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燭光遍地開花 為中國也為香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4日訊】今年是六四31週年,雖然一年一度的香港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因疫情被取消,但香港的六四燭光將突破病毒和強權點亮網路,「遍地開花」。香港是中國境內唯一能舉行大型六四悼念集會的城市,這被認為是一國兩制的標誌。港人表示,「我不能沉默」,紀念六四既為中國也為香港

香港「六四」燭光熄滅 兩制何存?

過去一年,中、港政府暴力鎮壓香港抗爭,中共訂立港版國安法更直接把「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香港民主黨創建人李柱銘直言:「如果北京當局有權直接制訂法例,又在香港執法,那就不是一國兩制了。」

香港一年一度舉行的六四集會,被認為是一國兩制的另一個軟指標。每年6月4日,上萬香港市民風雨不改進入維園,點亮燭光紀念89年在天安門為中國民主運動獻身的先烈,盼望自由的火光早日光照華夏大地,香港維園在嚮往民主的海內外華人看來,是與中國大陸相連的唯一自由燈塔。

然而,今年港府以疫情為由禁止香港維園舉行六四燭光晚會。蘋果日報評論說,當維園的點點燭光被極權國家機器強行撲滅,香港也將如大陸一樣進入不見光明的漫漫長夜,一國兩制的兩制之別又焉會存在?

香港人不會沉默 六四燭光「遍地開花」

不過,香港民眾並不打算放棄紀念活動。申請六四集會的支聯會說,他們將把晚會改為線上活動,鼓勵所有人「Be water」,在自己所在的地方以自己的方式紀念。

6月4日晚上,支聯會仍會到維園點上蠟燭,在線上直播紀念活動,大家一起默哀1分鐘,通過網路讓六四燭光在香港和澳門「遍地開花」。

52歲的香港文秘林黛絲(直譯Daisy Lam)過去幾乎每年都帶孩子們參加六四燭光紀念會。她對路透社說:「我不能沉默。如果有人要我保持沉默,我不幹。」

今年56歲的陳慶華(音譯Chan Ching-wah)是香港的一名社工。六四事件時期他還是一名學生,他回憶當年逃離北京情形時說,有一位海關官員放他走,還讓他帶走一包有關軍隊鎮壓活動的照片和視頻。

「我希望香港的抗爭不會導致六四那樣的鎮壓」,陳慶華手裡拿著自己當年在天安門廣場拍的照片說,「我覺得我從來沒有離開,因為香港正面臨著危險。香港面臨的壓制不是小事。」

香港退休公務員梁惠嫻(Priscilla Leung)是非政府組織的志願者。她表示,她會繼續給年輕人講述天安門鎮壓事件。這個話題在中國大陸是敏感話題。中共政府嚴厲禁止人們公開提及六四事件。

梁惠嫻說:「我已經買了一些電子蠟燭,準備在街道上點亮這些蠟燭。」「不管是一個人也好,還是幾個人也好,這沒有關係,只要我們的心中仍然燃燒著這一把火就好,我們就能夠把這個信息傳給下一代。」

香港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公開表示,他不會屈服政府的威嚇,將照樣參加今年的六四晚會。他說:「如果我們對國安法這麼的反感、要抗爭,六四是一個表達方式。」

黎智英強調六四夜晚點起燭光,意義重大:「對香港人都是一個鼓舞,表明我們會繼續反抗中共打壓、繼續保護我們的自由法治。」

香港民主運動的青年代表人物黃之鋒、鄺頌晴沒有經歷過「六四」歲月,但是一年一度的維園燭光,卻伴隨著他們的成長。

六四31週年之際的政治局勢令他們憂心忡忡,黃之鋒和鄺頌晴撰文稱,天安門事件一直都是一個需要吸取的教訓:中共是一個殘暴的獨裁政權,為了保衛自己的權力,會毫不猶豫地殺害本國公民。

「幾天前,中共剛剛宣布,將直接為香港安插國安法;香港警方則拒絕批准我們一年一度的為殺戮受害者守夜集會活動。沒有了燭光的今年,我們有可能將面對棍棒、催淚彈、橡皮子彈以及暴力的警察。我們憂心忡忡,但卻依然不能拱手放棄我們的自由。一旦紀念六四的燭火熄滅,自由香港的炬火也將危在旦夕。」

除了香港,美國國務院已決定在6月4日舉行網上悼念,支持中國大陸和香港的民主抗爭運動。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