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港版国安法事关武统台湾?一个因素决成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27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5月26日星期二,我是唐靖远,欢迎大家关注我们的节目。

这两天最受关注的新闻毫无疑问就是港版国安法了。在热点互动此前的节目中,对这个话题已经有了不少的讨论,今天我想重点和大家聊聊这个法案本身一些备受关注的焦点问题,同时也准备讨论一下港版国安法出台的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深层次原因。有一点是肯定的,尽管这个法案的抛出引发了滔天巨浪,但这个举动严格说,并非一个心血来潮的决定,而是中共高层经过了反复权衡的结果。我们会讨论为什么习近平要走这么一步险棋,这背后当然有其内在的必然逻辑,只不过中共高层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反复权衡,其实是站在一个错误的基点上进行的,这将直接导致他们面临万劫不复的境地。

在这个周末,大家已经看到了,有超过至少万名香港人走上街头抗议国安法。尽管比起去年动不动就几十万上百万的示威,这次的规模并不大,但考虑到这是疫情肆虐期间,加上去年11月底区议会选举后,港人的示威转入一个相对平静期,所以这次游行示威仍然具有标志性的意义,就是说国安法已经成为反送中之后的一个全新的事件,而且一上来的起点就是这样的规模,那么随着今后国安法正式通过,随着法案逐步走向实施的过程中,港人的抗争注定会越来越激烈。

港人为什么反对这个法案?中共官媒最大的一个理由就是,一个国家理所应当有自己的国安法,美国已经有多条国安法,为什么中国不能有?香港不能有?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并不复杂,因为中共口中的国安,和世界上绝大多数正常国家的国安,其内涵可以说相差十万八千里。

中共口中的国家安全是指什么?要论标准答案当然就是习近平本人的说法了。他2014年4月国家安全委员会举行第一次会议的时候,就提出了一个新说法,叫做“总体国家安全”,其具体内容涵盖了11种安全概念,除了传统的政治经济军事领土主权安全,还包括了文化科技资讯生态等,都被纳入国家安全的范畴。

说白了,这个总体国家安全是一张无所不包的大网,民众从衣食住行到吃喝拉撒,从生老病死到婚丧嫁娶,一句话,任何可能超出党的控制范围的事情,都可以算作国家安全,都随时可能被冠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而治罪。

所以,这个国安法可以说就是一个超级口袋罪,只要中共愿意,陈秋实拍了一段武汉医院的视频,方方写了几篇封城期间的日记,王全璋律师为委托人写一份辩护词,甚至哪怕是小粉红回国被强制自费隔离不配合,都可以被扣上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

香港人为什么反应如此激烈,就是因为他们看到大陆的现状太多了,他们知道这部法案一旦实施,自己面临的就是这样的恐怖统治,他们当然要反抗。

况且,从另一个角度,基本法规定了香港的法律应该由香港立法会来设立,全国人大并不能干涉,中共这样赤裸裸的越俎代庖霸王硬上弓,是公然撕毁了一国两制的承诺,等同一国一制,这是违反基本法的非法行为。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中共这次的行为都是荒唐的。

那么很多朋友肯定要问,既然这个法案不合法,还那么招人厌,为什么中共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一定要强行推出来呢,而且还偏偏选择正好和国际社会关系整体恶化的时候推出来呢?这不是雪上加霜自找苦吃吗?

这就是我们下面要讨论的问题。在我看来,这背后的动机有多重因素。在上周的节目中,我曾经跟大家简要的分析过,中共强推国安法背后的多重因素,主要包括:1、彻底解决香港这个反共策源地;2、阻止港人在立法会选举获得优势;3、忍痛割爱,自我废掉美国制衡中共的港台两张王牌筹码中的一个;4、拆散港台联盟,这个联盟已经在台湾大选中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让中共多年渗透的努力一夜尽废。

在这几个因素之中,后两个原因最为重要,直接涉及到中共在未来整体的战略走向,也就是中共的两大核心战略:一个关系到美中对抗大局,另一个关系到武统台湾的大局。

我们先说第一个。

按照官方媒体的报导,负责港澳事务的政治局常委韩正自己说的,中共决定出台国安法的时间是去年10月底的四中全会,那个时候香港的局势还不算很激烈,中大和理大保卫战以及震动世界的区议会选举都是11月中下旬发生的。但在这个四中全会之前,发生了两件大事,可以说是直接促成了国安法的出台。

一件事是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外交委员会于2019年9月25日分别通过各自版本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随后众议院在美国东岸时间10月15日下午以口头表决方式一致通过该众议院版本法案。

这种方式通过法案,任何人都知道这个法案在参院的通过不会有任何阻力,香港法案这个紧箍咒注定要给中共戴上了。

另一件事是10月中旬的时候,川普总统宣布说,他与中方达成了一项实质性贸易协定,原定于10月15日上调关税的计划因此而叫停,此举给持续一年之久的贸易战带来了暂时的缓和。后面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双方经过反复协商,最后是今年1月在华盛顿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定。

这件事情说明了什么呢?说明在10月的时候,中共高层迫于贸易战和香港人权法案的双重压力,不得不决定服软低头,而这个被迫的低头与香港人权法案是直接联系在一起的。

其次,我们看到中共在10月中旬决定答应美国的条件签订协定,紧接着在10月底就启动了国安法的制定,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们认为香港问题已经成为川普手中一大利器,对未来美中全面对抗的博弈大局极为不利,香港的政治安全风险已经大过经济收益,所以必须丢车保帅。同时,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中共压根就没有任何要与美国长久和平共处的意愿,它们在刚刚准备签订协定的同时,就已经在部署下一步与美国对抗的重大行动。

中共作出这个决定当然是有风险的,最大的风险就是香港可能失去所有特殊优惠地位,这个金融中心可能被废掉。但习近平认为这个风险值得冒一冒,他并非没有成功的可能,因为与他关系颇为密切的普京已经有过成功的先例,这个先例就是俄罗斯合并克里米亚事件。

克里米亚事件发生在2014年3月,简单来说,就是国际社会承认属于乌克兰领土的克里米亚,在俄罗斯的军事干预之下,被并入了俄罗斯联邦。这个事件在当时被联合国认定为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国际社会对此普遍采取了谴责并给予制裁,一直持续到今天。中共当时在安理会投票的时候,是唯一一个投弃权票的国家。

克里米亚危机是苏联解体后,俄国与西方爆发的最大危机,其背后涉及到复杂的历史沿革与民族关系,这里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就不展开讨论了。我们这里只参照一点,就是俄罗斯合并克里米亚之后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后果,普京以展示政治强人的形象在国内获得了全年超过80%的超高支持率,这当然成为普京继续连任的巨大政治资本。

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习近平用国安法对待香港的手法,其实和普京对待克里米亚如出一辙,只不过普京是出动了军队强行改变了克里米亚的归属,而习近平是动用了法律形式来改变香港的归属。

也就是说,在习近平看来,香港人权法案被通过已经毫无障碍,以后每年都要接受美国审查评估,如果他不能彻底控制香港,这将成为他长期受制于人的一大痛点,不如索性先发制人,以短痛取代长痛,虽然可能因此而被美国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优惠地位,经济上会有大损失,但至少在政治上摆脱了一大掣肘因素,而且经济上的损失和制裁,可以通过以后的一些优惠政策来弥补,就像当年8964以后,中共依靠外交和利益诱惑逐步打破封锁和制裁一样。

况且,他还可以利用国内占据绝对优势的洗脑宣传,把港版国安法营造成为像普京的克里米亚那样的巨大胜利,变成他一大政治资本。所以综合起来看,似乎还是收益要大于损失。

这个算盘有没有道理呢?看上去是有道理的,但他忽略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前提,就是克里米亚问题和香港问题的性质是截然不同的。

什么意思呢,克里米亚在历史上曾经属于俄罗斯,后来在苏联时期被划给了乌克兰,但当地接近60%的居民为俄罗斯族,所以克里米亚无论在社会制度、民族文化上和俄罗斯都以无缝对接,克里米亚曾经举行全民公投,尽管这场公投有争议,但结果显示超过90%的居民赞成并入俄罗斯。而香港完全不同,香港实行的是和中共截然对立的政治经济制度,香港人的社会文化也和中共党文化格格不入,香港人对中共的认同程度极低,反送中游行不止一次出现超过200万人上街抗议就可以看出来,如果在香港举行一次全民公投,那结果对中共来说根本不用想都知道会是灾难性的。

而更为关键的问题是,克里米亚说到底,只是俄罗斯和乌克兰两个国家之间的问题,只涉及到单纯的领土归属问题。而香港说到底,是新冷战背景下,中共和整个自由民主阵营之间的问题,涉及到的是两种价值观谁能主导世界秩序的问题,这二者本质上的差别,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如果从这个角度看,香港的确就是一个新时期的西柏林。

当年的西柏林被苏联和东柏林包围,一道柏林墙隔开了东西方,成为两种制度截然对抗的冷战象征。今天的香港,同样是靠一部基本法隔开了两种截然对立的制度,这部基本法实际上就是一道无形的柏林墙,谁突破了这道墙,就等于向对方发起了战争,发起了攻击。

习近平最大的误判就在这里,他以为自己握有香港主权归属中国这张牌,就可以随意撕毁基本法,撕毁中英联合声明,但其实他忘了中共只是暂时代表着中国,这个代表身份完全可能被废除,因为从法律关系上讲,香港是清政府租借出去的,收回来的合法政府也应该是合法继承清政府之后的政府,那个政府应该是一直都存在的中华民国政府。

所以如果中共现在要公然挑战最基本的国际准则,与国际社会为敌,那么国际社会完全可能在未来回归到让中华民国代表中国的立场上去。既然中共自己都不承认达成的国际协定,那么国际社会当然也可以不承认中共拥有对香港的主权,从而把这个主权归属移交给中华民国。

这个死结,习近平是没法解开的,除非他可以把台湾一起吞并了。所以,我们为什么说香港问题和台湾问题其实有深层次上的联系,二者同气连枝互为犄角之势,原因就在这里。

可能有朋友会认为,这种说法只能存在于理论上,现实生活中几乎不可能实现,只要中共不倒台,香港想继续保持自由的可能性就几乎不存在。

是的,只要中共不倒台,香港的前景的确很暗淡,但问题就在于,现在的中共表面上看去成天张牙舞爪的似乎很强大,但实际上早已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当年的苏联解体,戈巴契夫自己就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是源头,现在中共肺炎这场旷世瘟疫,其带来的冲击远超当年的核电站爆炸,中共政权能否熬过下一波爆发都还是个巨大的问号,更何况它们现在还在不断加速四面树敌?

刚才我们说到了香港和台湾的关系,而台湾正好就是我们在开头提过的中共的第二大核心战略,也就是香港国安法,还事关中共未来武力吞并台湾这个重大图谋。

大家都知道,这次中共两会受到关注的焦点,除了港版国安法,另一个就是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和汪洋的政协报告中,九二共识与和平统一的“和平”固定用词都消失了,李克强的报告中还提到一下“促进统一”,汪洋的报告连统一的词汇都没有。

这当然引起广泛关注,尤其“和平”二字的消失,是1983年来的首次。非常搞笑的是,央视随后发表了一篇题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为何没提“九二共识”?》的文章解释说,今年的报告只有1万多字,是历年篇幅最短。为了体现“实干为要”,所以不提 “九二共识”和“一个中国”,都只是文字压缩的需要。

这当然有点欲盖弥彰,或者反过来说,中共是故意用这种违反常识的方式发出一个威胁,中共对台基本策略已经改变。

也就是说,在今年两会上,香港问题和台湾问题同时出现了重大改变的资讯,这不会是偶然巧合,而是有内在联系的。

此前中共对台湾的战略,一直是寄希望于渗透、收买与控制,然后通过操纵大选的方式推自己的代理人上台,这是所谓“和平统一”的底牌。但这张底牌意外被香港爆发的反送中运动彻底废除了,曾经一度创下支援率最低纪录的蔡英文,一飞冲天,竟然以最高票选记录连任。

这次大选事实上宣告了中共“和平统一”手段的失败,而且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中共要想再培植代理人走慢性渗透染红的路线,也已经非常困难。一国两制的骗局已然搞砸,那么剩下的必然只有一国一制,武力吞并摆上桌面也就不奇怪了。而要武力吞并,先切断香港对台湾社会的巨大示范效应,就成为一种必然。港版国安法与不提和平统一之间内在的逻辑关联就在这里。

九二共识一度是台海两岸关系走向正常化的政治基础,现在蔡英文不承认,中共也不提,这个政治基础也就不存在了。换言之,两岸关系必然走入动荡时期,中共将转入武力吞并为主的轨道开始运作。

尽管我们看到乔良等军方人士出面放风,说现在急统台湾会代价过高,可能葬送复兴大业等等,但过去有句老话,叫做反常即为妖。统一台湾一直都是习近平复兴大业最不可或缺的核心部分,怎么可能因为中美对抗就主动切割呢,要知道台湾问题本身就一直都是中美对抗的核心问题之一。

所以在我看来,这些说辞不过是烟幕弹,习近平显然采取了步步为营的策略,一方面攘外先安内,强行拿下香港,另一方面继续扩充军事力量和经济力量,利用疫情对美国经济的重创,争取在几年之内最大限度缩短双方差距,尤其在川普任期结束后,继任的美国总统可能在美台关系上带来变化。那个时候,可能会出现一个中共期望的对台动武的战略机遇。

当然了,这个算盘听上去是不错的,但还是那句老话:人算不如天算,这个话题我们以后会详细跟大家来讨论,为什么说中共打错了算盘。今天我们就暂时讨论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见。

(责任编辑:李敏)

唐靖远推特:https://twitter.com/TAGNJINGYUAN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