?不給4至5億。好啦,因為它(世衛)來和我談,我就可以要求它調查,起碼要代表全世界去調查。所以,從這裡起步。如果它可以去調查,那我作為一個金主,作為一個世界大國,作為全世界最受疫情影響的(國家),因為我超過100萬人確診,現在全世界有370萬人確診,我有過100萬人,有四分之一的死亡在我這裡,那你說我是否應該也加入你的調查?好啦,如果它不肯,那就更加清楚告訴世人。定了這個方式的話,你就會看到,未來的半年,看何時會將所有的數字、報告、情報做出一個報告,公諸於世。

中共政府推數字貨幣 欲占據所有資源

梁珍:現在全世界都在藉索償施壓中共。中共最近第一是開兩會,第二是推出數字貨幣。怎麼看它有何影響?

吳明德:數字貨幣我們上一次講了,說就是為了方便,我一直都將微信有支付寶,其實已經是數字貨幣之一,香港也有八達通,有Apple Pay,都是數字貨幣,有信用卡、銀行卡。

但是,我們為什麼習慣了這樣用,都相信它呢?因為我們的錢一直都是放在銀行,由銀行變成數字貨幣有什麼不好呢?但是,如所有這些數字貨幣是由政府拿出來的,那就只有一個情況,我所有的錢都放在政府那裡。那某一天我說這錢是我的,那政府和我爭辯:這錢現在不是你的了,因為昨天你不效忠。現在藝人都要簽10年效忠的條款。而我不是真的不效忠,是你(中共)說我不效忠,那我的錢已經不能用。那你怕不怕呢?現在把錢放在銀行裡,但是,你需要通過不同的銀行去封我。第二你還要立一條你自己的法律,說所有的銀行把所有的資料都拿上來。在我們香港的這種事情是不會發生的,因為銀行要保障私有的資訊。

那要是都給了政府,那你不用問就可以直接拿來用了。現在在香港如果要想拿匯豐銀行或者拿Citibank的資料,它當然不會給你的。除非法庭頒布懷疑這些人什麼,或者根據法律的條文要凍結他們的資產,這樣才行。所以數字貨幣就有這樣的弊端。不過對中國人不好的東西,但對中共有利,那它(中共)就更加可以在中國操控中國人,而這個中共國就更加占有所有的資源,然後再進一步它知道你出出入入做了些什麼事,把錢花在什麼地方。那它可以更準確的計劃它的經濟。那它也就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讓一個中共國變成天下無敵?現在,它已經把全世界弄的雞犬不寧了,再往下想,我不敢往下想了。

共產黨無法治 權貴富豪走資西方保資產

梁珍:中共可能會用數字貨幣來查封海外的人士,或者包括香港人在大陸的資產。同時美國會不會針對中共的貪官或者高官,對他們在美國的資產進行查封呢?最近班農也警告習近平、王岐山,他們在美國也有一些家屬也可能會有資產的風險。

吳明德:這個很正常啊。因為世界是一個大的流通。我的錢是狡兔三窟,我擺在三個不同的地方很正常,我保護自己。我辛辛苦苦地賺錢,用來安排退休或者是未來投資,我們當然會這麼做的。同樣在中國的那些達官貴人,或者權貴家族他們也是窮其一生在賺錢啊,但是最主要的是保護賺到的錢。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共國是沒有法治制度去保護他們的錢,所以這些權貴賺到錢,就找一個有法治制度的地方去保護,通過什麼形式都可以。

但是這個錢這樣不停的匯出去,像孟晚舟那樣,不免被質疑幫別人洗黑錢,或者這些不明來歷的錢可以怎麼樣處理,凍結?那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啦。那為什麼現在你又可以自由(資產)流動,因為關係一直沒有搞壞,關係搞壞了那隨時都可以這樣做了。這是國家和國家之間的政治風險了。

作為中共國的一個權貴家族,或者是繼續有權有勢的高官家族,很自然的,一方面要擔心自己失勢的時候會被人抄家,那就把錢搬出去。搬出去以後了,現在你這個國家和別的國家的關係不好,還要跟人家吵架了,還有戰狼式的外交,那人家就會這麼做(反應)了。為什麼?因為這個世界不是你的,你在中國的土地上用你的方式去行事,而其它地方是用普世價值來講整個世界是怎麼運作的,銜接不上,人家就不和你玩了。

中共管治不力危害全球 世界公民追討

梁珍:現在中共在世界的局勢中是處於一個什麼階段呢?因為疫情好像是舒緩的。

吳明德:舒緩是因為在沒發生這個疫情之前,那只是中美貿易談判的第一階段。人家看那原因還是看得不清楚,不是因為這些政治領導、政治領袖看的不清楚,是政治領袖後面的所有公民看不清楚。因為大多數人有自己的吃喝玩樂,誰理這些政治呢?更不要說世界政治了。

但這次疫情沒辦法了,全世界180多個國家的人都被它感染了,主要的經濟體的國家的大部分的人都在家隔離,這些人不會不去想這個問題了,所以就一次揭穿了。原來在遙遠的東方,有一塊大地叫做中共國,這個中共國的管治方式是這個樣子的。人家就都明白了。人家都明白了的時候,在一個公民社會裡,人(社會領袖)就會問那你(公民)想要我們怎麼做呢?當然要追討了。死了這麼多人,由他去呀?那政府就會繼續通過一些法律或者提出訴訟案件去追討。本來全世界99%的公民都不會理會你的。因為人家在歐洲生活,在美國生活怎麼會搭理你中國的這些事呢?那現在就不同了。

梁珍:香港的「限聚令」星期六就會放寬到八個人。在這個時候還實行「限聚令」,對香港的示威遊行自由,或者對香港市民的表達有什麼影響?

吳明德:現在我們還沒到選舉,還沒到9月6日。這個政府就是讓自己跟全香港的市民對立,就像打網球一樣,打網球就是你來我往的了。那它現在要把網球場地縮小一半,把網加高一點,我們站在網球場的另一邊就要應變。但是離不開一件事就是,只有公義會贏。

點閱【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