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港版國安法事關武統臺灣?一個因素決成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27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5月26日星期二,我是唐靖遠,歡迎大家關注我們的節目。

這兩天最受關注的新聞毫無疑問就是港版國安法了。在熱點互動此前的節目中,對這個話題已經有了不少的討論,今天我想重點和大家聊聊這個法案本身一些備受關注的焦點問題,同時也準備討論一下港版國安法出臺的背後,究竟有什麼樣的深層次原因。有一點是肯定的,儘管這個法案的拋出引發了滔天巨浪,但這個舉動嚴格說,並非一個心血來潮的決定,而是中共高層經過了反復權衡的結果。我們會討論為什麼習近平要走這麼一步險棋,這背後當然有其內在的必然邏輯,只不過中共高層沒有意識到,他們的反復權衡,其實是站在一個錯誤的基點上進行的,這將直接導致他們面臨萬劫不復的境地。

在這個週末,大家已經看到了,有超過至少萬名香港人走上街頭抗議國安法。儘管比起去年動不動就幾十萬上百萬的示威,這次的規模並不大,但考慮到這是疫情肆虐期間,加上去年11月底區議會選舉後,港人的示威轉入一個相對平靜期,所以這次遊行示威仍然具有標誌性的意義,就是說國安法已經成為反送中之後的一個全新的事件,而且一上來的起點就是這樣的規模,那麼隨著今後國安法正式通過,隨著法案逐步走向實施的過程中,港人的抗爭註定會越來越激烈。

港人為什麼反對這個法案?中共官媒最大的一個理由就是,一個國家理所應當有自己的國安法,美國已經有多條國安法,為什麼中國不能有?香港不能有?

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並不複雜,因為中共口中的國安,和世界上絕大多數正常國家的國安,其內涵可以說相差十萬八千里。

中共口中的國家安全是指什麼?要論標準答案當然就是習近平本人的說法了。他2014年4月國家安全委員會舉行第一次會議的時候,就提出了一個新說法,叫做「總體國家安全」,其具體內容涵蓋了11種安全概念,除了傳統的政治經濟軍事領土主權安全,還包括了文化科技資訊生態等,都被納入國家安全的範疇。

說白了,這個總體國家安全是一張無所不包的大網,民眾從衣食住行到吃喝拉撒,從生老病死到婚喪嫁娶,一句話,任何可能超出黨的控制範圍的事情,都可以算作國家安全,都隨時可能被冠以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而治罪。

所以,這個國安法可以說就是一個超級口袋罪,只要中共願意,陳秋實拍了一段武漢醫院的視頻,方方寫了幾篇封城期間的日記,王全璋律師為委託人寫一份辯護詞,甚至哪怕是小粉紅回國被強制自費隔離不配合,都可以被扣上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

香港人為什麼反應如此激烈,就是因為他們看到大陸的現狀太多了,他們知道這部法案一旦實施,自己面臨的就是這樣的恐怖統治,他們當然要反抗。

況且,從另一個角度,基本法規定了香港的法律應該由香港立法會來設立,全國人大並不能干涉,中共這樣赤裸裸的越俎代庖霸王硬上弓,是公然撕毀了一國兩制的承諾,等同一國一制,這是違反基本法的非法行為。所以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中共這次的行為都是荒唐的。

那麼很多朋友肯定要問,既然這個法案不合法,還那麼招人厭,為什麼中共要冒天下之大不韙一定要強行推出來呢,而且還偏偏選擇正好和國際社會關係整體惡化的時候推出來呢?這不是雪上加霜自找苦吃嗎?

這就是我們下面要討論的問題。在我看來,這背後的動機有多重因素。在上周的節目中,我曾經跟大家簡要的分析過,中共強推國安法背後的多重因素,主要包括:1、徹底解決香港這個反共策源地;2、阻止港人在立法會選舉獲得優勢;3、忍痛割愛,自我廢掉美國制衡中共的港臺兩張王牌籌碼中的一個;4、拆散港臺聯盟,這個聯盟已經在臺灣大選中起到了極為關鍵的作用,讓中共多年滲透的努力一夜盡廢。

在這幾個因素之中,後兩個原因最為重要,直接涉及到中共在未來整體的戰略走向,也就是中共的兩大核心戰略:一個關係到美中對抗大局,另一個關係到武統臺灣的大局。

我們先說第一個。

按照官方媒體的報導,負責港澳事務的政治局常委韓正自己說的,中共決定出臺國安法的時間是去年10月底的四中全會,那個時候香港的局勢還不算很激烈,中大和理大保衛戰以及震動世界的區議會選舉都是11月中下旬發生的。但在這個四中全會之前,發生了兩件大事,可以說是直接促成了國安法的出臺。

一件事是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的外交委員會於2019年9月25日分別通過各自版本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隨後眾議院在美國東岸時間10月15日下午以口頭表決方式一致通過該眾議院版本法案。

這種方式通過法案,任何人都知道這個法案在參院的通過不會有任何阻力,香港法案這個緊箍咒註定要給中共戴上了。

另一件事是10月中旬的時候,川普總統宣佈說,他與中方達成了一項實質性貿易協定,原定於10月15日上調關稅的計畫因此而叫停,此舉給持續一年之久的貿易戰帶來了暫時的緩和。後面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雙方經過反復協商,最後是今年1月在華盛頓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定。

這件事情說明了什麼呢?說明在10月的時候,中共高層迫於貿易戰和香港人權法案的雙重壓力,不得不決定服軟低頭,而這個被迫的低頭與香港人權法案是直接聯繫在一起的。

其次,我們看到中共在10月中旬決定答應美國的條件簽訂協定,緊接著在10月底就啟動了國安法的制定,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他們認為香港問題已經成為川普手中一大利器,對未來美中全面對抗的博弈大局極為不利,香港的政治安全風險已經大過經濟收益,所以必須丟車保帥。同時,也從另一個側面說明,中共壓根就沒有任何要與美國長久和平共處的意願,它們在剛剛準備簽訂協定的同時,就已經在部署下一步與美國對抗的重大行動。

中共作出這個決定當然是有風險的,最大的風險就是香港可能失去所有特殊優惠地位,這個金融中心可能被廢掉。但習近平認為這個風險值得冒一冒,他並非沒有成功的可能,因為與他關係頗為密切的普京已經有過成功的先例,這個先例就是俄羅斯合併克裡米亞事件。

克裡米亞事件發生在2014年3月,簡單來說,就是國際社會承認屬於烏克蘭領土的克裡米亞,在俄羅斯的軍事干預之下,被併入了俄羅斯聯邦。這個事件在當時被聯合國認定為違反國際法的行為,國際社會對此普遍採取了譴責並給予制裁,一直持續到今天。中共當時在安理會投票的時候,是唯一一個投棄權票的國家。

克裡米亞危機是蘇聯解體後,俄國與西方爆發的最大危機,其背後涉及到複雜的歷史沿革與民族關係,這裡因為時間關係我們就不展開討論了。我們這裡只參照一點,就是俄羅斯合併克裡米亞之後出現了一個明顯的後果,普京以展示政治強人的形象在國內獲得了全年超過80%的超高支持率,這當然成為普京繼續連任的巨大政治資本。

所以我們就可以看到,習近平用國安法對待香港的手法,其實和普京對待克裡米亞如出一轍,只不過普京是出動了軍隊強行改變了克裡米亞的歸屬,而習近平是動用了法律形式來改變香港的歸屬。

也就是說,在習近平看來,香港人權法案被通過已經毫無障礙,以後每年都要接受美國審查評估,如果他不能徹底控制香港,這將成為他長期受制於人的一大痛點,不如索性先發制人,以短痛取代長痛,雖然可能因此而被美國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優惠地位,經濟上會有大損失,但至少在政治上擺脫了一大掣肘因素,而且經濟上的損失和制裁,可以通過以後的一些優惠政策來彌補,就像當年8964以後,中共依靠外交和利益誘惑逐步打破封鎖和制裁一樣。

況且,他還可以利用國內佔據絕對優勢的洗腦宣傳,把港版國安法營造成為像普京的克裡米亞那樣的巨大勝利,變成他一大政治資本。所以綜合起來看,似乎還是收益要大於損失。

這個算盤有沒有道理呢?看上去是有道理的,但他忽略了一個極其重要的前提,就是克裡米亞問題和香港問題的性質是截然不同的。

什麼意思呢,克裡米亞在歷史上曾經屬於俄羅斯,後來在蘇聯時期被劃給了烏克蘭,但當地接近60%的居民為俄羅斯族,所以克裡米亞無論在社會制度、民族文化上和俄羅斯都以無縫對接,克裡米亞曾經舉行全民公投,儘管這場公投有爭議,但結果顯示超過90%的居民贊成併入俄羅斯。而香港完全不同,香港實行的是和中共截然對立的政治經濟制度,香港人的社會文化也和中共黨文化格格不入,香港人對中共的認同程度極低,反送中遊行不止一次出現超過200萬人上街抗議就可以看出來,如果在香港舉行一次全民公投,那結果對中共來說根本不用想都知道會是災難性的。

而更為關鍵的問題是,克裡米亞說到底,只是俄羅斯和烏克蘭兩個國家之間的問題,只涉及到單純的領土歸屬問題。而香港說到底,是新冷戰背景下,中共和整個自由民主陣營之間的問題,涉及到的是兩種價值觀誰能主導世界秩序的問題,這二者本質上的差別,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如果從這個角度看,香港的確就是一個新時期的西柏林。

當年的西柏林被蘇聯和東柏林包圍,一道柏林牆隔開了東西方,成為兩種制度截然對抗的冷戰象徵。今天的香港,同樣是靠一部基本法隔開了兩種截然對立的制度,這部基本法實際上就是一道無形的柏林牆,誰突破了這道牆,就等於向對方發起了戰爭,發起了攻擊。

習近平最大的誤判就在這裡,他以為自己握有香港主權歸屬中國這張牌,就可以隨意撕毀基本法,撕毀中英聯合聲明,但其實他忘了中共只是暫時代表著中國,這個代表身分完全可能被廢除,因為從法律關係上講,香港是清政府租借出去的,收回來的合法政府也應該是合法繼承清政府之後的政府,那個政府應該是一直都存在的中華民國政府。

所以如果中共現在要公然挑戰最基本的國際準則,與國際社會為敵,那麼國際社會完全可能在未來回歸到讓中華民國代表中國的立場上去。既然中共自己都不承認達成的國際協定,那麼國際社會當然也可以不承認中共擁有對香港的主權,從而把這個主權歸屬移交給中華民國。

這個死結,習近平是沒法解開的,除非他可以把臺灣一起吞併了。所以,我們為什麼說香港問題和臺灣問題其實有深層次上的聯繫,二者同氣連枝互為犄角之勢,原因就在這裡。

可能有朋友會認為,這種說法只能存在於理論上,現實生活中幾乎不可能實現,只要中共不倒臺,香港想繼續保持自由的可能性就幾乎不存在。

是的,只要中共不倒臺,香港的前景的確很暗淡,但問題就在於,現在的中共表面上看去成天張牙舞爪的似乎很強大,但實際上早已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當年的蘇聯解體,戈巴契夫自己就說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事故是源頭,現在中共肺炎這場曠世瘟疫,其帶來的衝擊遠超當年的核電站爆炸,中共政權能否熬過下一波爆發都還是個巨大的問號,更何況它們現在還在不斷加速四面樹敵?

剛才我們說到了香港和臺灣的關係,而臺灣正好就是我們在開頭提過的中共的第二大核心戰略,也就是香港國安法,還事關中共未來武力吞併臺灣這個重大圖謀。

大家都知道,這次中共兩會受到關注的焦點,除了港版國安法,另一個就是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和汪洋的政協報告中,九二共識與和平統一的「和平」固定用詞都消失了,李克強的報告中還提到一下「促進統一」,汪洋的報告連統一的詞彙都沒有。

這當然引起廣泛關注,尤其「和平」二字的消失,是1983年來的首次。非常搞笑的是,央視隨後發表了一篇題為《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為何沒提「九二共識」?》的文章解釋說,今年的報告只有1萬多字,是歷年篇幅最短。為了體現「實幹為要」,所以不提 「九二共識」和「一個中國」,都只是文字壓縮的需要。

這當然有點欲蓋彌彰,或者反過來說,中共是故意用這種違反常識的方式發出一個威脅,中共對台基本策略已經改變。

也就是說,在今年兩會上,香港問題和臺灣問題同時出現了重大改變的資訊,這不會是偶然巧合,而是有內在聯繫的。

此前中共對臺灣的戰略,一直是寄希望於滲透、收買與控制,然後通過操縱大選的方式推自己的代理人上臺,這是所謂「和平統一」的底牌。但這張底牌意外被香港爆發的反送中運動徹底廢除了,曾經一度創下支援率最低紀錄的蔡英文,一飛沖天,竟然以最高票選記錄連任。

這次大選事實上宣告了中共「和平統一」手段的失敗,而且在未來相當一段時間內,中共要想再培植代理人走慢性滲透染紅的路線,也已經非常困難。一國兩制的騙局已然搞砸,那麼剩下的必然只有一國一制,武力吞併擺上桌面也就不奇怪了。而要武力吞併,先切斷香港對臺灣社會的巨大示範效應,就成為一種必然。港版國安法與不提和平統一之間內在的邏輯關聯就在這裡。

九二共識一度是台海兩岸關係走向正常化的政治基礎,現在蔡英文不承認,中共也不提,這個政治基礎也就不存在了。換言之,兩岸關係必然走入動盪時期,中共將轉入武力吞併為主的軌道開始運作。

儘管我們看到喬良等軍方人士出面放風,說現在急統臺灣會代價過高,可能葬送復興大業等等,但過去有句老話,叫做反常即為妖。統一臺灣一直都是習近平復興大業最不可或缺的核心部分,怎麼可能因為中美對抗就主動切割呢,要知道臺灣問題本身就一直都是中美對抗的核心問題之一。

所以在我看來,這些說辭不過是煙幕彈,習近平顯然採取了步步為營的策略,一方面攘外先安內,強行拿下香港,另一方面繼續擴充軍事力量和經濟力量,利用疫情對美國經濟的重創,爭取在幾年之內最大限度縮短雙方差距,尤其在川普任期結束後,繼任的美國總統可能在美台關係上帶來變化。那個時候,可能會出現一個中共期望的對台動武的戰略機遇。

當然了,這個算盤聽上去是不錯的,但還是那句老話:人算不如天算,這個話題我們以後會詳細跟大家來討論,為什麼說中共打錯了算盤。今天我們就暫時討論到這裡,我們下次再見。

(責任編輯:李敏)

唐靖遠推特:https://twitter.com/TAGNJINGYUAN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