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接班人後院起火 400億爛尾樓曝光(視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5日訊】近日,陸媒紛紛揭露,貴州省獨山縣早幾年借了400億債條打造的景觀,部分已成為爛尾景區。雖然涉事的前縣委書記潘志立已落馬,但後續追責效應仍在延燒。有分析人士認為,此事再被揭底,背後涉高層權鬥,劍指被視為習近平接班人的陳敏爾。陳曾主政貴州多年。

7月14日,多家大陸媒體報導說,12日晚,一個題為「親眼看看獨山縣怎麼燒掉400億!周年特輯(上)」的視頻,將人口不足40萬的小縣城——貴州獨山縣送上了熱搜。

該視頻全長22分鐘41秒,馬前卒工作室主持人,實地走訪了位於貴州省黔南州獨山縣的標誌性景點,包括號稱擁有頂級硬件設施的獨山縣古風博物院、預估造價3000萬的獨山鐘樓,及造價花費2億的天下第一水司樓等。

視頻中提到,獨山縣還有一個大型項目,是盤古莊。項目建於2013年,占地面積一平方公里,建設形成建築面積110萬平方米的大型商旅綜合體。預計造價56.5億。

主持人質疑,獨山縣位於貴州黔南州,只有一個街道和8個鄉鎮,借了400億的債打造的景觀,部分卻已成為爛尾景區。

除了景區之外,主持人還探訪了獨山·香港科技城,獨山經開區大數據中心等產業園區,稱其現在「空空蕩蕩」,「都是400億債務的成果」。

7月14日,獨山縣政府網站發文回應稱,針對此前因盲目舉債、亂鋪攤子遺留的形象工程、政績工程、爛尾工程問題,今後,獨山縣將繼續對項目掛牌督戰。

獨山縣委原書記潘志立被調查

有關獨山縣「400億債務」的問題,此前也曾引發關注。

2019年8月1日,貴州省紀委監委網站通報了一則「黔南州獨山縣委原書記潘志立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的消息。

據貴州省紀委監委梳理的典型案例彙編中披露,為了政績,潘志立罔顧獨山縣每年財政收入不足10個億的實際,盲目舉債近2億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樓」「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築」等形象工程、政績工程。

潘志立被免職時,獨山縣債務高達400多億元,絕大多數融資成本超過10%。潘志立因此被輿論稱為「全國最會借錢和最敢花錢的縣委書記」。

2018年10月,潘志立被立案審查,12月被免職。2019年1月,被立案調查。

分析:爛尾工程再被揭 陳敏爾被聚焦

對於如今獨山縣爛尾工程再度被拍成紀錄片拋出,有分析人士在品蔥網質疑,馬前卒工作室拍獨山縣的影片,是否表示陳敏爾要完蛋了?

分析人士認為,馬前卒發視頻指責貴州獨山縣燒錢燒掉400億,不管怎麼說這算是牆內的負面新聞。很難想像馬前卒在沒有後台的情況下發這個視頻,要是沒後台估計早被刪了。

那麼馬前卒的後台讓他發這個視頻的含義何在?這麼大的一個負面新聞,不搞定幾個大領導是不行的。那最後誰會倒楣呢?要知道前幾年貴州一把手是陳敏爾,難道是他要出事了嗎?

分析人士說,中央對獨山縣亂搞的地方債問題基本已經定性了,獨山縣委書記潘志立已經被抓了,馬前卒其實也就順著中央意思把話說了說而已,雖然之前沒什麼人敢說。

現年60歲的陳敏爾是習家軍的代表人物之一,曾在浙江工作31年,歷任縣委書記、寧波市委副書記。習近平在2002至2007年主政浙江時,陳任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在陳的管理下,「浙江日報」刊發了200多篇習的文章,並於2007年出書。

中共十八大習近平上台後,陳敏爾先後被提拔為貴州省委副書記、代省長、省長、省委書記。2017年7月,十九大前夕,江派指定的接班人、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落馬。陳敏爾調任重慶任市委書記,同年10月進入政治局。被認為是習的接班人選。

習近平曾於2019年4月15日至17日到訪重慶,陳敏爾及習的隨行人員陪同考察。不少觀點認為,習是替陳敏爾捧場、撐腰打氣。

不过,對於中共接班人一說,許多觀察人士認為,陷入嚴峻內憂外患困境中的中共政權,已無法靠權斗和內部清洗來完成接班人承襲,因為處於風雨飄搖的中共專制隨時可能走向解體。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獨山縣爛尾工程大案,還疑牽出習近平的親信、中共公安部長趙克志

趙克志曾於2010年8月,任貴州省委副書記、省政府黨組書記,代省長;9月28日任貴州省長。2012年7月,任中共貴州省委書記;同年11月,在中共十八大上,進入中央委員會,12月18日起,不再兼任省長職務。

2015年7月31日,趙克志履新中共河北省委書記,2017年11月擔任中共公安部長。

公開資料顯示,落馬逾一年後的潘志立,在貴州任職的時間點,與趙克志離任江蘇到貴州的時間基本重合,並且趙克志也在潘志立到獨山的5年後才離開貴州。

推特網友紛紛熱議:

「共產中國就是一個爛尾工程,需要推倒重建。」
「體制不改,你十有八九會碰上這樣的官員!」
「習選定的陳敏爾後院起火,說明中共氣數已盡!」
「獨山縣爛尾工程被拍成紀錄片,估計矛頭指向曾主政貴州的習家軍陳敏爾和趙克志。」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