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紅禍】被政治運動抹煞的大師—葉企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29日訊】葉企孫是20世紀初,中國科技界、教育界聲名赫赫的大師。中共高調褒獎的23位「兩彈一星」元勳中,超過一半科學家都是他的學生,或者是他學生的學生。但他自己現在卻鮮為人知。今天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我們就來回顧這位「大師們的大師」——葉企孫

葉企孫原名鴻眷,1898年7月16號生於上海縣唐家弄一個書香門第。他15歲考進清華,20歲畢業後,抱著「科學救國」的志向赴美留學。1920年葉企孫獲芝加哥大學理學學士學位。他在實驗物理學的重要課題——測定普朗克常數上,獲得了當時的最佳數據,曾長期在國際上被沿用。他還在高壓磁學方面做出開創性的貢獻,1923年獲哈佛大學哲學博士學位。

葉企孫1924年3月回到中國,先後在東南大學、清華大學、西南聯合大學和北京大學任教。可以說,他在1925年憑一己之力創辦了清華物理系,1929年又親手組建了清華理學院。此後一直是清華大學的核心領導人物之一。葉企孫領導清華物理系募集優秀師資,充實實驗器材,加強學術交流,打造了培養中國科技精英的基地。

葉企孫曾親自參加過抗日活動。他的愛徒熊大縝聽信了中共抗日的宣傳,放棄去德國留學的機會,進入冀中擔任軍區供給部長。葉企孫挺身相助,給熊大縝介紹技術人員,幫他取得製造炸藥的材料。在葉企孫的聯絡下,前往冀中的清華師生近十人,正是他們辦起軍工廠,造出了各種地雷——這就是中共至今宣揚的「地雷戰」的人才背景。

但是1939年中共在晉察冀軍區搞所謂「鋤奸」運動,熊大縝被秘密逮捕,未經調查就用石塊砸死,還株連了近百名知識分子。文革時期,「熊大縝案」牽連到了葉企孫。

閻裕昌之子閻魁恆:「北大貼出大字報,說葉先生經常往解放區裡頭派特務,結果熊大縝,我父親都成特務了。」

葉企孫被北大紅衛兵揪鬥、關押、抄家、停發工資,強制送往「黑幫勞改隊」,期間一度因突然刺激而神經錯亂。

1968年又受「呂正操案」牽連。

北京大學教授瀋克琦:「中央專案組就把葉先生抓起來,認為熊大縝是要策反呂正操,那麼葉先生是後台。」

葉企孫連續8次被提審,被逼寫「筆供」,受盡人格凌辱和肉體折磨。

1969年11月葉企孫獲釋,但繼續被「隔離審查」多年。葉企孫當時已經被折磨的前列腺肥大,小便失禁,兩腿腫脹,不得不在中關村大街上乞討。

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不是葉先生一個,應該說他們那一代學人實際上受到中共的欺騙,在49年之後歷次的運動中,他們首當其衝,是被迫害者。他們的一生是中共向人民犯下罪行的一個印證。」

「文革」結束後三個月,葉企孫病情惡化去世。直到1987年,葉企孫的「平反」文件才正式被公佈。但經過種種政治運動的抹煞,幾乎已經沒有人知道,誰是葉企孫了。

旅美原大陸史學教授劉因全:「這樣的人他應該是國家的財富。尊重這麼一位科學家這是一個正常的社會應該做的。中共完全是按照一黨的,一派的利益,來確定對這位科學家的榮辱,生死。這樣的政權,我們認為是邪惡的。」

但葉企孫桃李滿天下,據粗略統計,從1925到1940年,單是物理系的畢業生中,中共建政後被選為科學院學部委員,和獲得同等稱號的就有王淦昌、周同慶、趙九章等22人,理學院畢業生有許寶 、陳省身、華羅庚等33人。如果再加上之後葉企孫在西南聯大,清華,北大,以及通過其他渠道教授的學生,其中已獲得包括兩院院士在內的各種榮譽頭銜者達70人。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葛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