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川普:沉默的多數該站出來發聲

Roger Kimball撰文/林達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6月20日 ,川普總統於在塔爾薩(Tulsa)多功能場館舉行選舉造勢集會,他說「沉默的大多數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強大」。我想,他說的沒錯。但是,深層勢力對集會的反應則提醒我們,沉默的大多數該站出來發聲,並且,事不宜遲。

集會前,據說有近百萬人打算報名參加這次活動。但6月20日當天,可容納2萬人的會場卻空了一半。《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CNN》和其他著名假新聞發布者大喜過望。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川普在現場發了許多牢騷,而其它反川媒體紛紛跟進。

到底發生了什麼?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恐懼讓人們不敢出門?川普失去了他的吸引力?不,有兩件事阻礙了支持者進場:首先,數百暴徒來搗亂,墻外聽眾部分不得不散去。其次,數千反川者預訂了座位卻未到場。但《紐約時報》頭條上說,TikTok青少年說,沒有攪亂川普造勢會,造勢會是成功的。

假新聞說,到會者極少。但和什麼相比?地方當局估計約有7000人參加。而幾天前當拜登在費城郊外發表一個號稱重要的經濟演講時,只來了20個人——20個人!

拜登演講時看上去像台自動講演機,從頭到尾雖然平順,但毫無生氣——像一個不懂所念內容的人在念稿子。

川普的演講則充滿了活力,以風趣的口吻發出嚴肅的觀點。6月13日,川普在西點軍校發表演說後,媒體紛紛謊稱他身體虛弱、上下台階困難,還得用雙手捧杯喝水等等。

而川普本人在這次集會中,以其輕鬆愉快的脫口秀揭穿了這些謊言。讓那些左媒狼狽不堪。

詆毀歷史

但演講並不全是笑料。川普也提出了幾個嚴肅的看法。最重要的是,他把他所主張的——法治下的自由——與民主黨所代表的自由——取消警察局、毀壞遺產、身分政治族群、分散經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川普說:精神錯亂的左翼暴徒在詆毀歷史、褻瀆紀念碑、拆除雕像、懲罰並迫害任何不聽從其絕對控制的人。我們不信邪,所以我們來到這裡。這種殘酷的審查侮辱了美國人所珍視的一切。他們摧毀我們的遺產,把新的壓迫政權強加其上。他們竟然要解散警察局!想想看吧。

是的,想想看吧。本週,在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警察局已處於半癱瘓狀態,至少有12人遭到槍擊,至少一人死亡。

「拜登和民主黨想起訴美國人上教堂,而不是焚燒教堂。」川普說。「他們覺得你可以打砸搶,但你不能參加一個和平的愛國集會。他們要問你一個思想罪,而不是其暴力罪。這不是瘋狂又是什麼?」

支持川普

2016年大選時,媒體和深層勢力幾乎一致反對川普上台。每個人都認為川普當總統是個玩笑。他不值一提,不可能贏,所以用不著在他身上花太多的精力來防備他。選戰早期,希拉里·柯林頓競選班子弄得世人盡知,川普還配不上當她的敵手。

而這一次,情況不同了。他們知道川普是怎樣一個強悍的競選對手。此外,與上次不同,川普是現任總統。上次,他還是一名政治新手。而現在,他已懂得權力運作法則。

何況,川普還有著驚人的業績:近300名聯邦法官被提名並確認、能源工業轉型、減稅、聯邦部門裁員、股市大漲、軍隊振興、製造業復興、邊界收緊、所有這一切,川普功不可沒。儘管由於中共出口病毒,美國一度鎖國。

還有一點:和拜登正好相反,川普是觀眾越多,其口才越棒!越發舌燦蓮花,妙語連珠,鼓動熱情加娛樂,讓選民為之狂迷。也讓深層勢力及其左媒懷恨在心,慾將其置於死地而後快。

左派2016年大選很糟,其2020年大選將瘋狂。精英輿論的每個器官將為之鼓譟、所有深層勢力的擴音器都會加大音量,文化界也不例外——學術界、好萊塢、大公司的人力資源部門——將加班加點——豁出去了,以摧毀圈外人川普及其所代表的一切人:所有擁護美國原始價值觀者——政府權力有限、自由和經濟機會至高無上。

左派認為,川普已威脅到自己的生存,他們沒錯。對川普發動的攻擊該是前所未有的凶惡及陰險,無所不用其極。沒有底線。

這就是為什麼,總統在塔爾薩集會上提倡:「沉默的大多數」不能再保持沉默。正如川普對深層勢力及其腐敗文化構成生存威脅一樣,深層勢力對林肯、里根和川普所孕育的美國也已構成威脅。在朱塞佩·托馬西·迪·蘭佩杜薩(Giuseppe Tomasi di Lampedusa)的巨作《豹》(The Leopard)的結尾,主角之一苦澀地指出,「想要事情保持不變,很多事情將不得不變。」

這並非真正的悖論。正如總統在6月20日所說:「2020年大選非常簡單。你想在左翼暴徒面前下跪,還是挺胸而立,做一個堂堂正正,不無自豪感的美國人?」

原文Trump’s 『Silent Majority』 Needs to Speak Up, Defend Americ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羅傑·金博爾(Roger Kimball)是《新準則》(The New Criterion)一書的編輯和出版商,也是《相逢》(Encounter Books)的出版商。其新著為《永久的命運:失憶症時代的文化與無政府狀態》(The Fortunes of Permanence: Culture and Anarchy in an Age of Amnesia.)。

本文表達的觀點僅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