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恢復就業之路痛苦漫長

Daniel Lacalle撰文/林達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繼5月復工250萬之後,6月份再復工480萬,經濟復甦之速度和力度超過歐元區。後者在7.4%失業率的基礎上又增加四千多萬個工人領取失業救濟金,預計失業率9月將達11%。

然而,頭條正面新聞卻顯示了下幾個月必須解決的重要問題。美國勞工部數據顯示,截止6月27日的一週裡,首次申請失業保險救濟金者比上週僅小幅下降,至143萬份,此外,持續領取救濟金人數仍居高不下,為1929萬,長期失業者新添58.8萬人。

考慮到這些因素,我估計到今年年底,美國失業率將下降至8.5%,勞工參與率為63%。高盛(Goldman Sachs)將2020年失業率預期從一個月前的9.5%降為9%。然而,按這個速度,要到2021年年底才能恢復美國2019年創紀錄的低失業率。但仍比歐元區快得多。

歐元區經濟體實施的暫時失業補貼計劃成本高昂,對消費的影響卻極小。政府支出正以幾十年來最快的速度猛增,包括醫療費、失業保險費和對暫時失業者的補貼。然而,根據這些計劃,工人自知其職位可能不保,決定收緊開支。歐洲主要經濟體中近10%的勞動力隸屬於其中一項計劃——旨在幫助企業在不解僱員工的情況下渡過難關。

據國際勞工組織估計,此次中共病毒危機損失了4億個全職工作。恢復並加強勞工市場,對實現2021年和2022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長預期至關重要。沒有強勁的就業市場,消費和增長很可能將於2021年停滯不前,投資增長也會困難重重。

如何恢復就業,並繼續創造就業機會?

不幸的是,許多政府不得不採取的行動,與大多數發達經濟體所應做的正好相反。(其實),它們應該停止救助殭屍公司,因為五年來,這些公司已產能過剩,近期不會僱用更多工人。各國政府還應減少不必要的開支,防止赤字躥升到一個失控的水平;然後,政府對那些減少投資和工作機會的企業提高稅收。膨脹的公共預算將不會恢復就業,因為這在2009—2012年期間的歐元區就未奏效,在其它地方也不會起作用。

美國政府採取的方法更為有效,將供需雙方結合起來,有效促進了就業,即使復甦依舊疲弱。前面還有一條漫長而痛苦的路,最近中共病毒病例回升或再度導致封鎖。

歐洲一些評論員認為,美國就業復甦勢頭強勁,是因為財政和貨幣刺激措施加大,但這與事實相差甚遠。歐洲央行的資產負債表目前占GDP的52.8%,等於6.2萬億歐元。而今年年初則為39.4%,即4.6萬億歐元。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只占GDP的32.6%。

美國財政刺激也比歐元區經濟體要小得多。財政刺激投入相當於GDP的5.2%,而德國為38%,意大利為30%,法國為23%,西班牙為10%。

美國經濟之所以比歐元區恢復得更快,是因為勞動力市場更具活力、靈活性更強、企業更具彈性。這並不等於美國沒有嚴峻的挑戰。據勞工統計局數據,在酒店、休閑行業,失去了790萬個工作崗位,而就業人數減少最多的服務業恢復也相當緩慢。

如果美國想以更快的速度恢復創紀錄的就業率,給世界一個驚奇,那就需要通過減稅來加快就業,並通過一套有力政策來激勵企業開創和拓展,尤其在數位化以及面對全球的網絡在線服務方面。

以目前的速度,歐元區要到2023年才能回到2019年的就業水準,美國則要在2021年底或2022年的第一季度。但這還不夠。如果不迅速改善加強就業市場和創造企業的條件,全球經濟可能再度滑坡。

各國政府必須開放勞力市場,減少繁文縟節,消除有害的過度監管,為企業啟動和發展提供一個穩定而有益的框架,否則世界經濟將陷入一個比想像中更可怕的危機。

原文The Slow and Painful Path to Jobs Recover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丹尼爾‧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是對沖基金Tressis的首席經濟學家,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擺脫央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金融市場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書籍。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