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軍老兵傳閱公開國家文件 遭抄家打落牙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30日訊】重慶市墊江縣桂溪鎮73歲退伍軍人(在原中共38軍當兵)成德富,因早前傳閱了一份公開的所謂中共國家文件,墊江縣610和國保大隊的警察一夥人闖進家中綁架、抄家。老人的3300元現金和電腦、播放器以及4份公開的國家文件等被搶走,兩顆牙齒被暴打脫落。

《明慧網》5月28日報導,退伍軍人成德富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因傳閱了一份公開的國家文件,3月7日,被中共墊江縣610和國保大隊的警察一夥人闖進家中綁架,並搶走其3300元現金和電腦、播放器以及新聞出版署50號令在內的4份公開的國家文件,甚至連放大鏡也不放過,一併搶走。

其中一個穿便服的男子在成德富家和公安局多次毆打成德富,導致成德富兩顆牙齒脫落。這兩顆被打落的牙齒作為指證國保和610施暴的罪證仍被他保留著。

下面是整個事件的經過:

3月5日,墊江縣防範辦(610辦公室——處理法輪功問題辦公室)的鄭慶洪(音)、孫某(註:這兩人此前在公安局工作時就曾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退休後到防範辦工作)說,到成德富家來是看看他、聊聊天,問他有沒有什麼資料給他們看看。

成德富說:「有一份中央文件,我年前拿到居委會去了,我明天到居委會拿回來後你們再來。」兩人說過兩天來拿就離開了。

居委會的工作人員曾經多次配合國保迫害成德富。

2018年10月在國保大隊和派出所綁架成德富時,居委會主任在成德富家門外像潑婦一樣謾罵成德富,並對成德富的老伴徐德珍說要停發成德富退休工資、收回住房、成德富回不來了要判重刑,恐嚇挑唆徐德珍趕快離開成德富。

成德富從公安局回家後,並沒有記恨綁架迫害他的人,多次到政法委、國保大隊和居委會講法輪功真相。2019年底,他給居委會送了一份文件合集,希望他們明白真相不再參與迫害。

新聞出版總署令第50號文件。(明慧網)

4份公開的國家文件

這4份文件包括國家新聞出版署50號令、憲法關於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等公民權利條款的摘錄、公務員法關於執行上級錯誤命令的追責條款,以及國務院公安部認定的14種邪教中不包括法輪功的文件。

其中,2011年3月1日,所屬國務院的中國新聞出版總署發布第50號令,廢止了1953年至2009年間的161件規範性文件,當中的第99個和第100個廢止的文件是出版法輪功書籍的禁令。這證明中國公民擁有法輪功書籍既合法也合理。

中共迫害法輪功至今21年,對法輪功定性為什麼教,從來都沒有法律依據,無論是全國人大還是人大常委會,也從未認定法輪功是什麼教。

對法輪功的迫害依據是1999年7月江澤民回答法國《費加羅報》記者時說的一句話:法輪功是X教。就是這一句話成了全國各級「610」非法組織、政法系統、政府系統迫害法輪功的依據。

一句對媒體說的話怎麼可以作為定罪判刑的法律依據呢?

2016年11月,中國知名律師、東南大學法學院教授張贊寧在法庭上為法輪功學員吳紅衛做無罪辯護時指出,「江澤民才是真正的大罪犯。」

張贊寧在法庭上表示,江澤民及其非法設立的「610辦公室」破壞了中國憲法第36條的實施,非法剝奪了公民的信仰自由。

張贊寧說:「中國法律、就是《立法法》規定,制定刑法、制定限制人身自由的法律必須全國人大立法。但是江澤民卻對法國《費加羅報》講法輪功是某教。他沒這個權力,所以說江澤民才是破壞法律實施。」

江澤民成立的「610」辦公室是非法組織,未得到中共人大的批准,同時,憲法和中共組織法都沒有授權給「610」和中共及其任何附屬機構直接干預和運作政府行政的權力。

此外,國家《公務員法》第九章第54條規定:「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這就是說,公務員必須且只需對法律和正義負責,無須對任何違反法律和正義的命令負責,否則就要承擔法律責任。

2014年10月23日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公布了《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提出建立「重大決策終身追責制」。表明現當局不僅不會為前任的罪責背黑鍋,當替罪羊,而且將對違法違憲者終身追究責任。

2020年3月6日,成德富到居委會要回這份文件準備回家時,在居委會辦公大廳裡,有工作人員問他拿的什麼。成德富回答說是國家文件,那幾個人不信,拿出手機掃文件上的二維碼,發現確實是真的。

但是,就是這麼一點插曲,竟引起了610和國保的恐慌

老人遭入室綁架、搶劫、毆打

3月7日,幾個中共警察和一個穿便服的男子(下稱便衣男)一擁而入成德富的家中,將其扭住往裡屋推。

成德富大聲質問他們,便衣男惡狠狠地把成德富推進臥室摁倒在地,然後銬上手銬,重重地打了成德富幾耳光,然後很快將他押上警車,留了幾個人非法抄家。

整個過程沒有出示任何證件,沒有人出示警官證和搜查證,也沒有說出抓人和抄家的緣由。

在墊江公安局審訊室,幾個警察把戴著手銬的成德富強行弄上鐵椅子,把他的腳也銬上。

便衣男問成德富昨天在居委會大廳幹了什麼?

成德富說,年前拿了一份文件給居委會的人看。前天610辦公室的兩個人來找我說要看資料,就到居委會拿回文件。

成德富這才明白過來,「他們是衝著那份文件來的,沒想到他們對那份文件這麼恐懼。」

在成德富上廁所時,便衣男子在攝像頭照不到的轉角處再次搧成德富耳光,成德富問他:「怎麼到了公安局你還打人!」便衣男說:「哪個打你了?哪個看見了?」

成德富說:「我都73歲了,一個和你爺爺差不多大的白髮蒼蒼的老人,你也打,你良心在哪裡?」

成德富在家中和在公安局多次被便衣男子毆打,導致老人兩顆牙齒脫落。

此後,便衣男和國保的幾個警察要把成德富送往看守所,進看守所前要先檢查身體,在醫院,心電圖結果顯示成德富有嚴重的心臟病,隨時有猝死的可能,他們這才放棄繼續迫害成德富的打算。

晚上兩點多鐘,成德富終於回到家裡。手被銬子一直緊緊銬了十多個小時,直到現在都痛。他的老伴徐德珍也被綁架到審訊室鐵椅子上銬了5個多小時。

回家後,成德富發現家裡一片狼藉,從居委會拿回來的文件被劫走了,電腦、播放器、放大鏡還有很多其它私人物品也被搶走,警察也沒有給物品清單。

後來老伴徐德珍發現兒子給她治病的3300元錢不見了,哭了起來。成德富說:「這不是土匪搶錢嗎?我們去要回來。」

成德富老倆口到公安局大門被攔住不讓進。到縣信訪辦時,信訪辦的人理都不理。

成德富問:「你們這不是寫著『為民辦事』嗎?」信訪辦的人居然說:「你是敵人,我不給你辦事。」

成德富說:「我們修真善忍做好人的,都是你的敵人,那誰是你的朋友呢?」

成德富到縣政府去時,執勤的特警隊的一個人聽了成德富的講述說:「這些人大白天進屋搶錢肯定是黑社會的,你打110報警吧。」

成德富說:「他們還把我弄到公安局關了十多個小時。」對方驚愕得無言以對。

成德富一直鍥而不捨地到政法委、公安局、縣政府控訴國保和610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入室搶錢的犯罪行為。迫於壓力,最終,國保通過桂溪鎮派出所把錢還給了成德富。

在派出所領錢時,派出所要求寫收條。成德富寫上「公安局搶我的錢,派出所來還錢。」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