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裔學生質疑ACA-5議案引入種族因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5日訊】6月2日,ACA-5議案已走到加州議會撥款委員會(Committee on Appropriations)進行了第一次聽證,議案由民主黨的三位提案者和11位附議者提出。ACA-5議案試圖修改加州憲法,廢除209法案中的人人平等的原則,即不得基於種族、性別和膚色而被歧視或給予優惠待遇。

大衛(David)是一位亞裔高中生,和其他即將申請大學的學生一樣,他非常關心ACA-5議案對申請加州大學的影響。

因種族而遭「反歧視」
大衛說:「209法案意味著在申請加州大學時不會考慮我的種族,而ACA-5則強調了種族因素。」

大衛說:「作為亞裔,我支持209法案。那些反對209號提案的人認為,幫助處境不利的群體,可以有助於整個社會。而支持209號提案的人認為,平權行動(Affirmative Action)實質上是另一種歧視,並非對因歷史原因而存在的種族問題的適當回應。」

1961年,肯尼迪總統在其行政令中提出了平等權利的概念,「鑑於因種族、信仰、膚色和民族血統造成的歧視違反了美國的憲法原則和政策」,因而「在聯邦政府中的任何雇員或應聘者」以及「承包商和分包商招聘中」,「排除和禁止由於種族、膚色、和宗教信仰而引起的歧視」。

但是,平權行動現在演變為在教育、就業或住房等領域支持弱勢群體成員的一套政策。平權行動試圖實現補救弱勢群體在就業、薪酬方面的不平等;增加他們的受教育的機會以體現多樣化。

所以,大衛說:「平權行動不是在人們頭腦中消除而是鞏固了種族的觀念。」「如果由於膚色而被拒絕進入大學,從個人的角度,我會很生氣。」

大衛解釋說,當我在SAT標出的複選框裡註明我是亞洲人時,它提醒著我被描述為某個種族。我會被認為有亞裔特徵,比如細長斜眼、擅計謀、書呆子等刻板印象,這讓我感到困擾和不舒服。它讓我感到,社會仍然關注我的膚色,並希望我把自己歸檔到黃種人的類別裡。

大衛質疑,「許多人說,種族意識對於解決當前的眾多種族的問題至關重要。如果人們的目標是消除種族之間的區別,為什麼採用的方法卻是在種族之間劃出明顯的官僚主義的界限?」

立法引入種族因素的危險
大衛說:「在布朗訴托皮卡教育委員會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of Topeka)一案中,律師瑟古德·馬歇爾(Thurgood Marshall)論證了「分開但平等」政策的內在不平等。該法禁止非裔美國人和白人共享公共汽車、學校和其他公共場所;黑人需使用同等的單獨設施。這一政策一直延續了五十多年。

大衛認為:「今天,種族隔離的形式變得更加微妙,但如果在大學選擇學生時考慮種族問題,這仍然是一個突出的問題。」

如果當初要求的是黑人能和白人有平等權利,不歧視同時也應不對任何一個種族實行優惠政策,那麼加州209法案體現了這一原則。而ACA-5議案則要推翻這一點,在教育、就業和公共承包經營中實現對某些族裔的特殊優惠政策,當然也因此會產生對其他族裔的不公平和歧視。

大衛說:「大學招生中的配額和積分制度是違反憲法的。在多個錄取過程中,通過不同的種族標準和篩選器後,得出最後的結果。無論篩選器之間的差異有多小,對高中生的傷害是相同的,這會加劇他們對自己種族意識的焦慮,並侵蝕學生的精神和自信心。」

ACA-5議案的作者之一,第79區聖地亞哥民主黨眾議員雪莉·韋伯(Shirley Weber)說:「自1996年加州209法案通過以來,它使婦女和少數族裔擁有的企業每年損失了11億美元……並且永久性地造成了工資差距。」

大衛質疑說:「我不太了解那些數據是怎樣統計的。在我看來,將種族因素帶入對話,本身就是危險的。」

人們可能會因此誤解那些獲錄取的學生或未被錄取的人。大衛認為:「公眾會充分地發揮他們的想像力。許多人會問,是不是因為我是個亞洲人而未能進入加州大學? 或者,他們是否因為是西班牙裔或黑人而被錄取的(即使他們是在艱難環境中堅持不懈才成功的)?」

歷史回溯
大衛提到:「著名的『玩偶』實驗表明了膚色會貶低個人的身分。」

1951年,堪薩斯州的非裔美國人奧利弗·布朗(Oliver Brown)想讓女兒就近上白人小學,但托皮卡學區要求她去較遠的黑人小學。於是,布朗夫婦和其他十二個黑人家庭一起在聯邦法院對托皮卡教育委員會提起訴訟,控告隔離政策違憲。1896年,美國最高法院在普萊西訴弗格森(Plessy v. Ferguson)一案中,裁定在公共設施上實行種族隔離合法,即「分開但平等」政策。

早在40年代,非裔心理學家肯尼斯·班克羅夫特·克拉克(Kenneth Bancroft Clark)和他的妻子設計了「玩偶」(Dolls)實驗,即給3-7歲的黑人孩子們一些白人形象和黑人形象的玩偶,讓孩子們將玩偶標註為從「漂亮」 到「醜陋」等。該實驗沒有對照組。實驗結果顯示,大多數黑人兒童標註黑人玩偶為「醜陋」。

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的非裔首席律師瑟古德·馬歇爾(Thurgood Marshall)作為律師, 在訴訟中引用「玩偶實驗」作為證據之一,說明「分開」政策對黑人造成了嚴重傷害。

當時的首席大法官厄爾·沃倫(Earl Warren)接受了這一論點,他在意見中寫道:「僅僅由於種族而將他們與年齡和資格相近的人分開,會使他們對自己在社區中的地位產生自卑感,並進而影響他們的心靈。」1954年,高院裁定布「分開但平等」違反了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的《平等保護條款》。

據報導,「玩偶」實驗後被多次重複並做了改進,在2006年的實驗中,仍有50%的黑人兒童將黑人玩偶標註為「不好」。

該文章轉自大紀元網站。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