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黑人命也是命」運動之虛偽性

Diane Dimond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8日訊】「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簡稱BLM)」當然,確實如此。但現在非常清楚的是,黑人男子、婦女和兒童的生命、安全和尊嚴,並不是推動「黑人命也是命」運動組織者的真正動力。這是一個恥辱。

全世界都收到了一份關於BLM目標的商品清單。現在,我們看到他們是在製造內亂,僅此而已。在它的一位聯合創始人自豪地宣布,她是「訓練有素的馬克思主義者」之後,我們應該意識到這一點。顧名思義,馬克思主義「主張進行工人革命推翻資本主義以支持共產主義」。

BLM網站聲稱,該組織「建立權力,為黑人帶來正義、癒合和自由」。真的嗎?那麼他們為什麼不在黑人最常受害的熱點地區動員起來?

在紐約,BLM組織者專注於在街道上塗BLM,但在幫助停止不斷增加的絕大多數受害人是黑人平民的屠殺卻沒有任何作為。今年前6個月的槍擊事件上升了46%,凶殺案增加了20%以上。然而,BLM要求削減警察經費的呼聲仍在繼續,市長的反應是削減紐約警察局10億美元的預算。紐約警察局的反犯罪部門被解散,該部門主要負責解除犯罪分子的武裝並遏制大多數少數族裔社區的暴力犯罪。

在什麼世界這合乎常理?

最近一次令紐約人震驚的是,一名22個月大的男童戴威爾‧加德納(Davell Gardner)在布魯克林和家人一起燒烤時被無情地槍殺。槍擊案還造成三名成年男子受傷。所有受害者都是黑人,警方懷疑槍手也是黑人。

他們在談論「黑人命也是命」,戴威爾悲傷的祖母薩曼莎‧加德納(Samantha Gardner)說,「但黑人的命不是命,因為黑人正在試圖殺死其他黑人。」她補充說,我們都在想:「這必須停止!」

在芝加哥,最近一個週末有超過100人,其中大多是黑人被槍殺,一位當地牧師說,「這裡是一個開放的殺戮場」。今年到目前為止,已經有近2000名芝加哥人遭槍擊,其中數百人死亡,而且大多數受害者和已知的襲擊者都是黑人。

那麼,芝加哥的「黑人命也是命」運動在哪兒試圖遏制這一趨勢呢?BLM是否湧入這座風城,召集當地牧師、社區領袖和關心此事的市民,以對抗針對美國黑人的大屠殺?沒有。

在明尼阿波利斯,當局報告說,在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後的四週內,至少有116人遭槍擊。最近,一天之內發生了三起與幫派有關的槍擊案,其中一起發生在明尼阿波利斯北部黑人占多數的社區,當時有50名兒童(5至14歲)正在進行足球訓練。

一位目擊者,一位母親發布了令人不寒而慄的視頻,說射手顯然「漠視生命」。幸運的是,沒有孩子被槍殺。

「黑人命也是命」是在幫助撫慰那些主要是黑人的兒童的心靈創傷,還是在動員成年人來防範另一起事件的發生?不是。

在亞特蘭大,BLM聚集在被燒毀的Wendy’s餐館,因為在那兒警察用電擊槍打死了一名黑人,此人向警察開槍。隨後又發生了一起悲劇,一名8歲的黑人女孩乘坐汽車經過此地時被射殺。這是又一次愚蠢的黑人對黑人的槍擊。女孩的父親後來對罪犯說:「你殺了一個孩子。她沒有對任何人做任何事。黑人命也是命?你殺害了自己人。」

「黑人命也是命」這個口號現在已成為美國人詞典的一部分。所有思維清楚的公民都接受它,並且認為必須廢除警察的暴力執法。擁護這些想法和BLM組織是兩件截然不同的事情。

BLM運動有致命的缺陷,該運動由好心的公司、名人和對此關切的人們捐贈了數百萬美元。BLM缺乏真正的領導力、財政透明度和明確的使命宣言。

BLM要想有作為,必須譴責以其名義實施的暴力,以及經常看到的非法占領、焚燒、搶劫和破壞行為。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聽到他們自稱的馬克思主義領導層的任何聲音。

回想起五六十年代正義的民權時代的教訓,我常常在想,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或羅莎‧帕克斯(Rosa Parks)會如何看待今天的種族公正運動。我相信他們會大失所望。

原文The Hypocrisy of the Black Lives Matter Movemen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黛安·戴蒙德(Diane Dimond)是一位作家和調查記者。她的最新著作是《跳出犯罪和正義的框框》(Thinking Outside the Crime and Justice Box)。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