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在美留學生積極反共 堅拒回中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7日訊】一名身處美國的中國留學生,近期主動找到《大紀元時報》,講述自己的故事。他說,自己從小就對中共反感,不願替它效力。但深受中共虛假宣傳毒害的家人,不斷逼他回國。雖然暫時無法對至親盡孝,但他說,不會向中共低頭。

葉先生2016年隻身從大陸來到美國求學。和許多中國留學生不同的是,他對中共的反感,從很小就開始了。

在美中國留學生葉先生:「我上初中的時候,學校有時會安排每一班的一批人定期去升國旗,我有一次被安排到裡面去了,其他人對國旗挺尊重的,我就有點不屑一顧,我就用那國旗擦鞋。不願意隨大流去擁護中共。」

大學時代的葉先生,常聽一名基督教牧師揭穿中共謊言。加上父母反對他信仰基督教,抑鬱症逐漸產生,他極度渴望擺脫這種監獄般的壓抑環境,遠離大陸。

不過這種想法受到了父母的極力反對。他們都在國企上班,孩子有優先獲得工作的特殊待遇。能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是父母對他的期盼。

但這對葉先生來說,並不是幸福生活。大學畢業後,他在國企上了一年的班,就以讀研為由辭職了。

葉先生在大陸的研究生專業是模式識別智能系統,導師是國內頂尖科學家之一,對他要求特別嚴格。一開始葉先生對學科充滿興趣,後來了解到,導師的導師,和在美國認識的華裔科學家們都在替中共效力,這讓他萌生退意。

葉先生:「我後來就不願意搞這個科研了,不是對科研本身厭惡,是不願意為中共搞科研。」

目睹了國內惡劣的政治和學術環境,葉先生讀完三年研究生後,毅然決定轉行。他來到美國,先後攻讀神學和電影專業。

葉先生:「 去年年底爆發肺炎,我就天天關注新唐人的更新,然後我對中共越來越反感,越來越反感。」

從去年香港反送中到中共肺炎的爆發,他對中共的反感不斷加深。他和同學合夥做視頻、聲援香港,積極利用社交媒體傳遞真相。

然而就在這時,親情,成了擺在他面前的最大一道難題。

父母的催逼越來越緊。不僅發動親戚、同學來勸說他回國,後來更以母親住院為由,企圖打破他的心理防線。

葉先生:「他們就是因為受了(中共)大外宣的影響,我又是獨生子,他們就天天問我在美國怎麼樣了,他們就以為美國成戰場了,天天勸我回國、回國。因為我跟我媽是最親的,我心裡面其實也很痛苦。」

中共的宣傳對父母的影響實在太大,這讓他們之間根本無法好好溝通。葉先生感慨,這是中共一手製造的人間悲劇。

葉先生:「我家人自己的經濟情況,已經算底層了,已經算是貧戶了,但是我爸還是擁護中共,老是跟我說中國人是世界上最有錢的,所以好多外國人都爭著移民中國。」

正當他有所動搖,準備回國照料母親時,中國發生的一系列事情,再度讓他感到害怕。

葉先生:「包括李克強提出地攤經濟,過了十天城管又開始把地攤都給收拾了,這個就讓我感到很害怕,外加這個失業率。包括我在新唐人看到的關於中國今年的預言,包括水災、飢荒,就導致我現在不敢回去了。」

葉先生很希望能把母親接到美國療養,但身在中國卻看不到中國真實情況的家人,反過來指責他這樣做是不孝。

葉先生:「如果我現在回去了,找不到工作,還得啃他們老。如果我(反共方面)再激進一些,可能還會被抓起來。有時候也心急如焚,但是反中共這個事越做越火。」

因為能看清真相,所以想要遠離中共。但這卻讓他無法對家人盡孝,心生愧疚。

葉先生:「我就想勸大家不要低頭,不要向中共低頭,繼續奮鬥!終究有一天,欠下的親情可能有機會彌補的。」

一度對法輪功持有負面態度的葉先生,到美國之後,想法也開始轉變。

葉先生:「經過這次武漢肺炎,我又看到一些文章,說有人煉法輪功之後,那個(肺炎)症狀消失了,這個就讓我的觀念更變了一些。我心裡面現在比較願意跟這些人去交個朋友。」

葉先生表示,局勢一直在變,很多人也在講「天滅中共」。當他了解到,要想與中共徹底脫離關係,就要退出中共組織的必要性之後,他表示,會到大紀元網站聲明「三退」。

採訪/顧曉華 編輯/王子琦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