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許章潤「被嫖娼」不簡單!習「六大準備」維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08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7月7號星期二,我是唐靖遠,歡迎大家繼續關注我們的節目。

這幾天的大新聞比較多,從中共副總理劉鶴首次提出經濟內循環,到中聯部前副部長周力出面放風,提到要做好六大準備,都是備受關注的話題。而最近的焦點新聞,莫過於北大教授許章潤被抓事件。這三個話題之中,前二者事關國人物質層面的生存環境,後者事關精神層面的生存環境,可以說是都很重要,甚至從某個角度講,後者更重要。

許章潤事件在大陸引起的反響非常大,其對中國當前時局的影響甚至要超過此前被抓的紅二代任志強、任大炮。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在我看來,許章潤事件並不是一個孤立事件,這次的抓捕很可能是新一輪打壓言論的開端,而且這次事件與我們剛才提到的劉鶴與周力公開釋放的重要信息,是有關聯的。許章潤被捕有著重要的背景,這一系列的事件實際上正在反映出中共下一步的政策走向,可以說關係到中國幾乎所有人的未來。所以,這是一個重要的事件,我們今天將重點來討論它。

好的,下面我們直接進入正題。按照慣例,還是先簡單介紹一下許章潤被捕事件的經過。

昨天,也就是7月6號上午,網路上傳出清華知名法學家許章潤被捕的消息,之後很快得到媒體證實。許章潤被捕的過程有不同的說法,這點我就不囉嗦了,而且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能夠得到確認的是,許章潤是在北京家中被捕的,而拘捕他的警察不是北京警察,是四川警察。為什麼呢,因為許章潤的妻子隨後接到了四川警方的電話,告訴她許章潤因為涉嫌在成都嫖娼而被捕。

嫖娼這個罪名,我想大家都非常熟悉了。中共使用嫖娼罪來打擊關押異見人士可以說由來已久,從早期的異見人士彭明,要求為六四平反的異見作家劉水常,都因為這個罪名被捕。而大眾最早知道「順我者昌,逆我者嫖娼」這個獨具中共特色的司法現象,是同樣因為這個罪名被捕並最終上電視認罪的網路大V薛蠻子。

之後轟動全國的雷洋案,給全國人都科普了一次嫖娼罪名的威力有多大。而嫖娼第一次沖出中國走向世界,是去年反送中運動中在深圳被捕的英國駐香港領事館職員鄭文傑,他也曾經一度電視認罪,但後來脫身後詳細敘述了他受到戴鐐銬、毆打、長時間吊掛以及剝奪睡眠等酷刑的經過,並說公安的目的是逼他承認是英國在幕後操縱了反送中運動。

所以,對於許章潤人在北京,卻被指控在成都「隔空嫖娼」,我就不浪費大家的時間來討論這個非常低級的,無下限的構陷手段了。我這裡只想說兩點:1、許章潤被控成都嫖娼,但他近期一直和家人一起呆在北京,而且從6月30號起就被當局軟禁在家,直到上週末才剛剛解禁。所以,這可能是當局不方便構陷他在北京嫖娼的原因。我們現在不知道許章潤去成都的具體時間,但可以肯定是相當一段時間之前的事情。由成都警方出面抓人,說明當局對他的行程早已監控。所以,很大可能這個嫖娼的抓捕方案已經醞釀了一段時間。

2、當局是刻意這麼做的,它們知道說許章潤嫖娼幾乎不會有人相信,但它們就是要用這樣的方式來噁心以許章潤為代表的一大群讀書人。因為官方可以操控大批的五毛隨心所欲製造它們想要的輿論。你信不信沒關係,它們只需要給五毛提供佔據道德制高點的彈藥就行了,只要許章潤嫖娼成為定案,清華北大這一大群同聲相應的知識分子就永遠抬不起頭來。這個案子和當年毛澤東借《海瑞罷官》批臭吳晗有點類似,都是為了殺一儆百,用批臭一個人來搞定一群人,這絕不是簡單的個案,所以這個案子肯定經過了最高層,這是習近平當前要進行百年變局的戰略轉換的一部分。

可能有朋友會覺得,是不是有點誇張了?大家都知道許章潤此前寫了好幾篇文章抨擊習近平,所以這不過就是習近平打擊報復而已。而且,許章潤被抓嫖娼並非刑事罪,最多也就是行政拘留15天,這和習近平什麼戰略怎麼會掛上鉤呢?

今天我們看到最新的消息是,許章潤妻子得到警方通知說,許章潤將被拘留7天,12號可以獲釋回家。從表面看,對許章潤的打擊沒有任志強那麼重,但其實當局的意圖重點並不在於對許章潤進行肉體迫害,那種方式只會大幅拔高其殉道者的形象,反而擴散其正面影響力。而名譽上搞臭才是重點,這可以最大限度打擊以他為代表的一大群知識階層的號召力。

下面我們就接著討論一下,為什麼說許章潤事件並非一個簡單的打擊報復事件。

首先,許章潤的文章肯定是導致他被抓的導火索。尤其是他在5月21號發表的《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這篇文章,可以說直接踩到了中共當局的痛處。

在這篇文章裡,許章潤對中共引發的這場大瘟疫提出嚴重質疑,公開提出「一人至尊決策模式和以黨為大的價值理念」是「敲響了自己的喪鐘」;他批評美國在30年裡誤判最大敵人,在「在滅掉德意志法西斯之際養大了更大的紅色蘇維埃惡魔」;最後,他還公開呼籲對此次造成瘟疫大流行的原因以及病毒來源進行調查,而且要「徹底追責,直至最高政治責任,責令向國民道歉謝罪,交由國法論處。」

很顯然,這些語言的矛頭不僅指向習近平個人,也指向中共紅色極權體制,在中共眼中,這不僅是在攻擊偉大領袖,而且還要掘墓鞭屍,這個性質當然很嚴重。

為什麼當局沒有在當時就報復打擊他呢?這裡面有兩個原因:1、他發文當天正好是兩會開幕日,正好讓代表們在發言之前可以看到。所以當局為避免反向炒作效應,對他刻意進行了低調冷處理。2、兩會之後,當局已經確立了當前整個大的戰略轉變,相關措施陸續出臺,主要的就是港版國安法的出臺,以及劉鶴首度公佈了經濟模式將轉向以「內迴圈」為主的軌道,而最近的就是前中聯部副部長周力出面放風要做好六大準備。

這一系列動作其實是相互聯繫的,是中共為應對所謂「百年變局」的一個大的轉變的一部分。而打擊許章潤這類公開質疑中共合法性以及質疑習近平個人執政能力的知識分子,同樣是這個戰略轉變的一部分。換言之,這是它們早就策劃好的,即便許章潤沒寫這幾篇文章,它們也一定會挑選其他的某個王章潤、李章潤等典型代表來進行打擊,這是「攘外必先安內」原則下,它們必然要採取的預防性維穩措施。

為什麼這麼說?我們看看剛才提到的六大準備的內容就知道了。

這六大準備的內容比較多,由於時間關係,我在這裡就不重複詳細內容了,如果還有不瞭解的朋友,可以自行穀歌一下,搜索周力、六大準備就能看到。

這六大準備的第一條準備說,要做好中美關係惡化加劇、鬥爭全面升級的準備。其主要內容是這麼說的:美國繼續強化對中共的打擊力度,包括了全面限制兩國人員往來;取消對中國和香港的WTO發展中國家優惠待遇;封殺華為;將5家黨媒定義為「外國政府職能部門」;強化美台關係;對中共進行隱瞞疫情的追責等等,是一種全方位多領域遞進性的打壓。

大家有沒有注意到,周力反復強調的是美國的打擊是全方位的,其中當然包括了在意識形態領域的反擊。

我們都知道,中共是一個極其重視意識形態的組織,它其實已經是一個宗教,而且是個邪教。中共在任何地方進行滲透擴張,都是以意識形態為首當其衝的工具。所以,反過來,中共要做好美國全面打擊的準備,它們最重視的也當然是美國的意識形態,也就是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觀。這是中共數十年嚴防死守所謂「和平演變」的最關鍵的地方。

所以,在中共看來,許章潤大聲疾呼的憲政,以及對紅色極權的抨擊,毫無疑問是配合美國發動的意識形態攻勢的一部分。而且,更嚴重的是,許章潤還直接給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遞刀子。

在六大準備的第六條,也即是在「要做好國際反恐勢力回潮的準備」這部分內容裡面,提到了「國際極端勢力」利用網路,大肆宣揚「大量反華言論,煽動反華仇華情緒」,而且「有些勢力實際是配合美國就病毒來源問題對我搞汙名化,在涉疆問題上對我攻擊抹黑。」——這裡的「我」,當然不是周力自己,而是指代的中共政府。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現在的中共除了繼續混淆中共和中國,把反共言論混淆成所謂「反華言論」,它們是把這類反共的網絡言論以及對病毒來源進行調查追責的呼聲,都歸納到了「恐怖主義」的範疇,這是中共偷梁換柱的一貫手法。

剛才我們給大家介紹了,許章潤在今年2月發表的《憤怒的人們已不再恐懼》,以及5月發表的《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兩篇文章中,都直言不諱的批評了習近平的防疫政策,指責他隱瞞疫情造成世界性的大災難。在後一篇文章中更要求對習近平進行調查和追責。

這當然是需要極大勇氣才敢發表出來的言論。我們都知道,習近平是把這次防疫視為自己的一個巨大政績的。從他公開反復強調這次大國戰疫是自己從頭到尾親自部署、親自指揮,到文宣系統為其量身打造「習近平戰疫兵法」,再到以抗疫為核心的、把習近平特色的所謂中國模式、中國智慧作為各國「抄作業」的樣板推向全世界……我們完全可以看到,習近平實際上是把這次防疫當作習近平思想的「偉大實踐」來看待的,這是他奠定自己在黨內的不世之功,確立自己在黨內至尊無上地位的關鍵保證。

所以,許章潤犀利問責的文章,不僅直接打擊了習近平的威信和形象,更嚴重威脅到了習近平當前的大局。

習近平當前的大局是什麼?很簡單,就是劉鶴與周力兩人釋放的信息。

周力顯然是受命出面放風的。沒高層同意他敢這麼做就是製造恐慌、製造不穩定。所以,他提到的六大準備,實際上是中共面臨的六大危機,這背後的信號至少有兩個:

1、中共經過全方位的情報信息綜合研判,認定這六大危機已經無可避免,不是會不會發生的問題,只是什麼時候發生,其對中共政治經濟等各方面影響到什麼程度的問題。

2、中共目前對這六大危機並沒有什麼解決的良方,而且很大概率這幾大危機都將在今年到明年出現,時間可以說是非常緊迫,所以,必須由相當級別的政府人士出面打預防針,避免民眾昨天還沉浸在媒體營造的厲害國風景獨好的幻覺中,今天就被打回原形要準備餓肚子苦難行軍。這個反差太大的話,會給社會造成劇烈震盪,可能出亂子。

所以,周力的放風,與其說是向大眾預警,不如說是維穩。

至於劉鶴首次提到的經濟「內循環」,這個概念又是中共創造的一個新名詞。如果說,周力提出的六大危機目前基本無解,那麼劉鶴提出的這個內循環,可以說是無解、無奈之下,習近平當局唯一能夠拿出來的應對危機的不是辦法的辦法。

我們把二者合起來,就會看到這個脈絡非常清楚:「六大危機」實際上就是說了一件事——中共治下的中國要準備和美國、西方、以及眾多反共的國家、國際組織,在政治、經濟和意識形態上徹底脫鉤,同時在軍事上對立。而「內循環」實際上說的也是一件事——沒人跟我們玩了,我們就關起門來自己玩。

這個脈絡,反映出的就是習近平當前的所謂大局了。從現在開始,他要帶領中共全面開打新冷戰,整個中國在未來可能進入不公開宣佈的戰時體制,至少是進入局部的、一定程度的戰時體制。這當然會影響到所有國民的未來。

而且還有一點,港版國安法和這個戰略轉變是同步的。

大家可能都看到了,這次港版國安法全文出臺後,幾乎所有人都覺得比預想的情況更嚴酷、更糟糕。在昨天,香港政府也刊憲公佈了它們根據港版國安法43條制定的7點細則,賦予警察可以隨意搜查、任意凍結財產、任意刪帖銷號獲取隱私以及任意監聽的權力。

所有這些條款都指向一個目標,那就是:更狠、更辣、更全面,唯恐不能把所有支持香港的人往死裡弄。

嚴格說,這種姿態已經不是僅僅針對香港人了,這已經有點刻意做給自由世界看,意思就是:你們越是珍惜香港這顆東方明珠,我越是要加倍糟踐給你看,看你們究竟能拿我怎麼樣?

這是什麼態度?當然是挑釁、甚至是挑戰的態度。這樣的態度和中共當前的戰略轉變是相輔相成的。也就是說,中共明知孤立已經不可避免,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不如索性自己主動出擊,主動脫鉤,這樣起碼可以爭取到一些主動權。

所以,港版國安法,其實不是國安法,它實質上就是一部「意識形態管制法」,是一部「思想犯罪法」。許章潤被打壓,和這個大背景是同步的,大陸香港都是同步的,它就是中共在事實上恢復文革時期的「反革命罪」的一個現代版本,只不過穿上了不同的馬甲。給香港人穿上的是「危害國家安全」,給許章潤這類人穿上的是「嫖娼」。

好的,今天我們就討論到這裡,歡迎大家點贊訂閱轉發,謝謝各位,我們下次見。

(責任編輯:李紅)

唐靖遠推特:https://twitter.com/tangjingyuan99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