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趙樂際正在走周永康的絕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明慧網7月7日報導,今年6月,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派他的一個祕書到湖南省,專門代表趙樂際聽取湖南省政法委關於法輪功的情況匯報,並且要求直接聽取一批被關進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的反饋。湖南省政法委只好帶他去各個地級市視察。

整個6月,中共黨媒沒有一篇關於趙樂際公開活動的報導。6月29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政治局會議,新華社通稿中,只有習近平一個人的名字出現,另外6位常委的名字都沒有出現。1至5月,中共政治局常委會共召開了14次會議,但在6月,一次也沒有召開。這些反常現象表明:趙樂際很可能在6月生病住院了。有人懷疑他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是不是這樣,可存疑。在這種情況下,趙樂際仍念念不忘迫害法輪功,真是可悲、可嘆、可惡。

這是近兩個月明慧網第二次有關趙樂際迫害法輪功的報導。5月31日,明慧網報導:近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到某市調研時,在市委書記的開場白和市紀委書記的重點工作匯報之後,卻直接提出要聽當地610辦公室的工作匯報。對於迫害法輪功,趙樂際提出「要抓緊,要辦好,要實實在在地辦事」。

我曾經在中紀委工作過,我真心希望中紀委官員不要對法輪佛法修煉者犯罪。因為這個罪實在太大了,除了自己生生世世還不起之外,還會連累子孫後代一起遭惡報。

在5月31日明慧網的報導出來後,我接連在大紀元發表了4篇文章:《趙樂際非要一條道走到黑不可嗎?》(6月1日)、《跟趙樂際談談610辦公室官員的結局》(6月11日)、《趙樂際能阻止清算江澤民的罪行嗎?》(6月20日)、《趙樂際30天沒露面 與北京疫情有關?》(6月29日)。因為趙樂際現在是中央610辦公室的最高主管,我的這4篇文章,中央610辦公室的官員可能都看到了,也可能都向趙樂際匯報了,但是,趙樂際仍一意孤行,在6月,專門派他的祕書到湖南,繼續幹迫害法輪功的罪惡勾當。我不得不說,趙樂際確實是鬼迷心竅,要跟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一條道走到黑了。

趙樂際派他的祕書到湖南強化迫害法輪功,其邪惡至少有五:

第一,5月15日至今,大陸洪災持續近兩個月。據中共水利部消息,已有26個省份遭遇洪災,1770.7萬人受災。四川、重慶、湖北、湖南、廣東、廣西、江西、浙江、安徽、貴州、雲南等地都是重災區。大洪水當前,百姓生命、財產受到嚴重威脅,趙樂際對此麻木不仁、無動於衷,既不看望、慰問災民,也不想方設法救災,而是繼續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這不是逆天而行是什麼?

第二,在上一波疫情帶來的嚴重後果還沒消除之際,6月11日,北京疫情再次爆發,豐台、大興、海淀、西城、東城、房山、門頭溝、朝陽、石景山、通州、昌平共11區均有確診病例。疫情已擴散到遼寧、四川、河北、浙江、河南5省。在萬達廣場,一位女士得知自己的檢測結果是陽性,頓時崩潰,痛哭失聲。大瘟疫當前,趙樂際不反思為官的過錯,不關心百姓的死活,在一個月不敢公開露面的情況下,還要繼續加重對法輪功的迫害。這不是「自作孽,不可活」是什麼?

第三,趙樂際的本職工作是反腐敗。如今,中共的腐敗已達到人類有史以來登峰造極的地步。每天反映到中紀委信訪辦、中紀委舉報中心、中紀委辦公廳的腐敗問題成堆。中共政權已經搖搖欲墜了。但是,趙樂際對此沒有任何緊迫感,卻一門心思想著如何迫害法輪功。自己沒法親自前往,就派祕書代勞。這不僅僅是不務正業,而是如魔鬼附體一般,不知天將傾,但行邪惡事,瘋狂一把算一把。

第四,從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許多中共官員都說,你在家裡煉,別出來講真相就行了。現在,趙樂際的祕書不僅不准老百姓信法輪功,甚至連在家裡煉法輪功也要管。老百姓為什麼信法輪功?為什麼煉法輪功?不就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對人的身心健康有好處嗎?中共迫害法輪功21年,法輪功卻洪傳到全世界110多個國家和地區,不就是因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嗎?憑什麼在家裡都不能煉?

第五,從當初我在中紀委工作到現在,先後有5位中紀委書記,分別是尉健行、吳官正、賀國強、王岐山、趙樂際。當時,我因為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依法表達了跟江澤民相反的看法,冒犯了江澤民的絕對權威。尉健行在江澤民的淫威下不得不處分我,但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還是對我進行了保護。我對吳官正的批評也是非常嚴厲的,但是,吳官正當中紀委書記時,我沒有聽到他專門就迫害法輪功做過什麼指示。

賀國強與周永康聯手將我關進監獄5年。我也沒有聽到賀國強專門就迫害法輪功做過什麼指示。王岐山當中紀委書記時,以「反腐打虎」的名義,抓捕了許多迫害法輪功的「人權惡棍」。我也從未聽到王岐山專門就迫害法輪功作指示。吳官正、賀國強、趙樂際都是因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得到提拔重用的,但這3個人中,趙樂際最壞。

2008年7月11日,因為我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賀國強與周永康合謀,將我關進監獄。在被非法監禁的5年裡,就賀國強對我的迫害問題,我寫了大量檢舉信、控告信,包括上訴狀,多次反覆向賀國強索賠物質和精神損失不得少於1000萬元人民幣。期間,我寫的每一個字都是要負法律責任的。那時,我無錢、無權、無自由。我檢舉、控告的對象是當時中共最有權勢的9個政治局常委之一,是中共反腐敗最高專門領導機關的最高領導人。如果我的檢舉、控告不是鐵證如山,賀國強會對我怎麼樣?中共的法院會對我怎麼樣?

但是,無論我在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寫的,還是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寫的,還是在北京市前進監獄寫的,所有這些白紙黑字的檢舉信、控告信、上訴狀,中共的法院都沒有認定我「誣陷」、「敲詐勒索」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的賀國強。

雖然現在賀國強還沒有被繩之以法,但是,在當時,我從情、理、法上已經將賀國強跟著江澤民幹的壞事徹底駁倒了。而我當時提出向賀國強索賠1000萬元,並非真的要他賠償我1000萬元,只是以此證明:我修煉法輪功沒有錯,我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沒有錯;他迫害法輪功是錯的。

我在監獄裡一次又一次向賀國強索賠1000萬元,而中共法院對此全都不敢說一個「不」字。這不是以一種最直觀且簡單明了的方式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是與非、善與惡、正與邪呈現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嗎?有關情況,我已經講過很多次了,這裡,再重複講一次。

常言道:「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雖然不指望趙樂際能夠聽進我的真言,但是,希望讀者中有人能從中明辨是非,擇善而從。

善惡有報是天理。當年,作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最大幫凶,周永康擔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時,把中央政法委變成「第二中央」,權勢之大、聲名之顯赫,遠超今天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結果怎麼樣?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因犯受賄罪、濫用職權罪、故意泄露國家祕密罪被判處無期徒刑。如今,周永康已是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周永康之所以沒有被判死刑,我想是老天爺有意留著他,等時辰一到,再跟他算迫害法輪功的總帳吧。

趙樂際執意走周永康的死路,等待他的只有兩種可能的結果:第一,法律的審判;第二,老天爺的懲罰。人不治,天必治。

本文只代表轉自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