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商還錢

鄭念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有一個山西富商,住在京城信成客店裡,衣著、跟隨的僕人和馬匹,都很華麗,他這次進京的目的是:將要按照當局的有關規定,花錢買官當。

有個窮老漢來拜訪他。僕人們都不願替他通報,那老漢只好在大門口等,結果還是等著了。山西富商對老漢很冷淡,招待了一杯清茶後,就再也沒有一句寒暄話。老漢坐了一會兒,遲遲疑疑地表示出一點要求幫助的意思,山西富商馬上放下臉來,搖著頭說:「我現在連買官的錢,都沒湊夠數,哪裡有力量來幫助你?」老漢很不服氣,就當著眾人,詳細地講了這個山西富商的來歷。

他說:「我過去是做官的,比較清正愛民。這個富商從前很窮,生活一直靠我接濟。我幫了十幾年,最後又送給他一百兩銀子去做生意,他才慢慢地成了富商。現在我被陷害、罷了官,流落京城,聽說這個富商來了,十分高興,真好像遇到了救星。我老漢也沒有過高的要求,只要能得到我從前給他的一百兩銀子,以便我償還欠債,剩下的夠我回故鄉的路費,也就心滿意足了。」老漢說到這裡,就抽抽噎噎哭個不停。山西富商竟然好像一點也沒有聽到,無動於衷。

忽然,同住在這一個客店裡的江西人站了出來,他自稱姓楊,對山西富商拱了拱手,問道:「那位老漢說的都是真的嗎?」山西富商紅著臉回答說:「情況確實是這樣,但是現在我無力報答他,實在遺憾。」姓楊的說:「你很快就要做官了,不愁沒有地方借錢。如果有人肯借一百兩銀子給你,一年之內歸還,不收分毫利息,你能把這一百兩銀子全部還給他嗎?」山西客商勉強回答說:「很願意。」姓楊的說:「那你就寫一張借據,一百兩銀子我這兒有。」山西客商迫於公論,只好寫了一張借據。姓楊的收下借據,打開一隻破箱子,拿出一百兩銀子交給山西富商。山西富商滿臉不高興地把銀子遞交給了那位老漢。

姓楊的又置辦了一桌酒席,請那老漢和山西富商一同喝酒。老漢喝得很高興,山西富商卻是一肚子氣,草草喝了兩杯就告辭了。老漢向姓楊的表示了感謝,過了一會兒也離開了。

那個姓楊的江西人,不久也搬出了客店,從此再沒有消息了。

後來,山西富商開箱檢點自己的銀子,發現少了一百兩。然而,箱子上的鎖攀、封條,都還是好好的,根本沒有動過,無法向人查問。富商又發現丟了一件狐皮背心,卻在箱子裡找到了一張當票,上面寫著當錢二千文。這個錢數,同姓楊的辦酒席的費用完全一致。山西富商這才知道:「姓楊的是一個懂法術的人,他利用法術取走了我的一百兩銀,讓我還給了那個老漢;還讓我出錢辦酒席,招待了他們!」客店裡的旅客和店主等人,知道了這件事後,都暗暗拍手稱快。

那個山西富商又慚愧,又沮喪,趕快離開了信成客店。後來,也不知搬到什麼地方去住宿了。

(出自清代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轉自正見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