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預言大災難和中共滅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07日訊】諸葛亮在中國歷史上是個傳奇人物,他精通易理數術,懂得觀察天象以判斷時事。他也通曉陰陽五行和奇門遁甲,更有預言世代更替變遷之能,著有影響後世的預言《馬前課》。

馬前課》比中國歷史上出現的其他預言書更容易破譯,因為它非常規則,每課預言一個歷史朝代,並按着歷史演進順序來描述。而其他預言講歷史大事,因為有的時候一個朝代有很多大事,有的朝代大事要少一些,不規律,所以不容易和所預言的朝代對應起來。

《馬前課》共十四課,前十課是已經發生應驗的預言,從蜀漢開始,一直到中華民國的誕生,非常準確。第十一課預言中共時期及其宿命,在中共滅亡前,第十二課預言了大災難和聖人救世。

下表就是十四課的破解:

第一課是諸葛亮對他自己的預言。

無力回天,鞠躬盡瘁
陰居陽拂,八千女鬼

這一課是諸葛亮對他自己的預言。諸葛亮早已知道漢朝氣數已盡,一切努力都是「無力回天」,但他還是要盡己之力輔佐蜀漢,不負劉備三顧之情。諸葛亮共五次北伐曹魏,力圖恢復中原,再興大漢江山。

結果在第五次北伐時,諸葛亮病逝於陝西渭水南岸五丈原。就如他在〈出師表〉中寫的那樣,為了再興漢室耗盡心血「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諸葛亮逝世後,大奸臣宦官黃皓在後主劉禪身邊掌握大權,國事日亂,小人當道,可謂「陰居陽拂」。後主劉禪後來投降曹魏,蜀漢至此終結。「八千女鬼」合起來就是一個「魏」字。

第二課預言司馬家族在曹魏掌握大權。

火上有火,光燭中土
稱名不正,江東有虎

司馬家族在曹魏掌握大權,宰相司馬昭已成為實質上的統治者。公元265年宰相司馬昭逝世,他的兒子司馬炎立即下令讓曹魏最後一任皇帝魏元帝曹奐禪讓。司馬炎建立晉朝,「火上有火」就是「炎」字,指司馬炎。

公元280年,晉朝軍隊攻陷建業(江蘇南京),把東吳最後一任皇帝孫皓活捉。司馬炎一統天下,可謂「光燭中土」。因為司馬炎的晉朝實質上是篡奪曹魏而建立的,因此「稱名不正」。公元317年鎮守建康(江蘇南京)的親王司馬睿,宣布繼位稱帝,建都建康(江蘇南京),史稱「東晉」。建康地處江東,故曰「江東有虎」。

第三課預言八王之亂和五胡亂華。

擾擾中原,山河無主
二三其位,羊終馬始

這一課是預言八王之亂和五胡十六國及南北朝時代的。時間橫跨298年(公元291年到589年)。期間無論五胡十九國還是南北朝,各朝、各國國運都很短,長的幾十年,短的才幾年(「二三其位」)。

只有北魏國運稍長一點,也才只有148年。真是「擾擾中原 山河無主 二三其位」。「馬始」指天下大亂起於司馬家族的晉朝,「羊終」指大亂結束於楊堅建立的隋朝。

圖為哈伯望遠鏡下的一個宇宙世界。(NASA/公有領域)

第四課預言唐朝。

十八男兒,起於太原
動則得解,日月麗天

公元617年,太原留守李淵見天下大亂,隋朝國運將終,決意起兵平定天下。「十八男兒」就是李字(十八合起來是木字,男兒就是子,木子合起來是李字)。「起於太原」指李淵是太原留守,起兵平天下也是始於太原。李淵次子李世民,也就是唐太宗當政時,社會秩序安定,夜不閉戶,天下大治,可謂「日月麗天」,這段歷史被稱為「貞觀之治」。

不過「日月麗天」也可理解為武則天當政。因為武則天造了一個新字「曌」作為自己的名。該字上半截是明字,即日月,下半截是空字,即天,含義為日月當空。

第五課預言大唐末年藩鎮割據演變來的五代大亂。

五十年中,其數有八
小人道長,生靈荼毒

這一課是預言大唐末年藩鎮割據演變來的五代大亂。公元907年,軍閥朱溫篡奪皇位,建立後梁,大唐王朝終於走下了歷史的舞台。從朱溫篡唐到趙匡胤於公元960年黃袍加身、建立宋朝之間約有五十年的時間,故曰「五十年中」。

在這「五十年中」,共有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後周5個短命王朝,故曰「五代」。「五代」共有八個姓氏(家族)的人當上了皇帝,應了「其數有八」這句話。五代的皇帝幾乎全是昏君,所以國運都不長。

特別是石敬瑭為稱帝向契丹國(遼國)割讓燕雲十六州的土地作為報酬,還稱契丹皇帝為「父」,自稱為「兒」,人稱「兒皇帝」;後漢的皇帝也要依靠契丹,稱「侄皇帝」。故曰「小人道長」。五代大亂,兵連禍結,其結果自然是「生靈荼毒」。

第六課預言宋朝

惟天生水,順天應人
剛中柔外,土乃生金

趙匡胤於公元960年黃袍加身,結束五代,創立大宋。大宋創立以來對前代各朝各國的皇帝、大臣均未大加殺戮,對平民百姓也能實行仁政。古人云「上天有好生之德」,「水性至柔」,故而本課首句為「惟天生水 順天應人」。

但到了北宋末年時,對平民的賦稅日益加重,皇帝昏庸,早已不復宋朝初年太平景象。對內用剛,剛也同時暗喻「稅綱」。在軍事上,宋朝從創立以來一直就力量薄弱,對外用柔。宋朝內外政策可用「剛中柔外」來形容。本課首句為「惟天生水」指宋朝,按五行學說土克水,那麼土所生的金朝就是宋朝的剋星,故曰「土乃生金」。

第七課預言元朝

一元復始,以剛處中
五五相傳,爾西我東

「一元復始」暗指元朝的國號。蒙古人對漢人的統治是很嚴厲的。蒙古人把漢人列為三等和四等的國民(一等的國民是蒙古人,二等的國民是色目人即中亞人)。故曰「以剛處中」,「中」暗指中原漢人。「五五相傳」是指元朝從元世祖忽必烈開始到元順帝脫歡帖木兒為止,共有十位皇帝,五五相加即為十。

蒙古人從成吉思汗開始東征西討,建立了一個橫跨歐亞大陸、面積有三千萬平方公里、空前巨大的蒙古帝國,由於太巨大了,只好分成各個汗國,由蒙古大汗總轄。元朝滅亡,各個汗國也分崩離析,不久各自消亡。故曰「爾西我東」。

馬前課繡像(公共領域)

第八課預言了明朝的興衰

日月麗天,其色若赤
綿綿延延,凡十六葉

「日月麗天」是指明朝國號,日月合起來就是「明」字。「其色若赤」暗指明朝皇帝的姓氏為「朱」,「赤」就是紅色,「朱」也有紅色的意思。明朝從太祖朱元璋到思宗朱由檢共有16位皇帝,正好應了「綿綿延延 凡十六葉」這句話。

第九課預言了清朝的興衰

水月有主,古月為君
十傳絕統,相敬若賓

「水月有主」就好像是一個字謎,謎底為「清」字,清朝的國號。「古月」合起來就是一個「胡」字,「胡」是古代對外邦民族的統稱。「古月為君」是指清朝是外邦民族建立的王朝,清朝也確是東北的滿族建立的。

清朝入關以來共有十位皇帝,「十傳」就是指這十位皇帝,「絕統」指清朝最後一位皇帝年號是「宣統」。1912年2月13日宣統正式頒布退位詔書,大清王朝正式落下了歷史的帷幕。新的國民政府宣布中華民國是漢、滿、蒙、回、藏五族共和。故曰「相敬若賓」。

第十課預言大清王朝結束

豕後牛前,千人一口
五二倒置,朋來無咎

1912年2月13日清帝正式退位,大清王朝結束。「豕後牛前」就是指這件事:1911年是辛亥年,是豬年,「豕」即豬也,1913年是牛年,那麼,1912年清帝退位之年就是「豕後牛前」之年。

「千人一口」是個字謎,「千、人、口」三字合起來就是共和的「和」字。中華民國是共和國,推行民主制度。「五二倒置」是形容共和國的國體和制度,在共和國裡一切權力是屬於人民的,共和國的國家元首叫總統,總統是民選的,人民不滿意了還可以彈劾他,這一切和君主制的國家是倒過來的。

君主在過去被形容為「九五之尊」,故諸葛亮用「五二倒置」來描繪這一切。「朋來無咎」是指中華民國在統治大陸期間,因積貧積弱,民國草創,故而在國際上受欺負,受到了日本等國的侵略。「朋」,外邦也。

《馬前課》前十課的內容在今天看來都已是歷史了,而且基本上是一朝一課,脈絡很分明。由已經破解的這前十課看來,諸葛亮預言的準確率達100%。

那麼,有關於當代和未來的後四課,諸葛亮究竟留下了什麼線索?以下就根據《預言中的今天》一書中的破解說明一二。

諸葛亮《馬前課》預言目前100%應驗。(合成圖片)

第十一課預言中共的宿命

四門乍辟,突如其來
晨雞一聲,其道大衰

「乍」作動詞意為伸展,「辟」意為開,「乍辟」指伸展開。「口」字的四邊似四扇門,四邊伸展開來(「四門乍辟」)成一「共」字。「突」指突厥,位於前蘇聯地域,即中共來源地,這裡喻指外夷。頭兩句指共產外夷入侵中華。

「晨雞一聲,其道大衰」喻指中共政權亡於一個雞年。另外,「晨雞一聲」的結果是天下大「白」,喻指滅亡中共之人的姓氏中含一「白」字,中共滅亡後天下由紅變「白」。

第十二課預言中共滅亡前的大災難和聖人救世

拯患救難,是唯聖人
陽復而治,晦極生明

當人類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毀滅性大災難時,聖人出世,拯救了世界。陰盡陽復,晦極生明,全天下從此進入太平盛世。

這裡「明」的另一含義是指中國歷史預言中對「救世聖人」的另一稱呼:「明王」。「晦極生明」喻指聖人「明王」於大災難中出世,拯救世界。

第十三課預言了歷來人們稱頌的盛世景象。

賢不遺野,天下一家
無名無德,光耀中華

「賢不遺野,天下一家」是歷來人們稱頌的盛世景象。接下來「無名無德」是說人們都能發自內心地行善,人與人之間互相關愛、互相信賴,親如兄弟,而不是為了自己的名利。

過去道家也說「上德不德」,這和「無名無德」有異曲同工之妙。「光耀中華」是說這一能使天下一家、賢不遺野、新生事物來自中國東土,中華文化也將因此興盛。

第十四課預言到此結束

占得此課 易數乃終 前古後今 其道無窮

這一課是講占卜的卦象到此,預言也就到此結束。故曰「占得此課,易數乃終」。與此相應的中國古代預言《推背圖》第六十像中的頌裡也說「茫茫天數此中求,世道興衰不自由,萬萬千千說不盡,不如推背去歸休。」這都是同一個意思,是說一切都有定數、有安排。

前古後今永遠不變的「道」,是永遠不變的普世價值,故曰「前古後今,其道無窮」。

在歷史還沒有走過這一段之前,對預言的解釋一定是見仁見智的。讓我們靜觀歷史的發展,相信離預言真相大白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