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滿出獄獲百人迎接 勇武派:原來大家沒忘記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05日訊】「撐手足、撐到底!」6.12反送中一週年早上,近百人於30多度烈日高溫下在監獄外靜候同路人。有的人捧着鮮花,有的人揮動「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1B手足(化名)就是當日出獄的勇武派示威者。

經歷逾半年的囚禁,人生因此改寫,但是他指從不後悔,僅因不能與其他的前線抗爭者齊上齊落感遺憾。面臨未來不安,他寄語同路人要堅持,更想和獄中抗爭者說:「好多人都冇忘記身在監獄嘅佢哋。」

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記者在6月底相約1B在金鐘添馬公園受訪,當日是他出獄之後首次踏足此地。金鐘為他投身運動的起點,2019年6月9日他參與了民陣百萬人大遊行,經歷了6.12中信大廈圍困,以及8.31太子站事件等。

面對各種港警暴力,迫使他越走越前,和理非轉變成為勇武,港警一次截查時認出其樣貌,最後以犯刑事毀壞港鐵車站設施入獄,他因此失去了自由逾半年。他當日以一身全黑的打扮重臨舊地,慨嘆天橋由以往貼滿文宣,如今卻水馬圍城,「好似好驚市民喺呢度表達意見。」

「一接觸到濫捕消息,我返去(囚室)靜靜流眼淚。」

由到庭應訊到身陷牢獄,1B最自責是沒能與其他前線抗爭者齊上齊落,「我係好對唔住出面手足!」他透露,在荔枝角收押所還押不久之後,便發生中大、理大兩場「戰役」,而該段時間是獄中最難捱日子。

在鐵窗之內,他只能通過電視、媒體關注抗爭發展,一幕一幕的警暴映入其眼簾,他最擔心仍是一眾在外的抗爭者。他坦言,當被迫成為了旁觀者,猶如背棄手足,令他沮喪,「一接觸到濫捕消息,我返去(囚室)靜靜流眼淚。」

談到與囚友相處點滴,他提到,曾經與他們討論7.21、8.31事件,一位自稱黃絲、有黑社會背景的囚友聲稱7.21當日被號召到元朗,因為不想參與,所以選搭巴士拖延時間。

有囚友不明白他為何願意付出如此大的代價,最常問他:「你有冇收錢?」他每次澄清:「我冇收錢。」他指,因為社會不公義讓他勇於發聲,從不為利益,希望能消除囚友的誤解。

1B提到,自己最怕被人遺忘。每當收到鐵窗外寄來的信件、聖誕卡,就很開心,「原來冇人忘記佢哋。」他續說,每月逢21和31日,情緒會異常低落,信件與聖誕卡成為心靈食糧,讓他捱過所有日子。

當被問到是否因怕被遺忘,所以號召同路人來迎接他,他便笑稱,原先只是想十多位相熟朋友前來,低調地離開監獄,然而,朋友們卻誤解他的想法,造就「美麗誤會」。他憶起一踏出大門,看到近百人迎接,第一反應是驚嚇,加上保護家人,只能緊急離開,「都有感動,原來大家冇忘記我。」

轉做出獄師支援在囚人士 一息尚存亦抗爭到底

離開監獄後,他退下前線,轉而擔任「出獄師」,支援在囚人士,包括與將面臨囚禁的示威者講述所需準備,希望令他們安心。武漢肺炎年初大爆發,抗爭氣氛不復從前,他指,仍有多位抗爭者被還押,面臨漫長審訊,甚至數以年計之囚禁,運動絕不能「話停就停」。

他也認同,發展黃色經濟圈可以延續運動,卻不能籍此變成快樂抗爭,「抗爭唔應該用快樂呢兩個字,依家拉咗9,000幾人。」

港版國安法」來臨,他自言,曾在囚的他或屬高危一族,有日他可能要離開香港的家,「我真心唔想離開手足,唔到最後一刻,我都唔會走。」

他寄語,同路人不要忘記這班抗爭者,除了支持黃色經濟圈、寫信及聽審外,也盡所能捐款予6.12基金等機構,以支援被捕人士法律費用等。無論將來如何,他只要一息尚存,也會抗爭到底。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王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