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水淹1.5米深仍不肯走 江西老人透心酸內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5日訊】受暴雨影響,長江三峽大壩水庫全力洩洪, 導致長江流域洪水泛濫。江西災情告急,南昌市周邊多地遭洪水圍困多日。港媒13日實地探訪發現,其中一個村子水深達1.5米,交通、通訊與外界斷絕。但仍有多名老人留守,原因及生活狀況令人心酸。

由於持續暴雨,加上三峽大壩全力洩洪,長江流域自洞庭湖湖口的湖北監利,直到出海口上海,數千公里的江面水位悉數超越警戒線。洪水泛濫,大量農田、村莊被淹沒,堤壩、房屋、道路、橋梁被沖垮。

江西防汛11日已宣布「進入戰時狀態」,九江段水位持續上漲。江西鄱陽湖情況危急,至少4個觀測站的水位已高於1998年洪災的水位。

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區江州鎮防汛指揮部12日發布通知,因長江九江段水位已超出警戒線3米且持續上漲,下令分批轉移江州鎮居民。

老人惦念十幾隻雞 拒絕離開

港媒明報記者13日實地採訪發現,江西省省會南昌市遭洪峰襲擊,周邊縣鎮鄉村遭洪水圍困達72小時,部分地區水深達1.5米,交通通訊與外界斷絕。

進賢縣的青嵐湖是鄱陽湖眾多衛星湖之一,青嵐湖周邊多個低洼村落成為該縣本次受災最嚴重的村落。檢上村村民趙老伯稱,在9日洪水進村後,妻子已被在南昌和贛州生活的子女接走,雖然子女擔心趙老伯的安危,一直要求他一起離開,但他惦念家中還未長成的十幾隻雞,拒絕離開。

趙老伯的家已經水浸多日,至今仍有1.5米以上的水深,家中的木質家俬,泡在水中漂在一樓。趙老伯將家中養的雞和雪櫃送到老宅的二樓避水,自己則會隔幾天冒險涉水回家餵雞。

然後,到村委會借用村部的臨時電力和幾名留守的鄉親一起煮飯吃。

據悉,檢上村有300多戶人家,在洪水到來前,政府已通知村民投親靠友。目前在村內留守的只有數名老人。當地政府沒有為災民提供任何幫助,甚至連他們的日常飲食,都要靠自己解決。趙老伯冒險涉水回家除了餵雞,還要翻找一些糧食充飢。

趙婆婆也是留守村內的一名老人家,和趙老伯一樣,她拒絕搬離的理由同樣是家中飼養的禽畜。

報導說,對於農民而言,這次水災使他們的農田都已絕收,不論是穀物還是瓜菜。因此對於農戶而言,捨命看護的十幾隻雞便是相當大的一筆財產。

談及未來的生活,趙老伯一臉茫然。他說,難以想像未來將如何度日,希望政府儘快介入解決。

老人惦念家中還未長成的十幾隻雞,拒絕離開。示意圖(pixabay)

多地災民靠自救 政府無安置

除了檢上村的政府沒有為災民提供任何幫助外,許多地方的民眾遭遇同樣的問題。

因堤壩決堤被淹的江西鄱陽縣余家村,農田、房屋被淹,損失慘重,村民受困家中吃的用的緊缺,但沒得到政府的救助。

鄱陽居民陳茂林表示,從6月初開始到現在,長江流域從西向東,都遭洪水襲擊,至今已約20天。7日晚,南昌很多區域就已出現嚴重內澇,而沿鄱陽湖和長江周邊的大片農村也損失嚴重,但都沒什麼救助,大家都只能靠自己。

江西鄱陽鎮居民李先生說,當地官方的所謂「應急措施和救援」,更多是「政治作秀」,弄一些人做做樣子、拍照,然後作為所謂「黨員抗洪」進行宣傳。

因長江九江段水位已超出警戒線3米,且還在持續上漲,江西九江12日發緊急通知,要求江洲鎮老幼鎮民要在13日之前撤離,18-65歲勞動力要留下抗洪。

九江市民吳先生對自由亞洲表示,政府叫撤,但無論是物資保障、安置地點都沒落實,只能各自逃命。 「還有舉目無親的人嘛,哪裡撤?」

另一位九江市民李先生說,儘管政府調集了一些軍隊進去,但大多數災區的留守老人和孩子只能靠自救。 「沒人照顧他們,只能是自行活動。」

災情嚴重的湖北省,有紅十字會工作人員對希望之聲表示,他們仍沒有任何與救災有關的行動。 「做不做都一樣,甚至不做呢更好,少犯錯誤。」

網上流傳的一段視頻顯示,有廣播對民眾喊話:洪峰這兩天預計將上漲至29.00米,防汛形勢將非常嚴峻,請大家迅速整理各自財務搬家,投親靠友。

目前中共高層仍無人到水災現場視察。而且,公布的救災款和物資,也遠遠達不到實際需要。

6月底,中共紅十字會表示向遭受洪災的貴州、江西、湖南三省調撥救災物資,總價值285.56萬元。有網友估算後表示,人均僅僅6分錢。

安徽省洪災泛濫,很多縣市和農村泡在水中,官方統計已有1000多萬人受災。但村民說,沒有得到援助,正在自救。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