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学生质疑ACA-5议案引入种族因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5日讯】6月2日,ACA-5议案已走到加州议会拨款委员会(Committee on Appropriations)进行了第一次听证,议案由民主党的三位提案者和11位附议者提出。ACA-5议案试图修改加州宪法,废除209法案中的人人平等的原则,即不得基于种族、性别和肤色而被歧视或给予优惠待遇。

大卫(David)是一位亚裔高中生,和其他即将申请大学的学生一样,他非常关心ACA-5议案对申请加州大学的影响。

因种族而遭“反歧视”
大卫说:“209法案意味着在申请加州大学时不会考虑我的种族,而ACA-5则强调了种族因素。”

大卫说:“作为亚裔,我支持209法案。那些反对209号提案的人认为,帮助处境不利的群体,可以有助于整个社会。而支持209号提案的人认为,平权行动(Affirmative Action)实质上是另一种歧视,并非对因历史原因而存在的种族问题的适当回应。”

1961年,肯尼迪总统在其行政令中提出了平等权利的概念,“鉴于因种族、信仰、肤色和民族血统造成的歧视违反了美国的宪法原则和政策”,因而“在联邦政府中的任何雇员或应聘者”以及“承包商和分包商招聘中”,“排除和禁止由于种族、肤色、和宗教信仰而引起的歧视”。

但是,平权行动现在演变为在教育、就业或住房等领域支持弱势群体成员的一套政策。平权行动试图实现补救弱势群体在就业、薪酬方面的不平等;增加他们的受教育的机会以体现多样化。

所以,大卫说:“平权行动不是在人们头脑中消除而是巩固了种族的观念。”“如果由于肤色而被拒绝进入大学,从个人的角度,我会很生气。”

大卫解释说,当我在SAT标出的复选框里注明我是亚洲人时,它提醒着我被描述为某个种族。我会被认为有亚裔特征,比如细长斜眼、擅计谋、书呆子等刻板印象,这让我感到困扰和不舒服。它让我感到,社会仍然关注我的肤色,并希望我把自己归档到黄种人的类别里。

大卫质疑,“许多人说,种族意识对于解决当前的众多种族的问题至关重要。如果人们的目标是消除种族之间的区别,为什么采用的方法却是在种族之间划出明显的官僚主义的界限?”

立法引入种族因素的危险
大卫说:“在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委员会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of Topeka)一案中,律师瑟古德·马歇尔(Thurgood Marshall)论证了“分开但平等”政策的内在不平等。该法禁止非裔美国人和白人共享公共汽车、学校和其他公共场所;黑人需使用同等的单独设施。这一政策一直延续了五十多年。

大卫认为:“今天,种族隔离的形式变得更加微妙,但如果在大学选择学生时考虑种族问题,这仍然是一个突出的问题。”

如果当初要求的是黑人能和白人有平等权利,不歧视同时也应不对任何一个种族实行优惠政策,那么加州209法案体现了这一原则。而ACA-5议案则要推翻这一点,在教育、就业和公共承包经营中实现对某些族裔的特殊优惠政策,当然也因此会产生对其他族裔的不公平和歧视。

大卫说:“大学招生中的配额和积分制度是违反宪法的。在多个录取过程中,通过不同的种族标准和筛选器后,得出最后的结果。无论筛选器之间的差异有多小,对高中生的伤害是相同的,这会加剧他们对自己种族意识的焦虑,并侵蚀学生的精神和自信心。”

ACA-5议案的作者之一,第79区圣地亚哥民主党众议员雪莉·韦伯(Shirley Weber)说:“自1996年加州209法案通过以来,它使妇女和少数族裔拥有的企业每年损失了11亿美元……并且永久性地造成了工资差距。”

大卫质疑说:“我不太了解那些数据是怎样统计的。在我看来,将种族因素带入对话,本身就是危险的。”

人们可能会因此误解那些获录取的学生或未被录取的人。大卫认为:“公众会充分地发挥他们的想像力。许多人会问,是不是因为我是个亚洲人而未能进入加州大学? 或者,他们是否因为是西班牙裔或黑人而被录取的(即使他们是在艰难环境中坚持不懈才成功的)?”

历史回溯
大卫提到:“著名的‘玩偶’实验表明了肤色会贬低个人的身份。”

1951年,堪萨斯州的非裔美国人奥利弗·布朗(Oliver Brown)想让女儿就近上白人小学,但托皮卡学区要求她去较远的黑人小学。于是,布朗夫妇和其他十二个黑人家庭一起在联邦法院对托皮卡教育委员会提起诉讼,控告隔离政策违宪。1896年,美国最高法院在普莱西诉弗格森(Plessy v. Ferguson)一案中,裁定在公共设施上实行种族隔离合法,即“分开但平等”政策。

早在40年代,非裔心理学家肯尼斯·班克罗夫特·克拉克(Kenneth Bancroft Clark)和他的妻子设计了“玩偶”(Dolls)实验,即给3-7岁的黑人孩子们一些白人形象和黑人形象的玩偶,让孩子们将玩偶标注为从“漂亮” 到“丑陋”等。该实验没有对照组。实验结果显示,大多数黑人儿童标注黑人玩偶为“丑陋”。

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的非裔首席律师瑟古德·马歇尔(Thurgood Marshall)作为律师, 在诉讼中引用“玩偶实验”作为证据之一,说明“分开”政策对黑人造成了严重伤害。

当时的首席大法官厄尔·沃伦(Earl Warren)接受了这一论点,他在意见中写道:“仅仅由于种族而将他们与年龄和资格相近的人分开,会使他们对自己在社区中的地位产生自卑感,并进而影响他们的心灵。”1954年,高院裁定布“分开但平等”违反了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的《平等保护条款》。

据报导,“玩偶”实验后被多次重复并做了改进,在2006年的实验中,仍有50%的黑人儿童将黑人玩偶标注为“不好”。

该文章转自大纪元网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