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業形勢堪憂 中國7萬碩士生送外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3日訊】2020年,中國應屆高校畢業生的人數再創新高。然而受疫情及洪災影響,就業形勢堪憂,畢業生面臨「畢業即失業」的困境。據大陸一項統計數據顯示,就業困境下,目前中國有7萬名碩士生在送外賣。

綜合大陸媒體報導,最近一則消息在網上熱傳:據統計在國內目前外賣小哥接近700萬,高中以上學歷占比為56%,而碩士及以上學歷則占比為1%,如果按照總數700萬來算的話,那麼碩士以上的外賣小哥則接近7萬。

報導說,這著實讓人感到有些驚訝。有人認為碩士畢業送外賣,這不只是和我們教育培養初衷背道而馳,更是對人力資源的巨大浪費。一方面是碩士和本科生跑去送外賣,另一方面有許多行業卻存在著嚴重缺乏人才的困境,太讓人感到困惑了……

名為「泡泡」的作者刊文說,有7萬碩士在送外賣,到底是我們辜負了文憑,還是文憑辜負了我們?

有人可能會認為拿著如此高的學歷,卻做著沒有多少技術含量、底層式的工作,是資源浪費,屬於暴殄天物。

但在當事者看來,這卻是一種生存方式,而且也許是自己能找到的最好選擇。

碩士生為何甘願送外賣?

為什麼碩士生心甘情願送外賣?

文章說,答案無非有二:或者,就業壓力增大,不好找工作,送外賣就成了一種無奈的歸宿。或者,送外賣能掙到比從事所謂體面工作更多的錢。

但無論如何都不難看出競爭的殘酷,連大批高學歷者也不得不放下身價選擇低門檻兒的工作。

眾所周知,雖然當前大學文憑的含金量與以往不可同日而語,但這並不意味著考大學已經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作者以其所在的一個三線城市為例,主城區中考錄取率大約在二分之一左右,這意味著將近有一半的學生上不了高中。而在高中的學生當中,也只有不到六成的孩子才能順利考入大學。

如此算下來,差不多只有四分之一的學生才有機會進入大學。這足以證明考大學的艱辛,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現實並沒有發生實質性的改變。

然而,讓很多人感覺十分無奈的是,十年寒窗苦讀,消耗了大量時間成本和經濟成本,終於得到了一張大學文憑後,卻發現生存的壓力並沒減少。

大學生面臨「畢業就失業」困境

數據顯示,大量畢業生面臨「畢業就失業」的困境,超9成表示對目前就業形勢感到焦慮。

據中共教育部預估,今年中國高校畢業生人數達874萬人,比去年增加40萬,再創歷史新高。

大陸「BOSS直聘」發布的《2020應屆生春招趨勢報告》顯示,從2月3日(春招季開始)到3月31日,活躍求職的應屆生較2019年增長了56%。

與此同時,中國經濟遭疫情重創。據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大陸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是自1992年中共官方採用國民帳戶核算體系以來的首次負增長。

2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6.2%,失業人口增加700多萬。但這一數據遭到嚴重質疑。

深圳望正資產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劉陳杰表示,瘟疫可能導致2.05億工人陷入「摩擦性失業」,這代表中國7.75億勞動人口中,有超過四分之一失業。

《春招趨勢報告》顯示,一季度企業對應屆畢業生的招聘需求同比下降22%,以往招聘應屆生的主體——小微企業的需求更是同比下滑60%。

第一財經引述專家的說法,疫情可能降低企業未來一年的預期收益,部分企業調整了今年的戰略目標,對高校畢業生的需求也可能大幅度縮減。

某些崗位競爭強度超公務員應聘

中國獵聘大數據研究院發布《2020應屆畢業生春招求職報告》顯示,參與調查的應屆生中未簽約的比例高達74.27%。被問及「對目前就業形勢是否感到焦慮」時,超九成應屆生表示感到焦慮,僅5.84%表示「完全不焦慮」。

深圳一金融諮詢服務平台的CEO透露,他們公司在網上掛出的一個崗位招聘,收到幾百份簡歷,甚至有應屆生提出零工資試用,3個月表現好再談工資。

深圳一家互聯網公司稱,該公司線上線下總計收到8400多份簡歷,招錄比例達1:210,某些崗位競爭強度超過公務員應聘。

而北大開設的一個線上招工平台,剛上線就被擠爆,招聘網站「BOSS直聘」可承載數百萬用戶活動,但在4月17日考研成績公布後,網站因過於繁忙崩潰。

上海的一場招聘會外,23歲的張女士對BBC說,找不到工作,壓力很大,預計這個情況一年內也不會好轉。

中共鼓勵大學畢業生下鄉

為了解決就業的壓力跟社會矛盾,中共教育部下發的就業統計文件要求開網店、做微信公眾號都要算進就業統計。

同時,中共開始鼓勵大學畢業生到「城鄉社區就業創業」,也就是到「基層工作」。《人民日報》也喊出「高校畢業生到基層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

網友嘲諷,中共在揮手之間,874萬畢業生就業問題解決了。

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表示,中共過去可以找各種途徑,把就業數字弄漂亮,矇騙過去。今年疫情肆虐後,它的各種騙術來不及搬上檯面,所以拿出「上山下鄉2.0版」。

不過,李元華認為,很多大學生,包括貧困地區的孩子上大學,是想通過讀書改變自己貧困生活的境遇,他不可能再去貧困的地區。所以這也是當局解決不了的問題。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