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川普連出重手 習近平再設安全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0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7月9日,星期四。

60秒看世界

首爾市長朴元淳今天上午10點40分離開官邸後失蹤。10個小時後,韓國媒體報導,朴元淳已經死亡。但警方之後又澄清,搜索行動還在繼續。今天深夜,韓聯社報導,警方已發現朴元淳遺體。

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昨天表示,與返回日本並確診的日籍女生有接觸的123名接觸者,以及同校曾有發燒、呼吸道症狀的90名師生進行檢測,結果都是陰性。

昨天(8日)湖北黃岡武穴荊竹河堤發生潰壩,6000多人受到威脅。在黃梅縣山體滑坡中被埋的9個人,其中1人生還,7人遇難,還有1人失蹤。此外浙江新安江水庫(也稱千島湖)兩天時間,已經下瀉了大約76個西湖的水量。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最近,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政治安全專項組首次召開會議,要落實習近平「維護國家安全」的決策部署等等。

這個「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的名字是第一次出現,而且其中還設立了「政治安全專項組」。政治安全,在中共的話語系統中相當於政權穩定。北京成立這樣的一個小組,是習近平政權不穩了嗎?究竟發生了什麼?

神祕的「政治安全」組

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政治安全專項組會議的消息,是《檢察日報》在7月6日報出的。政治安全專項組組長、也是中共政法委副祕書長雷東生表示,「政治安全攸關國家安危」,要「依法打擊各種滲透顛覆破壞活動、暴力恐怖活動、民族分裂活動、宗教極端活動」。

表面看,像是在針對香港和中國少數民族地區,也像是在針對外國勢力,但似乎又不完整。細想想,涵蓋的範圍很大。

其實這些問題,以往都是中共國安部、公安部分管的。還有中共的司法部、政法委,也都在負責安全問題,這些機構上面還有習近平任組長的「中共中央國家安全領導小組」。

現在又冒出一個負責政治安全問題的小組,明顯是機構重疊了。這個「平安中國」小組聽起來像是大陸的保險公司,它與國安小組是什麼關係呢?會不會組長又是習近平?

習感到不安全?

中共組織機構臃腫重疊,算不上新鮮事,因為中共官員和各種裙帶關係,需要多設立機構、組織、部門,為的是安置更多的人員。

但是在中共國安小組之外,設立平安中國小組,與安置人員挨不上邊,因為不是誰都可以進入這個小組的。那麼設置這個小組,似乎更多的意味是在層層加碼。北京要的是安全再安全,必須萬無一失。

而這次會議也是直言「政治安全」。熟悉中共政體的朋友可能有所了解,所謂的「政治安全」,實際就是指中南海、黨中央的安全,泛指中共的七大巨頭。

但是目前上下都強調「定於一尊」的背景下,黨中央的安全,也可以說是習近平本人的安全。就是說,習可能感到了威脅,有了不安全感?

那麼習覺察到的不安全,來自哪裡呢?從北京所面臨的形勢來說,應該是內憂外患。

李克強出絕招

本月1日,中共總理李克強召開了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保障中小企業款項支付,機關事業單位和國企要帶頭執行。還強調要穩住經濟基本盤,著力幫中小企業渡過難關。

李克強的講話內容,應該說是切中了當前中國經濟基本盤的要害。因為中共政府部門拖欠中小企業帳款非常普遍,許多私企因此資金周轉不靈,不得不申請破產或直接倒閉。

《金融時報》報導,光是去年10個月內,就有831個中共地方政府拖欠承包商的款項,總計高達69億人民幣。在此之前,已經有1000家地方政府被列為「老賴」,就是說這1000家地方當局也都在拖欠帳款。

而中共國務院統計,政府部門和國企近一年來拖欠中小企業欠款,總額高達8900多億人民幣。雖然已經清償了75%,但拖欠帳款仍然是中國經濟的一大痼疾。

其實今年年初,李克強已經提出過要求,要做到「零拖欠」。這次不過是舊話重提,但是李的舊話重提,卻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習李不合,是公開的祕密。美國之音表示,紅牆內的意見分歧,「傻瓜都能看出來」。有兩件事最明顯,一個是李在人大記者會上表示,中國有6億人口月入1000元,另一個是他力主推動地攤經濟。

這兩個事,顯然都與習推動的全面小康相悖。於是習馬上反應,派出親信出面,否定了地攤經濟。

但是這次,李重申前令,催各地政府還錢,這就讓習不能像處理地攤經濟那麼容易了。《自由時報》評論表示,李的這一招真是高招,因為「以大當家身分是難辭其咎的」。

這應該算作習感到不安全的一個方面。但中共內鬥似乎並不是主要的,更重要的是中共的「刀把子」政法系統。

中共要「清理門戶

昨天(8日)在北京,中共成了全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試點辦公室,主任是習近平的親信、中共政法委祕書長陳一新。要求從明年到2022年3月,對政法隊伍進行自上而下的教育整頓運動。

多家中共官媒昨天都轉載了一篇文章,《繼周永康、馬建等「政法虎」接連被查後,全國政法系統要「清理門戶」》。標題提到了周永康、馬建這兩個「活死人」,而且還用了「清理門戶」的說法。

「清理門戶」,我們常在武俠小說中看到。哪個門派中出了敗類,就要把他翦除。還有黑幫電影中,也有使用「清理門戶」這個說法。這正應了中共黨校前教授蔡霞的說法,中共是個黑幫組織。

黑幫清理門戶,自然是黑幫內出了問題。而具體到中共政法系統,問題更多。除了提到了周永康、馬建這兩個「活死人」,中共公檢法系統還有不少已經落馬的。比如前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孟宏偉、孫力軍,上海原檢察長陳旭、原最高院副院長奚曉明等等。

中共政法系統已經完全腐爛,落馬的也只是幾個而已。而政法系統早前握在周永康的手裡,聽命於江澤民和曾慶紅。他們安插了大量人馬在政法系,早已盤根錯節。儘管周永康被打掉,但是他的黨羽還在,有的甚至也已經樹大成蔭,比如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還有前司法部長傅政華等等。這些人不過是身在屋簷下,暫時蜇伏,並非真心效忠習。

「刀把子」有隱患,最讓習寢食難安。因為還有2年多,也就是2022年,習幹的兩屆就要期滿。而在政法系統當中,還有很多自己不能掌控的因素,這是莫大的威脅,也是習真正的心腹大患。

而陳一新主導這次清理門戶,很明顯是要周邊的人「絕對忠誠」,也是習抓緊刀把子的過程。

國際制裁中共

高層意見分歧和政法系統隱患,這是習目前的兩大憂慮。而國際環境的快速變化,也讓北京擔憂。

昨天(8日),五眼聯盟外長在視頻會議中,就如何應對香港的情況進行了討論。

隨後,澳大利亞在今天就宣布了制裁措施。暫停與香港的引渡條約,並願意為香港居民和企業提供移民幫助。

新西蘭副總理兼外交大臣溫斯頓·彼得斯(Winston Peters)聲明表示,正在審視包括引渡協議在內與香港關係的多項設定。

加拿大外長商鵬飛昨天推文表示,官員們討論了國際和平與安全的多個問題,雙方均交換了意見。

一向強硬的英國外相藍韜文推文表示,五國外長討論了新國安法對自由的威脅。他強調中共必須遵守向香港作出的承諾。

而美國更是已經布下了天羅地網,對習政權來說,這些都是不安全因素。

川普將出重手

自從中共隱瞞疫情,將病毒傳入美國之後,川普政府就對中共屢屢發出批評的聲音。特別是被中共火上澆油,廢掉香港的一國兩制,川普政府已經憤怒了。

昨天(8日),國務卿蓬佩奧表示,美國社交媒體巨頭拒絕香港當局共享用戶數據的要求,這是值得讚揚的,「其它公司也應該這麼做」。

前不久,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對福克斯新聞表示,港版國安法已經把香港人放在了一個「大型防火牆集中營」內,美國必須對中共採取強硬態度,川普是唯一能這麼做的總統。

彭博社也引述白宮內部消息,川普正在研擬2到3項針對中共的制裁措施,據信將是美方揮重拳的開始。

而白宮國安顧問奧布萊恩更是發出了迄今為止最強硬、最全面的批評。他表示美國將與盟友一起,共同應對中共的挑戰。他甚至把習近平比作斯大林,指稱他要「重塑世界」。

山雨將至,雷聲滾動不停。

美國的一系列動作

美國財政部今天表示,已經對新疆公安局和四名現任或前任中共官員實施了全球性馬格尼茨基制裁。四名官員分別是現任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副書記朱海倫,另兩人是(新疆公安廳前黨委書記)霍留軍、(新疆公安廳廳長兼黨委書記)王明山。

今天路透社引述白宮管理與預算辦公室的代理主任拉斯·沃特(Russ Vought)的消息,川普政府計劃在本週確定法規,禁止美國政府跟任何使用華為、中興、海康威視、海能達和大華等5家中共公司產品的公司交易。

昨天(8日),蓬佩奧表示,這場病毒的傳播,讓全球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我們需要真相」,但中共至今沒有告訴全球有關這種病毒的真相。

前天(7日),他還表示,中共持續系統性地阻止美國官員前往西藏,對此美國也將對中共相關官員施加簽證限制。

匿名人士告訴彭博社,蓬佩奧的顧問正在討論對中共制裁的更多措施,其中包括美元與港元脫鉤。

同一天,川普表示,正在考慮禁止TikTok,以此作為對中共處以疫情不當的處罰之一。

新任美國全球媒體總署(USAGM)首席執行官邁克爾·派克(Michael Pack)7日表示,中國將是美國對外廣播的重點,優先考慮對華廣播。

這意味著美國要拆中共的防火牆了,要讓中國百姓聽到世界的聲音,看到真實的世界。美國拆中共的防火牆,中共政權徹底垮塌的日子還遠嗎。

國內隱憂重重,國際制裁不斷。內憂外患的政權,能安全嗎?

*****

王全璋律師維權

昨天(8日)在會員區,我們通過知情人介紹,了解了一些維權律師王全璋被關押期間遭受的種種酷刑。今天是709事件五周年紀念日,王全璋律師也展開了維權行動。他委託律師程海,向北京朝陽區法院等部門寄出了申訴書和控告狀等資料。

控告信中列出了2名犯罪嫌疑人,都是天津市公安局的預審員,一個是郭愛強,另一個是傅銳。不過王全璋要控告的人,可能不止這兩個,信中表示「其他參與刑訊的犯罪嫌疑人正在確認之中」。

王全璋控告他們的事實和理由是,在被關押在天津「津安招待所」期間,遭到了「侮辱謾罵、吐口水、搧耳光、長時間不讓上廁所、睡覺不讓翻身,從早到晚雙手高舉每天達15個小時,總共持續近一個月等各種手段逼供,郭愛強、傅銳等人的行為已經涉嫌侮辱罪、誹謗罪、刑訊逼供罪。」

其實大家知道,對王全璋的迫害,包括對整體709所涉及的每一位律師和維權人士來說,對他們施加迫害的是中共。但是王全璋為什麼要列出具體人呢?

還是我們之前說的,中共是一個組織,是一個虛的東西。而一個個人才是實實在在的,是這些實實在在的人,組合到了一起,才有了中共組織。所以要控告,當然要針對具體實施迫害的人。

從這個角度來說,郭愛強和傅銳,包括後面可能要被確認的每一個參與刑訊逼供的人,他們等於是在承受中共的罪過。

我不知道朝陽法院會不會受理王全璋的申訴與控告,這個值得關注。如果受理了,那麼郭愛強和傅銳們就成了替罪羊。

他們可能會辯解,這是上面交給我的任務。

這裡我想舉一個二戰期間的例子。柏林牆被推倒前的一個冬夜,有人要翻越柏林牆逃往西德。東德守衛士兵英格·亨里奇舉槍就向翻牆的人射擊,造成一死一傷。

柏林牆推倒後,亨里奇因為殺人罪要接受審判。他說自己是執行命令,沒有罪。但是法官說,「你明明知道這些逃亡者是無辜的,明知無辜而殺他,就是有罪。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準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你可以把槍口抬高一吋,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這個世界除了法律、法規、命令之外,還有良知。在某種特定情形下,當法規、命令與良知發生衝突的時候,人們應該選擇並堅守良知,因為這是人類最高的行為準則。」

抓許章潤,北京瘋了?

說到這個事,不得不提一下清華大學教授、知名法學家許章潤。許教授在6日上午被警察從北京家中帶走了,警方說許教授是因為「嫖娼」被抓。

知名法學家被抓,這是個相當大的諷刺,也引起了許許多多人的關注。

昨天(8日),蓬佩奧在國務院記者會上,開場就譴責中共當局對許章潤的拘捕,敦促北京儘快放人。蓬佩奧說,「許章潤因批評總書記習近平領導的專制政權以及中共在應對疫情上處理不當,而遭到中共拘押。應當將他釋放,他只不過是在講述事實。」

知名漢學家黎安友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政權竟然會打壓一位根據中共憲法沒有任何違法行為的傑出教授,「丟人的不是許章潤,丟人的是中共政府」。

香港著名作家顏純鉤評論說,「許章潤先生是當今最勇敢的士人,他代表著民間的正氣,代表未曾埋沒的民族精神。中共拘捕他,不但不會令他的聲音消失,還使他個人的影響更深遠,他的歷史地位更崇高。」

有一位網友這麼說,「為保一線江山,無所不用其極。瘋了!」

許章潤被抓,人們需要關注一點,他會不會在電視上「認罪」,這在中共是一個慣用的手段。就是先通過各種威脅恐嚇、酷刑折磨,摧毀人的意志,然後再脅迫這個人電視認罪。

鞭炮廠爆炸

昨天(8日),四川德陽廣漢市一家鞭炮廠發生了爆炸。央視報導稱,爆炸造成了6人受傷,其中2人重傷,4人輕傷。

但是網絡視頻顯示,爆炸當時,伴隨著巨大的震響,現場騰起了蘑菇雲。附近的民房窗戶被震碎,連3公里外的防盜門都被震開了。

元盛村5組的曾德友老先生介紹,當時他正準備睡覺,突然感覺一陣衝擊波襲來,一下睡意全沒了。他發現自家的捲簾門已經嚴重變形,玻璃全部震碎。因為擔心有第二次爆炸,所以老先生一直不敢睡覺。

如果按照曾先生的介紹,衝擊波如此猛烈,爆炸的威力應該是非常大的。有網友發來視頻,顯示鞭炮廠的位置已經被夷為平地了,航拍的畫面看上去很恐怖。

我們希望人員傷亡損失越少越好,中國百姓已經太難了,我們不希望再有任何的天災人禍降臨。但是如果發生了,我們需要的是事實真相。

這樣的一個爆炸,央視說只有6人受傷。大家相信嗎?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歡迎週一到週六,每天準時收看我們的新節目。也請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周圍的朋友。

經常聽人說,美國有第51區,那裡是外星人的領地。但這只是傳聞,從來沒有人證實。但最近,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在官網上公布的解密文件中顯示,天才發明家尼古拉·特斯拉是個外星人,來自金星。

歡迎您加入我們的會員,了解更多鮮為人知的內幕。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