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川普:沉默的多数该站出来发声

Roger Kimball撰文/林达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6月20日 ,川普总统于在塔尔萨(Tulsa)多功能场馆举行选举造势集会,他说“沉默的大多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我想,他说的没错。但是,深层势力对集会的反应则提醒我们,沉默的大多数该站出来发声,并且,事不宜迟。

集会前,据说有近百万人打算报名参加这次活动。但6月20日当天,可容纳2万人的会场却空了一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和其他著名假新闻发布者大喜过望。据《华盛顿邮报》报导,川普在现场发了许多牢骚,而其它反川媒体纷纷跟进。

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恐惧让人们不敢出门?川普失去了他的吸引力?不,有两件事阻碍了支持者进场:首先,数百暴徒来捣乱,墙外听众部分不得不散去。其次,数千反川者预订了座位却未到场。但《纽约时报》头条上说,TikTok青少年说,没有搅乱川普造势会,造势会是成功的。

假新闻说,到会者极少。但和什么相比?地方当局估计约有7000人参加。而几天前当拜登在费城郊外发表一个号称重要的经济演讲时,只来了20个人——20个人!

拜登演讲时看上去像台自动讲演机,从头到尾虽然平顺,但毫无生气——像一个不懂所念内容的人在念稿子。

川普的演讲则充满了活力,以风趣的口吻发出严肃的观点。6月13日,川普在西点军校发表演说后,媒体纷纷谎称他身体虚弱、上下台阶困难,还得用双手捧杯喝水等等。

而川普本人在这次集会中,以其轻松愉快的脱口秀揭穿了这些谎言。让那些左媒狼狈不堪。

诋毁历史

但演讲并不全是笑料。川普也提出了几个严肃的看法。最重要的是,他把他所主张的——法治下的自由——与民主党所代表的自由——取消警察局、毁坏遗产、身份政治族群、分散经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川普说:精神错乱的左翼暴徒在诋毁历史、亵渎纪念碑、拆除雕像、惩罚并迫害任何不听从其绝对控制的人。我们不信邪,所以我们来到这里。这种残酷的审查侮辱了美国人所珍视的一切。他们摧毁我们的遗产,把新的压迫政权强加其上。他们竟然要解散警察局!想想看吧。

是的,想想看吧。本周,在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警察局已处于半瘫痪状态,至少有12人遭到枪击,至少一人死亡。

“拜登和民主党想起诉美国人上教堂,而不是焚烧教堂。”川普说。“他们觉得你可以打砸抢,但你不能参加一个和平的爱国集会。他们要问你一个思想罪,而不是其暴力罪。这不是疯狂又是什么?”

支持川普

2016年大选时,媒体和深层势力几乎一致反对川普上台。每个人都认为川普当总统是个玩笑。他不值一提,不可能赢,所以用不着在他身上花太多的精力来防备他。选战早期,希拉里·柯林顿竞选班子弄得世人尽知,川普还配不上当她的敌手。

而这一次,情况不同了。他们知道川普是怎样一个强悍的竞选对手。此外,与上次不同,川普是现任总统。上次,他还是一名政治新手。而现在,他已懂得权力运作法则。

何况,川普还有着惊人的业绩:近300名联邦法官被提名并确认、能源工业转型、减税、联邦部门裁员、股市大涨、军队振兴、制造业复兴、边界收紧、所有这一切,川普功不可没。尽管由于中共出口病毒,美国一度锁国。

还有一点:和拜登正好相反,川普是观众越多,其口才越棒!越发舌灿莲花,妙语连珠,鼓动热情加娱乐,让选民为之狂迷。也让深层势力及其左媒怀恨在心,欲将其置于死地而后快。

左派2016年大选很糟,其2020年大选将疯狂。精英舆论的每个器官将为之鼓噪、所有深层势力的扩音器都会加大音量,文化界也不例外——学术界、好莱坞、大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将加班加点——豁出去了,以摧毁圈外人川普及其所代表的一切人:所有拥护美国原始价值观者——政府权力有限、自由和经济机会至高无上。

左派认为,川普已威胁到自己的生存,他们没错。对川普发动的攻击该是前所未有的凶恶及阴险,无所不用其极。没有底线。

这就是为什么,总统在塔尔萨集会上提倡:“沉默的大多数”不能再保持沉默。正如川普对深层势力及其腐败文化构成生存威胁一样,深层势力对林肯、里根和川普所孕育的美国也已构成威胁。在朱塞佩·托马西·迪·兰佩杜萨(Giuseppe Tomasi di Lampedusa)的巨作《豹》(The Leopard)的结尾,主角之一苦涩地指出,“想要事情保持不变,很多事情将不得不变。”

这并非真正的悖论。正如总统在6月20日所说:“2020年大选非常简单。你想在左翼暴徒面前下跪,还是挺胸而立,做一个堂堂正正,不无自豪感的美国人?”

原文Trump’s ‘Silent Majority’ Needs to Speak Up, Defend Americ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罗杰·金博尔(Roger Kimball)是《新准则》(The New Criterion)一书的编辑和出版商,也是《相逢》(Encounter Books)的出版商。其新著为《永久的命运:失忆症时代的文化与无政府状态》(The Fortunes of Permanence: Culture and Anarchy in an Age of Amnesia.)。

本文表达的观点仅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