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香港公務員要忠誠中共?

聶德權要「雙重身分」 作者: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9日訊】《有冇搞錯》。6月8日。

香港政府的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昨天(6月7日)出席一個會議的時候說,香港政府的公務員,同時也屬於「國家的公務員」。他認為,香港公務員思考問題的時候,要同時考慮這兩個身分。香港公務員的雙重身分認定,這個講法在香港引起社會上很多爭議和疑惑,今天談一下這個問題。

聶德權的這個說法,其實是北京的一個說法。在北京看來,香港公務員,應該無條件支持特首,支持港府,和支持北京的中央政府。

香港公務員一直是跟西方標準的,最重要的是依法行事,然後是政治中立。不管你的政治觀點和個人背景,你不能在政治上選邊站的。這是民主政治的一個制度安排。比如英國政府公務員,不管你自己是工黨還是保守黨,都不能利用公共職務,去支持或者削弱這些政黨。

你必須中立。

過去,香港也是這樣。現在,當然已經不是了。因為香港的公務員,已經不能政治中立了,必須要選邊站。按照聶德權的說法,是對特首和特區政府忠誠,同時,你有國家公務員的雙重身分,所以必須對北京,對中央政府,最重要的是對共產黨要忠誠。

可能有人說,有冇搞錯,香港公務員必須對共產黨要忠誠?冇搞錯,中國對公務員真是這樣要求的。

2019年6月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第4條:公務員制度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堅持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貫徹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路線,貫徹新時代中國共產黨的組織路線,堅持黨管幹部原則。

第14條:公務員應當履行下列義務:(一)忠於憲法,模範遵守、自覺維護憲法和法律,自覺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

第59條:公務員應當遵紀守法,不得有下列行為:(一)散布有損憲法權威、中國共產黨和國家聲譽的言論,組織或者參加旨在反對憲法、中國共產黨領導和國家的集會、遊行、示威等活動;

類似的規定,在《公務員法》中還有,我們就不詳細說了。簡單講,中國公務員沒有政治中立,必須無條件忠誠於共產黨,跟隨共產黨。大部分時候,不是共產黨,在中國你根本當不了公務員。

其實公務員,中國歷史上沒有這個概念,這是一個西方來的外國勢力帶來的東西,英文是civil servant,或者是public servant。中文中有時稱為:公僕。因為servant這個詞,其實就是僕人的意思。civil和public,都有公眾和共同的意思。public servant,當然是和private servant相對照的。以前歐洲,一個貴族家裡面三五十個,或者是上百個servant,很常見,現在幾乎沒有了。

這個僕人,並不是個低賤的工作。我記得以前看過一個資料,英格蘭一個公爵家裡面,總共有250個僕人,他的管家,工資很高,相當於現在30萬英鎊一年,差不多400萬港幣。想想也應該,管200多人的公司,CEO 400萬港幣年薪,也不算過分。

當然,這個公爵的管家,必須對公爵忠誠。如果你是個公司的CEO,必須對公司老闆忠誠,這都沒問題的。如果你是公務員,你的老闆是誰?是政府嗎?還是政府首腦?聶德權說的,對特首忠誠?

其實,林鄭月娥,特首,地位就是那個公爵的管家,其他公務員相當於其他的僕人,而老闆,其實是香港人。香港人納稅,香港人給錢,養了一個政府,來保證自己的安全。所以他們應該對港人忠誠。他們當然應該服從管家的命令,前提是管家對老闆,也就是港人是忠誠的,對不對?如果管家偷東西,幹壞事,損害老闆的利益,其他僕人是可以不服從他的。

當然,這是西方的概念。中國沒有這個概念。中國的政府工作人員,稱為吏,通常是由官來聘用和管理的。官是皇帝任命的,吏,就是幫官做事的這些人,通常是官用自己的錢,其實也是老百姓的錢,私下聘請來的。

包公,包青天,下面的王朝、馬漢、張龍、趙虎,還有展昭,和師爺公孫策,開封汴梁,首都公安局的幾個主要幹部,都不是公務員,都是包公自己請來的人,所以對包公必須無條件忠誠。

在中國,到現在還是這個概念。中國公務員,必須忠誠共產黨,必須忠誠領導,而不是忠誠於真正的老闆,就是這個public,或者是全體公民,civil。所以準確地說,中國不應該叫公務員,或者公僕,而是應該叫私務員,或者是私僕,因為只服務一個叫做共產黨的組織。

明白這個道理,香港這個問題就很簡單了。

香港一國兩制,公務員應該政治中立,但對真正的老闆應該忠誠,也就是對香港市民應該忠誠。但兩制回歸一國,公務員就不是對市民忠誠了,而是必須對一個私人組織忠誠,就是共產黨,對這個私人組織指定的管家忠誠了。

衝突其實就在這裡,到底是public servant,還是private servant?如此而已。這涉及到政權性質的不同,制度的不同。

中國說要堅持一國兩制,說什麼不走樣,不變形。一國兩制不是一個概念,它有很多實際的內容。香港公務員體系,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實際的內容。

中國《憲法》中,還有五個民族自治區的民族自治。怎麼自治,哪個民族自治了?《憲法》說一套,下面做另一套。如果不堅持那些實質和具體的兩制的內容,香港也就一樣了。兩制空有一個名稱。

李顯龍的新加坡苦惱

今天還想談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新加坡李顯龍最近的一篇文章,對亞洲前景相當悲觀。這個文章是在《聯合早報》刊登的,題目是「瀕危的亞洲世紀,中美對抗的危害」。

文章說,美國不是一個衰落的大國,它有很強的韌性和實力,其中之一就是它能夠吸引世界各地人才。另一方面,中國經濟擁有巨大的活力和日益先進的技術,它不是蘇聯最後幾年搖搖欲墜的計劃經濟。這兩個大國之間的任何對峙都不太可能像冷戰時那樣,在一個國家和平崩潰的情況下結束。

意思是,中美對抗可能長期進行。

所以,李顯龍說:亞太國家不希望被逼在中美之間作出選擇。它們希望與雙方培養良好關係,它們承受不起疏遠中國的代價。

我們說,亞洲世紀這個提法,是2000年之後有人提出的,其實還有人提出歐洲世紀,認為歐洲會重新崛起等等。很多中國人直接提中國世紀,亞洲其它國家都是搭順風車。

亞洲內部,流行一個說法,經濟靠中國,安全靠美國。這個提法,就是新加坡提出來的,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過去很多年也是這麼做的。所以新加坡和中國經濟走很近,但安全事務上則依靠美國。新加坡不但有美國軍事基地,還和台灣有軍事合作關係。

但這個小國定位,前提是中國和美國關係穩定平衡。現在兩國關係已經走向另外一個方向了,完全對立了,其它國家就要選邊站了。這讓新加坡非常苦惱。所以李顯龍說:一個更強大的中國不僅應該尊重全球規則和規範,也應該承擔起更大的責任,維護和更新使其取得如此輝煌成就的國際秩序。如果現有規則和規範不再適用,中國應與美國和其它國家合作,制定出所有國家都能接受的訂正安排。

李顯龍說的沒有錯,過去30年的全球規則,讓中國獲得巨大的利益。但這種獲利,很大部分是依靠欺騙得來的。比如說加入世貿的承諾,中國沒有兌現,以前每年都說等一下,等明年;後來15年期限到了,中國覺得自己夠強大了,所以不認了,直接說,我已經都兌現了,沒有其它承諾了。

美國人當然很憤怒,對不對?中國對這些小國,或許是有所讓利,貿易上讓你賺錢,但那些錢是從美國那裡賺來的,或者說騙來的。美國人發現上當了,不讓騙了,就是現在這個格局。

所以,簡單來說,中美全面對抗已經形成,完全不可逆了。中間那些國家,尤其是亞洲的這些小國,必須選邊,就面臨非常難受的痛苦了。經濟靠中國,安全靠美國。放掉哪一邊,好像都走不過去了。

這是李顯龍這篇文章,在亞洲不少國家引起共鳴的原因。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