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袁弓夷:促美宣布中共是犯罪集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3日訊】「共產黨從1949年到現在71年,不斷地犯下彌天大罪。每一次犯下彌天大罪,造成幾千萬人死亡。」目前已抵達美國華盛頓的香港實業家袁弓夷臨行前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此行目的之一就是促成美國宣布中國共產黨為「犯罪集團」,「這個『武器』,比任何武器都厲害!」

「中國共產黨在71年裡,不斷不斷地有組織的犯罪,在定義上它就是『犯罪組織』。」香港實業家袁弓夷說,消滅共產黨是他的使命,是他站出來的目的。中共推行港版國安法後,袁弓夷頻頻公開抨擊中共,並分析中共將在美國的制裁下潰敗,香港也將因此獲得自由。目前他已抵達華盛頓,向美國高層進行遊說。

袁弓夷此行目的有三:一,為香港年輕抗爭者爭取到美國受教育的機會;二,與美國商談將香港主權歸還港人,由香港公民公投決定香港未來;三,促成美國宣布中國共產黨為犯罪集團。

他說,今年6月4日美國白宮前策士班農在與中國富豪郭文貴宣布成立「新中國聯邦」演講時,指中共是「犯罪集團」。而美國總統川普現任律師、前紐約市長朱利亞尼,擔任紐約市(聯邦)檢察官時為對付組織性犯罪的黑社會集團,推動法案《反犯罪組織侵蝕合法組織法》(Racketeer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s Act,簡稱RICO),「最後紐約七成的黑社會被他(朱利亞尼)搞定了,所以後來紐約的經濟不就好得不得了了。」

「它(共產黨)不但在中國是一個犯罪組織,它在美國把中國留學生拖下水,拖大陸記者下水,實際就是一個總的『犯罪集團』,在美國已經足夠(被定性)了,那幾萬人,都已經是『犯罪集團』了。」

袁弓夷披露,過去兩三年,美國已著手研究立法將中共定為「犯罪集團」,最近川普已考慮立此法案。「我就想拿這個(事件來)推一把,這個很重要。」

他分析,美國一旦宣布中共為犯罪集團,全世界就將與中共自動脫鉤,「不需要宣戰,仗都不需要打,不跟你做生意了,那就你(中共)自己玩吧,你是孤立的。」

「這個武器(新法案)比任何武器都厲害。老實說,你一跟『犯罪集團』做事,美國就有權制裁你了。」

袁弓夷說,中共的「師傅」蘇聯共產黨,在1991年解體時,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宣布的「解體宣言」,就已言明共產黨為「非法組織」。而目前中共的處境與蘇共解體前的局勢又極其相似。

他說,引燃蘇共解體的「切爾諾貝爾(Chernobyl)核電廠事故」,就如今年中國爆發的中共病毒疫情。「蘇聯的人民就開始明白了,原來蘇共這麼不負責任的,又欺騙,又瞞報,跟武漢肺炎(中共肺炎)這個事件百分百相似。」

他還以當年瓦文薩(Lech Walesa)帶領波蘭團結工會,對抗共產黨,最後終結波蘭共產黨,成立波蘭共和國,比擬為今日的反送中抗爭。「由波蘭開始(反抗),接著延續到東德,最後就把那堵牆(柏林圍牆)推倒了,這樣(蘇共)就完蛋了。就像我們反送中運動。」

「大家實在要清醒點,這就會明白整件事了。人家(共產黨)在全世界都已完蛋了,現在中國應該就是最後一個共產主義國家。」袁弓夷說,「很多人說,獨裁專政到了70多年就差不多(倒台)的了。」

他強調,需徹底剷除共產黨,因為在共產黨專制下,國家的法律與憲法都是假的,「無論是誰上了台,都覺得自己不安全,他就把軍隊、公安,全部包圍(控制住),換上自己人,他永遠都在集權,集權者就是獨裁者。」

他說,目前中共內部權力鬥爭嚴重且混亂,「就是亂了大套,整個國家亂了套」。經濟也已陷入困境,他形容中國經濟走向「是『I』型,就是『直插』(經濟一直向下)。」

因公開反共,袁弓夷近來受到中共電話騷擾,「有人打過來,又不吭聲。我也沒空跟他們搞那麼多事。」「我就已經預備了,既然要出來發聲,我就要講得清清楚楚,那你(中共)說我犯法就犯法囉,大不了,我已經做了可能被抓捕,坐牢的準備。」

「(我)活到70多歲了,一輩子都過得挺好的,孩子也挺好的,我無所謂了,最好的東西我都享受過了,我現在應該做些有意義的事。」袁弓夷說。

去華盛頓3個重要任務 班農宣布中共是犯罪集團

記者:消滅共產黨是你站出來的唯一目的。(袁弓夷:我的使命)是,你的使命。共產黨它到底是怎麼樣的組織,為什麼這個時候要消滅共產黨?

袁弓夷:我去華盛頓的三個任務,第一是為了那些(抗爭的)孩子(爭取支援);第二是跟蓬佩奧那邊怎麼(商談),看他們將來怎麼樣,比如英美託管香港,讓我們(香港人)可以自主公投;第三個任務,我就想改變他們的觀念。

共產黨從1949年到現在,71年了,它做了些什麼?我的記憶呢,它實際上是不斷地犯下彌天大罪,每一次犯彌天大罪,幾千萬人死了,迫害法輪功也是罪行,很明顯,(記者:活摘器官)雖然它的罪行沒有(呈上)法庭,不等於這個罪行不存在。

中國共產黨在71年裡不斷不斷的有組織的犯罪,在定義上它就是「犯罪組織」。(今年)六四那天,班農和郭文貴宣布成立「新中國聯邦」。班農上去說話的時候,他思考得很厲害,因為他接到白宮一個電話,說「如果你(班農)用這個字眼,你以後都不要回來白宮工作了,你可以在外面(工作),沒有問題的,但是你違反了我們白宮裡面的規矩,每個國家都有規矩的。」

那麼他一開始想在演講裡用「恐怖集團」(一詞),就是稱中共為恐怖集團,但是後來想了又想,不如退一步,稱為「犯罪集團」。但是白宮說,「你(班農)用『犯罪集團』也不合適,因為那個國家(中國)是我們承認的,它是一個合法的(受)承認的國家,我們(美國)沒有準備好把它叫成『犯罪集團』,所以如果你脫口而出,以後你就很難回來白宮工作了,別人會說你先入為主,你明白這個意思吧」。他(班農)考慮了很久,最終他還是說了,指中國共產黨是「犯罪集團」。

美國有很多法律(有關)「犯罪集團」。美國那些黑社會(組織)也是「犯罪集團」。如果她(美國)給你定性為「犯罪集團」,只要是參加的人,不需要有什麼動作,不需要有什麼行動,你一參加就是犯法。就是說你加入了黑社會,不管你做什麼事情,你已經犯法了。

記者:美國還不允許犯罪集團入境。

袁弓夷:是的,很嚴重的。過去那2至3年,他們(美國人)在研究怎麼對付中共。他們想提這個法案,在不斷研究,美國人做事情真的很仔細。這個(法案)是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訂定的,他當紐約市(聯邦)檢察官時,因為他要對付黑社會,紐約的黑社會很厲害的,他就立了這個法案,叫做Racketeer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s Act,縮寫叫做RICO。這個法案就是說,你如果是有組織性的犯法,就全部都可以抓了。最後,紐約七成的黑社會被他(朱利亞尼)搞定了,所以後來紐約的經濟不就好得不得了了,就是他的功勞。後來他又做了(紐約)市長。他一直跟川普是好友,他現在是川普的律師。

它(共產黨)不但在中國是一個犯罪組織,它在美國把(中國留學生)拖下水,拖大陸記者下水,實際就是一個總的「犯罪集團」,在美國已經足夠(被定性)了,那幾萬人,都已經是「犯罪集團」了。

所以現在他(川普)也在考慮(立新法案),我就想拿這個(事件來)推一把,這個很重要。因為如果全世界明白你(中共)是「犯罪集團」,基本上就會跟你自動脫鉤了,不需要宣戰,仗都不需要打。如果全世界都說你(中共)犯罪,我不跟你做生意就可以了,那就你自己玩吧,你是孤立的。這個武器(新法案)比任何武器都厲害。因為老實說,你一跟「犯罪集團」做事,美國就有權制裁你了。

蘇共解體宣言曾宣布:共產黨是非法組織

記者:1991年蘇聯共產黨解體時,已經宣布共產黨是非法組織。

袁弓夷:蘇聯在1991年(解體),實際這個也是「89六四」引起的,(蘇聯的)人民有信心了,因中共(治下的)那些年輕人都站出來了,就觸發他們也站出來。當然後來中國(六四民運)沒有成功,被鎮壓了。但是整個東歐,差不多在「89六四」之後那兩年,基本上共產黨就完蛋了。

但是最值得紀念的,就是蘇聯怎麼樣瓦解。1991年,俄羅斯聯邦的總統葉利欽,蘇聯的總書記戈爾巴喬夫(Gorbachev),他們同一天就宣布,解體宣言,基本上整個宣言主要是說,共產主義、共產黨是一個非法組織。它(蘇共成立)70多年,跟(中共)差不多,你去看它(解體宣言)裡面的內容,這是歷史文件,解體宣言,那個稿是所有(蘇聯)資深共產黨員寫的。非常值得看這個(解體)宣言。去谷歌也可以(搜尋到)的。

中共肺炎好比切爾諾貝爾 反送中像波蘭運動

記者:其實說起來,那時蘇共的解體是不是反映了香港今天的情況,可能中共解體也在走差不多一樣的路?

袁弓夷:蘇共解體,是什麼觸發的呢,是(1986年4月26日)切爾諾貝爾(Chernobyl)核電廠事故,那裡有核洩漏,接著那些(蘇聯的)人民就開始明白了,原來你們(蘇共)這麼不負責任的,又欺騙,又瞞報,跟武漢肺炎(中共肺炎)這個事件百分百相似,但是武漢這個事件令全世界死了很多人啊。中國(中共)報出來的那個(感染及死亡人數),不要相信它,拿美國的數字乘以四倍就是中國的數字了。很簡單,中國是美國的四倍人口,美國死了那麼多人,都懶得說醫療水平了,美國死了及感染了這麼多人,乘以四倍就是中國的數字了。中共說的那個(數字),你不要拿它當回事。

所以呢,這個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就是中國的切爾諾貝爾事故,(兩者)很相似的。那麼現在,香港發生的事情,去年(至今)那些年輕人的抗爭,就非常像波蘭。

波蘭那時候,瓦文薩(Lech Walesa)帶著格但斯克列寧船塢(Gdnask)的工人,我還記得那個運動叫做Solidarity(團結工會),它(跟反送中運動)非常相似,都是爭持了很久,爭持了兩年多,但後來還是由波蘭開始(反抗),接著延續到東德,最後就把那堵牆(柏林圍牆)推倒了,這樣(蘇共)就完蛋了。你們應該看看這一段歷史,這段歷史非常的重要,我讀書(成績)就一般般,但我看過很多資料,這段歷史非常的重要,就像我們(反送中運動)。

很多人說,獨裁專政到了70多年就差不多(倒台)的了,看看歷史上蒙古人曾統治了中國,蒙古人夠強大了吧,全世界最強大的、有最大的版圖,它也是差不多80年左右就完蛋了。

記者:共產黨是西來的幽靈,不是我們中國的。

袁弓夷:是啊。

記者:它(共產黨)現在綁架了中國。

袁弓夷:是外來勢力,外國勢力。

記者:它(共產黨)才是真正的外國勢力。

袁弓夷:對呀,大家實在要清醒點,這就會明白整件事了。人家(共產黨)在全世界都已完蛋了,現在中國應該就是最後一個(共產主義國家)。

他(習近平)爸爸(習仲勛),我跟他爸爸吃過幾頓飯,他爸爸就說黨要分開、政府也要分開,企業也要分開,他爸爸是一個非常開明的人。

換來換去都是共產黨 誰上台都是奪權和獨裁

記:您之前講過想寫一封信給習近平?

袁弓夷:我很想寫封信給他(習近平),但我知道這封信不起作用。他現在已經走到這一步了。我要把這封信公諸於世,他現在做了些什麼,現在那些人好像不好意思說一樣,他(習近平)現在所做的事,就是當年斯大林做的事、就是希特勒做的事,但就是沒有人敢說出來,說出來怕有什麼(後果)。

我一直想寫封信,我還沒想清楚,覺得要寫一封公開信,(寫出)我對他(習近平)這個政權的看法。共產黨,要麼就剷除它,不要又說要換個領導,換來換去,換來換去都是共產黨,那怎麼辦啊,他(領導)一上台就開始集權(集中權力),如果他不集權就不安全,因為它(中共)是沒有法律的,這個國家法律和憲法都是假的,無論是誰上了台,都覺得自己不安全,他就把軍隊、公安,全部包圍(控制住),換上自己人,如果他覺得不安全,他就永遠都在集權,一旦(權力過分集中)就是獨裁了,集權者就是獨裁者。

記者:大陸做生意、投資會遇到什麼情況?共產黨會怎麼樣對待你們這些港商呢?

袁弓夷:唉,它(中共)完全是在利用你(港商)。那個共產黨宣言裡講得很清楚,最後它們(中共)要(實行)社會主義,要消滅資本主義,我們做生意的,無論做大大小小的生意,都是資本主義,資本家,它(中共)一定會,遲早會(消滅資本家)。

現在不要說我們(港商)了,大陸土生土長的馬雲啊,最出名的(富商)都給它「收編」了,基本上沒有(富商)了,所以這些是它(中共)的政策,它的血液裡面就有這些基因,有什麼好說的呢?所以我認為,誰說不知道它(中共)有什麼罪狀,根本就是裝傻,我就不相信(這些人)。

實際上每個人都能看得見的,但(我)就是很不明白,為什麼有些人被它嚇壞了,我呢?我就已經預備了,既然要出來發聲,我就要講得清清楚楚,那你(中共)說我犯法就犯法囉,大不了,我已經做了可能被抓捕,坐牢的準備,(我)活到70多歲了,一輩子都過得挺好的,什麼好的東西我都享受過,孩子也挺好的,我無所謂了,最好的東西我都享受過了,我現在應該做些有意義的事,對吧。

記者:有人打電話騷擾你嗎?

袁弓夷:有,有人打過來,又不吭聲。

記者:有沒有人說要找你聊聊?

袁弓夷:那倒沒有,它(中共)知道我是很兇的,我可能會錄音,現在,一有人打電話給我,我就打開錄音機,我說完「餵」,對方就不吭聲,我也沒空跟他們搞那麼多事。

記者:7月1日就快到了,港版國安法到底會不會真立法呢?

袁弓夷:看起來,它們(中共)想搞個本地化(的國安法),不管你(中共)立還是沒立,美國都當你已經立法了,那麼就要制裁你。如果是香港自己修訂23條,外國就不可以這麼隨便的制裁你,我看到的是它(中共)都是在走那條路(修訂23條)了,大家都看到它在走這條路了。

記者:那麼中共起碼是不敢強推港版國安法?

袁弓夷:但問題是23條,如果它裡面那些條例很辣的話,怎麼辦?

記者:過去17年,香港一直通過不了23條立法,現在要立23條,就更加艱難?

袁弓夷:是,但時間不夠了,7月中(立法會)就休會了,它(中共)原本的目標是在9月前通過(港版國安法),可以取消那些選(立法會)議員的人的資格(DQ),我看這個時間表就做不來了。

記者:其港版國安法出台的目的,是不是為了取消這批議員的資格(DQ)呢?

袁弓夷:DQ這批議員,可能是其中一個(目的),最重要的是它(中共)想用這條法例(港版國安法)來搞定那些紅二代、官二代,那些有錢在(香港)的人,它就是看中那筆錢嘛!講到最後,什麼都是錢,共產黨就兩件事,權力和金錢,它有了權力,就要錢了,它沒有其他的。

所以(紅二代,官二代)有很多錢在(香港),當然現在要逃走,那些人也害怕,現在拚命往外跑逃,他們外逃錢的份額,很可能比我們香港人(的份額)大,他們是「巨型錢」,我們是小錢,這個就是它(立國安法)的主要目的。

習近平先拿下了軍隊,從去年到現在,基本接管了公安、公檢法,現在他在接管金融,你看李小加無端端也說要走了,這些都是金融界的人,現在他(習近平)在動金融界的人了。老實說,現在他要查銀行,他都沒辦法查,因為有人頂(阻攔)著他,那不是他的人,將來他接管了銀行,就可以知道誰誰有錢,就有動作開始了。

中美出招對打 港人不需緊張 看戲就好

記者:未來這幾個星期會怎樣,中概股回來香港上市,網易、京東來撐起香港股市?

袁弓夷:這幾個星期,好戲上演了,中國(中共)出招,美國出大招,有好戲看了,所以我們香港人不用太緊張,你們看戲就好了,我也是看戲,當然我有任務要做,不用太緊張。你看美國的蓬佩奧去到很盡(不留情面),看看蓬佩奧那封信,他非常生氣。

我看不出你(中共)的(中聯辦主任)駱惠寧,還有(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怎樣還擊),唉!他們沒來過香港,又不會英文,又不懂法律,搞些這樣的爛招,唉!實際上就是給習近平踩香蕉皮(設陷阱),現在就慘了,他又沒面子了。

記者:上一次孫力軍(公安部副部長)抓了肖建華(公司集團「明天系」幕後控制人),(習近平)也是讓人笑話,(袁弓夷:是的)現在他(孫力軍)也被人抓了,所以他們也有前車之鑑的。(袁弓夷:是的)他們所做的事情,如果不符合世界的核心價值,就有很多麻煩。

袁弓夷:就是把(責任)推到習近平身上了,都搞不清楚,他們老是說高級黑,低級黑,真是搞不清楚,到底是真的「黑他」(讓習背鍋)呢?還是無心之失,事實就是亂了大套,整個國家亂了套。經濟方面,我在直播裡使用過的,美國的經濟就是「V」型,在反彈。而一般來說,有指中國的經濟是「L」型,(我說)它不是「L」型,是「I」型,就是「直插」(經濟一直向下)。

記者:現在推「地攤經濟」……

袁弓夷:所以說「直插」,你(中共)都知道行不通嘛!所以趕緊收了回去,已經收回了。全部失業的人,幾千萬人,過億的人都出來擺地攤,那正常的生意怎麼做,真的是非常可笑,真是可笑,這叫搞經濟,這叫世界強國,第二強國,叫人出來擺地攤,你說是不是笑死人。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