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弗案警察被訴 訪民:追責中共警察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5日訊】涉嫌造成非裔男子弗洛伊德死亡的四名警察,已經被起訴,最重可判刑40年。雖然中共弗洛伊德之死在國內高調進行反美宣傳,但大陸民眾表示,中共警察暴力執法導致民眾死亡的案例更多,但很少有警察被追責。

週三,美國檢察官對涉嫌造成非裔男子弗洛伊德死亡的四名警察,提出刑事指控。其中,壓制弗洛伊德頸部的警察沙文,罪名從此前的「三級謀殺」和「二級過失殺人」,被提高到「二級謀殺」,最重可判刑40年。另外三名警察是首次受到刑事指控,罪名是「協助並教唆二級謀殺」,以及「過失殺人」,如果被定罪,他們同樣面臨40年牢獄。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弗洛伊德他由於警察的過度武力而死亡。警察當然是要去承擔責任的。涉事的警察也都很快都被逮捕並且被起訴了。儘管我們現在還沒有看到最後的判決,但是,至少進行到目前這個階段,我們看到代表著美國獨立的這個司法體系已經啓動了程序,要準備還給死者一個公道。」

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美國騷亂,中共藉機在國內高調進行反美宣傳。但是國內民眾表示,中共警察暴力執法導致民眾死亡的案例更多,但像美國這樣對警察追責卻很難。

上海市民 胡建國:「我們這個維權路上死的人太多了。你像我們上海的段春芳她的哥哥。就是在上訪路上,當時警察打他妹妹,哥哥就上去說了兩句話,就拉了一下。結果把她哥哥活活打死。上次還有一個上海的,我上次看到,名字記不出來了。強拆他那個房子,衝到他家裡面,用槍給他打死。」

段春芳的哥哥段惠民2006年底到北京上訪時被截訪人員毒打致死。段春芳當時聽到打手喊:「給我往死裡打,這個是政府買單。」打死人的警察沒有遭到追責,三年後段春芳也因上訪被勞教一年半,84歲的父親悲憤交加,絕食身亡。段春芳母親胡小妹之前曾對媒體控訴。

段春芳母親胡小妹:「我家裡已經2條人命了。我老頭子死了,我女兒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我們老百姓犯的哪一條法呀?犯法的是你們,不是我們!你們給他(段惠民)活活打死,你們拿鈔票都貪污去了,還要滅口!我的老頭子想不通,他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響。」

即便是引發極大社會輿論的警方暴力致死事件,涉事警察也往往能輕鬆脫身。

例如2016年,中國人民大學碩士雷洋被警方以參與嫖娼為由拘捕,期間離奇死亡。當時罕見引發了多所名校的校友,和社會各界的公開譴責。涉案警察承認對雷洋施暴,包括勒脖子,用膝蓋壓、用腳踩脖子、踩臉,毆打等。但是最終北京市豐台區檢察院決定,五名涉案警務人員只是「玩忽職守」,不予起訴。

2015年黑龍江慶安縣農民徐纯合被慶安火車站警察李樂斌開槍打死一案,也曾引爆社會輿論,質疑警察違法截訪,槍殺平民。但是官方稱警察開槍「屬正當履行職務」。黨媒央視發布一段經過剪輯的視頻試圖平息輿論,同時拒絕提供完整的監控視頻。

唐靖遠:「雷洋,徐純合這些案例的死亡,警察最後都沒有受到懲罰。還有其他的很多的這種案例,警察即使有的受到了懲罰,也都只是象徵性的。這些案子突出的特點就是有非常明顯的司法的不公。最後都是由政府動用了龐大的資源來對整個案子進行銷聲。這些人的死亡是由於這個體制的暴力造成的。」

胡建國:「我們連上街的權利都沒有,我們連微信裡邊說兩句話的權利都沒有。如果我們要說了他們不滿意的話,他們就會把我們抓起來,就會把我們判刑,就會對我們威脅,對我們恐嚇、毆打,種種事情都會發生。」

上海市民胡建國表示,中國訪民更加「無法呼吸」,但他們持續維權也是為了推動中國的法治,同時他們的遭遇向世界展示了中共的殘酷。這是中共最害怕的。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李沛灵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