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军老兵传阅公开国家文件 遭抄家打落牙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30日讯】重庆市垫江县桂溪镇73岁退伍军人(在原中共38军当兵)成德富,因早前传阅了一份公开的所谓中共国家文件,垫江县610和国保大队的警察一伙人闯进家中绑架、抄家。老人的3300元现金和电脑、播放器以及4份公开的国家文件等被抢走,两颗牙齿被暴打脱落。

《明慧网》5月28日报导,退伍军人成德富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因传阅了一份公开的国家文件,3月7日,被中共垫江县610和国保大队的警察一伙人闯进家中绑架,并抢走其3300元现金和电脑、播放器以及新闻出版署50号令在内的4份公开的国家文件,甚至连放大镜也不放过,一并抢走。

其中一个穿便服的男子在成德富家和公安局多次殴打成德富,导致成德富两颗牙齿脱落。这两颗被打落的牙齿作为指证国保和610施暴的罪证仍被他保留着。

下面是整个事件的经过:

3月5日,垫江县防范办(610办公室——处理法轮功问题办公室)的郑庆洪(音)、孙某(注:这两人此前在公安局工作时就曾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退休后到防范办工作)说,到成德富家来是看看他、聊聊天,问他有没有什么资料给他们看看。

成德富说:“有一份中央文件,我年前拿到居委会去了,我明天到居委会拿回来后你们再来。”两人说过两天来拿就离开了。

居委会的工作人员曾经多次配合国保迫害成德富。

2018年10月在国保大队和派出所绑架成德富时,居委会主任在成德富家门外像泼妇一样谩骂成德富,并对成德富的老伴徐德珍说要停发成德富退休工资、收回住房、成德富回不来了要判重刑,恐吓挑唆徐德珍赶快离开成德富。

成德富从公安局回家后,并没有记恨绑架迫害他的人,多次到政法委、国保大队和居委会讲法轮功真相。2019年底,他给居委会送了一份文件合集,希望他们明白真相不再参与迫害。

新闻出版总署令第50号文件。(明慧网)

4份公开的国家文件

这4份文件包括国家新闻出版署50号令、宪法关于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等公民权利条款的摘录、公务员法关于执行上级错误命令的追责条款,以及国务院公安部认定的14种邪教中不包括法轮功的文件。

其中,2011年3月1日,所属国务院的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第50号令,废止了1953年至2009年间的161件规范性文件,当中的第99个和第100个废止的文件是出版法轮功书籍的禁令。这证明中国公民拥有法轮功书籍既合法也合理。

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21年,对法轮功定性为什么教,从来都没有法律依据,无论是全国人大还是人大常委会,也从未认定法轮功是什么教。

对法轮功的迫害依据是1999年7月江泽民回答法国《费加罗报》记者时说的一句话:法轮功是X教。就是这一句话成了全国各级“610”非法组织、政法系统、政府系统迫害法轮功的依据。

一句对媒体说的话怎么可以作为定罪判刑的法律依据呢?

2016年11月,中国知名律师、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在法庭上为法轮功学员吴红卫做无罪辩护时指出,“江泽民才是真正的大罪犯。”

张赞宁在法庭上表示,江泽民及其非法设立的“610办公室”破坏了中国宪法第36条的实施,非法剥夺了公民的信仰自由。

张赞宁说:“中国法律、就是《立法法》规定,制定刑法、制定限制人身自由的法律必须全国人大立法。但是江泽民却对法国《费加罗报》讲法轮功是某教。他没这个权力,所以说江泽民才是破坏法律实施。”

江泽民成立的“610”办公室是非法组织,未得到中共人大的批准,同时,宪法和中共组织法都没有授权给“610”和中共及其任何附属机构直接干预和运作政府行政的权力。

此外,国家《公务员法》第九章第54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就是说,公务员必须且只需对法律和正义负责,无须对任何违反法律和正义的命令负责,否则就要承担法律责任。

2014年10月23日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公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建立“重大决策终身追责制”。表明现当局不仅不会为前任的罪责背黑锅,当替罪羊,而且将对违法违宪者终身追究责任。

2020年3月6日,成德富到居委会要回这份文件准备回家时,在居委会办公大厅里,有工作人员问他拿的什么。成德富回答说是国家文件,那几个人不信,拿出手机扫文件上的二维码,发现确实是真的。

但是,就是这么一点插曲,竟引起了610和国保的恐慌

老人遭入室绑架、抢劫、殴打

3月7日,几个中共警察和一个穿便服的男子(下称便衣男)一拥而入成德富的家中,将其扭住往里屋推。

成德富大声质问他们,便衣男恶狠狠地把成德富推进卧室摁倒在地,然后铐上手铐,重重地打了成德富几耳光,然后很快将他押上警车,留了几个人非法抄家。

整个过程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人出示警官证和搜查证,也没有说出抓人和抄家的缘由。

在垫江公安局审讯室,几个警察把戴着手铐的成德富强行弄上铁椅子,把他的脚也铐上。

便衣男问成德富昨天在居委会大厅干了什么?

成德富说,年前拿了一份文件给居委会的人看。前天610办公室的两个人来找我说要看资料,就到居委会拿回文件。

成德富这才明白过来,“他们是冲着那份文件来的,没想到他们对那份文件这么恐惧。”

在成德富上厕所时,便衣男子在摄像头照不到的转角处再次搧成德富耳光,成德富问他:“怎么到了公安局你还打人!”便衣男说:“哪个打你了?哪个看见了?”

成德富说:“我都73岁了,一个和你爷爷差不多大的白发苍苍的老人,你也打,你良心在哪里?”

成德富在家中和在公安局多次被便衣男子殴打,导致老人两颗牙齿脱落。

此后,便衣男和国保的几个警察要把成德富送往看守所,进看守所前要先检查身体,在医院,心电图结果显示成德富有严重的心脏病,随时有猝死的可能,他们这才放弃继续迫害成德富的打算。

晚上两点多钟,成德富终于回到家里。手被铐子一直紧紧铐了十多个小时,直到现在都痛。他的老伴徐德珍也被绑架到审讯室铁椅子上铐了5个多小时。

回家后,成德富发现家里一片狼藉,从居委会拿回来的文件被劫走了,电脑、播放器、放大镜还有很多其它私人物品也被抢走,警察也没有给物品清单。

后来老伴徐德珍发现儿子给她治病的3300元钱不见了,哭了起来。成德富说:“这不是土匪抢钱吗?我们去要回来。”

成德富老俩口到公安局大门被拦住不让进。到县信访办时,信访办的人理都不理。

成德富问:“你们这不是写着‘为民办事’吗?”信访办的人居然说:“你是敌人,我不给你办事。”

成德富说:“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的,都是你的敌人,那谁是你的朋友呢?”

成德富到县政府去时,执勤的特警队的一个人听了成德富的讲述说:“这些人大白天进屋抢钱肯定是黑社会的,你打110报警吧。”

成德富说:“他们还把我弄到公安局关了十多个小时。”对方惊愕得无言以对。

成德富一直锲而不舍地到政法委、公安局、县政府控诉国保和610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入室抢钱的犯罪行为。迫于压力,最终,国保通过桂溪镇派出所把钱还给了成德富。

在派出所领钱时,派出所要求写收条。成德富写上“公安局抢我的钱,派出所来还钱。”

(责任编辑: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