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满出狱获百人迎接 勇武派:原来大家没忘记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05日讯】“撑手足、撑到底!”6.12反送中一周年早上,近百人于30多度烈日高温下在监狱外静候同路人。有的人捧着鲜花,有的人挥动“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旗帜,1B手足(化名)就是当日出狱的勇武派示威者。

经历逾半年的囚禁,人生因此改写,但是他指从不后悔,仅因不能与其他的前线抗争者齐上齐落感遗憾。面临未来不安,他寄语同路人要坚持,更想和狱中抗争者说:“好多人都冇忘记身在监狱慨佢哋。”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记者在6月底相约1B在金钟添马公园受访,当日是他出狱之后首次踏足此地。金钟为他投身运动的起点,2019年6月9日他参与了民阵百万人大游行,经历了6.12中信大厦围困,以及8.31太子站事件等。

面对各种港警暴力,迫使他越走越前,和理非转变成为勇武,港警一次截查时认出其样貌,最后以犯刑事毁坏港铁车站设施入狱,他因此失去了自由逾半年。他当日以一身全黑的打扮重临旧地,慨叹天桥由以往贴满文宣,如今却水马围城,“好似好惊市民喺呢度表达意见。”

“一接触到滥捕消息,我返去(囚室)静静流眼泪。”

由到庭应讯到身陷牢狱,1B最自责是没能与其他前线抗争者齐上齐落,“我系好对唔住出面手足!”他透露,在荔枝角收押所还押不久之后,便发生中大、理大两场“战役”,而该段时间是狱中最难捱日子。

在铁窗之内,他只能通过电视、媒体关注抗争发展,一幕一幕的警暴映入其眼帘,他最担心仍是一众在外的抗争者。他坦言,当被迫成为了旁观者,犹如背弃手足,令他沮丧,“一接触到滥捕消息,我返去(囚室)静静流眼泪。”

谈到与囚友相处点滴,他提到,曾经与他们讨论7.21、8.31事件,一位自称黄丝、有黑社会背景的囚友声称7.21当日被号召到元朗,因为不想参与,所以选搭巴士拖延时间。

有囚友不明白他为何愿意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最常问他:“你有冇收钱?”他每次澄清:“我冇收钱。”他指,因为社会不公义让他勇于发声,从不为利益,希望能消除囚友的误解。

1B提到,自己最怕被人遗忘。每当收到铁窗外寄来的信件、圣诞卡,就很开心,“原来冇人忘记佢哋。”他续说,每月逢21和31日,情绪会异常低落,信件与圣诞卡成为心灵食粮,让他捱过所有日子。

当被问到是否因怕被遗忘,所以号召同路人来迎接他,他便笑称,原先只是想十多位相熟朋友前来,低调地离开监狱,然而,朋友们却误解他的想法,造就“美丽误会”。他忆起一踏出大门,看到近百人迎接,第一反应是惊吓,加上保护家人,只能紧急离开,“都有感动,原来大家冇忘记我。”

转做出狱师支援在囚人士 一息尚存亦抗争到底

离开监狱后,他退下前线,转而担任“出狱师”,支援在囚人士,包括与将面临囚禁的示威者讲述所需准备,希望令他们安心。武汉肺炎年初大爆发,抗争气氛不复从前,他指,仍有多位抗争者被还押,面临漫长审讯,甚至数以年计之囚禁,运动绝不能“话停就停”。

他也认同,发展黄色经济圈可以延续运动,却不能籍此变成快乐抗争,“抗争唔应该用快乐呢两个字,依家拉咗9,000几人。”

港版国安法”来临,他自言,曾在囚的他或属高危一族,有日他可能要离开香港的家,“我真心唔想离开手足,唔到最后一刻,我都唔会走。”

他寄语,同路人不要忘记这班抗争者,除了支持黄色经济圈、写信及听审外,也尽所能捐款予6.12基金等机构,以支援被捕人士法律费用等。无论将来如何,他只要一息尚存,也会抗争到底。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王彦)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