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川普信神與習近平拜佛 為何運勢大相逕庭?

——淺談兩個大國領袖信仰的不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作為世界最大的兩個經濟體的第一領導人,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都有自己的信仰。然而,近年來,川普和習近平的運勢卻大為不同。我們可以先來看看到底有何不同?

川普民調不斷刷新紀錄 VS 倒習、反習聲音四起

2019年5月份,在美中貿易戰緊張進行時,左格比分析民調公司(Zogby Analytics poll)的民調顯示,川普的民眾支持率高達51%,創下川普在該民調的最高紀錄。

2020年,武漢肺炎(中共病毒)重創美國後,儘管民主黨以及美國主流媒體刻意批評川普政府應對中共病毒的措施,但川普總統的近期支持率仍高居不下,蓋洛普民調(Gallup Poll)不斷刷新紀錄。

5月15日,該民調顯示,川普總統當前的支持率為49%,達到歷史最高點,且超過了前兩任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和小布什(George W. Bush)的同期水平。專家認為,川普極有可能獲得連任。

相比之下,習近平這兩年卻極不走運,其政治豪賭可謂是逢賭必輸,民望也連連暴跌。從2018年貿易戰開打後,中國經濟就開始急速下滑,大陸民怨四起。貿易戰的受挫讓習進退失據,執政危機不斷加大。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中共在香港為非作歹,姦淫殺戮,差點重演「六四」。習的民望急劇下降,中共黨內開始出現反習、倒習的聲音。

2019年到2020年跨年之際,中共病毒爆發,習遇到了更大的麻煩,中共隱瞞疫情、造假、甩鍋、栽贓、戰狼外交、口罩外交,激怒了全世界,習坐到了火山口上,被中共裹挾著並與之一起成為被國際追責的對象,而國內甚至還出現了紅二代公開反習。

2020年5月底,瘟疫還未完全過去,習又祭出了昏棋,中共在國際上巨大譴責聲浪和制裁壓力下,執意撕毀了《中英聯合聲明》,並強行推出了徹底摧毀香港的《港版國安法》,結果招致了美國幾乎致命的制裁和打擊。目前,習與整個中南海完全被打懵了,應對失措,陷入了無助的恐慌。

眾所周知,川普是信神的,不但多次公開表示自己信神,還倡導美國國民向神祈禱;而維基解密透露,習近平相信佛家氣功與超自然力量,或許這也是為什麼習每每遇到麻煩了,都會到各大石窟去拜佛求佛保佑。那麼,為什麼川、習兩人的運勢差異這麼大呢?

從川、習的行為表現,看對各自信仰的虔誠度

2017年年初,川普就職典禮後,多次公開表示信神。同年7月26日,川普在推特中寫道:「在美國,我們不向政府祈禱——我們向神祈禱!」對此,《華盛頓時報》發文大加讚賞,說:「這是美國的所在。美國就是這樣建立的,與其它相比,這是最重要的。這真是太好了!我們現在有了一位承認這些的總統。」

「即使川普在白宮不做什麼,僅僅說這幾句話,他都可能是美國歷史上的最偉大總統之一。」「信神,只有信神這個核心原則,才能引領我們美國走向偉大;失去這個,我們就失去一切,而變成另一種國家。」

真正信神的人一定會按照神說的去做。我們看到,在川普執政的這幾年中,他在行動上也是在按照神的旨意在做事,守護傳統,努力截窒人們對神的背離,並為普世價值而戰。無論是主導美中貿易戰,還是對朝鮮核實驗的強硬態度,以及簽署《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再到近期的大力出拳制裁中共,川普政府所行所做可謂順天應人。

值得重點一提的是,自2017年上任以來,川普大力倡導宗教信仰、捍衛信仰自由,所以美國政府近年來非常重視在國內和國際上保護宗教自由權利。2019年7月17日下午四點半,川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見了來自17個國家的27位宗教迫害倖存者,其中包括來自中國江蘇省南京市的法輪功學員張玉華女士。

2019年7月17日,張玉華女士在白宮向川普總統講述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的真相。(白宮視頻截圖)

會見期間,張玉華女士告訴川普總統,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仍在發生著,她請求川普總統幫助制止中共政權發動的這場迫害。川普總統對張女士連聲說:「我明白,我明白。」

在遇到重大挑戰和困難時,川普都會誠心向神祈禱,並多次成功化解了危機。比如,半年前,川普遇到了執政以來的一場重大挑戰—民主黨策劃出了對川普的彈劾案。面對巨大壓力,川普不斷地向神求助,結果真的有如神助,成功化解了彈劾危機。

大家可能還記得,2014年1月7日,習近平在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說:「別看你今天鬧得歡,小心今後拉清單,這都得應驗的。不要幹這種事情。頭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可以看出,習相信惡有惡報,並相信有「神明」。

習當年順天意而行,也有過順風順水的時候。在習執政的前五年,通過打虎拿下了許多迫害修煉人、血債纍纍的高官,過程中風生水起,如有神助,民望大幅度上漲。

外界普遍認為,習近平運勢的轉折點是2017年年底。十九大剛結束,習就被奸臣王滬寧哄騙著到上海中共一大舊址,舉拳頭向馬克思撒旦宣誓,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了撒旦,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習剛發完誓,魔鬼就開始操控習的靈魂和身體。接下來習近平的運勢真是一落千丈,腳步越來越凌亂,其很多昏招和蠢招的背後都能看到撒旦的影子。

很多信佛的人都知道「不二法門」的道理。即使都是佛教徒,不同佛教法門之間都不能混雜的修煉。而信神和信魔更是相牴觸的,根本無法共存的。習近平拜佛,或許是他生命美好的一面體現出來的,就是人們所說的佛性吧;習同時又向魔鬼宣誓效忠,應該是他生命魔性一面體現出來的,表現就是戀權,因此而保黨並與魔鬼做交易。

所以這兩年,外界都注意到了詭異的一幕,那就是習近平不但拜佛,同時也拜鬼。比如,2019年夏天,在貿易戰和反送中運動的雙重壓力和打擊下,習近平從8月19日到22日對甘肅考察,首站去了敦煌,即俗稱「千佛洞」的莫高窟視察。可是隨後,習也拜祭了1936年底在甘肅全軍覆沒的紅軍西路軍。

由於共產黨摧毀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很多中共體制內的人早已不知道是叫真正的信仰了。中共的高官中有很大一批人都在燒香拜佛,但是背地裡卻幹著腐敗淫亂、甚至虐殺修煉人的事。這些人拜佛的目的並不是渴望自己心靈的向善,而是求佛保佑自己升官、發財、生兒子,更甚者求佛來幫助打擊政治對手。

神、佛在這些高官的眼中只是他們達成目標的工具。在這個體制中混跡多年的習近平,能否擺脫這種被黨文化嚴重變異了的思維模式呢?

2020年中共兩會前夕,中共政治氣氛極為詭異,各路反習勢力都在抬頭,國際追責索賠聲浪也不斷高漲。寢食難安的習再一次拜佛,於5月11日突然現身雲岡石窟。外界分析,處於焦頭爛額困境中的習是到雲岡石窟求佛保佑去了。

然而,習前腳剛拜完佛,後腳就帶領中南海在兩會上摧毀了香港(圖二)。可見,習並沒有擺脫利用神佛為自己政治仕途開綠燈的變異思維模式。習是否在雲岡拜佛前就已做好摧毀香港的打算了呢?如果是的話,習拜佛時是不是在求神佛加持自己順利通過「港版國安法」、儘快剷除這個妨礙他保黨保權的「心腹大患」之港呢?

從習的所行所做來看,習因戀權而內心更傾向於中共撒旦,習的拜佛充其量也只是在利用神佛達成為保權、保黨而設定的一個個目標。帶著這樣的心態,習能否得到神佛的幫助呢?從貿易戰、中共病毒爆發、台灣大選、以及香港事件中,人們不難得出結論。

2020年5月28日,《港版國安法》在中共人大會議表決中,習近平按下了「贊成」綠燈。(Getty Images)

川習之戰的實質—價值觀之戰、信仰之戰、神魔之戰

或許,正是因為習近平內心對神佛尚存一些敬畏,上天一直用各種方式慈悲地召喚著他,借很多人的嘴點化著他,期盼著他的覺醒。

自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在公開場合,川普總是說習近平是他的好朋友。在中共一次次欺騙美國政府後,川普對習近平仍然展現出友好、包容和耐心,而且過程中川普一直試圖把習和中共分開,言行中包含著一份善意的期待。

然而,幾年下來,習因為戀權,一直不能拋棄對中共撒旦的幻想,所以大腦一直被撒旦控制,只會用黨文化的變異思維去分析川普,去看待這個世界,故而連連誤判時局。

在習的眼中,川普或許就是一個看重利益的商人。習在貿易戰中不斷食言,不料卻遭到看重誠信的川普的強力制裁,搞得自己最後手足無措。據悉,習這一次在香港的豪賭,也是因為錯判了局勢,以為通過「港版國安法」,美國會感謝中共,因為解決街頭抗爭、暴動,可以安心做生意。哪裡知道,習與中共高層摧毀的是國際人權與核心價值,結果招來了更加強硬的制裁與打擊。

正是因為對魔鬼撒旦的祭拜,習與中共高層根本不懂得國際上正常人的思維是什麼樣的,更看不懂川普每走一步背後的信仰指導,所以美中關係越走越遠。5月22日,川普政府發表的16頁《美國對華戰略方針》中,不再承認習近平的領導地位。基本上,川習關係由原來的朋友已經徹底變成了敵人。

可以說,川、習之戰的實質是價值觀之戰,也是信仰之戰,更是正邪之戰、神魔之戰,所處的天時、背後的天意就是港人口中喊出的「天滅中共」。

麻煩纏身的習近平還有沒有出路?

習近平再糊塗也不應該與魔鬼做交易、並發誓把生命獻給中共邪黨。習這兩年的不幸遭遇不但讓自己吃盡了苦頭,也作為反面教材向世人展示了向中共邪靈發毒誓的可怕後果。中共和江澤民、曾慶紅給習挖的坑,習基本上一個個都跳進去了,貿易戰、中共病毒、香港問題……,不久前還說不想留下罵名的習,如今基本上注定要成為一個歷史罪人了。

習幾乎就只差犯下迫害佛法的滔天大罪了。這不,近日又一個中共血債幫大鱷浮出了水面,正積極的在法輪功問題上繼續捆綁習——現任中紀委書記趙樂際迫不及待地要直接指揮610迫害法輪功了。

那麼,習還有沒有一條光明的出路呢?

有!習唯有徹底與中共邪靈決裂,才有可能跳出那越陷越深的泥沼。這又回到了上天早已為習近平慈悲安排的出路了:抓捕江澤民、曾慶紅,解體中共,方可走出危局,迎接美好未來。能否醒過來並抓緊時間去做,也就是習近平能否珍惜自己的生命和要不要未來的問題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