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冤獄 法輪功學員劉宏偉坐著輪椅出獄

文字整理:李潔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26日訊】2019年10月24日,劉宏偉終於坐著輪椅出獄了。被警察打癱的他在獄中度過了13年的艱難歲月。他的腰椎嚴重變形,腰部、背部幾乎徹夜疼痛,心臟、頭部時常劇痛,滿口只剩下幾顆牙,眼睛看東西模糊……

今年54歲的劉宏偉是吉林省吉林市人,因修煉法輪功於2004年9月被綁架、遭酷刑折磨致命危後走脫,遭非法通緝;2006年10月23日,再次遭綁架。三天內他被警察施酷刑致癱,仍被關押;隨後被非法判刑13年,強制送進公主嶺監獄。

無論使用什麼招術,看守所、監獄都不能讓他「轉化」(放棄修煉法輪功)。「我身體裡流淌的血液,每個細胞都是由『真、善、忍』構成的,你說你們還有什麼辦法轉化我呢?」劉宏偉對費盡心機來轉化他的人這樣說。

上北京 被關進勞教所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史無前例的迫害;9月6日,劉宏偉和妻子於立新(1997年開始修煉,於2002年5月13日因不放棄修煉被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帶著當時5歲的女兒劉佳慧再次進京為法輪功上訪。夫妻倆被抓,轉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被非法刑拘42天。

2000年9月6日,他第三次進京,再次被抓,轉到吉林市當地派出所,被警察銬在鐵椅子上長達17個小時;後又轉到看守所,因他仍不放棄修煉,被劫持到勞教所非法勞教2年。

2001年12月27日,劉宏偉被轉到吉林省所謂的「轉化基地」,即最邪惡的長春朝陽溝勞教所三大隊。他拒絕轉化,大隊長陳立會、警察中隊長李軍等四五個警察用鎬把毒打他全身的各個部位,用電棍電擊肛門等敏感部位。

他始終不放棄修煉,於2003年12月11日從勞教所出來。

生命垂危 流離失所

2004年9月16日晚,劉宏偉被吉林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國保大隊,昌邑公安局運河裡派出所警察孫壯、劉國平、唐艾軍,片警郭強綁架。

派出所所長王加力等人對他酷刑逼供。他拒絕配合,被毒打致腰部受傷,心臟病嚴重發作,出現生命危險,被送吉林市醫院搶救。

3天後的凌晨,在24小時被兩名警察看管下,他從醫院搶救室走脫。從此,他被吉林市非法通緝,開始過上了流離失所的艱難生活。

刑訊逼供 迫害致殘

2006年10月23日,吉林市公安局國安、國保、刑警大隊的十多個警察,在穆萍(劉宏偉的再婚妻子)老家吉林省樺甸市將他倆綁架、抄家。他背包裡的一萬多元現金被搶走。

當天下午,他被劫持到位於吉林市船營區越山路的吉林市刑警支隊養犬基地(又稱犬隊)。在一間特製的房間裡,牆上掛滿了各種各樣的刑具,他在那兒被銬到一個鐵椅子上。

吉林市國保警察狄士剛對劉宏偉說:「吉林市的多個法輪功(學員)都是我弄死的。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說出我們需要知道的情況,二是被整死。」他答道:「你這兩條路我都不走!」

狄士剛、在場的王姓處長、昌邑分局國保大隊長都興澤和刑警隊的警察,一起上來給他灌芥末油。幾個警察死死地按住他,用鐵器硬撬開他的嘴,他的牙齒被撬得鬆動了。

他的嘴被撐開後,他們把芥末油擠到礦泉水瓶子裡,使勁往他嘴裡灌。他被灌得無法喘氣,拚命掙扎。芥末水被嗆到他的氣管和食道裡。

幾個警察還用繩子勒住他的頭使勁往後拽,讓他絲毫動彈不了。他幾次被灌得暈死過去,這樣持續了好幾個小時。

「我雖生不如死、痛苦萬分,但我始終有一念,我絕不能說出一個同修,讓他們和我遭受一樣的痛苦。」他在文章中這樣寫道。

警察狄士剛又對他說:「我再給你用滿清十大酷刑,看你說不說!?」

狄士剛,都興澤等警察把他雙手反扣,把其上半身固定住,讓他雙腿伸直。他們在他雙腿上墊一塊布,用一根2米多長帶螺紋的鋼筋,平放在他的雙腿上。鋼筋兩頭站上人,來回在他的雙腿上滾動。

他渾身顫抖,全身大汗淋漓,痛徹骨髓,使他幾乎暈過去……就這樣幾個來回,他的雙腿已近殘廢,血肉模糊。

警察們還不甘心,又把他的雙手銬在背後,給他頭上戴上鋼盔,用很粗的鐵棒子從後面猛擊頭頂鋼盔。當時敲得他震耳欲聾,兩耳出血穿孔。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頭部。(明慧網)

他們再給他穿上厚厚的衣服,把他雙手反銬,踹倒在地上,用鐵棍子猛擊他的腰部。警察輪番使用這幾種酷刑,使他精神幾近崩潰、思維已近混亂。

直到25日晚10點多鐘,經過近三天兩夜的酷刑折磨,他已全身不能動彈,身體接近殘廢狀態。三天兩夜,他沒有吃一口飯,喝一口水。

期間,還有幾個所謂公安電腦專家,強迫他說出電腦的密碼和有關數據,他不予回答,最後他們也沒能打開電腦。「我雖承受至極限,但我已無畏生死,決不說出一個法輪功學員。」

他們看到幾乎用儘了一切酷刑也不能達到他們的目的,就強迫地按劉宏偉的手在所謂的筆錄上簽字。他被酷刑逼供近三天兩夜,10月23日被綁架的,他們卻在刑拘票子的日期上造假,把抓捕的時間改為10月25日。

25日晚11點多,近殘廢的劉宏偉被送到吉林市看守所,看守所一看他的情況,拒收。吉林市公安局長劉培柱親自給看守所打電話,強令看守所收人、關押,並告訴看守所,誣陷劉宏偉是吉林市法輪功學員中最大的「頭」。

劉宏偉的妻子穆萍也在「犬隊」遭受酷刑,警察們用拖布桿在她兩腿上踩,來回滾動,給她灌芥末水等。到看守所後,她絕食抵制迫害,每天都被看守所警察、惡人野蠻灌食。

在吉林市看守所

寫控告信

在看守所,劉宏偉開始給駐看守所的檢察官寫控告信,控訴吉林市國安、國保、刑警支隊警察對他三天兩夜的酷刑逼供致身體殘疾的過程。因他那時手已經不能寫字,就請同一囚室的犯人代筆,他口述全過程。

過了幾天駐所檢察官到囚室找他了解情況,他據實相告。吉林市國保警察狄士剛為此還到看守所當面威脅他:「你再敢亂告,我就把你再提出去外審(指在看守所外迫害)。」

當船營區公安分局警察王守義提審他,要他在逮捕書上簽字時,他拒絕。當船營區檢察院公訴科長高明要他在起訴書上簽字時,他同樣拒絕。高明就在看守所內對他污言穢語,他義正詞嚴當面制止。

他還利用機會給副所長叢茂華、獄警等講他遭受迫害的經歷、法輪功真相、善惡有報的天理。

一天,看守所內一位年輕的楊姓獄警對他說:「能不能告訴你們外邊的人,把我從迫害法輪功的惡人榜名單上拿下去?」他善意地告訴獄警:「那你今後就善待法輪功學員吧!」

放風時講真相

一天,他利用在鐵籠裡放風的機會,高喊:「我叫劉宏偉,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酷刑迫害,迫害我的警察是吉林市國保支隊警察狄士剛、昌邑國保大隊警察都興澤……」

那時整個看守所的人幾乎都能聽到,那一瞬間空氣彷彿都靜止了,整個大院都靜悄悄的,所有人都在聽他高喊被迫害的真相。連看守所大牆上成排巡邏的武警戰士都停下腳步,靜靜地聽他喊。一直到他喊完整個被迫害的過程,都沒有一個人制止。

等到下次再放風時,看守所不敢讓他出去了。他還告訴看守所幾個送飯的師傅記住「法輪大法好」,相信大法的會帶給他們福報,他們大多數人都欣然接受。

「轉化組」未達到目的

2006年末,當地政法委特意組成裡一個「轉化組」,派幾個人到看守所內提審劉宏偉,逼迫他放棄修煉,出賣法輪功李洪志師父,並說這樣就不起訴他了,配合完了後,他們就可以放他回家。

這種談話持續了幾個小時,他當時嚴詞拒絕,說:「我把大法師父當成我的父親,這世上哪有真正的人為了自身的暫時利益而出賣自己的父親?」他們又接著和他說了許多,他根本不為所動。後來他虛弱的身體幾乎支持不住了,他們才結束談話,把他送回囚室裡。

他當時找到當班獄警,告訴「轉化組」的人逼迫他放棄修煉,強迫他談話幾個小時,是變相的體罰、迫害。看守所的當班獄警說:「我們惹不起他們,我們管不了。」

庭審中的較量

2007年6月,吉林市船營區法院對劉宏偉非法庭審。他坐著輪椅被四個法警抬著上了法院的車。前面是交警車鳴笛開道,接著是刑警支隊的車隨行,中間是他坐的法院的車,後面是國保支隊的警車隨後,如臨大敵。

審判長宣布開庭後,劉宏偉看到兩位律師和公訴人高明,還有中共省人大代表,省高法、省高檢和國保警察都坐在庭審現場。

當審判長問劉宏偉有什麼要求時?他當庭要求更換公訴人——吉林市船營區檢察院高明。審判長問其原因。他說公訴人高明在看守所對他污言穢語、無理謾罵,不適合當公訴人。審判長宣布休庭。

之後,換了一個女審判長。她在開庭前私下裡對他說,更換公訴人的要求沒有被批准,還說讓他配合一下,讓他們儘快開完庭,「因為你們的案子我們沒有自主權,只能聽上面的指示。」

再次開庭時,他的兩位律師為他做無罪辯護,當法官無理制止時,為他辯護的女律師據理力爭,告訴法庭為當事人做無罪辯護是律師的權利。審判長一看當庭制止無效,就再次宣布暫時休庭。

在這期間,政法委的官員找到他的律師不知道說了什麼,再次開庭時律師可能受了政法委官員的暗示或威脅,不再說話了。

劉宏偉當庭告訴公訴人高明:「你今後要學會尊重他人,不要再滿嘴髒話。」高明理虧無語,滿臉通紅。當他宣讀起訴書時結結巴巴,當時審判長不耐煩地說:「快點念!」

在庭審中,劉宏偉發現了在旁聽席上有一個曾迫害過他的國保警察,就當場高聲告訴法官,酷刑迫害他的警察就在現場,要法官將他繩之以法,法院庭審草草收場。

回到看守所後,他被非法判重刑13年。他依法進行上訴,幾天後,根本沒有庭審,法院寄給他回覆,維持原判。同囚室的其他刑事犯都罵:「就因為信法輪功就被判了13年,這是什麼世道啊!」

(待續)

資料來源:明慧網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