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惡法大遊行」 男警失控抱走女記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25日訊】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數以萬計的港人24日走上街頭抗爭。警方則派出數千警力,施放催淚彈,出動水炮車驅散人群。期間港警多次無故舉槍指向記者,更有一名男警抱走一名前線女記者。

中共全國人大會議5月22日宣布引入「港版國安法」,引起國際各界高度關注,香港民主派批評香港變成「一國一制」,中共國安人員可以直接在香港執行中共的法律。

數以萬計的港人於5月24日走上港島商業中心的街頭,舉行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以來最大的一次「反惡法遊行」抗爭。

遊行隊伍原本計劃下午1時在銅鑼灣東角道崇光百貨出發,沿軒尼詩道(英語:Hennessy Road,又譯軒尼斯道)向西遊行到灣仔修頓球場,同一時間反方向由灣仔修頓球場沿軒尼詩道向東遊行到東角道崇光百貨。警方則提前部署了重兵應對這次抗議活動。

中午之前,警方派出2千警力在遊行兩處起點及終點截查路經的市民,禁止人群聚集。 中午12時半過後,銅鑼灣崇光百貨外聚集的抗爭人群愈來愈多,多是十多歲的少年,部分人手持「天滅中共」標語,高喊「反修例、時代革命、光復香港」等口號。

5月24日,香港民眾遊行抗議國安法。(Photo by ISAAC LAWRENCE / AFP) (Photo by 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16歲的高中學生伍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最近知道北京將會引入「港版國安法」後,才走上街頭,現在不抗爭,恐怕將來連抗爭的機會都沒有。她說,如果連自由都沒有的話,寧願死。

40多歲的香港市民王女士帶同10歲的兒子上街,王女士在背包上貼上「寧為玉碎,不作瓦全」的中文標語,10歲兒子的背包則貼上英文標語「Help! Where is my freedom?」 (救我﹗我的自由在哪裡?)

王女士表示,他們上街的訴求很簡單,就是爭取10歲兒子長大後的自由,她認為引入「港版國安法」後,一國兩制沒有了,中共國安人員一定來香港執法,香港每一處地方都不安全,而他們沒能力移民只好上街抗爭。

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也來到現場。他認為,香港現有的自由已進入倒數階段「我們要與時間競賽。」香港人一定會予以還擊,今天就是最好的例證。

男警失控 抱走女記者

隨著抗爭人群不斷增多,防暴警察使用擴音器命令他們散去,稱他們的聚集是非法。隨後防暴警察多次向抗爭者發射催淚彈和胡椒噴霧,並發射水炮車等驅散人群。

蘋果日報說,在抗爭現場,前線記者多次遭警察無理截查、施放胡椒噴劑、箍頸等粗暴對待。

下午2點左右,大批防暴警察在銅鑼怡和街行人天橋上築起封鎖線,不斷驅趕現場記者。傳媒聯絡隊其後劃出一個「採訪區」。

同一時間,30多名防暴警察在記利佐治街外巡邏,香港獨立媒體報導警方兩度在崇光百貨外高舉藍旗,有防暴警察隨身攜帶一支大陸製的滅火劑,在記者拍攝時,防暴警察大罵記者是死黑記。

下午約3點左右,警方水炮車在鵝頸橋一帶連環發射化學毒液,期間經過沒有人群聚集,只有記者正在拍攝的位置時,無故用水炮車向記者發射化學毒液。

還有防暴警察在鵝頸橋底廣播時,特別指名穿黃光背心的記者,或已犯非法集結。驅散行動中,亦有防暴警多次無故舉槍指向記者。

傍晚有市民在尖沙嘴海港城聚集且叫口號,防暴警察追捕時將多人制服地上,期間,立場新聞一名女記者被多名防暴警用警棍推撞,有警員拍掉她手上的電話,一名男警更從後面大力抱走她,聲稱該處為封鎖線。

立場新聞為此強烈譴責警員行為,將追究事件。

防暴警胡椒球槍疑射傷市民

據《立場新聞》報導,晚7點半,防暴警員衝入銅鑼灣鵝頸橋橋底驅散在場唱歌及叫口號的市民,其間有市民被胡椒球槍擊中受傷。

防暴警員則在橋底下,大叫急救員進入封鎖線幫忙。急救員看見有一男一女受傷,其中一名男子的無名指爆裂,傷口見骨,地上有大量血跡。另一名女士當時只是下班路過現場,大腿被布袋彈擊中。

但傷者只能接受輕微包紮,就被警察帶上巴士離開,現場遺下大量血跡。

據悉,防暴警員在灣仔駱克道驅散市民期間,一名兒童被射中受傷。當時男童與母親在駱克道食肆用餐後,離開時被胡椒球彈槍直接射中身體,表情痛苦,受傷位置出現紅腫,接受急救員治療。

綜合港媒報導,截至當晚,警方已在港島區示威活動中拘捕了約180人。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