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從「六穩」、「六保」到「國內大循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繼中共副總理劉鶴6月18日在發給上海陸家嘴論壇的一篇文字稿中提出「一個以國內循環為主、國際國內互促的雙循環發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之後,習近平在7月21日召開的企業家座談會上也表示,為應對全球市場萎縮等現狀,中國要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發展新格局」。不難看出,這是中共對經濟發展方向的最新定位。

習在這次座談會上稱,COVID-19疫情對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產生的巨大衝擊,令中國市場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鑒於當前的外部環境十分不利,應該致力於發揮國內超大規模市場的「優勢」,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回溯以往,中共的經濟方針近兩年來經歷了三次比較明顯的變化。

2018年7月30日,為了應對由中美貿易戰和自身經濟體制內部矛盾導致的經濟危機,中共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出「六穩」,即「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在這次會議上,「穩」字成為關鍵字,「穩就業」被列為下半年要重點做好的「六穩」工作之首。熟知中共官場用語的人都知道,強調「穩」其實就意味形勢「不穩」,「六穩」也就是「六不穩」。

到了2018年12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分析研究2019年經濟工作,提出進一步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繼上次政治局會議提出「六穩」以來,「穩」成為2019年經濟工作的重心。也就是說,不穩的形勢沒有改變,還在惡化。

跨入2020年,中共肺炎爆發。由於中共掩蓋疫情,導致這場瘟疫不但蔓延至全國,而且迅速擴散到全世界,全球經濟因此嚴重受挫,中國經濟更是跌入前所未有的低谷。在這種巨變下,4月17日,中共政治局會議在「六穩」的基礎上又提出了「六保」,即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按官方專家的詮釋,這是當局在當前經濟發展面臨前所未有挑戰的情況下,充分估計困難、風險和不確定性提出的要求,意在穩住經濟基本盤,兜住民生底線。換句話說,「六保」其實意味著經濟基本盤嚴重不穩,民生底線隨時可能兜不住。

繼「六保」之後,劉鶴和習近平最近又先後提出了「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說法。

眾所周知,中共之前一直強調的都是要不斷擴大開放,融入全球化,不斷加強與世界各國的經貿往來,為何現在調子變了,要「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

關於這個問題,大家可以看看中共黨媒《環球時報》7月3日刊登的中共中聯部原副部長周力的一篇文章,該文提出要做好應對外部環境惡化的六大準備:1.要做好中美關係惡化加劇、鬥爭全面升級的準備;2.要做好應對外部需求萎縮、產業鏈和供應鏈斷裂的準備;3.要做好新冠病毒疫情常態化、病毒與人類長期共存的準備;4.要做好人民幣逐步與美元脫鉤的準備;5.要做好全球性糧食危機爆發的準備;6.要做好國際恐怖勢力回潮的準備。

這篇文章雖然不是中共高層的文件,但卻反映出中共內部已經意識到他們面臨著六大風險,即中美關係惡化加劇、矛盾全面升級的風險、中國經濟外部需求萎縮、產業鏈和供應鏈斷裂的風險、中共病毒疫情常態化、病毒與人類長期共存的風險、美元與人民幣脫鉤的風險、好全球性糧食危機爆發的、國際社會各種矛盾和衝突嚴重加劇的風險。習近平提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正是為了應對這些風險,也可以說是面臨這些風險的不得已之舉。

綜上所述,中共的經濟方針在近兩年裡經歷了由「六穩」到「六保」再到「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明顯變化。我認為,這種變化清晰的反映了在全球疫情的衝擊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的合圍下,中國經濟面臨的內外環境的急劇惡化,以及伴隨著這種惡化而來的中共經濟危機的不斷加深。

那麼靠所謂「國內大循環」中共能擺脫困境和危機嗎?我認為絕無可能!

何以見得?

大家想像,什麼叫「國內大循環」?說白了不就是「自力更生」,閉關鎖國嗎?如果說在毛澤東時代這條路還可以走一段時間,那麼在中國已經打開國門四十多年,中國經濟已經深深嵌入全球經濟的今天,只能是死路一條!

朝鮮農業機械化的崩潰就是個例子。

上世紀七十年代,朝鮮在蘇聯的援助下開始走農業機械化的道路,到八十年代機械化已經全面覆蓋朝鮮農業。當時中國的農業機械化還只是停留在口號上,去朝鮮參觀的中共幹部,對朝鮮農業機械化程度之高,十分羨慕。

但是,隨著前蘇聯瓦解,俄羅斯停止了對朝鮮的援助,朝鮮的農業機械化跟很快就瓦解崩潰了。為什麼瓦解崩潰了?因為朝鮮的工業基礎太差,他們連生產零部件的能力都沒有,蘇聯援助的農業機械哪怕只是損壞了一個小部件,整台機械就廢弄扔掉。朝鮮的農業機械化,正像它來得那麼快,消失得也那麼快。全國農業又重新回到了原初的落後狀態,回歸到與朝鮮自身工業水平相適應的狀態。

就中國而言,四十多年的改革開放雖然做大了經濟蛋糕,但其科技含量並不高,中國的飛機、高鐵、精密機床等的關鍵零部件都來自歐美,中國本身沒有生產它們的能力。在這一點上可以說與與朝鮮十分相似。因此,如果中國在經濟上與歐美脫鉤,中國經濟邁向「國內大循環」,中國的飛機、高鐵、精密機床等都將因為沒有生產關鍵零部件的能力而成為廢物,當年朝鮮農業機械化崩潰的景象就會在中國更高層次更大規模的重演。與此同時,中國還會因為缺少足夠的外匯無法進口石油糧食等必須的資源。在這種情況下,原先的經濟運轉模式就會很快間崩潰。

朝鮮在閉關鎖國狀態下,之所以能存活這麼多年,在九十年代之前,有蘇聯和中國兩個大國在供養補貼,九十年代之後,主要依靠中國的供養。朝鮮人口才兩千多萬。這樣一個小國,沒有中國供養都無法在閉關鎖國下生存,何況中國這樣一個十四億人口的大國?

因此,在全球化的時代,所謂的「國內大循環」根本不具備任何現實的可能性。即使中國老百姓心甘情願到願意吃草來愛國,請問供十四億人吃的草在哪裡?草在哪裡?

要我說,「國內大循環」不但救不了中共,反倒是中共倒台的前奏,說明那一天已經不遠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