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共高層離京避疫?大外宣再受重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5日訊】【熱點互動中共高層離京避疫?大外宣再受重挫

近期中國南方洪水泛濫,民眾受災嚴重,但中共高層迄今並未作任何表態。北京疫情爆發後,高層行蹤引人關注。有外媒盤點近期中共高層多視頻出現,是否高層已離京避疫甚至有人染疫引發猜測。另一方面,美國再宣布四家中共官媒為「外國使團」;而一家實際由鳳凰電台控制的墨西哥電台向南加州的播出也被美國FCC禁止。

嘉賓:
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
政論家:陳破空先生

#熱點互動 每週三集 歡迎訂閱視頻 => bit.ly/rdhdSUB

【熱點互動】中共高層行蹤異常?染疫還是政治鬥爭?中歐視頻峰會冷淡收場,中共再次打錯如意算盤;美政府對鳳凰衛視一抓一放,意味著什麼?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6月24號星期三。本期節目我們先來談一談近期中共高層的行蹤是否有些異常,另外我們再來談一談中共的大外宣在美國再次遭受重挫。今晚還是請來了兩位嘉賓,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謝謝。好的,觀眾朋友也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或者在視頻下方來留言。橫河先生我們先來談一談中共高層最近的一些行蹤,在談他們在北京的這樣一些露面之前,我們先來談一下視頻峰會這個事情。就是週一的時候,歐盟和中共領導人有一個視頻峰會。這次峰會可以說外界都認為說,可以用不歡而散來形容。因為基本上峰會之後,沒有發表任何聯合聲明,而且歐盟方面他在峰會以後的記者會上,就他的態度是比較,可以說是迄今為止對中共最嚴厲的一次。

不但批評中共的這個人權、香港問題,甚至說會有什麼很嚴重的負面後果,如果中共強推國安法的話。我不知道您怎麼看,歐盟為什麼會現在對中共態度這麼強硬?這跟幾天之前蓬佩奧他在對歐洲方面喊話,他提醒歐洲,說中共會逼你們表態,而且他說歐洲不是在中美之間來站隊,而是在自由和暴政之間來做選擇。跟蓬佩奧這樣一個喊話有沒有關係?

橫河:我想首先歐盟的這個態度,我們從這幾方面來看,就是歐盟這次因為他是歐洲理事會的主席和歐盟委員會的負責,他們兩個人談到的其實講的四點,這四點我們來看,是不是跟這些事情有關。第一個是人權問題,當然這個沒問題,一貫都是要講的。只是說以前人權問題,不會把它這麼提出來。

主持人:他說人權和香港在一起,是吧?

橫河:不是,四個問題,人權是獨立的一個問題。人權是中國大陸的一些人權,包括新疆,其他的人權迫害。香港是另外一個,香港是一個問題。然後貿易是一個問題,然後還有一個是網絡攻擊,網絡攻擊是一個問題。那麼這幾個問題歐盟是已經知道了,就是說在這之前就知道,實際上也是面臨著是不是要表態的問題。因為各個國家情況不一樣,所以歐盟要做一個整體表態的話,在什麼程度上,這是一個可以考慮的問題。

那麼另外一方面,是蓬佩奧確實幾天前訪問了歐洲,把這個話攤明了。

主持人:他參加視頻連線有一個會議。

橫河:對。

主持人:哥本哈根的。

橫河:對對對,視頻連線的。那問題在什麼呢?就是說如果說大家都裝作不知道的話,那麼他可以不把它提出來。但是一旦挑明了的話,就是大家都明白了,那麼作為歐盟來說的話,他是有他的價值底線的,他必須要做出一定的反應的。這個不僅是對美國的反應,實際上也是對歐洲民眾的反應,對歐盟這些國家的反應。因為已經提出來了,那麼也就是說,嚴格的說就不能再裝糊塗了。那麼另外一點,這四個問題歐盟歷來和美國實際上是站在同一個位子上的。

他都是中共這種霸凌和不公平貿易的受害者,他是一樣的。那麼這裡有兩點,一點, 美國只不過覺醒的早,五年前、四年前的話,美國是一樣的。那麼當美國在這個貿易爭端方面有了進展的話,那麼中共最大的貿易順差伙伴美國,如果他拿不到這麼多順差的話,那麼它要從別的地方來得到。所以下一步直接受害的,在這之前可能歐盟沒有像美國這麼切身體會,但下一步很可能就到歐盟去了,就歐盟那些國家了,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他中共的本性不僅在貿易上不公平,對誰都是一樣的,只是說先後輕重不同而已。另外一個是它對外攻擊,它不會停下來。歐盟最近在疫情方面,他有一個最大的感受,對,還有一個疫情問題。

主持人:對。

橫河:疫情方面有個最大的感受,還不是說這個疫情是因為中共來的,而是說當人們提出來正常調查的時候,中共就開始霸凌了。霸凌的同時還發生了一件事情,就是歐盟最惱火的一件事情,就是對歐盟的醫院進行系統性的攻擊。

主持人:喔,是網絡攻擊嗎?

橫河:對,網絡攻擊。網絡攻擊這使得歐盟就非常惱火,歐盟沒有點明,就這次會談的時候,其實談到了網絡攻擊,指的就是特指這一次疫情期間對歐盟一些國家的醫院的這種攻擊行為。那麼他們就非常惱火的是,但他們沒有提出來是哪個國家。

主持人:前一陣澳大利亞,前兩天澳大利亞也說他們受到一個國家的系統的網絡攻擊。雖然沒有點明,但大家都覺得就是中國。

橫河:對。歐盟已經說了,我們知道是誰,就是沒說而已。所以在這點上,中共不會因為你對它軟弱,就放棄對你的攻擊。在這點上,歐盟其實非常清楚,所以他也趁這個機會,把他的不滿表達出來。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怎麼看中歐峰會,這樣一個視頻的峰會,歐洲的這個態度和這個峰會的結果?另外,也有人說歐盟到底會不會對中共動真格的。因為如果說像他要真的動真格的話,比如說像歐洲議會上週通過了一個決議案,以大幅的比例通過了一個決議案。是說如果中共真的強推港版國安法,歐盟應該把中共告上國際法庭,並且用馬格尼茲基法案來制裁中共的高官。那您覺得歐盟會做這些真正強硬的事情嗎?

陳破空:這次中歐峰會是冷淡、流產、失敗,這在預料之中。因為雙方根本就沒有共通語言,是雞同鴨講。那麼中共方面在這次會前,通過中共國內媒體做了大量的宣傳,暗示好像歐洲和美國不同。然後中共可以通過撬動歐洲來對付美國。因為剛剛中共跟美國的談判,剛剛是破裂在夏威夷,楊潔篪跟蓬佩奧的談判以破裂告終、零成果,而且幾乎就是不歡而散,各說各話。甚至說爆發了激烈的爭吵,那麼中共就把希望寄託在歐盟身上。

但是中共打錯了一個基本的算盤,就是歐盟27國全都是民主國家,而且大多數都是成熟的民主國家。這些國家都是以民主、人權和自由這些價值來立國的。所以歐盟唯一跟美國不同的,美國這次在之前,蓬佩奧向歐洲喊話,說都說歐洲在美國和中國之間要做一個選擇。他說其實不是,而是在自由和暴政之間做一個選擇,他還說了一句話說,依賴於集權主義的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那歐盟當時就回了一句話,就說我們跟美國在總體方向是一致的,只是方法上可能有不同。而在這方面跟美國有更大的合作空間。

我們套用一句中共的話來說,就是美國跟歐盟如果有什麼矛盾,貿易上或者關稅上有一些矛盾的話,那叫人民內部矛盾。而中共跟歐盟或者跟美國,是敵我矛盾。說敵我矛盾是不可能代替人民內部矛盾,也不可能起到挑撥作用的。所以歐盟本身有他的立場,歐盟跟美國相比,他有兩個弱勢,一個是經濟上的弱勢。美國畢竟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對中共來說可以說居高臨下,是壓倒性的。

中共號稱要制裁這個、制裁那個,但是實際上他就不敢號稱制裁美國,因為美國可以制裁他,而美元體系全世界超強,整個就是,像銀行系統都是美國所建立的。還有一個歐洲不同的,歐洲 27國,其中有立場的差異,有的更強勢一些,有的稍微軟一些。有的更右,有的更左,有的是主張對中共強勢反擊,有的有綏靖主義在中間猶豫。所以27國不容易統一一個立場,但是歐盟只是說除了這兩個弱勢以外,他在戰術和戰略上會有一個選擇。

這次歐盟與其說歐盟表示強勢,不如說這次是已經忍無可忍,逼到了牆角,逼上梁山。因為中共是對全世界進逼,中共是做盡了所有的事情,新疆集中營、迫害意見人士、砸爛香港、砸毀一國兩制,還有就是港版國安法,不顧所有國際社會和香港人民的反對,強推硬推。再一個,通過製造隱瞞傳播大瘟疫,禍害了整個世界,也禍害了歐洲各國,而且現在靠控制醫療物資。所以中共現在擺出了一副不怕歐盟制裁,歐盟雖然說要給中共以經濟制裁,但是中共顯然不怕。

因為他手上掌握一個法寶,就是醫療物資、醫療生產線。就是歐美國家在過去40年錯誤的把80%的生產線放在了中國,醫療生產線。所以中共現在通過操縱醫療物資、醫療生產線來損害其他國家。所以歐盟現在顧忌的就是大瘟疫還沒完全過去,怕中共在這方面搞鬼,所以歐盟說話是有所保留。但是歐盟是可以說後發之勢很強,他不先發制人,他可以後發制人。而美國可以先發制人,所以美歐之間只是一個溫度的差異,但是在根本的立場上,對中共是一致的。而且中共這種做法已經就把所有想跟他友好,想跟他中立,想幫他說話的國家都逼的沒有了。

也不僅是跟周邊鄰國全部作對,就是跟遠處的,既不是遠交近攻也不是遠攻近交,全部得罪有這麼大的本事,還是比較少見的。所以說連周邊國家都得罪光,難道不會得罪歐盟嗎?所以能夠把捷克的參議院議長都能夠嚇死、氣死,甚至可能間接的害死了這樣一個獨裁國家,比希特勒還要凶暴。歐洲是有教訓的,所以歐洲即便個別領導人、個別國家有綏靖主義,但是整個歐洲人民是保持覺醒,而且有他們的基本的立場。

主持人:是,所以歐洲議會通過這樣一個議案,我想對歐盟今後要採取的行動,可能會有相當大的影響。接下來我們來談談,確實最近中國領導人經常是用視頻來出現,那麼現在的有媒體就說,自從6月11號北京爆發疫情以來,基本上中共的這個,盤點了一下中共高層包括特別是七個常委,大多是通過視頻出現,那麼真正公開露面的是少而又少,甚至有的人長期不露面,比如說趙樂際整個6月沒有露面,然後說韓正在6月12號以後也沒有露面,視頻都沒有露過面,所以現在大家紛紛猜測是北京的疫情太凶猛,現在中共高層全部躲到外邊去避疫了,甚至現在網上不是有傳說301醫院也爆發了疫情,當然中共官方趕快闢謠。這個問題您怎麼看?橫河先生。

橫河:首先來簡單分析一下究竟我們看到的他們出現的頻率是不是減少了,包括視頻都在內,查了一下關於所謂黨和國家領導人這個活動情況報導,6月習近平的報導是8篇報導,但是是兩個事件,6月2號那一次和這次和歐盟的會談。

主持人:您指的是在一家黨媒上出現的?

橫河:不是一家黨媒上,是專門有一個中國共產黨黨和國家領導人活動集,在那個上面,那是最官方的。6月份兩個事件8篇報導,上個月53篇報導,就是活動集,上個月53篇,但上個月比較特殊,上個月特殊的點是它有兩會,所以大部分集中在兩會上,事件大概是4到5個事件,就是一個時間它有很多報導。

那麼我們再往前的話,就是在4月份是12篇報導。所以從整體來看,報導確實是6月份很少,這是一點。趙樂際我個人倒不認為目前能看出什麼情況來,他除了在上個月和前個月出現過以外,出現一次各一次,然後今年就是1月份,1月份到3月份從來沒出現過。

主持人:就是通常他也是很低調的。

橫河:因為他是紀委,紀委是偷偷摸摸下去整人家,所以他要去視察的話,不見得就報導,在這個情況下是符合他的情況。但是大家都忽略了一點6月份確實出了很大的事情,就是中共高層有一個規定每個月開兩次政治局常委會,一次政治局會議。武漢疫情最嚴重整個過程當中,沒有一次例外的,其中武漢封城第二個就是2月份,開了三次政治局常委會,全是討論疫情的,也就是說疫情並沒有影響常委會,反而使它增加了,6月份一次都沒開。

主持人:您的意思就是說,其實應該開三次,對吧,就是政治局常委是兩次,政治局委員是一次。

橫河:對,6月份一個都沒開。

主持人:一個都沒開是沒有報導還是……

橫河:它必須去報導,去查中國共產黨活動集的,他是必須報導的,每次都報導,每個月都報導,而且常委會在月初一次、月中一次,現在月中都已經過了,也就是說即使它再補開一次的話,都不在正常的時間範圍之內,那麼也就是說確實出了一個很大的事情,現在的問題是什麼事情?我們不知道,因為這是一個非常例外的情況。

就像本來3月5號開兩會,這個是歷年如此,連日子都不會動的,不會到3月4號也不會到3月6號,一定是3月5號。所以這個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會議消失了,只有可能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現在大家猜測的,就是由於北京疫情太嚴重,所以大家出去避難去了,都避開了,就嚴重到說,不可能同時有政治局常委全部在北京的時候,只要有絕大部分有在北京的時候,招一個人回來應該是沒問題的,所以說肯定是有人不能出席,這是一種可能性就是說是由於疫情造成的,但是如果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這次的疫情特別詭異,北京這次對疫情的報導,就是正式發布疫情的情況和採取的措施不匹配。

主持人:不成比例。

橫河:對。採取的措施非常嚴重,但是報出來的並不那麼嚴重。我為什麼這麼說呢?就是在2月份3月武漢封城的時候,這兩個月當中北京市一共報導了,到3月底一共報導411個病例,並不少。

主持人:對啊,其實跟這次差不多,這次好像就說什麼兩百一百。

橫河:所以說,那時候並沒有覺得北京有特別大的事情,但是你去收集一下它的病例,它是400多例,但是現在沒有到這麼多的時候,那個措施比當時不知道嚴重多少,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就存在另外一個問題了,就是中央高層是不是已經有人中招了,從這個角度出發才是北京把控制放得這麼嚴,從報導上並沒有那麼嚴重這個疫情,卻實際上是這麼嚴,是不是因為高層出了問題,就是有這個可能性。那至於具體是什麼情況,我是不會知道的。但是從我剛才講的這幾個擺在面上已經是問題了,至少我們現在希望得到這個答案,就是為什麼會政治局常委會和政治局會議都不開了。

主持人:因為我看有人說是不是他們召開了視頻會議,說是諸如此類,但是照您的說法,應該也有所報導。

橫河:我跟你說,視頻會議你可以看得出來的,你查它們會議,如果這個會議上沒有照片,也不提是怎麼開的,只是談了會議的內容、誰主持會議、會議的內容、達成了什麼決定,這種報導多半已經是視頻會議了。如果不是視頻會議的話,如果在正式的會議上,它一定會有照片,這是中共的規矩,因為它《人民日報》頭版上面專門放這些照片嘛,就是說它如果沒有照片已經是視頻了。它不提在什麼地方、什麼人參加,那就是很可能是視頻,所以視頻會議是跟正式會議一樣報導的。

主持人:對。視頻會議應該也可以報導。破空先生您怎麼看,因為現在這兩天確實我們看到,不管是海外的媒體、蘋果,還是一些自媒體都在分析這個事情,您覺得是不是真的有可能中共高層的動向。。。一個是您是不是覺得中共高層最近一些的動向有一些異常,另外一個您覺得這跟疫情會不會真的有關係。

陳破空:我補充剛才橫河講的幾句,它政治局會議每月兩次的確沒召開,但政治局會議一般是月底召開,所以現在還要觀察下面幾天,有時候出現特殊情況會再提到月中召開,否則的話就會在月底召開。另外從2月份以來他們的會議,中央電視台都沒有圖片、沒有視頻,也就是一直是視頻會議,那麼這次異常是連視頻會議都沒有舉行,這裡面原因分兩大類。

一大類就是疫情,一大類就是政治。我們知道民主國家出現疫情、天災人禍、大瘟疫,那領導人是爭相現身,那就是置生死於度外,跟著人民同呼吸共命運,就像74歲高齡的川普總統,就要每天腰板挺直站在那裡舉行記者會,向社會介紹採取的措施、疫情的發展。但是專制國家領導人剛好相反,一出現天災人禍、一出現大瘟疫那是避之猶恐不及,首先保命,不顧國際民生也不過人民的健康和安全,人民的健康和安全只是在報紙上黨媒上宣傳的一個口號,但是他們暗示就是黨的領導人的健康安全是第一位的。

就跟金正恩一樣消失,習近平也可以消失,中共領導人都可以消失,所以從疫情方面看他們在消失,但這個消失也不對頭,因為跟這個二、三月份的情況不一樣,當時雖然也消失,但是他們畢竟還象徵性的舉行各種高層會議,這次連會議都不舉行了。

另一種就是政治類的,政治類的就很多種,綜合了毛澤東時代,後來的達到四人幫的時期,再到六四之後的敏感的日期來看,就出現了某種異常情況,會出現這個情況,比如高層有人病重,有人死亡或者有人被抓,就是最高層政治局常委級別的。現在不僅是中紀委書記趙樂際沒有現身,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也很久沒有現身,其他像是非常必要的中非峰會、中歐峰會視頻會議才現身,否則就不現身。這個情況看來是高層是出了些狀況,什麼狀況?不得而知,到月底看有沒有政治局會議。

另外在上一次,武漢大瘟疫的時候,當時北京就被議論紛紛,因為當時美國情報機構發現,中共有一個高層有出逃計畫,而雅虎新聞做了報導,吵得沸沸揚揚,他們認為大瘟疫失控,就不只是逃離北京,是要逃離中國,這個報導後中共就破天荒的去舉行了一個17萬人的黨政幹部大會,實際上那個大會就意在闢謠,表示他們沒逃,根本不必要召開17萬人大會,比七千大會,1962年還要大,然後在北京主會場全委分會上,而北京的主會場也設立得很快,七常委露面都不戴口罩,那是疫情最深重的時候,而台下的人,政治局委員書記各部委的領導人都戴口罩,七常委想顯示他們還很健康,但是當時他們的臉色都是蠟黃,而且都是面黃肌瘦,老了一大截的樣子,好像備受折磨。

這回究竟出了甚麼狀況?是不是包括301醫院,這次出現異常情況,因為301醫院沒必要發這個通告,它發這個通告是說,近期有謠言說301出現疫情,海淀區有100個小區增加為封閉小區,它這是謠言,然後叫大家不聽、不信、不傳,其實它完全沒有必要,如果什麼事也沒有發生,根本不必要。中共闢謠往往是有某種情況發生,說不定301醫院處於戒嚴,戒嚴就是有首位黨和國家領導人進住,甚麼正國級、副國級才出現這個情況,這是有可能的。

但是由於高層鬥爭那麼激烈、那麼複雜的話,也不排除有人被抓,習勢力、反習勢力在鬥法,又加上北京街頭突然出現那麼多的軍警便衣,這就有點像當年四人幫,華國峰跟四人幫鬥法的時候出現的情況,當時有便衣、民兵這些互相的這些活動,而且在四人幫被抓,一個星期之後在公布的時候,那個星期北京是顯得非常不正常,就是有很多的便衣出沒,當時不叫警察,叫公安。

現在中南海政治究竟出現什麼問題,上次說他們到北京郊區避難,這次恐怕不僅是上北京郊區,有可能都分散到全國內地,但是即便分散全國內地的話,如果這些七常委正常,他們開視頻會議是沒有問題,而中央電視台根本不會發視頻,不會發新聞,就一兩個播音員把稿子讀到底,就顯示他們存在,但是連這個環節都省略了,就說高層出了事了,高層要嘛是分裂了,要嘛就是有人病重病死了,我們只能做這的,但不下這個結論,只能說這樣的推斷,但這次看他們怎麼亮相,上次他們2月13號,以一種17萬人大會來亮相,這一次他們究竟怎麼亮相?怎麼闢謠?我們還可以拭目以待。

主持人:橫河先生,中國現在天災人禍不斷,像南方的洪水,民眾受災極大,甚至包括三峽大霸現在很多人都非常擔心它的安危,但是確實中共領導人在這些事情上,沒有人出來做任何的表態,或者去當地去慰問,比如像疫情也只是習近平做了一個指示,北京疫情其他人也沒有說話。所以不管他是不是避疫去了,他到底在忙些什麼?有人覺得他們是不是在準備後路,比如像美國現在已經在提出要制裁常委級別的人,點名包括像韓正這樣的。您覺得他們在忙甚麼呢?

橫河:這倒是有兩個方面的問題,第一個問題,這些天災出現的時候,為什麼沒有人出面?這個倒是不奇怪,其實從溫家寶以後,溫家寶是經常出面的,哪裡有災,他真的去了,不管怎麼說,人家是真的去了,而且是到第一線的。但是從習近平上台以後,中央政治局常委這一級的,基本上,重大災害當時就不去了,這個模式已經改變了,不再像溫家寶那樣上第一線了。所以這次並不是很特殊的情況,我想過去已經有六、七年了,大概都是類似的情況,從2003年開始,大概都這個情況。所以我們不會指望再出現重大災害的時候,還有中央一級的,國級的領導人會到第一線去,這不會了。

那麼他們在忙什麼?牽涉到另外一個問題,除了所謂慰問或者去激勵別人模式改變以外,是不是在留後路?這倒可能的留後路,但我想留後路不會要大家在這個時候去做一些什麼事情,因為留後路往往不是集體留後路,是個人留後路,如果集體留後路,實際上不是後路了。比如北京有一個很堅固的地下室,留在底下進行指揮,繼續指揮,這個可能性是有的。而所謂後路的話,是海外的後路,如果美國要制裁,那麼哪些國家可能不制裁,資金轉移,這是個人的事情,很難說放一個月假,大家都去處理這些事,這不太可能。

所以我覺得有兩種可能性,一個是叫集體備戰,這種情況,對於將要面臨的重大的政治變革,做一些準備,這可能性是有的。至於個人,我覺得可能不至於,因為美國現在很遠,只是參議院,只是國會提出來的一些名單,名單裡面有兩個政治局常委提到了,這只是建議制裁的對象,一個是韓正,一個是汪洋,都是跟統戰和少數民族鎮壓這些方面有關的這種人。我想他即使是政治局要來討論面對這個問題的話,也不至於到了把政治局常委會停下來的程度。

主持人:我想他們不會集體討論這個事情,也不至於在這個事情上花那麼多的具體的行動花很多時間,但是我想他們的心思應該不是在怎麼應對天災人禍,怎麼幫助民眾上面,而是心思在自己的前景。

橫河:對,這倒是可能的,隨著美國政策的變化,將來其他的國家可能也會慢慢跟上,這對他們自己個人的後路,自己家族、家庭的後路,包括他們已經得到的財產留在國外的,都是很大的問題,這會分掉他們很多精力,這是毫無疑問。

主持人:這應該是他們最關心的。我想問一下破空先生。我們雖然談到高層的行蹤,似乎沒有更多的公開的訊息,但是確實最近中共四處出擊,很多人都在分析為什麼,因為我們剛才已經談到了,強推港版國安法其實是犯了眾怒,最近中印邊境又挑起爭端。南海、東海就不要提了,然後在國際上不斷是威脅加拿大,威脅澳大利亞,包括剛才橫河先生提到的網路攻擊,可以說它是四面出擊。在這樣外邊制裁很嚴厲,對內疫情、天災人禍,人們想像應該是焦頭爛額的情況下,您覺得為什麼中共還體現出這樣的四面出擊的態勢呢?

陳破空:對,中共現在是四面出擊、四面開戰、四面楚歌,為什麼這樣?當然首先從它的意識型態,或精神狀態的理解,現在中共高層風行是兩極政策,極左路線加極端獨裁,由於這種思路的話,就是要對內高壓,加強鎮壓,對外就是要加強所謂挑釁、侵略、擴張,來顯示彰顯紅色帝國。但它具體的,我覺得有3種可能性,第一種可能性是轉移視線,因為現在國內又是大瘟疫、又是經濟大滑坡又是大失業,民眾用水深火熱也可以說得過去。

這個時候製造一些民族主義的話題,對外去衝突,今天跟這個國家幹,明天跟那個國家幹,顯示好像領導人在愛國,這個東西對一些親共人士加上媒體的造勢,還有社交媒體變相的大內宣,可能會使一些人洗腦,轉移視線,向那些微信上、微博上談論一天到晚不是疫情,不是什麼國際民生,談了都是要跟這個國家幹,那個國家幹,這個就是轉移視線的做法。

第二層就是煙霧彈,就是中共高層如果出了某種狀況,需要來遮掩,就跟印度大幹了一場,大幹了一場美國情報機構說是西部戰區司令員趙宗岐下令,換上新兵去跟印度人幹,趙宗岐是上將,是中央委員,是西部戰區司令員,但是中共實行的是軍委主席負責制,他不敢擅自行動,調新兵把常規部隊換下來去跟印度人幹,一定是有掌控三軍的最高領導人負責。為什麼幹這些事情?有可能是掩護,這個掩護就是給外部造成新印象,中共軍力也好、政府也好,都很強大,但是中共領導層的確出了問題。

因為現在給我的奇怪的感覺是,現在中國領導層發言人有點像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他倒有點像總書記成天講這講那,各個話題都發言。而現在的中共高層不要說總書記,連政治局常委怎麼都不表態,三峽大壩危險了不說話,北京疫情嚴重了不說話,對印度衝突了也不說話,倒是胡錫進一天到晚亂說話。就成了說胡錫進真的是兩面人,兩面派有野心,篡黨奪權有篡位之心,就在按照它們說的話叫篡黨奪權吧。

然後第三層的含意是什麼呢?就是毛澤東早就說了一句話,毛澤東當時定義說是法西斯主義,其實他說法西斯主義他講納粹德國,他說法西斯主義的生命就建立在進攻上面,他必須進攻、進攻、進攻。他進攻一停止,法西斯的生命也就結束了。其實他很明白中國共產黨是法西斯的翻版,納粹德國叫國家社會主義,中國共產黨叫社會主義國家,是新納粹。而且它們在新疆搞集中營,更證明是新納粹,那麼這個新納粹的思想就是毛澤東在指示。

你要出擊,他在國內為什麼毛澤東要一個接一個的搞運動呢?而毛澤東任內為什麼要跟周邊的國家要開戰呢?為什麼到全世界去爭霸權呢?他就認為他用進攻來代替防守,以攻為守比僅僅是防守還有來的牢固,你僅僅只守那就很被動,但你攻那就很主動。而攻中有守就是以攻代守,所以這個思想因素傳承下來,就可以看到今天的這個兩極政權極左路線和極端的獨裁。這個政權它們採取是進攻路線,就說一定要進攻對印度要進攻,對南海這邊國家進攻,在台海進攻,在東海進攻。甚至前兩天把潛艇開到了有爭議的釣魚島,是開到了日本的近海鹿兒島,有個叫奄美大島的地方,就直接近距離挑釁日本了。

就是達到這個程度給周圍國家散布這麼一個印象,不要等你們追債索賠也不要等你們全世界圍堵,我中共主動進攻、主動壓力。這樣讓你害怕,比方印度你害不害怕?或者說你越南、菲律賓害不害怕?你害怕,你不要提追債索賠的事情。當然這一次中共是出了個大楣頭、碰了個大釘子,他給去伏擊印度他給先勝後敗,另外的是以為打死別人的人三個回合,第二回合打死別人20人,結果第三回合被人家反攻過來打死43人。死亡數字和傷亡數字是印度的2倍,可以說是跌了一個大跟斗,所以在中國國內媒體乾脆不報導,也是由胡錫進去代言東講西講。不報導而且也不提,所以印度那邊熱火朝天,紀念烈士、悼念烈士要求伸冤,而中國那邊靜悄悄老百姓根本不知情。就共產黨和這個兩極政權認為把這14億人民玩於股掌之上,所以說所有這些總結起來都是中共的過眼法,就是明明你大疫情你要防疫、抗疫,但是它是防人抗人。從北京防人抗人到世界上都是防人抗人,這個中共政權沒有自信的表現、脆弱的表現,玻璃心,就這麼回事。

主持人:好,我覺得破空先生說的很精到,就是不管國內多麼水深火熱,中共就是以攻為守。還有一點時間我很快談一下中共這個大外宣最近的一些挫敗,請橫河先生談一下,我們看到最近有兩個事情都跟鳳凰有關。一個是美國政府剛剛把另外四家中共官媒定為外國使團,這中間就包括環球時報,但是不包括鳳凰衛視。

之前有傳聞說美國會把這五家定為外國使團,其中有一家就是鳳凰衛視,但是現在正式消息出來,他不包括鳳凰衛視。但是另外還有一個消息是說鳳凰衛視實際控制的一家墨西哥電台,這兩天FCC(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剛剛正式的要求它停播,不准向美國的加州南部撥出。所以這兩件事情其實都跟鳳凰衛視有關,我不知道橫河先生您怎麼看,一個為什麼鳳凰衛視沒有被包括在外國使團中?另外一個就是這個電台的禁播,您覺得有什麼樣的意義?

橫河:這個開始的時候就有一家美國媒體報導出來,就說有人看過這個名單,第二批名單是五個機構,包括鳳凰衛視。這個消息非常準確,因為另外四家現在證實了,是一模一樣的,就剩鳳凰衛視不在裡面。我想原因是在於美國他是一個講法律的國家,他要直接了當地把他定為外國使團的話,他需要有一定的法律依據,就是你是來源於哪個系統,為什麼屬於外國政府的。而鳳凰衛視因為他是在香港註冊的,因此在美國分部他在美國也註冊,他不像環球時報或者是人民日報或者是人民日報海外版,或者這次的中興社。那樣可以直接追溯他某一個系統,屬於中共的一個系統,這樣的話就定外國使團就很順理成章。但鳳凰衛視它又是假扮的,假扮的話你就非常困難的直接了當的定他,當然第一批當中有一個,但是第一批這個他是公開的出版…

主持人:您說的是哪一個?

橫河:第一批五家當中有一家不是中國的媒體,是幫助中共的一個媒體在美國進行……

主持人:是不是什麼人民日報海外版還是什麼的?

橫河:不是海外版,是一個發行商還是什麼的。它必須要有直接的聯繫,所以從這點來說的話,我認為他把它定為外國代理人是可以的,但是要把它定為外國使團,是比較困難的,美國他因為講理、講法律。

主持人:我插一句話,第一批裡面是人民日報的海外代理美國海天發展公司。

橫河:對,是一個代理商。但是並不表示美國沒有注意它,這個很明確,已經一直在注意了。這件事情實際上是2年前的,就是他們在買下這個以後,有一家地方電台也是中文的,他們就把這個提交給美國政府,就說這家公司的情況。美國政府後來呢就肯定進行調查,對於鳳凰衛視其實這方面的反應比較多,因為這家的背後就是鳳凰衛視。

後來曾經就是原來鳳凰衛視新聞總監專門有一個作證,大概是在2018年或者2019年在國會有一個證詞,這個證詞就證明鳳凰衛視跟中共黨宣之間的關係。所以這次不把你列為外國代理,但是實際上是要告訴大家,美國政府並沒有放棄對這個媒體的監視和採取措施。所以同時宣布的。

主持人:對,克魯茲參議員直接就說鳳凰衛視是受中共操縱的,他好像還在大力推動這樣一個議案。

橫河:對,所以近期的美國通信委員會這次是定的是他沒有把他背後真正的老闆透明化,公布給美國政府,所以美國政府不能批。你要公布了,下次你再提交,還可以提交,美國很講理,你可以提交,提交上來。如果你把鳳凰衛視和中共的關係都講得很清楚的話,我們可能還可以批。

主持人:他不會去講鳳凰衛視跟中共的關係,但只要把鳳凰衛視放在上面說這是實際的控股人或控股人之一,那美國下一步就可以去說你跟中共政府有什麼關係?

橫河:所以鳳凰衛視一定會避免這樣的事情出現,再提申請並且把它背後自己作為鳳凰衛視這家公司、這家電台的後台老闆揭示出來,可能性都很小,它繼續努力的可能性已經很小了。它不願意美國的再進一步挖下去,所以從這點來看美國是非常清楚的,絕不能讓中共的大外宣再像以前那樣肆無忌憚的利用各種途徑對美國的民眾、對美國的居民、美國的公民,不管以哪種語言來進行這種宣傳。因為那家墨西哥在提華納那家電台是對整個加州,他是功率非常強大的電台,對整個南加州地區華人社區進行中共廣播。

主持人:對,而且他是中文的內容是在加州製作的。

橫河:對,這是鳳凰衛視。

主持人:鳳凰衛視,對。

橫河:同一個地點。所以對於很多尤其是這次公布的中新社,我可以看到中新社其實是中國對於海外所有的華文媒體統戰的一個機構。他不歸中宣部管,中新社不歸中宣部管,中新社原來歸國務院僑辦管,國務院僑辦原來是歸統戰部管的,現在正式併入統戰部。

主持人:所以他直接歸為統戰部。

橫河:所以這一家對外的宣傳中文媒體的宣傳部分,實際上是歸統戰部管的,不歸中宣部管的。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怎麼看美國這個最新定的另外四家官媒為外國使團?還有鳳凰衛視實際控制的這樣一家電台被禁播這個事情,您覺得他對中共的大外宣會造成多大的影響?另外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像您剛才說的,他又出來說話了,他說環球時報這樣市場化的媒體都受到波及,他表示非常憤慨。然後他說表明美國沒有自信和包容,您怎麼看他這個話呢?

破空:首先美國在公布這些媒體是外國使團、中國政府使團的時候,讓人們一看覺得這就是完全就是一個實實在在的道理。就跟說青菜是青菜、毒草是毒草一樣,你看那四家所謂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環球時報、還有這個所謂中興社,那明明白白就是政府的喉舌,黨的喉舌、官媒、黨媒,當然要被列為使團,只是說分批到現在才列,倒是讓人感到意外,至於對鳳凰衛視還留了一手那是美國肯定要分批、分段的做事情。

因為分批的做事情,中共每階段還有假裝採取個報復對美國,所以美國要看看中共有什麼反應。而鳳凰衛視通過墨西哥假造莫斯科,實際上他在美國進行廣播,宣傳中共的那一套,就獨裁和專制、腐敗這一套價值。所以這是在美中博弈中中共的一個超限戰、大外宣一直不被美國所重視以前,現在美國終於注意到這是中共的超限戰的一種。如果是美中全面對抗、全面戰爭的話,首先在這個上面要遏制住,而且以前西方長期忽略這一點,長期的忽略中共在西方的媒體的滲透。

另一方面來看中共的反應,是低級別人的反應,反而高級別的人都不見了,低級別的反應,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說這個說的話可以問他自己。他說美國禁止所謂這個環球市場化,環球時報怎麼個市場化法?市場化在哪裡?現在連網民下面的跟貼,以前有五毛黨跟貼。現在大多數文章把跟貼功能都取消了,怎麼個市場化法?人在哪裡?而環球時報他說這句話胡錫進說美國喪失去了自信和包容,就反問一句你有自信和包容嗎?你中共的自信和包容在哪裡呢?你包容了美國什麼媒體?什麼電台?什麼記者?你不要說包容美國的媒體,你還包容了中國人民什麼樣的言論?是社交媒體報導呢?還是互聯網開放?所以他問這個話等於是問他自己。

再一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說了一句話:說美國這麼做是什麼…說是錯誤,堅決反對要求改正。他把別人的都是錯,他就是對的,偉光正。另外他說了一句話:他說美國所謂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是虛偽,就請問你們的言論自由是真的嗎?也就說美國沒有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倒是中共有言論自由、有新聞自由?而且那個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還挺真誠不虛偽。全世界都在看這個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在中國,事實上每一個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評新聞自由或是反新聞自由,反新聞自由的罪魁禍首,關押記者最多的都是中共。而評新聞自由中國都是墊底。

再一個就是華春瑩4月份那個話又拿出來說了,她說僅僅因為這些媒體,這些記者是來自於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就被說成是外國代理人,她說這還有什麼道理可言?實際上她表面這樣說美國,實際上她在罵中共高層。因為中共高層自己都說了,媒體姓黨、大官媒姓黨,說的非常清楚了,就黨領導一切。那也就說所有的這些媒體就是姓黨,不是什麼你是所謂來自於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你就是黨的喉舌,就是黨的媒體,最高領導人或者他們主管意識形態的這些人,早就把話說明白了、說穿了,所以她罵了半天,實際上就在罵中南海而已。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這個話題只能先很快請二位點評一下,但是確實中美在媒體方面的較量,我想美國反擊會不斷的再出台。好的,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精采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