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汛期又來了 三峽大壩扛得住嗎? (國語版字幕)

下游七省市是中國之所以存在的生命線 治水如治國,不是強硬就可以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7日訊】有冇搞錯,6月16日。

中國進入汛期,所謂夏汛,到處都發生水災。但最讓人擔心的,是長江流域,尤其是三峽大壩,又是變形,又是山泥傾瀉。三峽大壩如果出問題,中下游幾億人,中國四成的GDP,全都都泡水了。今天談一下三峽大壩和中國的水災

6月11日10時,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佈會,由中國水利部有關人員介紹今年的情況。

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簡介今年的情況。他說,今年,中國的區域性暴雨洪澇將會重於常年。水利部預計,長江中下游、珠江流域西江、海河部分水系,松花江、遼河等地區可能發生較大洪水,黃河上中游、太湖、淮河等地可能發生區域性暴雨洪水。

這個意思是說,中國大陸四個最大的水系,長江、黃河、珠江和松花江,今年全部都有可能發生大洪水。

葉建春表示,今年要重點關注面臨的超標洪水、水庫失事、山洪災害「三大風險」。

他解釋,中國的防洪工程能夠防禦49年以來的最大洪水,但超標洪水有可能超出現有的防禦能力,可能是一個「黑天鵝」事件。

所以很多人解讀認為,今年中國有可能發生49年以來最大的洪水災害,而且是全國性的。

目前,最受關注的是珠江和長江流域。珠江流域上游,廣西和貴州6月份持續暴雨,下了十多天,西江上游的廣西桂林地區,已經遭災了。桂林好幾個城區和城鎮被淹。貴州和廣西交界有水庫潰堤,兩省已經有幾百萬人受災,許多人喪生,官方數字到目前沒有公佈。湖南公佈死了不到10個人。據說,珠江上游這次的洪水,死人不多,但財產損失巨大,很多房屋被毀,汽車泡在水裡或被大水沖走。

長江流域情況也相當嚴重。不是中下游,反而是上游的重慶受災嚴重,最少有兩個縣城被洪水攻破,全城淹水。

長江的這個情況,其實應該受到特別關注。水利部說今年中下游可能受災,但現在首先受災的是上游。大家知道水往下流,隨後幾個星期,中下游可能有些危險。

但是,最讓人擔心的是三峽大壩

過去兩三年,一直都有三峽大壩出問題的各種說法。包括大壩變形,大壩有質量問題等等。雖然官方一直否認有問題,但鑑於中國官方信用不好,所以真的讓人害怕。

長江是這樣的,湖北宜昌以上,是長江上游。宜昌以下,經過湖北、湖南、江西,到安徽的安慶,是長江中游。安慶之後,江蘇、和上海,就是長江下遊了。浙江省雖然不臨長江,但區內很多河流也流進長江,所以也算是長江流域的。所以中下游7個包括省市: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蘇、浙江、上海。

這7個省市,首先是中國農業最好的地區,就是長江中下游沖積平原,大概有20多萬平方公里,水多土壤好,產量非常高。所以以前中國有「兩湖熟,天下足」的說法。指的就是這個區域。當然,現在這個區域農業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工商業。大家知道,中國經濟靠6個省市,這6個省市好了,全國都好。中國中央財政,基本上就靠它們了。6個省市,廣東、浙江、江蘇、上海、山東、北京。

長江下游佔了2個。

三峽蓄水175米,如果大壩出現問題,175米高的水,向一道牆一樣衝下來,那種破壞力是驚人的,幾億人變成魚鱉,數百個城市,包括大約10個超大城市被毀,中國基本上就垮了。這一點都不誇張。

這就是為什麼,大家這麼重視三峽大壩的原因。

修建三峽大壩,其實有很多很多爭論。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三峽大壩修好之後,等於給別人一個巨大的把柄,萬一發生大型戰爭,三峽變成了一個超過核武器的威脅。如果敵人對三峽大壩進行攻擊,那是什麼情形,會有什麼結果?

有中國人說,誰如果這麼幹,那就是反人類罪行。是的,沒錯,但在戰爭進入白熱化之後,反人類的罪行難道還少嗎?戰爭打到你死我活的時候,這個管用嗎?核武器不是反人類罪行嗎?生化武器不是嗎?

所以《孫子兵法》說,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勿恃敵之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

就是說,不要假設敵人不會來,而要假設他來,做好準備;不能假設別人不攻擊你,要假設他來攻但我有準備,敵人攻不下來。

所以當年三峽大壩的爭論之一,就是戰略上的這種危險,但中共當時為了上大型基建,管不了那麼多了。

另外,最大的爭論就是,這個超大型水壩,對經濟有好處嗎?當初說了一大堆好處,發電,防洪,交通等等。最後基本都沒有什麼CP值。比如發電,很多專家說,三峽大壩水電發電,其實修建七八個大型火電廠,用油發電就可以了,但投資建設的成本可就小得太多太多了。交通也是,說是萬噸輪可以到重慶,到現在也沒去成,現在變成了10個1,000噸的船,串在一起去重慶,當局說是萬噸船隊到重慶了。多了一個「隊」,好像大家都不會注意。如果要這個「隊」的話,抗日戰爭時就可以了,民生船務公司,1938年,用了三、四個月把多少工廠搬到重慶去了?那是就可以了。

當初興建三峽大壩的時候,中共全國宣傳,說三峽建好之後,可以防禦千年洪水,後來改成可以防禦百年一遇的洪水,結果公元2000年之後,差不多每年都出現問題,而最嚴重的是上游的重慶,基本上每年都淹水。

三峽大壩防洪,意思是水多的時候用水庫攔起來,下游就不怕了,水少的時候放水,下游就有水用了。結果現在,比如今年,洪水來了,三峽這個大水庫必須儘量放水,否則水庫受不了,下游反而洪水更大了。水少的時候,水庫要拚命儲水,否則怎麼發電?結果下游更沒水了。

所以這個水利工程,變成了反向調節。

發電、交通、防洪,一樣都達不到。但三峽工程帶來的問題卻非常非常多。比如重慶水患。以前重慶不會水災的,因為長江在重慶到宜昌這一段,河道的坡度很大,所以水流才急速嘛,坡道陡,說明下面很低,所以重慶不會積水,也就沒有什麼水災了。現在重慶隔三差五就淹了,當然是和三峽這個大水庫有關了。

還有,三峽水庫,導致附近山體滑坡,就是山泥傾瀉非常嚴重。在地質學上,山體也好,石頭也好,土壤也好,計算承受壓力的時候,水是最重要的一個因素。比如一條毛巾或者一塊布,濕水之後會更加結實。以前有電影,逃獄的時候,在衣服上拉尿,讓它濕水,增加強度,然後去攪鐵枝,就是這個意思。

山也是一樣。修了水庫之後,地區水位上升,地下水位也上升,等於是山體或者土地中的重量就不同了,有時候原來的那個穩定的結構就崩潰,結果就山泥傾瀉。當然,如果影響到大的斷層,就可能引發地震。所以有人認為,08年四川大地震就是三峽惹得禍。

問題還不止這些。

水庫蓄水,改變了地區內的地表的水位,地理學中叫做「地區侵蝕基準線」,這個基準線高了,地下水位就高了。以前下大雨,水會滲透到地下去,但滲進去多少,和地下水位有很大關係的。如果地下水位高,等於滲進去的水就少。這個意思就是,一下雨,水不滲入地下,直接就成地表徑流了,就是在地面上到處流了。當然,這個地表水彙集起來,就水淹了,水浸了。

重慶的情況,其實就是這麼回事。這幾年老是水災,就是水庫提高了水位,地區的地下水位提高,動不動就水浸。

當然,這些都是小問題,每年損失個幾千億,還好。但最大的問題,是三峽水利工程無法解決淤積的問題。現在的設計,是靠洪水來的時候把泥沙沖走。但長江不是黃河,除了泥沙之外,還有大量的石頭。大家說的鵝卵石那種。當然,不一定都是圓的,有些距離掉下來的山很近,就是有稜有角的,尖的。到過四川的人都知道,河裡面的石頭很多,大水一來,河裡面上面是水在流,下面是石頭在跑,很驚人的。

我在西藏的時候,有一次有一個老外,旅遊到川藏線。見到我們幾個居然能講兩句英文,很高興,和我們聊天。他從成都去拉薩,結果公路被洪水和泥石流衝斷了,他就開始靠走路。他說,已經查好地圖了,徒步走,穿過一條河,到了河對岸以後再找車。他問我們水有多深,我們告訴他,水不深,大概到胸口。他很自信,因為他曾經游過英吉利海峽,是游泳健將。

我們都哈哈大笑,告訴他不可能過去。他不信,自己去了。過了幾天他回來了,很沮喪,說過不去,只好在小鎮裡面先住下,等通車。

那條河,水只有胸口這麼高,但半個房子這麼大的石頭,會被水沖得不停滾動。誰敢游過去啊。

我的意思,是四川那邊河裡面主要都是石頭。沉在庫區裡,水庫放水的時候,根本沖不走的。這樣的話,三峽水庫不斷被各種石頭慢慢淤積,墊高,最後用什麼方法去清淤,起碼現在還沒有專門清石頭的清淤船。

所以很多專家都說,三峽大壩30年就沒用了,最後只能把它炸掉。黃萬裡這麼說,王維洛也這麼說。如果真的,那真是諷刺,三峽水庫移民就有一百多萬,花了1,900億人民幣,還淹掉了很多中國歷史名城,包括白帝城,劉備託孤那個,包括豐都,中國著名的鬼城。30年就沒用了。

中國人其實對洪水不陌生。翻開中國歷史書,隔三差五,就有洪水的記載。但大部分時候都是黃河水患。所以有人說,中國只有河災,沒有江患。

四川成都西邊,有一個都江堰,2,500年前,戰國時期秦國修建的。到現在還起很大的作用。那是一個人類歷史上的奇蹟工程,不但防洪,而且為川西平原提供灌溉,一千多萬畝良田。四川成了天府之國,和都江堰關係極大。

其實,治國和治水很類似的。中共這種治水的思路,和他們治國思路一樣,認為只要夠強硬,就能解決一切。實在是愚不可及。

香港大紀元新唐人聯合新聞頻道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