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記者直擊:安徽洩洪 農民商家損失慘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5日訊】面臨長江、淮河、巢湖三線抗洪壓力,安徽省「捨小家為大家」開啟蓄洪。這些被捨棄的「小家」包括農民,和鄉鎮的店家,他們現在怎麼樣了?來看報導。

安徽省為「上保河南下保江蘇」開啟蓄洪,境內洪水泛濫,加上連日暴雨,安徽巢湖、長江一級支流滁河持續超歷史最高水位,滁河堤壩爆破洩洪淹沒大量農田。

安徽農民:「我一直不好意思跟老鄉們說,因為全網都在宣揚為安徽人點讚,安徽人捨小家保大家,但是對於我們農民來說,種這300畝田的水稻真是傾其所有,承包費、種子費、農藥費、人工費……它就這樣被淹在了水裡。我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接下來的生活。」

安徽民眾:「都同意開閘,我不同意!為什麼呢?有原因的。91年漲過大水以後我就到上海去要飯。我那時候9歲,那陣差一點點餓死。」

巢湖流域多處開閘洩洪,導致環湖柘皋鎮、槐林鎮、高林鎮等災情嚴重,洪水淹沒一層樓,很多商家物資和店舖被洪水浸泡,損失慘重。

柘皋鎮一商家店主 劉先生透露,當局洩洪是19號凌晨,但沒有通知他們。他由於擔心水位一夜沒睡,才在凌晨三點發現水漲到店門口。

柘皋鎮菜市店主劉先生:「水災來的時候是夜裡三四點時候開始上水的,水就排不掉,我們在菜市場做生意的。19日凌晨,(洩洪)我們這邊政府沒有通知,如果通知了我們怎麼會損失這麼慘重?我們現在整個鎮上受淹的基本上東西都沒有撤離出來。都是水已經開始漲了,然後才開始撤離東西,根本就來不及。我們現在鎮上很多個體戶、大商戶損失。就我們自己來說,我店裡水最深的時候將近可能有2米深。」

劉先生表示,柘皋鎮被淹了百分之六、七十,23號水位退到他的胸部左右,他划船去店裡搶救了一些物品,但店裡的幾個保鮮庫,和冷櫃全部都進水了。

劉先生:「損失目前預估最少得十萬元,我這是算少的,今天我聽他們說,有一個搞裝修的老板,可能將近損失五百萬。還有我有個朋友,家裡半夜,他那個地方比我們這低,半夜睡得好好的,一家人就穿上衣服,穿著拖鞋就跑出來了,什麼都沒有了。冷庫、冰箱、洗衣機什麼都泡了,他們家水深比我這裡水深還嚴重,他們那水深最多的時候淹到平房屋檐。」

劉先生說,有些村民被鎮上安置在當地的高中。有些其他地區的受災民眾則是搭帳篷住在環巢湖的大堤上。

劉先生:「就現在我們家,還有人在水裡面的樓上住著,還有的人沒地方住的,樓上停電停水,吃的要麼他們就租船,或者找人家送點東西,備點乾糧,只能這樣。大多數現在都自救,有些沒辦法自救的他只能打救援電話,打報警電話,讓政府去救。政府它說有安置點,我昨天在路上碰到有人說,在裡面就象坐牢一樣,看著不給出來,行動很不自由。」

村民預估水可能半個月才能退掉,劉先生表示,這幾天他們精疲力盡,沒有精力去問政府情況,只能等水退了之後去問。

劉先生:「是人家都說捨車保帥,捨小家為大家。但是我們的要求很簡單,你最起碼洩洪之前可以通知我們一聲吧?我們可以趕著撤離啊!現在壓根政府就沒聽到通知說我們撤離。這個事等到水退去之後,街上這些個體商戶肯定要聯名去鎮政府的,要給個說法。」

八百里巢湖,正在遭遇百年最大洪水。7月23號上午10點,合肥市又啓用兩處萬畝以上大圩蓄洪,分別是位於肥西的濱湖聯圩和位於巢湖夏閣的沿河聯圩。之前,肥東十八聯圩、廬江同心圩、石大圩、肥西的沙灘聯圩已經被啟用或自然漫破。

採訪/特約記者顧曉華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