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中國 法輪功學員王東曝中共酷刑迫害

伊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7日訊】「我的命都是大法給的,當然不會放棄。」原中國科學院西安精密光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王東說。

今年75歲的王東是陝西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受多次關押及酷刑迫害。去年12月,王東在女兒的安排下,逃離中國,來到加拿大。

青年時期遭中共迫害

王東出生於山東,小學時隨父母遷至四川省內江市地鐵路局。從小天資聰穎,從小學到高中,都是學霸級的人物,也是當地唯一考上大學的優質生。然而,文革開始了。

在那場文革浩劫中,王東見到很多身邊的同事、朋友被中共整死了。她的公公楊嘉瑞是中共將領,當時的蘭州軍區副司令員兼陝西省軍區司令員。文化大革命中被打為「賀龍在西北地區的黑幹將」而遭迫害。

上個世紀70年代初,中共打壓、迫害知識分子。王東在大學5年的時間,其中2年被送到五七幹校。在那裡學習耕種、搬運糞肥、養豬、做飯、蓋房子。五七幹校的辛苦歲月,對王東的健康造成較大的傷害。30多歲時,她就患有多種疾病:低血糖、貧血、經常頭暈。

1971年底,王東分配到蘭州機車車輛段,雖然在那裡工作時間很短,但因為是大學生,知識分子,仍然遭到嚴酷的迫害,甚至比五七幹校更嚴重。她因不堪繁重的體力勞動而流產;醫生開的病假,一天都不讓休息。從此身體極度虛弱,甚至扶著牆走路都會莫名暈倒。

40歲時,王東的身體健康狀況更嚴重。關節脫臼,嚴重時每天脫臼兩三次。每次脫臼,身體因為疼痛不能移動,需要請醫生到家裡幫助復位。經常在家裡躺著,形同於癱瘓。不僅無法工作,連生活都不能自理,全靠丈夫照顧。當時,她到處求醫問藥,看了很多中西醫,均無任何效果。

1988年,為了求得健康的身體,經朋友介紹,王東開始練各種亂七八糟的氣功,但仍然無法治癒。長年臥病在床,王東不僅承受身體上的痛苦,精神上的更苦悶。那段時間,王東精神處於既抑鬱,又煩躁的極度痛苦狀態。

「 那時總是想自殺,覺得活下去太難了。」王東回憶。

學大法獲新生

1996年底,王東聽說有一種功法,祛病健身效果非常好。經打聽,原來是法輪功。聽介紹後,她很感興趣,決定開始煉功。從此,王東每天都到附近練功點煉功。

經過大約2個月的煉功,王東的身體健康大為改善,以前的所有疾病全部消失。原來虛弱不堪,變得精力充沛;精神也變得樂觀開朗;更不可思議的是,長期承受痛苦折磨的慢性關節脫臼,竟然不知不覺消失了······

這種天翻地覆的變化,王東既高興又激動:「終於找到了一個好功法。」她決定繼續煉法輪功,還借來法輪功的書籍閱讀,並和女兒分享。她的女兒看完2本法輪功書籍後說:「這是一個很好的功法,不僅改善身體,還能提高心性。」從此,女兒也開始跟王東一起煉法輪功。

法輪功學員王東(右)和女兒楊琳(左)。(伊鈴/大紀元)

經過一段時間修煉,王東還出現了一些特異功能,閱讀《轉法輪》,看到上面的字在活動,每個字都金光閃閃;而且還有一些遙視功能。

王東把法輪功介紹給身邊的朋友、同事。他們都親眼見證王東通過修煉法輪功,身體康復,紛紛開始跟王東一起煉功。每天早晨,他們就在工作附近的公園煉功,煉完功後就去上班。那時,王東的生活變得充實而快樂。

王東說:「我的生命是法輪功給的,以前腦子很壞,滿腦子都是中共灌輸的無神論思想,不相信超常的東西,不相信有神、佛存在。學了法輪功之後,明白了活著的意義,明白應該怎樣做人;思想中那些不好的東西清除掉了。」

迫害降臨

1999年7月20日,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全面打壓。當天,王東所在地煉功點遭到警察驅逐,還威脅說,政府已禁止法輪功,以後人們將不允許參加任何法輪功活動,如果繼續練習,將會被捕入獄。

王東的女兒楊琳當時正在讀研究生,7月20日當天,學校煉功點被取消,楊琳被抓。她並要求在保證不修煉和私自添加的辱罵李洪志先生的筆錄上簽字,被楊琳指出其惡意添加的內容後不得不刪除。當時在西北工業大學的羅勇,後來成為王東的女婿,當天也被綁架進入洗腦班。

面對鋪天蓋地的誣衊和打壓,王東感到悲憤又迷惑:「為什麼這麼好的功法要遭到取締?」她不停地給單位同事、領導講:法輪功不是政府宣傳的那樣,法輪功不僅能祛病健身,還能提高心性;法輪大法是佛家高德大法。

從那天開始,王東不得不從室外變為室內,祕密煉功。她家成了當地一個煉功點,每週大約十幾二十個功友來家裡一起煉功。也是從這一天,王東和全中國所有的大法弟子一樣,開始了持續不斷的講真相、反迫害。

多次遭非法抓捕

在漫長的講真相、反迫害歷程中,王東遭受多次關押、迫害,她的記憶力嚴重受損,究竟被抓捕多少次,她根本想不起來。她的女兒楊琳通過明慧網搜索,當地的有3次大抓捕,王東都在其中。她才慢慢回憶起這3次被抓捕、關押的經歷。

2001年,警察抓捕了當地一位法輪功學員,但這位學員中途逃脫了。隨即一幫警察闖入王東家中,綁架了她,並送到當地看守所。在審訊時,警察抓住她的衣領,死勁勒緊她的脖子,拖著她在屋裡轉圈。又輪番的審問,逼迫她供出逃跑法輪功學員的下落,以及其他法輪功學員的信息。

之後,王東被到送洗腦班。在那裡,每天被強迫看誣衊和誹謗法輪功及其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的書籍。如果不配合,就多人輪換連夜提審,不給睡覺,要求交代功友和煉功點、資料點的相關情況。不許她煉功。警察還威脅她,如不交代清楚,別想活著出去。導致她心理壓力很大,極度恐懼,覺得無生的可能了。

經過一個月時間的虐待,王東的健康狀況持續惡化,生命垂危;連她自己都以為會死在洗腦班。最後,當局害怕擔責任,不得不把她釋放。

2007年10月,中共十七大期間,十多個警察闖進王東家,綁架了她,並搜走了一些法輪功資料。她被再次帶到洗腦班,被關押10個月,遭受各種殘酷的折磨:強制勞動,長時間提審,不讓睡覺,長時間貼牆罰站,罰蹲,直到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才被釋放。

中共搞株連政策,因為王東修煉法輪功,她的兒子受到波及,在單位經常遭遇上司的批評,在工作場所遭受同事的排斥。每次王東被捕,她的兒子都會受到警察的威脅和騷擾。由於不堪承受壓力,2008年,她的兒子最終被迫遠走他鄉,從此失去聯繫。

2014年4月24日,王東再次被捕。先被帶到蓮湖區看守所。在拘留期間,王東被綁在鐵椅上施以酷刑。後被強迫勞動,每天長時間串珠子,完不成任務就會挨打。她被折磨得內臟下垂,導致脫肛,以致行走困難。

經過看守所的殘酷虐待後,王東的身體虛弱不堪,她被帶到當地的安康醫院。在那裡被迫服用各種未知的藥物。當時和王東一同遭迫害的還有當地法輪功學員馬蘊華、寇巧雲。

由於王東的女兒楊琳在外地生活,不知道母親被捕,直到後來電話聯繫不上才了解到實情。並給她請了一位律師。但公安不允許王東會見女兒,律師無法提供幫助。

這次拘留達八個月。釋放之前,負責案子的警察威脅王東:你必須小心,下次再被抓到和被拘留,就沒那麼容易被釋放。

無悔的信念

儘管中共當局對王東持續迫害,使她的健康受到嚴重損害,但她從未放棄修煉。王東說:「因為我的生命是大法給的,不可能放棄;它已是我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2019年11月22日,王東的女兒楊琳和家人去加拿大旅遊,她幫忙照顧兩個外孫子。幾天後,楊琳接到電話,一位功友被警察抓捕,這位功友與王東有聯繫。楊琳擔心媽媽受牽連,被警察抓捕,於是安排她帶著孩子逃離中國,於2019年12月來到加拿大。

從中國逃到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王東(中)和女兒楊琳、女婿羅勇。(伊鈴/大紀元)

王東說:「我已經來到自由的國家,可以自由修煉;可是在中國,還有好多法輪功學員遭受嚴酷的關押、迫害,他們隨時都處在危險之中。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們伸出援手,制止迫害,希望早日停止迫害。」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