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倒轉 2020將有多少大災? 埃及十災都算小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03日訊】回顧2020年的上半年,中共病毒導致的武漢肺炎把全世界攪的人心惶惶,特別是中國大陸,除了大瘟疫之外,還有水災,雹災,雪災,蝗災……一系列災禍,讓很多人想起了摩西引導以色列人走出埃及法老奴役統治的時候,上帝爲了警示埃及法老而降下的十災。聯想到這些,人們覺得很可怕,但是事實上接下來的2020年下半年會有比十災更多的災難接踵而至,那是人們無法想像的人間煉獄。那個時候再回頭看當年埃及的十災,可謂是小菜一碟了。

埃及十災

埃及遭遇到的十災中的第七災:降雹和閃電。(John Martin 1823年畫作,波士頓美術館藏)

最近在網上流傳一則新消息引發人們的關注, 一位修行人見到了天界的司災神,希望能通過修行人,向人類傳遞一個消息:2020年,人類末劫的劫輪已由中共病毒開啓。人世間五行逆轉,與五行對應的各種災禍將降臨人間,人類將爲自己的墮落承受著上界的懲罰。

按照道家陰陽五行的說法,金木水火土五行構成了宇宙間的萬事萬物,萬事萬物也都有相應的五行屬性。五行依照順序運行,那麼天下太平,風調雨順;若哪一部分出現異動,就會有相應的災禍發生。

如果說當年埃及法老一意孤行,狡猾陰險,刻薄寡恩,不講誠信,心胸狹隘,不尊重人類等近十種罪行,招來十災的懲戒。要知道當時的埃及,只是法老及部分貴族表現惡劣,但是普通民衆還不算太糟糕。那麼想想當時的埃及,比起今天的人類,又是一個小巫見大巫。

五行之變

中國人講「天人感應」,天地間的一切都對應著「五行」。

五行混亂與相應的災難。(示意圖:希望之聲合成)

「災者,天之譴也,異者,天之威也」——《春秋繁露·必仁且知》。

天災,就是上天的譴責,異相,是上天震怒。

《漢書·董仲舒傳》記載董仲舒在一次回答漢武帝的問題時說:「如果一個國家有失天道,上天就會降下災禍來警告國君。如果不知道改過,就會出現更嚴重的怪異的天象。還不知道改過,那麼就要結束這個王朝了。」

「可是到了後世,君主驕奢淫逸,道德衰微,不能統理臣民,導致諸侯背叛,獨夫與民爭奪土地,廢棄道德教化(這樣會使社會風氣不正),對百姓施以嚴刑峻法。刑罰使用不當,就會使民間產生怨氣(邪氣);邪氣聚積在下面,怨惡聚集在上面,上層官員和下層百姓失和,就會陰陽錯亂,妖孽滋生。這就是災害怪異發生的原因。」

其實宇宙中,無論是日月星辰、風水雷電、天地山川、四季晝夜、禽魚獸鳥等等,各個方面都是按照五行、陰陽相互理順的,是不應該發生災禍的。

如果出現了天災人禍,一定是在五行與陰陽方面出現了問題。

或許有人會想,五行出了問題,我們也沒有辦法,束手無策呀。

其實五行與人體,和人的情緒心情是對應相通的。

電影中常常會出現這樣的鏡頭,冤屈而死的鬼魂出場時,氣氛就會變的很緊張,光線馬上暗淡下來,太陽不見了,出現了陰涼的風。若是有千千萬萬的如此冤魂集體同時出現,那麼會不會就是以一種災難的方式呈現出來當然,這隻是我們的想像。

但是「冤氣、戾氣」的這樣的詞語在我們的生活中已經成了一個出現頻率比較高的詞彙,而埋怨或者易怒,心理壓力過大,抑鬱也成了生活中出現頻率很高的,用於表達心情狀態的詞彙。

據說人生氣時會產生毒素,成千上萬的這種毒素與負面情緒造成的影響匯聚到一起,是否也會呈現出一種災難。

其實我們的祖先,通過上千年的觀察,已經爲我們後世子孫留下了關於人心的變化與天災對應的細緻的總結。

《春秋繁露·五行變救》中有如下的描述:

五行之木

「木有變,春凋秋榮。秋木冰,春多雨。

「此繇役衆,賦斂重,百姓貧窮叛去,道多飢人。

「救之者,省繇役,薄賦斂,出倉谷,振困窮矣。」

五行中,木之行混亂,就會表現爲,春天草木不生長,反而到秋天開始繁盛起來。秋天草木上掛著冰凌,春天雨水氾濫。

這對應的是,苛捐雜稅太多,百姓窮苦流離,饑民多。

可以減輕賦稅,開倉賑濟災民,這樣就會化解這一災難。

五行之火

「火有變,冬溫夏寒。

「此王者不明,善者不賞,惡者不絀,不肖在位,賢者伏匿,則寒暑失序,而民疾疫。

「救之者,舉賢良,賞有功,封有德。」

五行中,火之行混亂,就會表現爲:冬天不冷,夏天冷。這和現在中國東北下雪,已經快到五月中尋,異常寒冷,無法播種下地的現狀很相似。

這種現象對應的是,君王昏庸,善良的人得不到獎賞,作惡的人得不到懲治。各級官員尸位素餐,真正有才能的人被埋沒,所以冷熱溫度失去規律,瘟疫惡疾,也會隨之在百姓中蔓延。

如果想挽救,那麼就要重用賢良的官吏,賞賜有功勞的人,彰顯有德行的人。

五行之土

「土有變,大風至,五穀傷。

「此不信仁賢,不敬父兄,淫無度,宮室榮。

「救之者,省宮室,去雕文,舉孝悌,恤黎元。」

五行中,土之行混亂,就會表現爲:颳大風,糧食受損減產。

這種現象對應的是,不相信重用善良的賢達之人,不尊老敬長,荒淫無度,國進民退,與民爭利,比如瘟疫到來時不救濟、不減免稅賦,一味的橫徵暴斂,而宮室(自己體制內)的人卻可大發橫財,榮華富貴。

解救的辦法就是檢視內部人員、物事,節省不必要的支出,忌奢華,去除刻意修飾表功的文字(更不用說現在是假信息氾濫),不與民爭利,尊老敬長,體恤百姓疾苦。

五行之金

「金有變,畢昴爲回三覆,有武,多兵,多盜寇。

「此棄義貪財,輕民命,重貨賂,百姓趣利,多奸軌。

「救之者,舉廉潔,立正直,隱武行文,束甲械。」

五行中,金之行混亂,就會表現爲:天上的畢宿(星宿)和昴宿發生迴旋,多次相覆,有兵災,多強盜賊寇。

這種現象對應丟棄了道義,貪財重利,輕視人民的生命,看重財物利益,行賄賂,百姓也是眼裡只有錢財利益,很多人爲了錢無惡不作,全社會有奸詐貪婪的風氣。

解救的辦法是,推舉清廉的人,褒揚正直,樹立正氣,不搞武力威脅,不轉嫁矛盾挑起事端,推行文治教化。

五行之水

「水有變,冬溼多霧,春夏雨雹。

「此法令緩,刑罰不行。

「救之者,憂囹圄,案姦宄,誅有罪,舊五日。」

五行之中,水之行發生混亂,那麼會表現在冬天潮溼多霧。本應溫暖的春夏,卻頻頻降暴雨冰雹。

這對應的是國家的法令形同虛設,壞人得不到懲治。

若想拯救,那麼就重審每個監獄的案件,冤案昭雪,緝拿真正的罪犯。

這樣對應看來,是不是與我們現代的社會,特別是今天的中國大陸的社會都能夠對應上呢?

五行之災

而若真是如此,那麼與五行對應的災害有哪些呢?

與水相關的有水災、海嘯、冰雹、雪災、凍災;

與火相關的,有爆炸、火災、旱災;

與土相關的,有地震、泥石流、火山噴發;

與金相關的,有戰爭;

與木相關的有,森林之火、蟲災(迫近人類的蝗蟲災、草地蛾)、糧荒,等等。可能還有我們想像不到的。

就如同《春秋繁露·五行變救》開篇第一句:「五行變至,當救之以德,施之天下,則咎除。不救以德,不出三年,天當雨石。」

還可能會出現天降石頭雨這樣的詭異災難。

但是值得慶幸的,這一句的一開頭,就告訴我們,如何能避免這樣的恐怖場面發生——「當救之以德,施之天下,則咎除」。五行混亂了,應該用提升社會道德的辦法來拯救整個社會,這樣災禍就可以除去了。

救劫碑中的十愁

同樣的說法,還出現在了劉伯溫的《救劫碑》十愁中:

「一愁天下亂紛紛,二愁東西餓死人。

三愁湖廣遭大難,四愁各省起狼煙。

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間。

七愁有飯無人食,八愁有人無衣穿。

九愁屍體無人檢,十愁難過豬鼠年。

若得過了大劫年,纔算世間不老仙。

就是銅打鐵羅漢,難過七月初一十三。

任你金剛鐵羅漢,除非善乃能保全。

謹防人人艱難過,關過天番龍蛇年。」

除了饑荒、戰爭,

「天下亂紛紛」因何而亂?

「湖廣遭大難」是什麼難?

人民因何而「不安然」?

發生了什麼事情,導致「有飯無人食、有衣無人穿、屍骨無人撿」?

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金剛鐵羅漢"也難以自我保全?

這與前文提到的,修行人打坐入定時所見,司災神的描述,有一定的共同之處。

如何化解災難

我們前面講到的這些都是中華五千文明傳下來的傳統文化中的東西。可是傳統文化自1949年以來在中國大陸就一直在遭劫難,上面《春秋繁露·五行變救》中講到的造成五行有變的所有那些現象一直都在上演著,從現在災難的表現來看也是涉及方方面面,或許這是涉及到根本的問題,根子不變,各種現象還會變著花樣的出現。

那位修行人還提到,「任何一種災難的出現都是『定時、定點、定數』的,但是會「因爲人心改變就能改變定數」,比如在疫情之下的武漢,有人被傳染就立即死掉了,而有人明白真相後「退出邪黨的黨團隊」,「使中共病毒症狀消失,不在瘟神的死亡名冊上了,這就是變數,叫『應劫不應數』」。這一說法看來至少是從根子上可以使個人從劫難中解脫出來的一種方式。

中國人自古就懂得「福禍相依」「物極必反」的道理,看似無望中,其實就在悄悄的醞釀著希望。而這個過程卻是上天在挑選適合留下來的人。那麼希望自己是那個——歷劫重生的人的我們,就應該去思考,如何能成爲被神認可,成爲走出劫難的人。

(轉自《希望之聲》/責任編輯:王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