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李克強不想再幫習背「政治黑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5日訊】中共病毒重挫中國經濟,中南海分裂越加明顯。尤其兩會後,習近平李克強的分歧備受關注。有專家分析認為,最高領導人之間因認知差異產生的路線分歧不多見,兩人的分歧是因李克強不願替習背所有的政治責任與黑鍋。

剛過去的中共兩會期間,李克強被問及今年的「脫貧攻堅」任務能否順利完成。

李克強坦言,中國有6億人的每月收入僅1000元,「1000元在一個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難,現在又碰到疫情」。可能會有一些人返貧,脫貧的任務更重了。預計今年低保、失業保障、特困救助等人口還會增多。

他還反覆強調,中央帶頭過「緊日子」,「各級政府都要過緊日子」。「緊日子」在他講話中多次出現,被指在拆台習近平提出的2020年全民實現小康的中國夢。

同時李克強還公開稱讚地攤經濟、小店經濟是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是人間的煙火,是中國的生機」,這種說法與習近平疫情中力推復工,保出口,仍然惦記著「中國製造2025」的大目標,顯得頗有距離。引發輿論高度揣測。

6月4日,三立新聞「名家專欄」刊發署名張宇韶的文章說,李克強日前點讚「地攤經濟」緩解了失業的壓力。此說法無疑打了總書記幾耳光,因為正值北京高舉經濟路線的「國進民退」的必要,同時宣稱中國初步實現小康社會的成果。

而李克強提出的「地攤經濟」恰是中國改革開放之初的產物,30多年後竟要走回市場開放初期的老路豈不諷刺。

再加上李克強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及「中國有6億人,只有1000元的收入」,而且隻字不提中國經濟成長的官方預期數字,是否意味中共黨史上的「兩條路線」鬥爭正在上演中?

文章說,習近平自掌權以來進行一系列擴權動作,不論是透過其親信栗戰書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還是經由主管中共意識形態的王滬寧大搞政治崇拜,都讓習近平打破了中共黨內的潛規則。

就以黨領政的權力分工而言,總書記與總理向來存在「體制」的關係,亦即一把手負責黨務與軍權,國務院負責政策的實行,這也是昔日「江朱」或「胡溫」體制存在的原因。

文章說,由於習的擴權,使得李克強成為改革開放以來相對弱勢的總理,不僅「體制」關係不復存在,更常讓李成為有責無權下的背書角色,李心中的不滿不難理解。

去年5月李克強去山東視察時詢問物價上漲的看法,有位民眾直接抱怨水果漲了好幾倍,李不可置信問了幾次都得到同樣的答案。

文章說,本來這種政治不正確的畫面應該被國務院網信辦與新聞辦給刪除,沒想到卻直接經由新華社報導轉載全國媒體,許多觀察家評論,這是李克強給習近平的分歧表面化。

去年10月中共召開四中全會,提出「強化治理能力」時,習近平把副總理胡春華提升為「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組長一職,具體負責執行推動扶貧脫貧相關政策,此舉被視為稀釋李克強的權力的重要訊號。

其後香港反送中爭議與中共肺炎爆發,李克強肩上同時扛下防疫總指揮與脫貧致富的兩大政治目標。

而上述兩件大事件的發生,也是今年兩會延期2個多月的關鍵。如果中共黨內沒有達成共識,就不可能讓李克強在全球輿論的檢視下,提出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來說明中共當下防疫成果與未來經濟發展的評估。

但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完全沒提及GDP增長數字。卻說出6億人月收入未及1000元的實情,這讓習近平的「脫貧工程」臉上無光,只好通過黨媒《求是》雜誌進行滅火,拿出習近平的舊文宣稱中國已完成小康目標。

文章說,這種總書記與總理間因為認知差異產生的路線分歧其實不多見,因為政治鬥爭通常發生在派系與高層之間,而李未必有有什麼政治野心,但不願替習近平背所有的政治責任與黑鍋的可能性應該才是真實狀態。畢竟國務院總理才是在一線工作的人,也只有他清楚中國當下經濟衰退與社會矛盾的實情。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