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弗案警察被诉 访民:追责中共警察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5日讯】涉嫌造成非裔男子弗洛伊德死亡的四名警察,已经被起诉,最重可判刑40年。虽然中共弗洛伊德之死在国内高调进行反美宣传,但大陆民众表示,中共警察暴力执法导致民众死亡的案例更多,但很少有警察被追责。

周三,美国检察官对涉嫌造成非裔男子弗洛伊德死亡的四名警察,提出刑事指控。其中,压制弗洛伊德颈部的警察沙文,罪名从此前的“三级谋杀”和“二级过失杀人”,被提高到“二级谋杀”,最重可判刑40年。另外三名警察是首次受到刑事指控,罪名是“协助并教唆二级谋杀”,以及“过失杀人”,如果被定罪,他们同样面临40年牢狱。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弗洛伊德他由于警察的过度武力而死亡。警察当然是要去承担责任的。涉事的警察也都很快都被逮捕并且被起诉了。尽管我们现在还没有看到最后的判决,但是,至少进行到目前这个阶段,我们看到代表着美国独立的这个司法体系已经启动了程序,要准备还给死者一个公道。”

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美国骚乱,中共借机在国内高调进行反美宣传。但是国内民众表示,中共警察暴力执法导致民众死亡的案例更多,但像美国这样对警察追责却很难。

上海市民 胡建国:“我们这个维权路上死的人太多了。你像我们上海的段春芳她的哥哥。就是在上访路上,当时警察打他妹妹,哥哥就上去说了两句话,就拉了一下。结果把她哥哥活活打死。上次还有一个上海的,我上次看到,名字记不出来了。强拆他那个房子,冲到他家里面,用枪给他打死。”

段春芳的哥哥段惠民2006年底到北京上访时被截访人员毒打致死。段春芳当时听到打手喊:“给我往死里打,这个是政府买单。”打死人的警察没有遭到追责,三年后段春芳也因上访被劳教一年半,84岁的父亲悲愤交加,绝食身亡。段春芳母亲胡小妹之前曾对媒体控诉。

段春芳母亲胡小妹:“我家里已经2条人命了。我老头子死了,我女儿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我们老百姓犯的哪一条法呀?犯法的是你们,不是我们!你们给他(段惠民)活活打死,你们拿钞票都贪污去了,还要灭口!我的老头子想不通,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响。”

即便是引发极大社会舆论的警方暴力致死事件,涉事警察也往往能轻松脱身。

例如2016年,中国人民大学硕士雷洋被警方以参与嫖娼为由拘捕,期间离奇死亡。当时罕见引发了多所名校的校友,和社会各界的公开谴责。涉案警察承认对雷洋施暴,包括勒脖子,用膝盖压、用脚踩脖子、踩脸,殴打等。但是最终北京市丰台区检察院决定,五名涉案警务人员只是“玩忽职守”,不予起诉。

2015年黑龙江庆安县农民徐纯合被庆安火车站警察李乐斌开枪打死一案,也曾引爆社会舆论,质疑警察违法截访,枪杀平民。但是官方称警察开枪“属正当履行职务”。党媒央视发布一段经过剪辑的视频试图平息舆论,同时拒绝提供完整的监控视频。

唐靖远:“雷洋,徐纯合这些案例的死亡,警察最后都没有受到惩罚。还有其他的很多的这种案例,警察即使有的受到了惩罚,也都只是象征性的。这些案子突出的特点就是有非常明显的司法的不公。最后都是由政府动用了庞大的资源来对整个案子进行销声。这些人的死亡是由于这个体制的暴力造成的。”

胡建国:“我们连上街的权利都没有,我们连微信里边说两句话的权利都没有。如果我们要说了他们不满意的话,他们就会把我们抓起来,就会把我们判刑,就会对我们威胁,对我们恐吓、殴打,种种事情都会发生。”

上海市民胡建国表示,中国访民更加“无法呼吸”,但他们持续维权也是为了推动中国的法治,同时他们的遭遇向世界展示了中共的残酷。这是中共最害怕的。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李沛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